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38.html



挖地道的工作已经进入了第3 天。三河认为有必要测定一下地道的方向和进程,别挖偏了。柱子纳闷地问:“可怎么才能测量呀,这不象在家里,搞出多大动静都没问题。这到好,我们看不到也听不到地面的动静,地面上也看不到地道,如何确定方位?”以前他们在家中挖地道都是以地面的击打声来确定方向的。

三河狡黠地一笑,从身边拿起一根1米多长的小管子,一头还有一个弯头,他问大家:“看见这个没有,这是干什么用的?”

“不就是一根铁管吗,能干什么?”杜先康不知队长为何要这样问,一根小铁管子就能搞侦察?

三河知道大家还不知道这铁管的用途,说:“你们可别小瞧了这根管子,这可是一根宝贝呀。通过这根管子,我们能看清楚地面上的一切东西。”看大家还不相信,可能是还没有理解这小管子的用处,就解释道:“刚开始我也没有注意到这小管子的奥妙之处,但我想既然他们把它放在这里,肯定有它的用处。昨天,我用眼睛住这小管子里一瞧,就瞧出妙用了。通过它可以看见拐弯处的东西。比如说墙角,哪边有什么我们的眼睛不行拐弯,看不见,而要探头去看,目标太大,可能让哪边的人发现。但只要我把这小弯头悄悄放在拐角处,就可以看见了。随着我手的转动,上上下下的东西都可以看清楚。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帮人可以确定地道挖歪的事,还能知道是哪个地方,就是通过这个小管子。他们在地道顶部挖一个小槽,然后,把这管子悄悄伸出去,就可以看见地面四周的环境了。”

听三河这么一说,队员们都想亲自试一试,一睹小管子的奇妙之处。三河赶紧把小管子举起来,紧张地伸手拦住大家:“别抢,一个一个看,可不能弄坏了,连弄弯了都不行。这东西还不知是哪个能工巧匠做的,我们可没地方弄去。”

大伙一听三河这样说,都知道厉害,马上都停了下来,一个个小心翼翼都上前试看了一下。果然不假,看亮处的东西是清清楚楚。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你说这人是怎么想的,连这么高级的东西都能发明出来。了不起!”柱子感慨万千。

“只能说这伙强盗中有能人,脑袋瓜子比我们的好使,要不然他们能搞到那么多金银珠宝。我怀疑这里的财宝只是他们财宝中的一小部分。我估摸着,肯定强盗中有一个关键人物在川谷被抓了,就关在大牢里。所以他们想出了挖地道救人的法子,可能是后来出了什么变故,可能是他们用其它方法救出了他们的人,也可能是小鬼子来了,犯人都转走了,这才让他们停止了挖地道。”

“嗯,有可能。那他们怎么不把财宝都带走?”焦达启觉得哪有人不爱财的,咋地也要把财宝带走啊。

“这谁知道。我想有二种可能。一种可能我刚才不是说了,这些财宝只是他们财宝中的一小部分,他们身上带不下,就留在这里了。第二种可能是他们觉得随身不便带这么多财宝,这太危险了,还是留在地道里安全些。没想到让我们误打误撞发现了地道。”

“谁叫他们碰上你这么一个地道专家了,那该他们倒霉。”高开升现在越发觉得三河太聪明了。我们先前谁都看见这根管子了,谁也没有留意,独独三河留心了,并发现了窍门,要不然还不知如何确定地道的方位呢。这就是细心、有心的人。善于观察判断。又好比院子里的那堆土,一般人谁会注意,就是看到了谁会往深处想。可就他知道那是从地底下挖出的土。要是叫我,那不过是人家准备用来盘炕用的。没法比呀!

大家离开了洞室,走到地道尽头。三河在工具堆里挑出几把小铲子,开始向上挖。

“我说怎么有长短不一的小铲子,原来是专门来挖这个小洞的。”柱子这才发现几把小铲子的妙用。

“我们先挖一个大一点的洞,让人能够站直了,然后再找一个适当的位置,就是好用力,又便于观察的地方挖小洞,这小洞要越来越小,到最后,洞口只能伸出去一个小管子就行了。”三河讲解挖观察孔的窍门。能帮上手的几个人立即动手,协助三河向上挖。这样进展很快,没一会儿工夫就挖出一个大洞,人可站直了。这时才由三河一个人挖。三河一边挖一边说:“谁去找点水来,再拿二块石头来,石头洞室就有。”

“干什么?”柱子疑惑地问。

“一会儿观察完了,还要及时把这洞口堵住。好了,大家不要说话,别让声音传出去。”三河解释道并告诫大家禁声。

很快,三河就感觉到观察孔就要挖通,他更加小心,手脚也放得更轻了,土只是一些细沫流下来。慢慢地,上面出现一个指头粗细的小孔,通了,大家都摒住了呼吸。三河示意大家后退,并把油灯拿远一些。随后三河把小孔挖长一些,以便能让管子伸出去。

三河看看差不多了,就把耳朵侧着贴上去,听听外面有什么动静。听了一会儿,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慢慢地将观察管往上送,估计要到洞口了,就开始通过管子一边观察一边慢慢抬升,终于看到外面的情景,首先看到的是一些杂草,这更有利于隐藏观察管。他调整着观察管,他看到这是一小片空地,不远处有一堵墙,又转了一下管子,长长的围墙在30多米处转了一个弯,三河又转动管子,近在咫尺的又是一堵墙,整个有40多米长。他又反过来去看先前看到的那堵墙,并不断调整高度,看清了那确是一堵围墙,有2米多高,上面还有铁丝网。三河心中一喜,这说明我们已经挖到大牢围墙里面了,那近在咫尺的墙就应该是牢房。要成功了。三河伸高观察管又向两边看了看,这个位置好像在大牢的中间。他发现身后围墙角上有一个岗哨楼,两个伪军站在上面。可以了,再向里挖两米就行了。三河将观察管收回来,马上和泥,封住观察孔,最后用两块石头托住泥巴不让它们掉下来。

见队长封好了观察孔,早等得不耐烦的队员们纷纷向三河发问:“快说说,看到了什么?”

三河一比划,兴奋地说:“两尺。达启哥的头顶就是牢房的墙。”

“啊!”队员们发出一声惊呼,每个人的心情是又激动又紧张。

“好。各就各位,再向前挖两米就可以向上挖了,向上挖先只挖一米,剩下的明天再挖。”

“今晚就挖通不行吗?”高开升已经急不可耐了,他想早点救出爹娘和媳妇。

“不行。我们还没准备好,有一些事情还得细细商量和布置。还有上面的情况也得先进行侦察,今天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们不能打乱仗,还是再等一天吧。”三河安慰着高开升。

高开升不吱声了。

今天的工是3天来收的最早的一次,不到5点就收工了。

大伙边啃着大饼边听三河讲下一步的安排。

“明天上午我还要再打一个观察孔。因为我们不知道上面是不是真的是牢房,万一是鬼子的房间怎么办?一打通那不全暴露了。还有,我们不会那么巧,正好打在高大伯的牢房。我听说那里面都是一个一个小牢房,一个牢房关着几个人或十几个人,难道我们就只救出这十几个人,而不去管高大伯。那肯定不行,那么,如何打开牢门到别的牢房就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牢房里有没有鬼子,那我们怎样才能悄无声息地把他干掉,万一有几个鬼子,我们又该如何?还有,牢房里的其他人我们救不救?怎样管理他们,他们不服管理怎么办?那牢房里关的是肯定都是我们中国人,不管他是好中国人,还是坏中国人。毕竟都是中国人,我们是不能袖手旁观的。上次不是有两个八路军被抓了吗?是不是也关在这牢房里面?这两个人如果在,我们肯定是要救的。第四点,万一响枪了,惊动了鬼子,鬼子会采取什么措施,我们该怎么应对?请大家对以上4点各抒己见,先把各种情况想出来,再拿出应对的办法,然后我们做好相应的准备,出现什么情况,谁干什么,怎么干,都进行明确,别到时候抓瞎。”

“我先说两句。”柱子抬起头,放下手中的大饼,把手上的饼渣拍掉“我认为应对鬼子的反扑是最重要的,现在我们手中的武器只有手枪,子弹也不多,要是鬼子发现了我们的行动,打起来我们要吃亏。所以,我们要充分利用一切有利条件,和鬼子争时间抢速度,把人安全的救出来。

“我是这样想的,鬼子一发现我们,我们就当机立断,火速占领有利位置,一部分人首先封锁住大门,不让鬼子的增援部队进来,只要我们能够坚持5到10分钟,就能把人救出来。至于人员安排,我想这要根据当时的情况和每个人的位置而定,每个人都要做出必要的反应和及时采取措施。比如说:战斗一打响,所有的人要全力以赴尽快消灭鬼子,一时不能消灭的,马上分兵去封锁大门,再有那么一二个人去救人,这样多管齐下,也许能控制住局面。我先说这么多。”柱子提出的办法三河认为还是可行的,只是在操作上还得细化。

杜先康站了起来,有点腼腆地说:“我也提点建议。”

三河鼓励地看着他:“坐下说。大家都随便点,就象平常聊天一样,不管可用的不可用的都可以讲,大家讨论。”

杜先康表情自然了许多,说道:“我听说大牢里有两种栏杆,一种是木头栏杆,一种是铁栏杆。关一般犯人就用木栏杆,那都是碗口粗的硬木做的,十分结实。那铁栏杆就更不用说了,有大拇指粗。锁门的铁链也很结实,我们要想办法对付才行,得有相应的工具,象锯、斧头什么的。”

队员们你一言我一语提了许多意见。最后,三河根据大家的意见布置明天的工作。

“明天上午是这样安排的,我和冯松涛去挖观察孔,了解大牢里的确切情况。高开升和杜先康去找吴孝辉,看能不能借把锯子和斧头。再到铁匠铺买几把铁钎子。就是前头尖的那种,能打粗细不同的二三把那最好,多备几个没坏处。达启哥、洪生哥和永林去买些苞米面,多做一些干粮。柱子负责在屋里留守警戒。大家都明白没有?”

三河见大家都点点头,接着说:“下午的工作将根据我观察后的情况再进行布置。估计没什么事了,大家就养精蓄锐,准备迎接晚上的战斗。噢,对了,柱子,多给开升哥5块大洋,这是送给吴孝辉的,谢谢他们全家对我们几次的帮助。”

布置完任务,三河就让大家休息。他睡不着,一些未知的情况让他有些担心。关键是大牢里的情况可能会错综复杂,万一真的发生战斗,他们这几条枪能应付得了吗。子弹也没多带,王八盒子每把只有30发子弹,盒子枪也不过60发。最好是能悄无声息地把人救出来,尽快撤离县城。

第4天,各人按照分工分头准备去了。三河和冯松涛也来到地道里开始挖观察孔。有了先前的经验,挖掘工作进展的非常顺利,没用多长时间就挖的差不多了。三河更加小心,一点一点往下抠。又挖下一些土,三河感觉挖通了,可是却没有一点亮透过来。三河又把孔抠大一些,还是没有光亮透过来。三河纳闷了,难道挖错了。突然,三河听到沙沙的响声,这不是人在草中发出的响声吗。三河心中一喜,又把观察孔旁边的土挖一些下来,伸手上去,感觉摸到的是草,他轻轻抽出来一根下来,凑到灯光处一看,是一根麦秸秆。他想,上面就是睡人的地方,难怪透不过亮来。这可是三河没有想到的。怎么办?上面的东西挡着,就无法把观察管伸出去,就无法看清上面的情况。这可麻烦了。三河拉了一下冯松涛,示意出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