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1.html


程大军师的好运很快到头了。因为蓝翎的家伙们意识到中计了,程大军师自然就躲不过了。陈仲楠被禁止介入,只能在一边看着干着急。自己的哥哥酒量不错,可也经不住这么多人狂轰滥炸吧。

一碗接一碗下肚,程敬鑫咬牙坚持着。为什么是咬牙?因为程大军师嘴里没牛肉可咬(这什么逻辑啊^_^)。这样下去可不行。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想起毛爷爷的名言,程敬鑫下定了决心。找谁好呢?兔子就免了,喝酒,人家从基因上比咱有优势。刺客?这家伙典型深藏不露型的,最有威胁的就是他。吕布?这么一个乐观豁达的家伙,酒量不会差。青鸟?刚才灌仲楠最凶的就是他,喝了那么多,酒量不会差。最主要的,现在追着他喝,趁火打劫,不太光彩。大厨?这家伙蔫坏型的。最后,程敬鑫的目光落在了穿山甲身上。略显瘦小的穿山甲,应该是这几人中酒量最一般的。可在蓝翎那样的群体里呆的久了,就是不能喝酒的也得给练出来了。实力相对较弱,可绝对量摆在那,不能大意啊。

“来,兄弟,我们俩喝几碗。”程敬鑫抓住一个间歇拉住了穿山甲。

陈妍一惊,没想到这程参谋眼光这么毒,穿山甲算得上这几人里酒量最差的。

不是喝一碗,是喝几碗?穿山甲心中苦笑一下,但蓝翎的字典里,没有退缩这词。所以他依旧坦然的接受了程敬鑫的建议。

蓝翎的人自动的退到一旁。跟自己人在一起,他们还是很守规矩的。

“好!痛快!”程敬鑫那一刻,险些被陈妍以为是兔子附身。

端起碗来就一连三碗。程敬鑫勉强的站稳身型,穿山甲也不示弱。二个人就乌眼鸡一样站在那,大眼瞪小眼。酒劲已经上来了,但谁也不服输。这样站下去也不是个事,程敬鑫又伸手抓起酒碗:“再来!”

于是,第四碗下肚。

当他再次把手伸向酒碗时,陈妍终于忍不住了,起身夺下程敬鑫的酒:“够了,少喝点!”

“说好了再来一碗,岂可食言?”程敬鑫要夺回那碗酒。

“这碗,我替你喝!”陈妍喝道。

“不!”程敬鑫踉跄却坚决的止住了陈妍,“这是男人间的事。”

“不要再喝了!”陈妍罕见的发火了。陈妍发现,自己内心深处,还是心疼着这个男人的。

“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谈什么保卫国家?连自己的事情都要女人帮忙,说什么保护自己的女人?!”程敬鑫眼中的决绝,竟让陈妍一时间无法抗拒。

“好!是条汉子!”兔子站了出来,“兄弟们敬重你!这碗酒,我替你喝。”

“扯淡!”程敬鑫嘴中蹦出了百年难遇的词汇,“自己的事,自己来!自己的承诺,自己兑现!”

陈仲楠赞赏的看着自己的四哥,其他人的目光中,也同样充满了敬畏。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程敬鑫和穿山甲喝下了第五碗。但,二人都没有倒下,因为这二碗酒的酒劲还没这么快上来。

“说,准备什么时候娶我们陈参谋?”

“可不许欺负我们陈参谋,不然弟兄们跟你没完。”

“老实交代,怎么把我们陈参谋骗到手的。不说?别怨闹洞房的时候弟兄们手黑。”

蓝翎的人不再灌酒,程敬鑫却开始被一个又一个问题轮番轰炸着,突然有些同情起记者招待会上那些发言人。

“你是海归的高才生,怎么能看上我们这些穷当兵的?还和我们一块当了穷大兵?”一个声音想起,周围的嘈杂声顿时消失了。看来,这个问题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所有人都期待的看着程敬鑫,连陈妍也对这问题来了兴趣。

程大军师努力让自己清醒些,同时清了清嗓子,拿起空了的茶壶倒了倒,随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蹦出一句:“有茶没?”

顿时,所有人额上垂下一排黑线。陈妍则要属其中最无奈的一个了。

“没茶,光剩酒了,要不?”厨子蹦了出来,把酒端到程敬鑫面前。

“我说,我说!”程大参谋告饶道。

“早知道这样,上次用酒灌他,没准他就招了。”厨子回想起刑讯逼供程敬鑫的情景,邪恶的想到。

周围又静了下来,只是这一次,几名蓝翎的败类手中端着酒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那意思,回答的不满意,嘿嘿,那就看看你能不能久经(酒精)考验了。

程敬鑫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样子,正色道:“一台机器,由千万个零件组成,每个零件都很渺小,很普通,但缺了哪个零件都不行。无论哪个职业,都没有贵贱之分,都是国家机器不可或缺的部分。”

几句话,蓝翎的人不住点头。

“我再来说你第二个问题。兵者,国之根本。富国强兵,没有虎狼之师,何谈富国?那年我探家,家父曾送我三样东西。一张股票(我国刚发行股票时,还是实体纸券),一瓶金门高粱,一把刀。”说着,程敬鑫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那张保存很完好的股票,又从腿上解下一把匕首,“那瓶金门高粱,不能随身带着,只带了这二样。家父告诉我,看着这张票子,记住祖国的金融业刚刚起步;喝了金门的酒,记住国家的统一大业还没完成;至于这把刀,要我自己悟。”

“那你现在悟出来了吗?”陈妍问道。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表示急着等下文。

程大军师终于抓住机会,蹦出了招牌话:“有茶没?”

这一次,程敬鑫终于没失算。急着等下文的蓝翎们急火火的催老板添茶。时间不大,程参谋惬意的品一口香茗,看看蓝翎六条汉子手中的白酒,把到了嘴边的“还没有”硬生生咽了回去:“只悟到一部分。”

“这把刀,是完成家父前二个嘱托的保障,同时也能将其毁于一旦。”程敬鑫继续道,“这把刀,就是兵者。兵者,国之利器。兵者,国之凶器。”

舌头有些打结了,却无损他的威严。带了几分醉意,却无损他目光的深邃。程敬鑫环视下众人,陈妍发现自己直面那双眼睛时竟不能自拔。

“既然都是国家机器不可或缺的部分,为什么就不能从军?大丈夫报效国家,古人可以投笔从戎,我程敬鑫为什么就不能?别人怎么想,我不管。不求轰轰烈烈,但求无愧于心。那群乡窝宁(上海话,没见过世面的人)喊我们穷大兵,但正是我们,正是我们这些穷大兵,在保卫着这些乡窝宁的醉生梦死!”程敬鑫踉跄的端起碗,“为我们穷大兵,干了!!!”

“干!”九只海碗撞在了一起。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