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1.html


陈仲楠昏沉沉睁开了眼睛,白倩的身影第一个闯入眼帘。

“你醒了?”白倩脸上挂着陈仲楠熟悉的微笑。

陈仲楠翻身坐了起来,却发现头痛得要命:“我哥怎么样了?”

“自己都醉成这样,还有心管别人?”白倩埋怨道,“有我姐呢,没什么大事。”

陈仲楠放心了不少:“我睡了多久?”

“四个小时了。”白倩递过一杯热水,“好些了吗?”

温热的开水沿着食道,一点点驱散着酒精带来的不适。

“谢谢你。”陈仲楠露出一个微笑,“我好多了。”

白倩甜甜一笑,那一刻,陈仲楠想到一个词――倾国倾城。二个人谁也没说话,谁也不想破坏这温馨的气氛,在那里,陈仲楠有了家一样的感觉。

不合时宜的敲门声破坏了屋里的宁静,白倩不满的去开门。

“姐姐?”

“仲楠醒了吗?”

“姐姐真会算,他刚醒。”

“傻丫头。我听到屋里有说话声了。”陈妍笑笑,“钟团长喊我们吃饭了。”

陈仲楠被安置在程敬鑫宿舍,程大军师睡在了隔壁一间空置的单身宿舍。那个年代已开始大量采用空心砖作非承重墙,宿舍楼出于成本考虑,自然条件有限,当然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晚上一关灯,满耳朵都是隔壁恋人的悄悄话。

“白倩,你先过去,我准备点东西。”说着,陈仲楠在塞着伞包的背囊里翻起东西,“啊!~”

听到这称呼,白倩不高兴了。下午不是叫的“倩儿”吗?于是狠狠的在陈仲楠后腰掐了一下,也不说话转身去隔壁了。

“这丫头怎么了?”陈仲楠郁闷的继续找东西。

……

“都七点了,饿坏了吧?”钟涛微笑着问道。

“这还没醒呢。”陈仲楠指指自己的胃。

“军区领导今晚刚到,大哥和二哥走不开,要我给你们代个好。条件有限,就吃个家宴了。怎么样?还能喝吧?”说着,钟涛把几个杯子都斟满酒。

“多少年没见了,不能喝也得喝。”陈仲楠笑道。

“二哥可跑我那告状了。”钟涛笑呵呵坐下,“你们俩把他六个兵喝趴下了。”

“你听二哥瞎说。大伙都喝得高兴,多喝了几碗,可不是让我们喝趴下的。”陈仲楠笑答,“是吧,四哥?”

程敬鑫苦笑着点点头,可二哥老小孩脾气上来,那是没理可讲的。

“反正二哥说了,要给他的兵出口气,你们俩跑不了喽。”钟涛幸灾乐祸道。“来,公事在身,中午不能喝酒,这杯酒给你们陪个不是了。”

众人喝下一杯,陈仲楠摇头苦笑:“三哥,这次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二哥能吃了你俩不成?我看二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啊?”陈仲楠疑惑了,猜不透二哥能打什么算盘。

“今天他可问了我好几次你以前是干嘛的。我说了,可他不信。”钟涛严肃起来,“对了,我问你,你今天是不是折伞翼了?”

“我每天都叠伞啊。”陈仲楠紧张起来,以为出什么事了。

“我是问你有没有在天上折伞翼?”钟涛突然抬高了声音,有些火了。陈妍一听,当时脸就变色了。程敬鑫尽管不懂,可看到自己未来夫人和钟涛的脸色,也意识到了仲楠没干啥好事。

“你说这个啊。”陈仲楠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笑。

“说!”钟涛话语间透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有。”陈仲楠一怔,“当时情况……”

“够了!”钟涛爆发了,“你他妈胡闹!”

头一次见三哥发这么大火,陈仲楠当时就萎了。

钟涛的爱人急忙上来劝阻:“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你懂什么!”这一下钟涛火气反而更大了,“要是出点事,咱今晚就得去太平间看他了!”

团长夫人不敢说话了,程敬鑫和白倩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你啊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钟涛气鼓鼓的在屋里打转,不时伸手指向陈仲楠,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过了好半天,钟涛叹出口气,压了压火,在陈仲楠对面坐了下来:“你就没想想后果?要是伞绳缠起来怎么办?要是伞甩不开了怎么办?要是最后伞给撕开个口子怎么办?我说你什么好?那动作连老兵都不敢随便做,你倒好,就是个业余比赛,你竟然……”

钟涛又气得说不出话了。陈妍等人当时在现场,自然无法观看全程,更没办法目睹陈仲楠的壮举。听钟涛一说,陈妍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在蓝翎呆那么久,这个动作的危险性怎么可能不知道?

“仲楠,你别怨你三哥发这么大火。你太不负责任了,这么危险的动作也敢做?”陈妍皱着眉头,“你年龄也不小了,以后不能这么愣了。”

程敬鑫生气的瞪了陈仲楠一眼,白倩尽管不懂,可不影响她的理解――陈仲楠做了非常危险的事。神色复杂的看着陈仲楠。

陈仲楠不觉苦笑一下,自己已经成了全民公敌。

钟涛气哼哼的白了陈仲楠一眼:“还有脸笑!”

“你现在不光是一个人了。”陈妍又看了看自己的妹妹,“你要再这样,我怎么敢把倩儿交给你?”

陈妍这等于是在讨论二人婚事的问题了,白倩红着脸低下了头。陈仲楠内心闪过一丝忧虑。钟涛夫妇、程敬鑫、陈妍四人不无忧虑的对视一眼,陈仲楠不经意的一皱眉,没能逃过他们的眼睛。

“哥哥、嫂子们,仲楠知错了。”陈仲楠拿起了酒杯,“就饶过我这一次吧。”

“下不为例!”事情已经发生了,追究起来又有何用?钟涛等人端起了酒杯,这事就算告一段落了。

放下酒杯,陈仲楠强忍住痛没叫出声。白倩因为陈仲楠承认错误却没提自己,在桌下隐蔽的掐了他一下。女人啊,麻烦。那一刻,陈仲楠想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