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伍子胥的性格真的和钱塘江里的怒涛差不多,一生大起大落,波澜壮阔。

伍子胥的一生可以分成三个阶段,年轻的时候,他立志报效楚国,勤奋学习,结果他文武全才,文可以兴邦,武可以定国;父兄被谗杀以后,他被迫逃亡,历经坎坷,发誓为父兄报仇雪恨,结果他带领吴国军队攻陷了楚国都城,把楚平王掘墓鞭尸;回到吴国后,他辅佐吴王阖闾和夫差,忠心耿耿,直到被吴王夫差所杀。

纵观伍子胥的一生,在他的心灵深处追求的一直是忠义。他的好友是忠义之人,他的父兄更是忠义之人,尽管他看不上他们的“愚忠”,却一直敬佩他们。后来,楚平王杀掉伍奢和伍尚父子,这对伍子胥来说绝非仅仅是杀掉了自己的父兄,而是严重侵害了他的理想,他为父兄报酬雪恨,也是为天下忠义而又受不公平的所有人抱打不平,他对楚平王掘墓鞭尸,事实上是警告所有当权者善待忠义之人。

我们隐约可以看到,在伍子胥心目中,他是要建立一种崇尚忠义的社会文化。伍子胥吃的了苦,受得了累,不贪图富贵,不喜好奢华,在大仇已报的情况下,他没有离开吴国,他尽心尽力地辅佐吴王夫差,他完全能够看出夫差只是一个好大喜功的公子哥,与其说他没有放弃夫差,不如说他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他要把吴国建成一个崇尚忠义的国度,这在春秋礼坏乐崩的情况下,是极其难能可贵的,但也与夫差发生了极大的矛盾。夫差要的是面子,根本不懂得社会文化,别人看着吴国强大,对夫差来说已经足够了,至于吴国是否真的强大根本就无所谓。而伍子胥是一个做实事的人,他充满理想,深得民心,要把吴国建成忠君爱国的理想国度。这样,不管伍子胥多么忠诚,以夫差的心胸和见识都会怀疑他造反,而且越是忠诚,就越要造反。伍子胥是要通过对吴国的忠诚追求自己忠君爱国的理想,夫差需要的是妄自尊大、一呼百应的感觉,两个人越走越远。

后来夫差听信伯嚭谗言,以伍子胥把儿子送往齐国为借口,赐死伍子胥。此时,以伍子胥的智慧和修行,在他的心中应该已经没有怨怒,只有尚未实现的理想,他知道吴国不是他的家,楚国更不是,大海才是他的归宿,所以他为自己选择了“水葬”。他对夫差派来的人说:“嗟乎!谗臣嚭为乱矣,王乃反诛我。我令若父霸。自若未立时,诸公子争立,我以死争之于先王,几不得立。若既得立,欲分吴国予我,我顾不敢望也。然今若听谀臣言以杀长者。”伍子胥当然知道夫差受不了这些话,结果伍子胥的尸体被扔进钱塘江,伍子胥化作钱塘江的怒涛。时至今日,每逢大潮来临,人们依稀可以看见伍子胥矗立潮头,素车白马,衣冠楚楚。

伍子胥那伟大的灵魂也只有大海才容得下!

伍子胥的后人现在已达五万多人,像他们的祖先一样,多数漂泊异域,但是他们永远去不掉他们心灵深处的爱国之意和忠义之情。伍子胥要建立的忠义之国就在他们心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