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香港《苹果日报》1月5日报道,大陆将于今年10月1日举行国庆60周年大阅兵。考虑到近期两岸关系良好,考虑邀请台湾政军界人士到北京出席阅兵仪式。



报道说,北京不愿透露姓名的对台学者表示,中共总书记胡锦涛2008年12月底在纪念《告台湾同胞书》发表30周年讲话时明确表示,要台湾同胞与大陆同胞一道,“共享一个伟大国家的尊严和荣耀,以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骄傲自豪”,北京会按这原则策划国庆大阅兵。学者指出,大陆过去60年举行了13次阅兵,大部份针对台湾,1984年和1999年那两次虽是展示军力,但海峡两岸当时兵戎相见,针对性不言而喻。



胡锦涛主席元旦前夜提出“胡六点”,其中就建议两岸就军事问题接触交流达成和平协议。紧接着,《亚洲周刊》报道,大陆军方已经就撤除对台导弹,取得了共识:待两岸开展军事交流,大陆届时将逐步减少瞄准台湾的导弹数量;——在元旦新年期间,凤凰网博文推荐中,隆重推出至诚大兵的《大陆撤对台导弹 军方送和平春礼》一文,当天阅读人次就接近20万;说明了网络媒体和网络民众对此事同样地高度关注、热烈支持和衷心期待。



今天,又传来大陆将于今年10月1日举行国庆60周年大阅兵时,考虑邀请台湾政军界人士到北京出席阅兵仪式的消息,更加鼓舞人心。看来,两岸和平的春天,就要来临了!



至诚大兵在文章中说,大陆领导层曾透过各种渠道,了解要达成和平协议,台湾人最希望北京做出什么象征性行动,结果是撤除对台导弹。既然如此,为了让台湾人民放心,让台湾人民相信大陆导弹其实是用以威慑台独势力,而绝非针对台湾同胞,在两岸趋于和平走向的情况下,是可以撤除对台导弹的。所以,在国民党重新执政后的第一个春天,大陆军方释出和平诚意,是大陆对台湾同胞的最好的新年礼物,代表了大陆13亿人民的心意,代表了13亿人民的情感。



自马英九上台,国民党重新执政后,大陆军方围绕针对台湾的导弹撤除与否,有过激烈的争论。在陈云林访台前夕,台湾“国防部长”陈肇敏称两岸军方可循序会谈。陈肇敏举行记者会时表示,两岸稳定发展,签订军事互信机制是早晚的事情,未来不排除由岛内退役将领先到对岸了解情况,再进一步派出低阶军官渐渐再派出高阶军官谈判的情况。他还指出,如果时机成熟,有需要,两岸军方高层也可以面对面谈。这表明半年多来,两岸释放的和平信息越来越浓,台海和平有望持续加温,台独势力挟持台军对抗大陆搞分裂的可能越来越小。



胡锦涛元旦前夜提出“胡六点”,主动而充分地展示了对台湾的善意。新年期间,以“出口转内销”的方式,公开大陆军方高层达成的这个“撤弹”共识,让台湾人民在经济危机重压下,能享受没有导弹悬顶的欢欣。



但正如至诚大兵说过的,逐渐撤除对台导弹,只是具有象征意义,是台湾老百姓能认同的和平符号。在现代高科技、快运作的军事格局下,即使导弹全部撤离,要重新部署大概也就是24小时时间;相信若真正的战事降临,解放军的行动可能还不用24小时。所以,真正令笔者高兴的,还是大陆在举行国庆60周年大阅兵时,邀请国军到北京出席阅兵仪式的消息。这个消息,所具有的真正意义,不亚于射向台独势力的原子弹,其威力比多少枚导弹都具有摧毁的力量。



请原谅笔者仍然对台湾的武装力量使用国军的称呼,而且不加引号。这是因为,笔者不想埋没它的光荣历史,而且希望它将来成为全体中国人民的武装力量。



大陆民众,大概对国军称呼没有好感,所有的宣传品,也大多是负面的。



但事实上,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在名叫解放军之前,名称也一直叫国军(土地革命期间叫红军)。国军全称叫“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简称国军;由中国国民党在1925年师法当时俄国共产党“以党建校,以校领军”模式、参考苏联军事制度而创建,军队亦效忠国民党。1925年7月,国民政府在广州成立;8月18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将辖下各地方军队名目取消,统一命名“国民革命军”。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当时的国民革命军为八个军约十万人。蒋介石任总司令,李济深(是新中国的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民革中央第一任主席)为参谋长,白崇禧任参谋次长代理参谋长,邓演达为政治部主任;郭沫若(是新中国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为政治部副主任。一至八军军长及党代表分别为:(一军)何应钦、缪斌;(二军)谭延闿、李富春(是新中国的中共第八届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三军)朱培德、朱克靖(后来是新四军秘书长,建国前牺牲);(四军)李济深、廖干五(1930年夏任中共湖南省委军委书记,建国前牺牲);(五军)李福林、李朗如(是新中国的广东省政府委员,广州市副市长);(六军)程潜(是新中国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林伯渠(是新中国的中共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七军)李宗仁、黄绍竑(是新中国的政务院政务委员、全国人大常委);(八军)唐生智(是新中国的全国人大常委、湖南省副省长)、刘文岛。从上述名单就可以得出结论,国军从建军起,就是一支国共两党共同付出心血的国家武装。



抗日战争中,国军为抵御外寇、民族解放浴血奋战,无数烈士为国捐躯,立下了不朽功勋;仅国民党方面,就有8名上将(国军最高军衔为上将)、35名中将、43名少将战死沙场。而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的番号前,也都写明是“国民革命军”。



在中华民国宪法施行之后,国民政府所统辖的军队,正式通用的全称就只是国軍,而非国民革命军。但实际上,直到国民党撤到台湾后的一段时间里,蒋介石还经常使用“国民革命军”这个说法。比如上世纪50年代,蒋介石到台湾各地军营宣讲“国民革命军将士雪耻复仇之道”,还强调“我们国民革命军具有最光荣的历史,曾经完成北伐,统一中国;抵抗日阀的侵略,获得抗战最后胜利”,等等。2000年前,岛内一些部队的旗帜上,还写着“国民革命军”的字样。民进党上台后,民进党和台联党的立委积极策划,希望与台军中的“独派”分子里应外合,将用了近百年的国民革命军的名称更改为“国防军”。



在台湾,除志愿役军官外,台湾陆军与少部分海空军官士兵都是义务役,也就是说,年满18岁以上、体格正常的男子,都必须服完一定役期。按规定,只有那些体检不合格的年轻人才免服兵役,而且体检的关卡很低,过不了体检这一关,表示这男生的身体状况不好,其日后娶妻或是就业,都会遭到歧视。陈水扁当年以“手肘后弯”的原因,在体检时被评为“半残废”而不用当兵,于是他在台上8年,许多人都讽刺他是“残废”。



民进党上台后,“国军”的面目一天天地模糊起来,不仅很少有士兵能搞懂自己军队的名称,连军方高层有时都刻意回避“国军”这个词,更不用说“国民革命军”的称呼了。在两蒋时期,国军口号是“奉行领袖遗志、服从政府领导、消灭万恶共匪、解救大陆同胞”;李登辉时期,口号变成了“奉行三民主义、服从政府领导、保卫国家安全、完成统一大业”;2004年,陈水扁干脆废除了“国军”的“呼口号”的制度。2007年,陈水扁任期已到最后一年,强硬要求军方将“为‘中华民国’而战”标语改为“为台湾而战”。直到2008年马英九在“总统”选举中获胜后,台“国防部”称,“国军”现阶段“为‘中华民国’国家的生存发展而战,为‘中华民国’百姓的安全福祉而战”的基本信念与立场不变。



然而,台湾的基层官兵却搞不懂“为谁而战”;有的军人问:“战争来临时,我要开枪吗?那我移居上海的亲戚怎么办?”不过,在没有签定和平协议前,在大陆军方数目不菲的导弹威慑下,台湾要保持“备战”状态,民间也有“备战”呼声,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说,大陆公开军方高层达成的这个“撤弹”共识,是对台湾军民的新春厚礼。



但大陆在举行国庆60周年大阅兵时,邀请国军到北京出席阅兵仪式的消息,却比大陆军方撤离导弹更有实际意义,更能显示大陆执政党、政府和人民致力两岸和平的诚意,也更能让岛内台独势力、国际上支持台独的势力以及对中国不怀好意者胆颤心惊。



一,两岸军事对峙,是历史留下的遗憾;但这种遗憾已经经历了一个花甲,后人没有理由再对峙下去。民主、法治、和平、发展,是世界潮流,中国人应该顺应历史潮流。中国人自己炮口相向,不去用智慧缔建和平的国家统一大业,是国家的羞辱,也是民族的羞辱。但仅仅撤弹,却不足以化解疑虑、建立互信;只有加强往来、交流、合作,才能建立互信,缔造和平。邀请国军到北京出席阅兵仪式,宣告中国人有智慧、有能力完成国家和平统一大业。



二,大陆主动邀请国军到北京出席阅兵仪式,是加强往来、交流、合作,建立军事互信的第一步;跨出第一步,才有今后的的携手大步走。然而,这第一步却非同小可;在大陆,武力统一的舆论还有很大市场,一些故作勇敢、正义的人士,千方百计地制造“武统”舆论,视同胞为仇寇;大陆军方所受舆论压力非常沉重,能跨出军事交流第一步,委实不易。邀请国军到北京出席阅兵仪式,宣告顽固的“武统”论彻底破产。



三,众所周知,台湾军事后台是美国、日本;台湾自身无论如何都难以对抗大陆军事实力。而美、日也需要台湾的军事力量,来挟台渔利。他们一方面希望台湾不要触怒大陆,以免大陆忍无可忍武力统一,从而失去渔利本钱;另一方面却绝对反对台海军事紧张对峙的缓解、走向合作;这同样失去渔利本钱。现在大陆主动缓解,走向合作与和平,美、日的蚀本恐惧不言可知。邀请国军到北京出席阅兵仪式,宣告西方列强的如意算盘落空。



四,台独势力的本钱,一是挟洋自重,二是挟军自慰;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台湾有一定的军事力量。当两岸军事交流成为常态,和平大局已然成型,“台独”从根本上就成了茶余饭后的笑谈。邀请国军到北京出席阅兵仪式,宣告台独势力将走向覆亡。笔者肯定,邀请国军到北京出席阅兵仪式,如果马政府积极响应,台湾绿营势必如丧考妣,会使出各种卑鄙手段来阻挠;但国民党和马英九,应毫不动摇;北京,应全力促成。



五、大陆主动邀请国军到北京出席阅兵仪式,体现了大陆领导人的大智、大勇、大魄力和大手笔。一方面证明了2003年以来,胡温主导下的推进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和合作,取得了巨大成功;在这种成就上,才能具有现在推进两岸政治、军事交流合作的牢固基础;一方面也证明了胡锦涛对台新思维、新政策的强效执行力;任何杂音、任何折腾,都阻止不了中国顺应历史潮流的前进脚步。



凡此种种,笔者才觉得,2009年是台海关系改善的、突进的、充满春意的关键年头。现在,笔者唯一担心的是,台湾当局能不能接受大陆的“国庆邀请”;毕竟,从历史心结上讲,从中华民国腹中诞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现在的“中华民国”,无论如何还是一种难言的辛酸。如何解开这种疙瘩,北京还有许多工作,要耐心、认真、细致地去做。



然而,始终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国后13次阅兵的敌人与威慑对象——台湾领导人与国军代表,在国庆60周年大阅兵中,成为“共享一个伟大国家的尊严和荣耀,以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骄傲自豪”的检阅贵宾,站在毛泽东曾经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大天安门城楼检阅人民军队的军威,将是个辉煌的时刻!从那一刻起,当代中国的历史进入新页,同胞们要为此骄傲和自豪!



笔者希望,大陆同胞应象迎接北京奥运会贵宾一样去欢迎他们。这也是一场真正的奥运会,是中国人自己的奥运会;国际的政治竞技场上,中国人将夺取属于自己的金牌!



…………



文章结束时,笔者还想起了由著名爱国将领孙立人将军指挥的国民革命军新一军。该军被誉为“天下第一军”。 1941年底该军进入缅甸作战,仁安羌一战中,以少胜多,大败日军,救出了7000多英军和记者;东瓜保卫战,在没有空军协同作战的情况下,同4倍于己、配备有步兵特种兵和空军的日军苦战12天,掩护了英军的安全撤退,并歼敌5000余人;1944年4月与美军联合围攻密支那,恶战一个月,与日军一个战壕、一个地堡地争夺,整个反攻战役中战果辉煌:击毙日军联队长以下官兵33000人,打伤75000。值得一提的是,在战役中曾俘虏日军1200多人,孙将军对那些曾沾满中国人鲜血的禽兽,尽管成了俘虏也照样格杀勿论,全部活埋。只有一人幸存,因为孙将军得知他是台湾人。



如今,国家尚未统一,而周边尚有国土被人侵占不还。台湾国军,当继承先辈忠勇精魂,促使国家早日和平统一,然后和大陆解放军联成一体,同御外侮,收复被割据、侵占的大好河山,不负国军之光荣历史和神圣使命。



现录《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新一军抗日军歌》如下,和国军共勉: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着我战时衿,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倭奴不顾身!



忍情轻断思家念,慷慨捧出报国心。



昂然含笑赴沙场,大旗招展日无光,



气吹太白入昂月,力挽长矢射天狼。



采石一载复金陵,冀鲁吉黑次第平,



破波楼船出辽海,蔽天铁鸟扑东京!



一夜捣碎倭奴穴,太平洋水尽赤色,



富士山头扬汉旗,樱花树下醉胡妾。



归来夹道万人看,朵朵鲜花掷马前,



门楣生辉笑白发,闾里欢腾骄红颜。



国史明标第一功,中华从此号长雄,



尚留余威惩不义,要使环球人类同沐大汉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