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 第二章 钥匙 第二十三节 担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1.html


散场后,五兄弟都已踉跄起来。陈仲楠执意推辞四位哥哥送自己一程,经过一番争吵,双方各自妥协:由钟涛夫妇、程敬鑫和陈妍姐妹送他。陈妍本想开溜,但看到白倩那幅不放心的样子,只好与程敬鑫同行。

“看不出来,你酒量不小。”钟涛搀住陈仲楠。

“要打败匈奴,得了解他的生活方式。”陈仲楠示意自己能走。

“那些蛮子……”钟涛说到一半,突然想到了仲楠现在所指的“匈奴”是什么,“用高科技武装起来的匈奴,可有点头疼。”

“怕死的匈奴,已经不是匈奴了。”一阵风吹过,陈仲楠清醒了很多,“虎将之雄风,儒将之文采(借用下《高山下的花环》)……哥哥们,看你们的。”

钟涛和程敬鑫都没说话,却同时在陈仲楠肩膀上拍了拍。

“高科技……相信我们。”陈仲楠声音不高,话语间却透着坚定。

“仲楠,收手吧。”钟涛笑得有些枯涩。

“哥,相信我。”陈仲楠坚定道。

“仲楠,哥哥们相信你。但也希望你能有个安定的生活。”程敬鑫拍了拍陈仲楠肩膀,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提高了声音,“你年龄也不小了,该找个好女孩管着你了。”

“我也想。”陈仲楠瞟了眼白倩,笑得很苦。

“不说这些了,你已经大了,自己会处理好。”程敬鑫觉察出了二人之间的问题,“下步有什么打算?”

“十天假呢,当然要好好玩玩。”陈仲楠笑笑,“比赛完,再陪哥哥们呆二天,然后去霍将军和武安侯墓转转。”

“代我们向二位将军献上敬意。”钟涛认真道。

“我会的。”

“我查到了武安君后人的下落。”程敬鑫有些激动,“我军曾有一位名叫‘白晋忠’的将军,1950年04月牺牲于西昌战役。他就是武安君之后。”

“西昌?歼灭国民党一军一师那仗?1950年04月?”钟涛看向了远方,目光深邃,“胜利前的最后一声枪响中倒下。将军,一路走好。”

“能确定吗?”陈仲楠问道。

“白家有一块祖传的玉佩,是用和田玉做的青狸。警卫员在整理老将军的遗物时发现的,不会有错。”程敬鑫目光中充满敬畏,“是武安君的直系传人。”

“那后来呢?将军有没有留下子嗣?”陈仲楠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将军曾育有一子,文革中不堪忍受迫害而自刎。没听说其下有后。”程敬鑫言语间透着黯然。

“狗娘养的。”钟涛罕见的说了脏话。

“要是武安君香火未绝,也该有二十多岁了。”程敬鑫扼腕之情溢于言表。

“若其香火未绝,我当与其结为兄弟。”陈仲楠惋惜的说道。

“若是女孩呢?”程敬鑫追问。

“怎么会是女孩?”陈仲楠高声抗议,“要真是女孩,那我就娶她,孩子姓白。”

……

“四哥憔悴了很多。”陈仲楠没头没脑蹦出句话。

“还不是你三哥做的好事。”程敬鑫白了钟涛一眼,“最近在愁预算的事。”

钟涛感动的看着程敬鑫,外人眼中的程敬鑫永远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天才,但钟涛却很清楚程敬鑫背地里付出的辛劳,这个搭档只会默默的把事情做好。

“最近想成立信息战部队,师里没多余的预算给我们。”钟涛解释道。

“哦。要多少预算?”陈仲楠表示理解。

“二十万吧。”钟涛也一筹莫展。

……

送仲楠回去后,众人各奔东西。程敬鑫执意送陈妍姐妹俩回家,钟涛这个电灯泡自然跑不了。而钟涛的爱人也是个精明人,见此情况,对钟涛很是信任的她找个借口先回家了。

“仲楠长大了,也成熟了。”钟涛感慨道。

“我认识他那年,他才十九岁。那时候就已经很早熟了。”程敬鑫表示赞同,“但现在,他给我的感觉已经像一个四十岁的人。”

“他把自己逼得太狠了。”

“今天他说起还没完成的事,你知道是什么吗?”程敬鑫把憋在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

“我也不清楚。但我感觉仲楠有什么大事瞒着我们。”钟涛不无担忧,“说起他没完成的事,他的眼神让我不安。那种眼神,我只在老山前线,在老兵眼里见过。”

看着白倩低着头,注意力却一直在钟涛他们的谈话上,陈妍露出一丝会意的微笑。

“有时间找他好好谈谈。”程敬鑫下定了决心。

“你还不了解他?”钟涛提醒道,“他不想说的事,你问不出来。”

程敬鑫叹口气:“也罢。”

“我很担心他。”钟涛眉头紧锁,“今晚我一直在观察他,有些时候,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对周围的事有很强的戒备心。”程敬鑫表示了赞同。

“所以我更担心他。”钟涛的眉头依旧紧锁。

无论是为了自己的妹妹,还是为了程敬鑫所讲的揣摩心理,陈妍都没有理由不仔细听。而白倩,更是全神贯注。

“仲楠喜欢爬山,喜欢动力伞,业余时间体育锻炼也抓得很紧。而他的锻炼,近乎军事化标准。”程敬鑫补充道。

钟涛虎躯一震,一种可怕的想法闪过脑海。

“怎么了?你想到什么?”

“只是猜测。”钟涛摇了摇头。

“什么猜测?”

“我有个朋友在外籍兵团,一直在给我们提供着最新的外军技战术资料。”出于替“血液”着想,钟涛每次只把其中的资料交给大家,至于“血液”本人,以及所附信件,钟涛从没有提过。

“依仲楠的性格……”程敬鑫也担忧了起来,可看到白倩紧张的神情,硬生生的改口道,“不太可能。”

钟涛疑惑的看看程敬鑫,程敬鑫急忙使了个眼色。联想起酒席中白倩一直很注意与陈仲楠相关的事,钟涛猜出了梗概:“对了,明天团里事多,这几天你正好休假,代我去给仲楠加油吧。”

“没问题,明天我和小妍、白倩一起去。”程敬鑫转向陈妍,“就这么定了。”

陈妍听到这称呼,恨不能当场KO程敬鑫,可有别人在场,只好作罢。本想拒绝,可一想起自己的妹妹,也只能答应。

“姐姐,我明天……”白倩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这个让她伤心的男人,也想拒绝。

“你就陪姐姐去吧,我们俩一年也聚不了几次。”陈妍瞟了一下程敬鑫,提高了声音,“你就不怕姐姐被坏人骗了?”

“你说谁呢?”程敬鑫抗议道。

“我没说你。某人怎么不打自招了。”陈妍终于抓住机会出了口心中的恶气。

程敬鑫憋了半天,最后挤出一句话:“有我这么优秀的坏人吗?”

“少臭美。反正某人吧,”陈妍意味深长的笑笑,“从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刚刚在轻松的气氛中有了笑意的白倩,听到那句似曾熟悉的话,又黯然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