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提起努尔哈赤,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一个高、大、全形象。骁勇善战,立马横刀,威风凛凛。但这些印象大多来自于影视剧和一些文学作品,虽然有些艺术化,但总的倾向还是正面的,令人敬仰的,但近期翻看明史,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努尔哈赤,生于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其祖父觉昌安和父亲塔克世都是女真世袭贵族,曾任建州左卫枝部酋长,明都指挥使。觉昌安的亲家王杲,也就是努尔哈赤的外祖父,是当时的建州女真头领。王杲所辖地盘靠近抚顺,和抚顺经常有贸易往来,但王杲不满足于仅仅获得正常的经济收入,时常对抚顺实施抢掠行为,这就引起了明政府的不满,万历元年,辽东总兵李成梁率军对王杲进行打击,结果王杲被杀,之后辽东长达十年无战事。万历十一年,王杲的儿子阿台为替父报仇,开始与明军对抗。李成梁再次出兵,却一时未能攻克。于是李成梁找到了另外两个女真部落首领,希望他们能去劝降,和平解决争端。这其中一位就是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另一位叫做尼堪外兰。觉昌安是不希望两军交仗的,因为阿台不仅是王杲的儿子,还娶了他的孙女。(阿台既是努尔哈赤的舅舅,还是他的堂姐夫)。觉昌安接受了劝降的任务,和他的儿子塔克世一同走进了阿台的大营。但他们的劝降显然没有成功,阿台不为所动。此时留在营外的尼堪外兰开始了另一种劝降:“天朝大军已到,太师(指李成梁)有令,谁杀掉阿台,谁就是此地之主!”其实李成梁并未下此命令,所谓封官许愿,只是尼堪外兰信口胡说,但竟动摇了军心。结果还未等明军开战,阿台军内发生哗变,一场混战,首领不战而亡。李成梁不知尼堪外兰的劝降之术,但觉对方发生混战,觉得时机已到,率军一举攻入,将阿台军队全部歼灭,无一生还。应该说,明军此举真有点赶尽杀绝,实在太过残忍。连在此战中担任劝降的觉昌安和塔克世也未能幸免,做为他们子孙的努尔哈赤自然便与明朝结下了刻骨仇恨。

努尔哈赤曾试图向明政府讨个说法,但明朝的官员对此不屑一顾,草草安抚了事。这更加深了努尔哈赤的仇恨情绪,于是在他25岁那年,正式宣布起兵。看书看到这,我对努尔哈赤的起兵还是怀着一丝同情的,毕竟他的身上背负了太多的家恨国仇。

应该说,努尔哈赤的确有着天生的军事才能。他在25岁起兵后,利用十年时间将原本四分五裂、各自为政的女真部落实施了统一,当然,这也是需要征战与撕杀的。万历四十四年,努尔哈赤建立了后金国。然而,拥有一个帝国的努尔哈赤已经不满足于辽东这个小小的地盘了,因为那时金国依然很穷,明朝依然富有。不夺不抢,何以壮大势力呢?

为了给自己一个开战的理由,努尔哈赤宣布了对明朝的七大恨。其中祖父及父亲的死为第一大恨。七大恨所阐述的中心思想主要是“开战的动机是合理的”,以此使自己日后的强盗行径更加名正言顺。

万历四十六年四月,努尔哈赤首先将抢掠的战刀挥向了抚顺城。他谎称女真部落携带财物要进城与百姓交易,骗开了守军的城门,结果,贸易变成了抢掠,商队变成了军队。守城明军虽奋起反击,但因力量悬殊,最终全军覆没。此次战役,努尔哈赤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不仅抢夺了人口和财物,还打击了明军。不劳而获得来的财物对于女真族这个地处荒芜、手工业又不发达的落后地区来说,实在是一种脱贫致富的捷径。更何况心里还装着对明朝长久以来的仇恨。同年七月,努尔哈赤又将贪婪的目光锁定了清河,也就是现在的辽宁本溪。如法炮制,又掠夺了一大笔财产,并将军队装扮成商队提前入城,与城外金军里应外合,使明朝守军全军覆没。从这两次战役上看,努尔哈赤不但贪婪,而且狡猾,当然,也可以说机智。

在作战方面,努尔哈赤堪称一位军事家。但他的骨子里,却是一个强盗,而且是一个十分残忍的强盗。抚顺、清河战役后,得了便宜的努尔哈赤并没罢休,他挑选了当地三百名无辜平民,杀死二百九十九人,只留下一人,还割下了这人的耳朵,让他给明政府带信,说“人是我杀的,东西是我抢的,如果觉得我不对,咱们就再战,如果觉得我做得对,就送金银来奖赏吧”。真是强盗的逻辑,公然的挑衅。他将与明政府结下的恩怨全部都拿无辜的百姓来泄愤,哪有一点政治家的风采?

万历四十七年,明政府终于决定跟努尔哈赤展开决战。史称“萨尔浒”之战。这次战役明军出动军队12万,分四路对努尔哈赤展开攻击,但由于没有充分考虑到当时的气候和地理特点,再加上用人不当,此战明军大败,成就了努尔哈赤以少胜多的辉煌。

萨尔浒之战后,后金明显鼓舞了士气,继续将战果扩大,辽东北部全部被努尔哈赤的金军占领,明朝的根据地,只剩下了沈阳和辽阳。此后便是明政府和努尔哈赤在辽东长期对峙的一段时间。虽然当时明朝政府比较混乱,但却不乏抗金英雄。如后来的孙承宗、袁崇焕等。孙承宗虽未与努尔哈赤有过历史记载的激烈交锋,但却是稳扎稳打,训练了一支可以与努尔哈赤相抗衡骑兵,史称“关宁铁骑”,建立了著名的“关锦防线”(山海关——宁远——锦州),收复了辽东几百里失去的土地。努尔哈赤对这位人物也是敬而远之,在孙承宗在任期间没敢大胆的抢掠。

袁崇焕也是一位抗金英雄,天启六年(万历的孙子朱由校执政),孙承宗卸任后,努尔哈赤认为战机已到,于是他再次出征。此时的明朝政局混乱,宦官当权,辽东总兵的继任者为保自己一方之利,将部队退守到山海关以内,将辽东拱手相让。努尔哈赤不费吹灰之力又得到了梦想中的一切,自然是踌躇满志。但当他行进到宁远城时,突然发现城中竟然还有士兵驻守,不禁有些吃惊,但他没把这座小城放在眼里,盛气凌人的对城内人进行招降。但守城人不为所动,于是著名的“宁远之战”揭开了序幕。指挥宁远守城的将领便是袁崇焕。

宁远之战异常惨烈,后金军连攻三天不下,死伤不计其数,成为了努尔哈赤戎马一生中最不堪回首的“滑铁卢”。袁崇焕同样创造了以少胜多的奇迹,迫使努而哈赤退兵。这给努尔哈赤的自信给予了相当大的打击。他25岁起兵,几乎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居然却败在了袁崇焕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之辈手里,这样败走麦城岂不有失颜面?红了眼的努尔哈赤将一腔的愤怒都倾泄到了宁远城边的觉华岛上,那里驻扎的几千名明军和上万名百姓都成了他的刀下之鬼。战争,百姓总是最大的受害者。

宁远之战七个月后,努尔哈赤郁郁而逝,结束了他一生的戎马生涯。

对于这位枭雄,后人评说不一。我看央视百家讲坛阎崇年讲清朝历史的时候对于努尔哈赤有过这样一番评价:清太祖努尔哈赤在中华历史上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他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奠定了清朝296年的历史根基,它的出现使中国皇朝制度达到鼎盛。对此,我不敢苟同,在努尔哈赤的征战中,农田变为荒地,平民变为奴隶,到处是残砖片瓦,尸横遍野。或许每个朝代开国之前都要经过这样的杀戮。有人为他歌功讼德,我想无非就是一个原因:胜者为王败者寇。试想,如果取代明朝的不是努尔哈赤旗下的后金,后来的清朝,那么努尔哈赤的历史是不是需要重写?当我们看历史的时候,不应以现在的、后来者的眼光看,而要以当时的历史情况客观的看,那么,在总结历史的时候,就不会加入太多人为的偏好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