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元旦期间,耗时三年、耗资超过7亿,由两院院士吴良镛设计的江宁织造府再造工程拆除外部围挡,露出全貌。


纷乱的广告牌轰然倒地,露出了一处富丽堂皇的江南园林--江宁织造府。也许有人为这个园林的奢华而惊叹不已,也许有人为这个7亿资金频频咂舌。但是,更多的人却想问,南京斥巨资再造一个“假古董”的意义到底有多大?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们不仿先作几个假设。


保护文物说? 三年前,就在这个工程的奠基仪式上,国家文物局单霁翔局长说了这样的话:南京江宁织造府项目完全利用民间资本,也为我国文物保护、博物馆事业的社会化做出了新的尝试。然而,江宁织造府的整个工程就建在原来的遗址之上。在原来的遗址上建新的工程,本身就是对遗址的破坏,何谈“文物保护的新尝试”?


拉动内需说? 对于严竣的经济形势,当下确有许多地方政府为了刺激消费、拉动内需修建了许多大型的工程,如同美国“大萧条”时的田纳西水利工程一样来完成“以工代赈”的任务。但是,江宁织造府是从三年前开始修建的,耗用的资金达到了七亿之多。而当建此工程之时,并没有人意识到现在会有经济危机,更不会有人想从三年前就开始为现在的经济危机找出路,所以,拉动内需一说也是纯属扯淡。


开发旅游业说?其实南京的旅游业已经相当发达了。作为六朝古都,南京有山有水有文化,也有数不尽的历史遗址。放着好好的自然风光和名胜古迹不去开发,反而要烧钱来建一个仿古“园林”其难度可想而知。这就如同陕西凤县开发“月光城”一样,有条件不用,反而要“创造困难”开发新的项目,到头来只能落个"劳民伤财"的结果。


既然一个再造工程起不到上面的三重作用,那么我们只能说这又是一个典型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当然了,此工程已经基本建成,我们没有必要去过多地指责什么。只希望类似的工程少修一些,类似的钱少花一些。谁都明白,但凡是政府的工程,往往花销都比较大,除了政府需要的“面子”之外,往往还会有层层官员的盘剥和克扣。胡总书记在旧岁之末新年伊始就提出来了“不折腾”一说,目的就是要警告那些即将“折腾”或是正在“折腾”的人放一放手,而言外之意就是让各级官员多搞点民生、少花些大而无当的冤枉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