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索马里女权主义者阿里。

索马里女性痛斥伊 斯兰教义

但西方世界在伊 斯兰狂热者的威胁下,在左派的政治正确下,极少有人敢发出批评之声。

但有三位女性,却勇敢地站出来,其中两个还是来自穆斯林国家。

一个是索马里女性阿里( Hirsi Ali ),她逃脱了父母包办的婚姻,在荷兰获得政治庇护。在阿姆斯特丹的电视上,她以亲身经历痛斥伊 斯兰迫害女性的恶行。她还和画家梵高的後代梵高一起制作了穆斯林女性受迫害的纪录片,结果梵高因此被当地几个穆斯林青年杀害。

去年八月,阿里在《华尔街日报》撰文痛斥伊 斯兰教,她说,根据伊 斯兰教义,女性必须蒙面;如有外遇则要被石头打死,但男性有外遇,则不在此限;男人要离婚,只需在两个男子前重复说「我要离婚」就算通过,而女性则必须经法院等三月至一年,而且必须有下列理由:丈夫无经济能力,无法生子或阳痿。即使成功,也只能分到小部份财产,孩子则全部归男方。

阿里今年五月在哈佛肯尼迪学院演讲指出,伊 斯兰必须改革,必须否定《可兰经》中的某些内容。她在荷兰制作的影片,把那些欺压女性的伊 斯兰教义印在了穆斯林女性的身上。阿里发出批评伊 斯兰的声音之後,就遭到死亡威胁。荷兰的左派们,也不喜欢她公开批评伊 斯兰,认为这有损文化多元主义。最後以她申请庇护时资料有不实作理由,取消了她的荷兰公民身份。阿里最後来到美国,在「传统基金会」做研究,继续坚持她的原则,绝不後退。

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 1929-2006 )

9 月 14 日在故乡佛罗伦斯因病逝世。 青年时代的照片。

法拉奇长篇文章讨伐伊 斯兰暴行

和阿里、苏尔丹一样勇敢的另一位女性,就是刚刚去世的意大利记者法拉奇。法拉奇曾采访过霍梅尼、邓小平、阿拉法特、卡扎菲等很多独裁者,她的进攻性的大胆提问(追问),常使那些权势者恼怒,甚至扬言杀了她。她的采访集《采访历史》迄今仍是西方新闻院校学生的必读书。

法拉奇因为热爱美国而长期居住纽约曼哈顿,在目睹世贸大厦被炸之後,她奋笔疾书,写了长达报纸四个整版的讨伐伊 斯兰的长文《愤怒和自豪》,「愤怒」极端伊 斯兰的暴行,为西方文明而「自豪」。和西方知识界的流行看法不同,法拉奇认为,伊 斯兰教是落後的,黑暗的;恐怖份子只是冰山一角,下面的一千四百年的黑暗伊 斯兰教,才是底座。她痛斥毛拉们的专制、虚伪、狂热、毫无人性。她说,伊 斯兰文化,就是欺负女性,女人不值骆驼钱的文化。

欧洲的穆斯林们以诽谤罪把她告上法庭(在法国、比利时、意大利等几国同时告她),至她去世,她的诽谤官司还没打完。还有伊 斯兰份子要杀她,她的回答是,我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吓住的人,并幽默地说,我已经七十多了,用自杀炸弹杀我,是不是「太浪费了」?

崇拜法拉奇的《华尔街日报》特写编辑、印度裔作家瓦萨达拉健( Tunku Varadarajan)去年夏天曾去曼哈顿寓所采访法拉奇,他在最近的悼念文章中描述说,身患癌症的法拉奇当时体重顶多八十磅,但她仍坚定有力地强调说真话、坚持原则的重要性:「当你放弃或嘲笑原则理念的那个瞬间,你就已经死了,你的文化死了,你的文明死了。」瓦萨达拉健感叹说,她是多么勇敢的女性,有点太勇敢了!

法拉奇的最後一本著作(今年三月出版)是《理性的力量》( The Force of Reason )。她和阿里都持同样的观点:宗教和理性,应该有平衡。而不是像伊 斯兰那样,不给理性任何空间,要用刀枪逼迫信仰,把人变成穆斯林。

在全世界六十亿人中,为什么只有三个人站出来公开挑战伊 斯兰,而且又都是女性?它除了让全球的男人羞愧之外,还意味著什么?这只有留给读者思考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