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突击 引子—局部战争 局部战争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8.html

战争还在继续,中国军队和侵略者还在进行着意志的较量,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

东边的天际露出鱼肚,隐隐约约中,山谷升起一层层的薄雾,这条山谷属于中国的土地。

昨夜这里发生了什么?往日里的这个时候,应该是鸟儿在树枝头欢叫的时候,昨晚是不是太兴奋睡过头了,他们忘了工作。

山坡上,沟壑里,那条山沟里唯一通往外界的碎石公路上,一堆堆人类发明并造出来的玩意,似乎人们不满意这些作品,全部被炸得支离破碎,残缺不全,东倒西歪地趴在这荒无人烟的山谷里。

距离这条山谷一百多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小山包,山包很小,只有几十平方米那么大,小山包和周围山谷没有分别。

小山包的右侧突然动了一下,出现一道约二米高的门,一位四十多岁的肩上扛少将军衔的中国将军弯着腰从山包里钻了出来,挺了挺腰,活动起手脚来。

没一会,山包里又钻出一位年轻的中尉军官来,手里拿着一件军大衣。

“师长,这里天气冷,把大衣穿上吧。”中尉关心地对首长说道。

“我没事,这天气还算不了什么,咱老李的身子骨硬朗着呢。”将军一边回答一边做着扩胸运动。

这位少将就是中国神秘部队的首任师长李建设少将,这支神秘部队才是中国军队的第一师,未来打击侵略者的急先锋,王牌中的真正王牌;低空突击第一师。

低空突击第一师编制;绝密

昨晚一夜没有睡,必竟对手是王牌,多少有点担心,直到前线传来全歼敌王牌重装甲师,并俘获敌军师长时,紧张的心情才得到松驰,才利用间隙钻出伪装成小山包的师指挥中心透透气,缓解紧张了一夜的神经。

李建设活动了一会,头上开始冒出丝丝热气,他才停了下来,发出一声感叹;“好,真舒服,精神好多了。”转身钻身了师指挥中心。

师指挥中心里呈现一遍忙碌的景象,师指挥中心两侧全是电脑,军官们各自在岗位上忙碌着。

正对门的墙上是一块电子显示屏取代了传统的军事沙盘,整个战场的地貌环境清楚地呈现在上面,敌我双方力量分别以两种色彩显示在上面,从上面可以看出昨晚的行动如一把尖刀,把敌军的一分为二。

李建设的大脑细胞开始活跃起来,他并不喜欢战争,甚至讨厌战争的血腥味,但作为一名职业军人,当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受到侵略者的威胁时,他必须把他们消灭,敌人得为他们的行为付出血的代价。

目光扫过整个战场,最后落在了敌军防线后面一条山谷地带,如果控制住这条山谷,整个战场上的敌军就成了瓮中之鳖,想退都退不回去。李建设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你们有胆来了,就别想回去,要让你们永远记住中国军队是什么样的部队。

山谷唯一的小镇,常住人口不多,有一千多人的样子,往日这里热闹非凡,山里的特产通过这里转向了山外,山外的那些山里人必需的生活日用品又通过这里进了山里。

今天小镇显得格外的冷冷清清,前几天夜里睡得好好的,地面开始震动起来,小镇里的人第一反应过来,地震了,大冷的天,衣服裤子都来不及穿,逃命要紧,光着身子拉开了自家的门,被门口的景象怔住了。

一支支黑洞洞的枪口挡住了。“进去,老老实实睡觉。”操作生硬的中国话,从肤色看显然不是中国士兵,军装上也可以看出来,但黑漆漆加上惊骇,谁有心思管那么多。

居民们回过神来,哆嗦着身子重新钻进被窝。

第二天,小镇上的人全部被从家里赶了出来,人们才发现,昨夜这里来了好多的军人。

端着枪的士兵把枪口对准了他们,通往山里的路口还架起了几挺机枪,防止居民逃进山。

处于两国边境,居民们当兵的见得多了,多少年来的两国边境从无战事,但象今天这样大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到,人们闻到了火药味,知道他们的幸福生活结束,战争开始了。

人们被赶上了一辆辆大卡车,大卡在公路扬起一路灰尘,离边境越来越远,离家越来越远。。。。。。

小镇又重新热闹起来,大量的军人进驻了进来,小镇上架起了天线,每天各式各样的坦克,装甲车,还有好多的玩意就象阅兵似的穿街而过,震得小镇直抖动,沿公路上朝山里开去,一直持续两三天才平静下来。

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上,山头被低矮的荆棘丛覆盖,荆棘轻轻地动了一下,才露出一个人来,但从远处肯定是无法发现,如果不注意,走近了也可能看不出来。

刘斌伏在荆棘丛,地面很冷,还有些积雪,握高倍望远镜的手都快麻木了,他还是保持着一个姿势,现在这个位置还不能摸清小镇的全部布署。

山脚下是一条河,河水已干涸,小河从小镇的右侧流过,和小镇隔河相望的是一座高高的山崖,在上面可以鸟瞰全镇,是绝好的观察点。

从现在的位置到达那处山崖必须要先通过河床,越过通向山里的公路,然后攀上山崖,山顶极有可能敌人已设了潜伏哨。

旁边的荆棘丛动了动,缓缓地朝刘斌身边挪去。

荆棘丛终于在刘斌边上停了下来,荆棘丛开口说话了,声音轻得只有刘斌才能听到。

“队长,还有一个小时。”原来荆棘丛是一名突击队员伪装而成。

刘斌没有出声,收回了高倍望远镜,心里清楚这一个小时意味着什么,一个小时后低空突击师将突袭这里,完成战略上的合围,达到全歼侵入中国领土敌军的目的,现在他们执行的任务就是战前敌军火力侦察。

必须弄清小镇上的火力,刘斌做出了决定,转移到小镇河对面的山崖上去。

刘斌手腕作握拳状,高举到头顶上,食指垂直向上竖起,缓慢地作圆圈运动的手势。

他周围几米远地山坡上,散布着的几堆荆棘丛挪了过来,原来还有几名伪装的队员。

荆棘丛慢慢朝山脚滑去,不一会就下到了河床边上,刘斌做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后面的队员迅速就地隐蔽起来。

他掏出高倍望远镜沿河两岸仔细地观察起来,做为一名队长,任何时候都得对整个队伍负责,不容得半点的闪失,那怕是一点点的疏忽,付出的都将是队员的生命。

确定安全后,刘斌做了一个手势,一名队员迅速弯着腰冲到河对面,马上身子贴着河坎,通过短突上的瞄准具观察起周围情况来。

河坎高约四米,长满了低矮的小树丛,上面就是公路,过公路后就是一道高约三十多米的山崖。

时间停留了一会,第一个过了河的队员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

刘斌和队员们都顺利地过了河,全部身子贴着河坎,准备卸去身上的这些杂树枝,为下步攀岸做准备。

隐隐约约,从小镇方向的公路转角处传来汽车声,声音很小刘斌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做了一个隐蔽的手势。

队员们迅速停止了动作,声音越来越近,刘斌的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难道敌人发现了小队?如果暴露这次任务就失败了,但经验告诉他不可能敌人现在会发现他们,预防万一,他还是轻轻地做了一个准备战斗手势。

汽车在突击队头顶上“嘎”地刹住了。

刘斌的心“格噔”一下,真的是被发现了。

“!·#¥”头顶传来听不懂的外语,紧接着响起一阵脚咂在公路的响声音。

刘斌清楚是敌人跳下车发出的声音,额头开始渗出汗来,其它队员和他一样,都紧张得屏住了呼吸,队员们听见自己的心跳象擂鼓似的。

敌人的脚步声走到了公路边上。

刘斌的手指轻轻地搂在了扳机上,只要这些家伙下来,迎接他们的肯定是滚烫子弹。

怎么回事?下雨了?这个月份这个地区下的应该是雪啊,雨水顺着小树枝滴在了刘斌的头盔上,在慢慢地滑落在身上,冒着热气。

鼻子里全是一股熟悉的尿骚味。“妈的,这帮杂种,在老子头上撒尿。”刘斌心里狠狠地骂道,其它队员也在劫难逃,人人都享受到了这场惊心的人工降雨。

人工降雨在一个军官的“!··#¥”吆喝声中停了,刘斌头上响一阵上车声,汽车发动了,又重新上路,朝山里奔去。

突击队员面面相望,如一只只落汤鸡。

刘斌做了一个手势,队员们迅速除去身上的伪装树枝。

一个队员轻轻地爬上公路,单腿跪地,警惕地监视起公路,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

刘斌迅速跃过公路,手脚并用,就象一只敏捷的猴子,眨眼功夫就到了崖顶,居高临下警惕地观察起公路两头。

其它的队员一一如刘斌般地全部上了崖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