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24.html


“呵呵,在下虽然没什么长处,不过耳朵倒是比常人灵光一些。”月随风笑了笑。

“原来月随风号称无用公子,却没想耳朵倒是灵敏的很。”黑衣人吁了口气说道:“我本就想以我的轻身跟踪功夫,世上没有几人能随便察觉的。”

黑衣人信了,一旁的鑫怀忍却是不信。他转头看了看月随风又看了看猿仙人,说实话他也是吃惊不小,一是吃惊自己被人跟踪居然一直未觉;二是这月随风虽广为人知非学武之人,但刚才险救猿仙人显露的身法却是极其高妙,而且还早知了有人跟踪,先前故意舍了马车而选小路步行,想必就是为此;三是猿仙人的表现实在是够怪异,全不象一绝世高手,先前嫌走路累他便有所怀疑,现在的狼狈更是让他多疑了几分。

“姑娘既知在下的名字,想必真是为我而来了?”月随风说道。

“既然已被你察觉,那本小姐也不再辛苦隐瞒了。”黑衣人说道:“不错,我就是来抓你的。”

黑衣人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白绢,上描月随风头像,栩栩如生,只是那画像眼中却尽是轻佻之意,没有现实中的月随风这般复杂。

“抓我?看来姑娘是为那十万悬赏而来。”月随风笑着轻叹了口气。

“你笑什么?又叹什么气?”黑衣人疑道。

“在下身负十万白银悬赏,这几日行踪也为世人所知,想得悬赏的人很多,只怕姑娘不易得手。”月随风说。

“哼,你是说他吗?”黑衣人却浑不在意,指了指鑫怀忍说道:“鑫家虽厉害,可本小姐也是不会顾忌的。”

鑫怀忍却没生气,而是朝黑衣人做了个揖,笑道:“林四小姐误会了,在下可没本事拘束月公子,更敢从林四小姐抢那十万白银。”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黑衣人大是吃惊,忙用手摸了摸脸上黑巾,却发现黑巾好巾还是好好地蒙着自己的脸,并未露出什么破绽。

“在下有幸见过林四小姐一面,林小姐虽蒙着面,但在下还是能从声音辨出的。再说区区一面巾又怎能遮得住四小姐容貌倾世倾城,武功惊才绝艳。”鑫怀忍说,后面还露骨地拍了个马屁。他早听说这林家四小姐林羽蛮的脾性,自不怕马屁会拍到马脚。

“原来如此。”林羽蛮似恍然大悟,语气却微带喜意:“那你前面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月随风不是你捉来的?”

“四小姐误会了,在下只不过是跟月公子顺路同行而已。”鑫怀忍说。他自不会让月随风拖去做了挡箭牌,所以赶紧撇清了自己。

“我不相信,你不会是现在故意避之,暗地里却做些不见光的手脚?”林羽蛮疑道。

“不会,不会,四小姐的事在下怎敢随便插手。在下至多是两不相帮罢了。我想月公子也会体谅在下的难处。”鑫怀忍说道。

“大哥?!”鑫薇薇有些生气叫道,因为鑫怀忍话是说两不相帮,但实际上却已是很露骨的教唆了。

“无妨无妨,鑫公子两不相帮那是再好不过,说实话我还真怕鑫公子也忍不住要来分一杯羹呢。”月随风笑着说:“不过在下对林姑娘还是很好奇,你们林家高手济济,却为何只派你一人前来寻我?”

“正是,在下也正疑惑,”鑫怀忍也插话道:“向来听说四小姐很少出门,偶尔几次不小心出门,也是很快就被林老家主叫回,这次却不知为何林老家主这么放心让四小姐长路奔波?”鑫怀忍“不小心”几字咬得很重,想是意有所指。

“哼,不怕告诉你们,这次也是我偷偷跑出来的。”林羽蛮不平道:“这又怎么了,难道你也想干涉我自由,虽说父亲向来倚重你们鑫家,可我的事还轮不着你们林家来管!”

鑫怀忍眼里闪过一丝寒光,不过语气依是谦让:“四小姐哪的话,我们林家哪会管四小姐的事,在下也只不过好奇问问而已。”

“那还差不多,不过就算你想管只怕也没这本事,你还不是我的对手。”林羽蛮却是骄傲得很,也根本未察觉鑫怀忍的异样,自说道:“最讨厌父亲总是跟我说女流之辈什么什么,每次总不允我跟哥哥他们一起出去闯荡江湖。我是女流之辈又怎么了,我的武功也没比大哥三哥他们差多少,到时候我拿了十万白银回家,看他们怎么说?”

“林小姐,随风公子与你无怨无仇,你又何必为难他。”鑫薇薇说道。

“这我不管,谁叫他有十万悬赏在身,我只管把他送去血月门,到时候世人就能皆知本小姐能耐。”林羽蛮说:“再说,我与月随风正邪不两立,我不杀他已是很客气了。”

“可是…”鑫薇薇还想说,却已被林羽蛮打断,林羽蛮看着鑫薇薇说道:“对了,你就是那个鑫薇薇吧?早听说你跟月随风在一起,没想还真碰着了,恩,长得还真漂亮,配得上我三哥。”

“林小姐说笑了,”鑫薇薇有些不好意思:“还请林小姐高抬贵手,不要为难随风公子吧?”

“别说了,”林羽蛮摆摆手说:“你既是鑫家人,却为何这么护着他,是不是他要挟你?早听说月随风奢淫之名,做人卑鄙无耻,看来果真不是好人,你不要怕,告诉我,我给你做主。”

“不是的,…”鑫薇薇有些啼笑皆非,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林姑娘过誉了,”月随风却不以为意,微微笑着说道:“不过我实有不回血月门的苦衷,就这么让林小姐押我回去,只怕我心有不甘。”

“那你想怎样?”林羽蛮不解道:“你自己还是斟酌一下吧,要么好好跟我去了血月门,要么让我刺你几剑硬绑你回去。常听别人说行走江湖快意恩仇,可我跟你也无甚大的仇怨,我也不大愿意伤你,我想你自己也不会愿意白白受伤吧?”

“那是那是,在下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珍惜的。”月随风点点头说:“要么我们选个折中的法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