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141.html


方可怡本想给家人报个平安,发现手机再次进入无法应答状态。她对旁边正在埋头回短信的孙政光说:“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我手机怎么又出问题了?你帮着看看”。

孙政光赶快接过方可怡的手机,关机重新开机,看到上面的显示依旧。

一天早晨,孙政光在餐厅吃饭时,方可怡又坐到了小孙的面前:“你好”。

“怎么回事呢。是不是存储又满了”,方可怡焦急地问。

孙政光刚准备清除数据,突然转念一想,刚才自己的拙劣技术,让方可怡吃了不少苦头,觉得这次要认真为她解决手机问题,就问道:“你最近那手机干过什么?”

姑娘想了想,说:“我把手机连到电脑上,但一部分数据存在上面。但是,存储的内容很小,估计还不到手机容量百分之一”。

“这就奇怪了,这样吧,这次我给你认真解决一下,我拿回房间用专业设备检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问题会很大嘛?”姑娘问道,手机是她和家里人联系的工具,况且今天这个时候,更需要手机。

“应该不会吧,我只是检测一下,看看是哪方面的故障,免得三天两头的坏。”孙政光安慰了一下方医生。

“那好吧,早点还给我,今晚是用不了了”。

孙政光赶紧地上自己的手机:“要不你今晚拿着我的用吧”。

“不用,我看你的通话还挺多”,方可怡然后试探性的说道:“万一你女朋友找不到你怎么办?”

孙政光赶忙解释:“我可没女朋友,那都是些哥们发过来骚扰我的”。

方可怡笑了笑,露出可爱的小酒窝,回复到:“不用了,我今晚用房间的座机吧,你抓紧时间帮我弄好就是了,早点给我吆,相信你”。

“好的,保证完成任务。”孙政光听完后,连晚会也顾不上看了,拿起手机带着8117回到了工作室。

孙政光返回休息舱后,来到了工作室,李景正守在电脑的监视屏前。孙政光迅速打开自己的电脑,拿出方可怡的手机,开始检测无线连接的端口,进行设备连接。

“你怎么拿了个女里女气的手机。”李景看了一半晚会,在舞会开始前就返回房间,看着孙政光匆匆忙忙的赶回来,拿着个粉红的小巧海尔手机,估计是方医生的,故意准备逗逗孙政光。

“方医生的,她的手机不知道怎么回事,存储器总是莫名其妙就满了。我怀疑是病毒。”孙政光解释道。

“奥,我说嘛,这么快回来了,原来是受美人所托,看来今晚聊得不错啊”。

孙政光现在可顾不上同李景调侃,专心连接好电脑,开启军用检测程序,对方可怡的手机进行检测。

看着正在专心忙碌的孙政光,李景若有所思地说道:“不对啊,基地里的电脑可都在高级别的军用监控软件监视下,病毒、黑客攻击都会被及时发现的”。李景这段时间来,从来没有放松警惕,已经对基地内的网络布置、主控电脑情况进行了全方位的监控。

“我也觉得奇怪,这是第二次出同样的毛病了。前两天刚修过一次,这次毛病和那次一样,很有可能是蠕虫类的病毒。”

“奥——,你小子真会和美女套近乎,原来早就展开攻势了。”李景有意拿孙政光开个小玩笑。

“去你的,这都是人家找我的。”孙政光已经打开了手机,找到了手机与电脑无线连接的方式。

一切顺利,手机很快联入了孙政光的电脑,在孙政光的全息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手机样提示符。孙政光首先对收集数据进行备份,然后准备开始常规检测。正在备份操作执行了一多半的时候,“嘀”、“嘀”电脑中军用全功能监控软件就发出了响亮的报警信号,提示出现了间谍软件代码。

警报响起,刚才还轻松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李景马上凑过来,看着显示器:“怎么回事。”

“间谍软件代码。”孙政光惊讶的发现军用监控程序提示了在刚才备份进电脑的数据中发现了曾经破译出的间谍软件代码,孙政光的心立刻悬了起来。

“马上把你的电脑从主控电脑断开”。李景焦急地说,他担心在备份数据中出现木马之类的程序。

“我没和主控电脑联,我想把她手机里的数据考出来,检测一下是什么内容”。孙政光确定自己的操作方式不会给基地其他电脑带来危险。

手机存储器中的内容迅速被复制到了孙政光的电脑中。李景密切注视着孙政光执行检测程序。

复制到电脑中的数据结构分析很快结束。小手机里面除了方医生个人存储的资财外,有一部分空间被经过加密的数据占据着,根据电脑提示这些数据加密方式与基地截获的无线电波中传递数据的加密方式完全相同。

孙政光迅速执行启动总参谋部专家们按照这种加密方式设计的解密软件,数据解密工作马上开始。

在孙政光与李景正在忙碌同时,王涛和赵河随身携带的手机也接受的监控程序发出的警报,他们两个人迅速放弃正在进行的晚会,立刻返回工作室。

王涛一进门,看到孙政光、李景两人正忙作一团,问怎么回事。

“小孙在方医生的手机,检测出间谍代码。”李景汇报,而孙政光此时正紧盯着显示屏,察看解密结果。

王涛来到孙政光背后,默不作声,等着分析结果。

“出来了,这是一段基地的与地球总部最近的联络记录”,孙正光看着内容显示在屏幕上的解密内容,“但只是一部分,不是很全,可能与手机容量有关”。

“终于有收获了,”赵河说道。

“我一直没有放松对基地里电脑的监控,真没想对病毒会在这里出现”。李景说。

“我们前期把重点都放在对基地电脑设备的监控,但是手机这类设备的监控却被我们忽视了”,赵河说。

“怎么会在方医生的手机里呢?”孙政光心情有些紧张,也很复杂,他真不希望方医生与间谍有关。

“要认真调查一下,别随便冤枉同志,”王涛心里也不希望这事与方医生有关,那小姑娘却是挺讨人喜欢的,但是职业敏感使王涛不得不将怀疑重点暂时放在方可怡身上,他对李景说到:“小孙,你分析一下这段程序代码的内容,看看这段程序的结构,先仔细研究一下再说”。

“明白,”孙政光起身,李景来到电脑开始进行程序分析。

程序分析结果很快出来了。

“这只基地传递数据库的一部分,记录得并不完整”。李景经过分析后,转身对对王涛说道:“也就是说,方医生的手机里的数据存储只是一部分,肯定还应该有其他数据内容存储在别的位置”。

“以前,我们工作重点只限于基地内的计算机中,却对手机类的个人数码设备忽视了,”赵河听后分析到。

“是啊,这件事也说明敌人截获我们的数据信号后,并没有在基地计算机中留下痕迹,”李景说道。

“是啊,敌人可能利用的设备很多,究竟是谁,我们下一步还要扩大工作面”。

王涛约来基地叶主任,经过仔细研究后,准备了解一下基地所有人员数码设备。

当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基地外燃放起绚丽璀璨的焰火,将基地周围上空装扮得五颜六色,鞭炮也开始响起来。

而在这种欢庆的气氛里,王涛小组的成员却在辛苦的工作中迎接新年的到来。

经过彻夜不眠的努力,李景根据截获的信号,对军用侦搜程序进行了修改,将该程序安装到了基地的主控电脑和通信用电子设备中,特别加强了对个人数码设备的监控,任何传递的电子信号和联入基地网络的设备都将进行数据过滤,确保一旦发现间谍程序代码就能报警。

而孙政光根据李景的设计的程序,设计出了无线检测部分,该程序可利用基地内布置的无线信号检测设备对基地所有的手机等设备进行监控,采取主动探测方式搜索各种设备内存储数据。

漫漫长夜过去了,火星上新年阳光出现的时候,所有工作都布置完毕。

孙政光在机器前面坐了一夜,感到很疲惫,但是更让她感到困惑的是他心里真的很不希望所执行的任务与方医生有关。

看着太阳出现了,孙政光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即开始对基地内所有已经开机的所有数码设备进行探测,同时李景的监控程序也已开始工作。

“嘀、嘀、嘀”,当探测程序开始后,军用检测程序迅速开始报警,果然在基地内许多私人数码设备中也查出与方医生手机相同的数据代码。

就在基地许多人还在睡梦中或沉浸在新年欢乐中的时候,王涛小组经过连夜奋战,在不惊动无关人员的情况下,已经完成对在基地大部分数码设备的探测。果真在基地其他三部手机和两台以CMMB标准的数字电视中又发现了几段间谍程序代码。而且这些程序代码很快被王涛小组成员不露痕迹的下载到小组的电脑中。

数据还原和拼接工作在电脑的协助下,很快完成。

“这些数据虽然不全,但是基本的数据结构轮廓出来了,现在看来,敌人正是利用了基地内个人用的电子设备进行数据存储”。李景经过数据分析,向王涛做出回报。

“是啊,终于让我们发现了狐狸的尾巴,下一步要重点监控”。王涛说。

“看来敌人专门利用个人设备进行数据存储,这样绕开了基地电脑的探测程序的监控”,李景说道。

“但是这些数据从哪里来呢,肯定有人再向他们发送数据,而且这些人是主动接受数据的还是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敌人利用了还不好说,应该检查一下发现这些代码的设备人员情况,”赵河听到李景的分析,向王涛提出建议。

“对,应该注意一下人员情况”,王涛同意赵河的观点。

下午,经过秘密而细致的工作,一份载有基地人员介绍的数据库文件很快传入了王涛的电脑中,这份文档中包含了所有发现设备中有代码人员的基地内部监控视频和通话记录。

晚上的例会中,王涛和赵河分析敌人作案的手段。

“在机要员孙笑媛和飞行主管的刘斌的手机里也发现了这些代码”,经过对传来数据库的仔细甄别,王涛在内部会议上通报情况。

“现在看来,在基地工作区的电脑中没有发现间谍代码,但是在生活区里的私人使用设备中发现代码,说明间谍有意识避开公用电脑的军用监控软件,而是利用私人的设备进行数据存储”,赵河分在对间谍窃密的手法进行了一番分析。

“我们以前重点仅仅是监控公用电脑,而忽视了私人设备窃密的可能。而且经过分析,这些私人设备中存储的只是窃密数据库,而不是真正的间谍软件,说明真正的间谍还另有其人”,赵河说到。

“说得对,我认为除了对那几名同志的注意监控外,还有小李能不能在电脑中伪造出一个类似私人设备的地址,在生活区联入电脑中,看看有没有可能被间谍利用,”王涛边说边转向李景。

“我正在想着这个问题呢”,经过一天一夜高强度工作,李景显得很疲惫,但是仍强打精神,认真讨论行动方案,“实际区别电脑和手机的网络地址就是IP地址的前几位代码,我只要调整电脑中的IP地址后,将电脑联入网络,就会被识别为一部手机什么的。只要间谍向电脑中存入数据,就会被我的电脑截获,从而查处对方的地址”。

“好,老赵,咱们一起研究一下下一步侦查思路”。王涛召集了赵河完善下一步的侦查计划。

会上只有孙政光显得没精神,倒不仅仅因为疲惫,而是担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