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晋中战役──山西战场上的小淮海


晋中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山西战场上的一次决定性战役,首创一次战役歼敌10万的记录,规模虽然比淮海战役小得多,但军事指挥艺术的高超丝毫不亚于淮海战役。

一、在全局和局部中的作用相同

淮海战役是全局性决战,晋中战役是局部战场上的决战。

阎军在山西战场采取的是固守要点战略,自临汾战役结束后,第一兵团已经取得战略上的主动,下一个目标作战就是太原。阎锡山失掉运城和临汾后,痛定思痛,对部下讲:我们武器装备好,好处是学会个守字,坏处是没学会个跑。阎军困守太原和少量县城,长期的粮食供应堪虞,时值夏收季节,阎西山提出“一跑万有”,部署主力出城到晋中平原抢粮,并伺机歼灭中共军队。

鉴于第一兵团的兵力和装备都比对手弱得多,军委的要求是第一兵团在晋中歼敌一、两个师。而徐向前认为发动晋中战役的最终目的是攻克太原,在野战中歼敌越多,对太原战役就越有利,因此计划分两次歼敌四至六个师,这一战役思想有先见之明。太原经过日寇和阎锡山的多年经营,成了一座碉堡城,大小碉堡星罗棋布,并且十分坚固。有的碉堡不仅碉体为钢筋混凝土,碉体四周的平台也是钢筋混凝土,第一次爆破时用100斤炸药,碉堡安然无恙,依次增加炸药量,多次爆破,最后一次的炸药量竟高达750斤,而且是放在之前炸出的坑中引爆才摧毁碉堡。太原周围的四大要塞是太原防御体系的四个支柱,攻克四大要塞时第一兵团伤亡达八千五百人。如果晋中战役中的阎军主力兵团没有被消灭,退守太原,那太原战役的难度将大得多,时间也将长得多。晋中战役的胜利使太原成为一座危城,这与淮海战役使长江成为一条虚设的防线是一样的。

二、都在伐谋层面先机制敌

在淮海战役之前,华东野战军已经打了两个大仗:豫东之战和济南战役,分别歼敌9万、10万。蒋军高层能够估计到华东野战军发动的下次战役歼敌目标也是10万级,应付的对策也是建立在防备这一目标之上。蒋军高层估计不到的是济南战役中蒋军出援部队的犹豫和彷徨使粟裕确定战略决战的时机已经成熟,淮海战役发起两天后,粟裕即向军委发出“齐辰电” ──“我们在此次战役于歼灭黄兵团之后,不必以主力向两淮进攻,而以主力转向徐固线进击,抑留敌人于徐州及其周围,尔后分别削弱与逐渐消灭之”。此时黄百韬兵团已入华野囊中,徐州地区驻有邱清泉、李弥、孙元良三个兵团,另有赴徐而来的黄维兵团,蒋军五个兵团都已成为粟裕的歼灭目标,这是蒋军高层没有预料到的。孟良崮战役时,蒋军没想到华野会把最强的74师作为歼灭目标,出其不意、先机料敌是粟裕用兵的法宝,淮海战役同样如此,粟裕的胃口竟然那么大,相中蒋军五个兵团,出乎蒋军高层意料。

晋中战役之前徐向前指挥的第一兵团有6万余人,阎军有部队有13万人,阎锡山自恃在兵力上占有优势,让部队出城去“跑”,想的是抢粮,哪里会想到主力兵团竟然将被歼灭在野外,并且主力兵团被歼灭之日就是太原被围困之时。晋中战役尚未开始,阎锡山在伐谋这一层面上就已经输给了徐向前,晋中战役与淮海战役一样,谁能先机制敌谁就是胜利者。

三、都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完成战役。

在淮海战役的第一阶段可以说是华野独立支持阶段,华野总兵力36万,以15万兵力围歼黄百韬兵团,以21万兵力阻击徐州方向的援军,兵力相当吃紧,粟裕曾回忆那是淮海战役中压力最大的时候。当时蒋军在总兵力上占有优势,部队尚未被歼,士气犹存,对华野而言是万事开头难阶段。

在淮海战役的第二阶段中,华野分出5个纵队协同中野歼灭黄维兵团,剩余的11个纵队担负着钳制、阻击南北两线敌军5个兵团(约40万人)的任务,负担之重令人惊叹。当杜聿明集团撤出徐州时,粟裕用手上的二十几万部队追击、截击,将杜聿明集团30万人缠在永城县陈官庄地区,以有限的兵力完成了淮海战役的重要转折。

晋中战役之前第一兵团与阎军兵力分别是6万、13万,兵力对比的悬殊比淮海战役还大。

战役发起前,徐向前命令吕梁军区部队于6月11日进入孝义、汾阳间的高阳镇地区佯动,命令太岳军区部队沿同蒲铁路北上,6月12日攻占灵石。阎锡山以为良机出现,于13日令“闪击兵团”(由13个团组成) 分别由汾阳、孝义、平遥、介休等地出动,企图歼灭吕梁军区部队于高阳镇地区。徐向前指挥主力第8、第13纵队隐蔽北进,实施迂回,19日逼近平遥、介休间铁路线;指挥北岳、太行军区部队和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区两个旅分别破击榆次至太谷间与太原至忻县间的铁路,阻止与箝制由太原方向南援之阎军。20 日,“闪击兵团”发觉退路受到威胁,立即自高阳镇地区分路星夜回撤。21日,当“亲训师”、“亲训炮兵团”进至张兰镇以北地区时,第8纵队和太岳军区部队当即发起攻击,激战3小时,歼其大部,其一部退入张兰镇,24日与驻该镇的暂编第45师新兵团一起被太岳军区部队歼灭。此间第13纵队和吕梁军区部队于祁县东南地区歼第33军第71师一部,于祁县西南北营村歼灭第19军军部及暂编第40师。

阎锡山抢粮不成,反而损失了部分精锐部队,既痛心又惊恐,急令太原“绥靖公署”副主任兼山西省保安副司令、野战军总司令赵承绶到太谷坐镇指挥。阎部第34军由平遥北移,第33军从祁县南下接应,日军顾问率暂编第10总队(由留用日军组成)开到东观镇,企图在祁县、平遥间与人民解放军决战。

徐向前留下小部队在祁县地区与阎军周旋,指挥主力于29日北上晋中腹地,进至太原南部的榆次、太谷、徐沟之间。徐向前对赵承绶集团采取前牵后逼策略,命令太岳军区部队进到太谷以北,协同北岳、太行军区部队破击铁路,阻敌北逃;令第8纵队攻击祁县,歼灭暂编第37师;令第13纵队在东观镇以南阻击第34军向祁县增援。7月3日,北线部队大举破击榆次、太谷间铁路,炸毁象峪河铁桥和太谷北面的董村铁桥,攻克北阳、东阳车站,阎军后撤的铁路线被切断。赵承绶急令第71师、暂编第46师和暂编第9、第10总队轮番猛攻董村阵地,企图打通北撤道路。太岳军区部队连续抗击3昼夜,屹然不动。赵承绶集团沿铁路北逃的企图未遂,于七月六日夜被迫离开铁路,企图从榆次、徐沟间夺路北窜,这就进入了徐向前的预设战场。

7月7日,第13纵队与第8纵队一部切断通向徐沟的道路,北岳、太行军区部队和太岳军区部队截断了通向榆次的道路,第8纵队主力歼灭祁县守军后北上徐沟东南地区,吕梁军区部队进到榆次西南永康地区。第一兵团各路部队从四方汇集,将赵承绶集团3万余人包围在大常、小常等村镇东西约10公里、南北不足5公里的狭长地域。

第一兵团连续行军作战,减员很大,补充到部队的俘虏,来不及训练教育,开小差的不少。八纵的一个主力团,每连不足七十人,最少者仅二十七人。十三纵37旅为人数最多的部队,每营只剩两个连,每连两个排,每排两个班。

赵承绶用部分兵力分三路向北线阵地猛攻,突向徐沟方向的一路,相继攻占了十三纵的部分阵地,距第一兵团指挥部仅二里许;徐沟之敌又出动来援,真是千钧一发,危险至极。在战略反攻阶段,中共军队的兵团指挥部离敌军如此之近,仅山西战场一例,原因就是兵力不足,徐向前对兵力的运用达到了极限。兵团指挥部尚且如此,下面的各级指挥所自然是靠近前沿,在这种情况下38旅旅长阵亡。

第一兵团10日发起总攻,激战至16日,将赵承绶集团全部歼灭。晋中地区其他各路阎军惧怕被歼,纷纷向太原撤退。第一兵团乘胜追击,先后歼灭暂编第9总队、第43军军部、第70师和第61军军部,第69师、暂编第37师、第40师各一部。从忻县南撤太原的暂编第39师,被陕甘宁晋绥联防军部队歼灭。7月21日,解放军各部队直逼太原城下,达成了对太原的合围。

晋中战役第一兵团歼灭阎锡山一个野战军总司令部、5个军部、9个师、2个总队,共七万正规军,歼灭地方部队三万人,攻克县城14座,仅余太原一座孤城。阎锡山的主力大部被歼后,大力抓丁整补,拼凑各色杂牌,外加胡宗南空远援军一部,勉强又凑足了十万兵力,这对防守一座要塞化的大城市而言是很勉强的,未来太原城破已是定局。阎锡山一生喜欢算计,末了被一河之隔的小同乡在战场上算计得折了老本。

四、点评晋中战役:徐向前对晋中战役的谋划在谋局、谋兵、谋形上相当纯熟。

谋局:在晋中战役的这个“局”上,阎锡山想的是个粮字,为了抢到粮,他把总兵力的五分之四派入晋中平原。兵出来了,城也空虚了,而徐向前谋的恰恰是“兵”和“城”,对出来的兵要悉数歼灭,最后还要把城稳稳捏在手中。

谋兵:既然敌主力放出来了,就不能让它再回去,徐向前对破坏敌主力后方的铁路线非常重视,这是控制敌主力运动空间和方向的关健性措施,也是调动它进入适宜歼灭它的预设战场的前提。当敌主力未聚拢时,集中主力歼灭一路,待其集中后则实施最后的合围。

谋形:阎锡山设想在祁县、平遥一带与徐向前的部队决战,祁县、平遥距太原约百公里,在阎锡山的设想中决战有前方、后方之分。徐向前恰恰打破对手的这种设想,把最后的主战场选在深入阎军后方、临近太原的榆次、徐沟地区,收举一反三之效:既适合围歼敌主力,又能追歼其余各路,最后还达成对太原的包围。


山西战场上的胜利对提高徐向前在军中的地位起了很大作用,在战时的华北军区,聂荣臻为司令员,徐向前为副司令员,建国后徐向前任全军总参谋长,聂荣臻任副总参谋长。但徐向前在回忆录中对山西战场的几个战役并没有花太多的笔墨,只有60几页,看来这几个很受称道的战役在徐向前看来只是几朵晚开的小花,算不得稀奇。而他回忆红军时期的军事生涯却用了330多页,这些文字不仅细致,而且饱含感情,连第一次骑上缴获的战马,把一个俘虏的小号兵留在身边司号,后来小号兵牺牲了,这些都回忆到了。

在鄂豫皖时期,徐向前和戴克敏共同起草了《军事问题决议案》,将红军的游击战争经验概括为七条原则:(1)集中作战,分散游击;(2)红军作战尽量号召群众参加;(3)敌情不明,不与作战;(4)敌进我退,敌退我进;(5)对敌采取跑圈的形式;(6)对远距离的敌人先动员群众扰乱敌人,再采取突击的方式;(7)敌人如有坚固防御工事,不与作战。这说明在红军早期,徐向前就已经摸索出了与井冈山“十六字诀”异曲同工的游击战军事思想。在后来规模逐渐扩大的诸多战役中,徐向前的军事指挥能力不断充分伸展,必然形成了自己的运动战、歼灭战思想。山西战场的几个战役虽然很精彩,但是在战役空间和可操作性上,与徐向前已达成熟境界的军事造诣已经不相匹配了。

粟裕指挥的车桥战役胜利后,远在陕北的毛泽东这样评论:这个人将来可以指挥四五十万军队。在红军时期就指挥过大歼灭战的徐向前能指挥多少军队,毛泽东自然心里也有数。刘邓率主力南下后,毛泽东让徐向前指挥晋冀鲁豫军区剩下的少量部队和地方武装,只有5万多人。第一兵团成立后,只有6万多人,1948年建立兵团编制时,各兵团主官大多是红军时期的团级干部,而徐向前在红军时期是方面军总指挥。粟裕辞世后,前部下王必成不平地说:“粟总是被浪费的人才!”,粟裕是和平时期国防建设中被浪费的人才,徐向前则是战争年代军事实践中被浪费的人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