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


第五十九节

天气异常炎热,训练场上如蒸笼一样,战士们做着高强度的动作,不一会便挥汗如雨。石虎仍静静的吊在杠上,四肢无力,眼睛空洞,面容痴痴呆呆,似乎这炎热的气温,滚滚的烈日与他无关。汗水顺着他的头额滴滴答答淌到地上,他的全身湿透,橄榄色的作训服变成深绿色,异常显眼。

一班的战士默默坐在沙地上,眺望着远处的石虎,心情格外复杂。

“唉,这样何苦呢?”一名山东籍的战士叹道。

“懦夫!给老子一班丢脸了!”另一名精干的小战士回应。

“喂,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嘛!”那名山东籍的战友转过头,目露凶光,狠狠逼视骂人的小战士。

“本来就是,有什么挺不过的槛?石虎也太矫情了!他班长已经牺牲这么久了,他还在伤心欲绝中,太夸张了吧?”这名中等身材的小战士委屈地辩解。

“要是你和石虎一样,恐怕早就趴了!”

“你...”小战士气得说不出话来,黝黑的脸涨成猪肝色。

“别吵了!你们和二班一起训练吧!是不是精力旺盛,找不到发泄口,怎么和娘们一样嚼舌头?”周志龙一拍屁股站了起来,朝这两名争吵的战友大吼。两名战士面面相觑,不敢吭声。王二强趁势把一班的战士们吆喝起来,混杂在二班进行障碍训练。这种训练是三个战士编成一个小组,相互配合,相互协助攀越高墙。

周志龙没有参与训练,而是默不吭声地走到石虎身边,单杠底下。他掏出一支烟,在巴掌心掂了两下,又迅速放在嘴中,点燃,深吸几口,吐出一串浓浓的烟雾。

“石虎,你应该对我的印象很深!”周志龙抬起头,望着刺眼的阳光,望着水淋淋的石虎,喃喃说道。

石虎不答,迷离的眼光仍然眺望这远处不知明的目标。周志龙似乎对石虎的反应早有心理准备,他笑了一下,露出满口白牙,不慌不忙地继续说:“你应该记得我!”这声音很高亢。

长相彪形的周志龙围着单杠转一圈,走到石虎的眼皮子底下,他卷起手表,挥舞着拳头,对石虎喊道:“我这手臂就是你折断的!”

石虎仍然沉默。仿佛周志龙不是对他讲话。

“你可以!你可以不回答!但这手臂的确是你折断的!”看见石虎毫无反应,周志龙咆哮起来,向外走几步,突然回头,冲到石虎的脚下,指着他的鼻子大喊:“老子不恨你!老子认为你是个英雄!”

“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英雄吗?你横!老子敬佩你!你现在这个样子!老子就不答应了!”周志龙扁肥的脸庞颤动起来,他的眼睛闪动着亮晶晶的东西。

“老子曾经是个班长!也带过不少的好兵!我很羡慕李古力,有这么重情重义的战友记着他,他...他在底下也知足了!”周志龙说着说着,泪水悄悄下来了,他的语气有些呜咽。虽然石虎仍不回应,可他仍慷慨激昂地讲着:“你以为老子不难受?老子曾经和李古力是兄弟,在一个班训练,吃饭睡觉都在一起!可是他走了,老子把痛苦放在心底!你以为记住班长就象你这样?自暴自弃?封闭自己?这样就是好汉?就是表达对李古力的思念!”

周志龙越说越激愤,他挥起手表,指着石虎,咬牙切齿地说道:“如果要记住李古力,就把他放在心底,而不是放在脸上!那样--- 那样我们的兄弟会不高兴的!”周志龙突然把手指向天空,仿佛李古力正在云霄看着他们。

奇迹出现了,吊在单杠上面的石虎突然抖动一下。

“如果你想把我们的兄弟永远记在心底!那就要把他原来教过的东西展示出来!马上就要考核了,你把班长留给你的东西统统拿出来!争取拿个第一名!那样,李古力才是不朽!他才是最优秀的!”周志龙继续说,任凭泪水横流。

石虎被周志龙充满伤感的话语所吸引,不知不觉地注视着他那悲痛的表情。

石虎终于有反应了!周志龙暗自狂喜,可仍然装出毫不在乎的样子。他继续激励石虎:“兄弟离开了我们,我们痛苦是正常的!我们都理解你!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得迟早从阴影中走出!石虎,你不能再犹豫了,你还有很多科目没训练,你现在得振作起来!我仍然认为你是英雄!不然...不然你不会轻而易举地折断我的手臂!”

石虎吊在上面思潮翻滚,他看着周志龙那真诚的脸庞,似乎看见了班长的模样。

“唉!小子,你终于肯看看老哥了!我不多说了!你做动作吧!我们一班都指望你涨脸呢!”周志龙变得柔和起来,他从石虎的眼睛中看到希望,他看到石虎目光中充盈着坚毅和倔强,他认为,石虎这次绝对会振作,绝对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周志龙本身不是一个啰嗦的人,他看到目的达到,便转身向障碍区那里的战友走去。走出二十米远,他猛然回头,丢给石虎一句硬邦邦的话。

“别问我为什么这样说你!因为李古力也是我的班长!”

轰---- 这句话象一声惊雷,在石虎的脑海中突然炸响。

原来,还有很多人都是班长的士兵,他们和我一样承受着无名的痛苦。石虎想着想着,泪水哗啦啦滚了出来。他在泪眼中,追寻着周志龙那魁梧的背影,周志龙正以军人特有的步伐壮志豪情地走向队伍中。那依稀模糊的背影,矫捷的背影仿佛不是周志龙,而班长那熟悉而令人感动的背影。

这时候,训练场的上空突然响起两阵吼声。

“石虎!懦夫!石虎!懦夫!”

“石虎!雄起!石虎!雄起!”

这声音响彻天空,在大地上来回飘荡。也不由自主地钻进石虎的耳朵,让石虎感动,又十分愤怒。

原来,二班和一班的战士吵了起来,分成两派,想用自己的声音压住对付。石虎明白了,这是二班的战士在嘲笑一班,也在嘲笑自己。而一班的战士却毫不气馁,他们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为自己加油打气,想自己用实际行动维护班集体的荣誉,维护自己的尊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