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 第二章 钥匙 第二十四节 风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1.html


陈仲楠看了看那个尖嘴猴腮的男人,厌恶的转过了头。不过那男人却存心要污染陈仲楠的眼睛,皮笑肉不笑的走了过来:“又来浪费油钱了?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弃吧。这次,你拿不着名次。”

陈仲楠停下了整理伞绳的工作,转过头来,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前辈啊,这次我来就不是为了名次。图个快活吧,这次准备把你甩下一公里。”

尖嘴猴腮的男人气的冷哼了一声,无趣的走开了。

“这种人。”陈仲楠继续整理伞绳。

……

比赛开始了。动力伞比赛不同于赛跑,所有选手一起出发,要那样的话,保险公司可就惨了。几百个动力伞在不大的场地上沿着同样的线路起飞,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所有参赛选手一个接一个的顺次起飞,最终按所用时间来确定胜者。陈仲楠抽的签不怎么好,被排在了靠后的位置。

终于,轮到陈仲楠飞了,启动马达,抖一抖手中的伞绳,潇洒的助跑,感受着手中的伞绳越来越重,直到伞翼兜满了风而鼓胀起来,陈仲楠双手猛得一用力,后面的伞绳顺从的水平转到近七十度角,又跑了几步,感到脚上传来的反作用力越来越小,陈仲楠一收腿,身体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啊~~~~”离地后,陈仲楠惬意的吼了起来,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所有的选手都抄近道,从一座山阴面经过。惟独陈仲楠,连路线选择都和别人不同,稍绕出一点,从起飞点前那座山的向阳面经过。

“是仲楠!姐姐,快看啊,飞起来了。”白倩兴奋的手舞足蹈。参赛选手中,只有陈仲楠的伞翼是蓝白相间的,在起飞时很好辨认。当然,飞到高空,从下往上看,要找到陈仲楠可就不那么容易了。那面伞翼上,涂着的色彩分明是海洋迷彩!

“好好的干嘛要绕远道。”白倩尽管不懂动力伞,可她手里的门票上,画的路线图还是看得懂的。

“这小子有点意思。”那座山上,一个汉子放下望远镜,回头对刘三点说道,“竟然会利用上升气流,这样会比别人节省时间。”

刘三点露出一丝欣赏,嘴上却说道:“上车,跟上去看看。”

陈仲楠感受着伞翼上传来的上升气流,给引擎加了把火,现在他把引擎作的功全集中到了水平方向上,至于高度,向阳面山坡的上升气流会替自己完成的。所以当别的选手还在把马达输出功率分出大部加到最耗功率的垂直方向时,陈仲楠速度已经比他们快了。

飞过那座山后,上升气流消失了,陈仲楠已爬到了近二千米的高度,同时超越了二名在自己之前起飞的选手。看着地面上的汽车同蚂蚁一样在一条条玉带上穿梭,陈仲楠有了主宰一切的感觉。

“啊……”陈仲楠又想大吼一声,高空气流却狠狠把那声吼给罐进了肚里。陈仲楠悻悻的摇摇头。随即又邪恶的想到,“扔个打火机下去,会不会打中哪个倒霉鬼?”

又前进了几公里,前面几名选手排成了人墙一般。“靠!有没有点职业道德?”陈仲楠调整了下航向,可前面那几个伞也跟着调整了航向。试了几次,前面的人似乎是有意找茬一般,始终阻挡着陈仲楠和另外几名选手的方向。

“看来又是那个国内动伞第一人的帮手吧?这么巧?他们的出场顺序?”陈仲楠意识到抽签的时候有人动了手脚,狠狠鄙视了下那名XX第一。

距离越来越近,得想个法子。动力伞不像赛跑,二人间可以隔着些微的空隙越过前面的选手。距离太近,一个不留神,伞绳缠到一起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二伞垂直距离在三十米内,由于气流阻隔的原因,上面的伞会失去支撑气流而垂直下落的。所以比赛中规定,二名选手间交错距离不得近于五十米。

感到自己的速度在加快,可高度却在不停降低,怎么回事?怎么感觉空气像被抽空了一样?陈仲楠用口水舔湿手指,平展手臂,让手指感受着气流的侵袭。斜下方?峰面气流!有峰面经过,抽走了下面的空气,所以上空的冷气流急剧向下方补充,形成了现在这样的气流。峰面?高空中空气对流剧烈,选手们通常都会把身上的东西用固定住。陈仲楠顺着脖子上的绳子,打开搭扣,从胸前一个外挂口袋拿出望远镜审视起来。很幸运的,下放不远处有一所学校,鲜红的国旗正随风猎猎飞舞。

离得太远,看不了太清,只能估算那面飞舞的国旗与旗杆的夹角。“我靠!这么大风?”陈仲楠心里骂道。在那种风速里飞伞,对动力伞有些勉强。这么长时间过去,陈仲楠与前面的阻隔人墙距离又拉近了不少。

陈仲楠抬头看看自己的翼伞,试了试伞绳的拉力,“老伙计!看你的了!”

心里想着,陈仲楠右手已猛的发力,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狠狠的把伞绳甩向左侧。伞翼瞬间被折起了三分之一。在周围选手惊讶的目光中,陈仲楠直直的向下坠去。

“救……救……救护车!三区!”保障车上的大赛保障人员紧张的结巴起来。

在车上跟着前进的刘三点也眉头一皱,紧张了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陈仲楠直挺挺急速坠落……

陈仲楠感受着那种近乎失速的感觉,同时伞绳上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大。空气呼啦啦的从耳边急速闪过。现在除了风声,陈仲楠已听不到任何声音。他闭着眼睛,在向上掠去的狂暴气流中,感受着些微的水平气流。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伞绳的拉力了,再这样下去,伞绳会缠到一起的!来了!犹如黑暗中那一点微弱的光线,渺小却矛盾的清晰着!是它!陈仲楠猛得睁开眼睛,把力量集中到已有些脱力的手臂上!

原本执拗的伞翼,似乎响应陈仲楠的誓言一般,竟顺从的张开了!

陈仲楠想放声狂笑,可很快又被一阵风给灌了回去。

张满的伞翼很快在风中鼓胀起来,陈仲楠刚好停在了峰面里。给马达加了把火,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箭一般向前飞去。头顶的阻隔人墙只能无奈的看着陈仲楠悠悠远去。

“这小子还会这手?”刘三点不禁赞赏道。

“胆够大的,太悬了。”身边的老兵擦了把冷汗,“这么快的速度,肯定借了风。在那么高高度,他怎么知道下面有风带?”

此时,救护车刚好赶到了保姆车旁边。几名医生火速从车上跳下来:“人在哪?”

看着陈仲楠消失在视线里,那名大会保障人员刚刚回过神,擦了把冷汗:“还好没摔死。”

老伙计!谢谢你!从风带中闪出,陈仲楠看到自己的伞翼并没被撕裂,送了口气。正想着,一道连绵的山脉已出现在陈仲楠面前,仔细观察了下山脉的走向,陈仲楠拉了拉伞绳,调整方向滑到山谷上空。山间的对流很强烈,陈仲楠不敢降得太低,被乱流卷进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同时紧贴着山谷向阳一面,要是到了背阴面被下沉气流抓住,那还不如被卷进乱流。东南走向的风在山谷间形成了楼洞效应,风势加强。陈仲楠借着山谷上空楼洞风平稳的余威再次加速。在身侧一公里所有,已看到了那个红色的伞翼,不用问陈仲楠也知道,那就是那个尖嘴猴腮的男人。陈仲楠冷哼一声,稳稳的操纵着动力伞急速滑行。好在那段山谷足够长,气流也没给陈仲楠出难题,最终在山谷尽头,一座横桓的山峰挡住了东南方向的气流,那些气流顺从的变成了上升动力。

“擅长御风。”老兵对刘三点说到,“和蝙蝠有一拼。”

刘三点微笑着点了点头。

之后的比赛,已没有悬念了。那片红色的伞翼第一个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白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程敬鑫也皱起了眉头。

“是仲楠!快看啊,是仲楠!”白倩兴奋的叫了起来。

随着距离的拉近,程敬鑫终于发现了问题:陈仲楠涂成海洋迷彩的伞翼在天空中有如保护色一般,只有到了近处才能发现。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们先看到了那片红色伞翼的原因。陈仲楠最后加了把火,潇洒的操纵翼伞降落,落地后熟练的关闭马达,回头伸出拇指,对照着红色伞翼的方向比划了一下。

陈妍看到陈仲楠这个动作,眉头不由一皱。

远处,刘三点和那名老兵已经驾车回到了出发点附近的山上。那名老兵张开二臂,一手指向陈仲楠方向,一手指向远处那个红色的伞翼,看了看二臂间的角度,又分别用拇指对着二边比划了下,最后在画图板上写着些什么。

刘三点放下望远镜,对那名老兵说道:“读唇判断……”

“一千七百三十米。”那名老兵和刘三点同时说道。

一名大会工作人员走了过来,陈仲楠听到脚步声临近,一边收伞,一边头也不抬说道:“因犯规被取消资格。”

那名工作人员愣了一下。

“意料之中。”陈仲楠看看他尴尬的表情,说道。

……

当最后一名选手落地后,几名工作人员和二名金发碧眼的老外为什么事情争论了起来。过了好半天,一个工作人员喊住收好伞正欲离去的陈仲楠,那一刻,陈仲楠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最终,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陈仲楠站到了领奖台的最高处,高举起奖杯那一刻,全场沸腾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