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明朝首创以大规模的文字狱治理天下。明朝实在是中国最为阴暗恐怖的一个时代,也是在

明朝,中国的历史真正走上了下坡路,四大发明中除造纸术外其他如印刷、指南针、火药

都是在宋代发明的或是在宋代开始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与转播。明朝在科学文化思想艺术方

面几无可取之处。明朝起于虐杀终于耻辱。

宋太祖赵匡胤立誓“不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之人。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因此

宋代也很少有文字狱,即使有文字狱,那些文字狱的处理结果也都是比较宽大的,如苏轼

的乌台苏案,可说是一个著名的文字狱案了,也就是把苏轼贬了两次,既没杀他,也没把

他家人加罪,哪比得上后世明清的那种残杀与滥杀。


朱元璋就声称:“孟子这老头假如还在的话,就把他抓过来给宰了。”为什么?因为孟子

说过:“民为本、社稷次之,君为轻。”还说:“君有大过则谏,反复之不听,则易位。

”“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孟子的这

种民本民主思想是大大不利于独裁者的恣意统治的,自然就被超级独裁者朱元璋同志所痛

恨了。


从现在的观点看,显然明太祖是那种心理扭曲却又有着极强的权力欲的人,刚建立明朝没

过多久就把那些曾与他同甘共苦的开国功臣们诛杀殆尽。仅仅只两次案件,胡惟庸、 蓝玉

两案就杀了4。5万人(胡案杀了三万,蓝案杀了1。5万,实是借此两案消灭相权与将权对

皇权的潜在威胁)。胡惟庸一案一网打尽淮西功臣集团。再加上其他大大小小的冤案,十

年残杀下来,除了早年解甲归田、奉还赐物的小老乡汤和得以善终之外,余者几乎全部丧

命。直杀的朝中几无文臣,军中几无武将,此后,朱元璋不再设宰相,从而总揽了天下之

大权,使皇权膨胀到了空前的地步。除了早年解甲归田、奉还赐物的小老乡汤和得以善终

之外,余者几乎全部丧命。


若是朱先生独揽天下之大权后,只管好自己的那帮文臣武将倒也罢了,可偏偏还管起文人

来,要是朱先生管的是那文人生活待遇如何倒好,偏偏是喜欢管那文人想法如何,要是只

关注一下文人的思想倒也罢了,偏偏他对那些有“不良”思想文人特为反胃,要是仅仅是

反胃倒也罢了,可他总是要杀之而后快,要是仅仅是杀之倒也罢了,而朱先生却是殜杀之

,要是单单殜杀此一“反动文人”倒也罢了,然而朱先生却是不仅要把此一“反动文人”

杀了,还要把他的子孙后代老爸老妈兄弟姐妹表哥表妹岳父岳母妻兄妻嫂三姑六婆中16岁

以上的男性全部斩杀,16岁以下的男性阉割后为功臣之奴,所有女性不管大小或进教坊做

鸡去,或送给功臣或送给披甲人为奴,朱之酷烈,呜呼,虽尽万言不足以喻其一二也!



朱元璋同志一生没进过什么正规的学校(据吴晗朱元璋传),连私塾也没进过,可由于天

资还可以,又加上人比较勤奋,在他当上皇帝后,总算粗懂了一些文理。但由于是粗懂,

又加上天生喜欢疑神疑鬼,于是,在他的统治下,文字狱之多之酷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

度。当然,只是前所未有,后继之来者倒是一个比一个毒辣,高明。


朱元璋单是一个“表笺之祸”几乎杀尽了天下的秘书长:明初定制,凡遇正旦(岁首)、

冬至、万寿圣节(皇帝生日)等节日,及册立太子等庆典,各级官府须上表笺祝贺。这些

表笺基本上都是由官府训导、学正(相当与现在的秘书长、办公厅主任之类的)出于职责

写的,本是官样文章,走走场用的,谁知朱先生对这个却很计较,总是用异样的眼光去读

这些文章,结果由于他读书不多,对字音字义、文理文脉、用典藻饰等半懂不懂,于是正

经本分的文章经朱先生一读,都成了含讥带诮的文章,害的绝大多数的秘书长都成了冤死

鬼(据说幸免于难的只有蒲州学正张某一人,详细情况见附文)。


而因诗被诛杀的则有:一和尚写谢恩诗“金盘苏合来殊城,玉碗醍醐出上方。稠叠滥承天

下赐,自惭无德颂陶唐”,朱元璋说“殊”为“歹朱”,杀之;一个叫一初的和尚写诗“

见说炎州进翠衣,网罗一日遍东西。羽毛亦足为身累,那得秋林静处栖”,一个叫止庵的

和尚写诗“新筑西园小草堂,热时无处可乘凉。池塘六月由来浅,林木三年未得长。欲净

身心频扫地,爱开窗户不杀香。晚风只有溪南柳,又畏蝉声闹夕阳”都被朱元璋认为是在

讽刺法网太密而丧生。诗人高启写诗“女奴扶醉踏苍苔,明月西园侍宴回。小犬隔墙空吠

影,夜深宫禁有谁来?”朱元璋也认为是在讽刺自己,借故把他腰斩了。张尚礼写宫怨诗

“庭院沉沉昼漏清,闭门春草共愁生。梦中正得君王宠,却被黄鹂叫一声”,又被朱元璋

认为是讽刺他,被“下蚕室死”。陈养浩有诗“城南有嫠妇,夜夜哭征夫”,朱元璋看了

又大怒,以为在他统治下的明朝正是圣人当世天下大治的好时代,居然有诗人在写什么夜

夜哭征夫,于是被“投之于水”。 皇子之师翰林修撰张信以杜甫诗“舍下笋穿壁”为字帖

式教写字,——注意,只是拿杜甫的诗做字帖用来练字而已,朱氏知道后称“堂堂天朝,

何讥诮若此!”遂斩杀之。而有名一代最为杰出的文人就因为给苏州知府魏观写了一篇内

有“虎踞龙盘”套话的文章——《上梁文》,就给朱元璋给腰斩了,斩后尸体还被大御八

块。


两次大屠杀式的文字狱:某一天,朱元璋见寺院墙壁上有咏布袋佛的诗“大千世界浩茫茫

,收拾都将一袋藏。毕竟有收还有散,放宽些子也何妨”,朱氏见了,甚为恼怒,以为是

有人借此诗批评他的贪欲,权力欲太强,于是“尽诛寺僧”。——可见朱确实是不一般的

残暴,一怒就杀了全市的和尚,简直把别人的生命看的比蚁蝼还低,也不顾念一下自己就

是穷和尚出身的。与此类似的,有一年的元宵节,京城里有人搞恶作剧,为了讽刺朱元璋

的那位大脚板的皇后,故意出了这样的一个灯谜:画一个妇女,赤着双脚,怀里抱着一个

大西瓜。谜底就叫淮(怀)西女人好大脚。应该说这是一个很风趣很有创意的灯谜,若是

是讽刺现在的布什、克林顿,他们可能还会开怀地大笑,可中国的这些变态皇帝是全无幽

默感的,朱看到后,又是大怒,大怒之下,就把通街的百姓全部杀光了,一个不留。



一个典型的朱元璋式的文化小品:据《明朝小史》记载: 新淦有诗人邓伯言,宋潜溪(

濂)……以诗人荐之。廷试“锺山晓寒诗”,太祖爱其中二句曰“鳌足立四极,锺山蟠一

龙”,不觉御手拍案诵之。伯言俯伏墀下,误疑触天怒遂惊死。扶出东华门,始苏。次日

,遂授翰林(此一事件亦见载于《明史?冯国用传》)。这真是于细节中见真意,他

朱先生赞赏他人的


也足以让人吓死呢!


一个逻辑混乱的文字狱案:文人孙贲为凉国公蓝玉的藏画题过诗,于是被斥为蓝党处斩,

临刑前他咏前人诗“鼍鼓三声急,西山日又斜。黄泉无客店,今夜宿谁家。”朱元璋得知

后,指责监斩使:他写有这样的好诗,为什么不报告,却把他杀了?于是,朱元璋下令杀

了监斩使。


总之,朱先生很不尊重文人,也很不喜欢文人,可他又偏偏要求文人务须出来当官。根本

不允许任何一个隐士存在。自《周易》讲了“不事王侯,高尚其事”以后,过隐居生活的

隐士是被主流社会尊重的。几乎没有君王不允许隐士的存在,象晋唐就是特推崇隐士的,

称其为高士,因为这也是多余士人的一种出路,是盛世的点缀。可是到了明初对于文人士

大夫不为君所用皆视为罪行,这在过去是没有的。《大诰三编》中专有一条讲这个问题,

这是“秀才剁指”条。 该条说:儒士夏伯启叔侄二人都把左手大指剁去,目的是不出仕作

官。 这大约是因为当时作官没有丝毫的安全感。官府把他们捉拿到京,由朱元璋亲自审问

。 朱说每个人的生命虽是父母给的,但是“其保命在君。虽父母之命,非君亦不能自生”

。生逢乱世, 有能救你一命者,都是“再生父母”,何况为你们创造了太平盛世大明王朝

! 朱元璋对夏伯启叔侄训斥说:尔所以不忧凌暴,家财不患人将,所以有所怙持者,君也

。今去指不为朕用, 是异其教而非朕所化之民。尔宜枭令,籍没其家,以绝狂夫愚夫仿效

之风。


(《全明文》卷31)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