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格格爽朗的清笑回荡在空中:“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李大麻子四百人马听着吓人,外强中干,一盘散沙,成不了气候。咱的优势是守,他们的弱点是攻。马黑子一百兄弟装备精良、寨墙坚固,守是没啥问题。”

还是格格对中条山的情况熟悉,她的话给了西一欧和众流氓一剂强心针。

“金刚有勇有谋,冥王岭的兄弟熟悉地形,波浪王的武器一般,守住山寨是没啥大不了的,不过今晚一仗,咱即便胜了,也要折损大半兄弟。”格格痛心起来,波浪王手下土匪炮头(神枪手)众多,打死哪个都不是好事,山里刚死了一百四十兄弟,这一仗下来能活一半就谢天谢地了。

西一欧长长呼了三口气,眼望着深邃的雪空,阴暗、苍茫,决战,事关生死的决战,自己的一念之差,就能改变几百人的命运。晶莹的雪从空中打着旋儿一片一片灌下来,北风刮着,毫无目的地冲打着西一欧的瘦脸,嗖嗖,两片雪花飘进西一欧眼里,他下意识的眨动着眼睛,握紧手中的驳壳枪,跺跺尺把深的积雪,兴奋起来:“雪!雪!天无绝人之路,老天要助我,我也没法!既然波浪王把老子带进绝境,老子就来个绝境逢生。”

大当家的油嘴滑舌是出了名的,面对西一欧的乐观,大伙想着七百多的土匪,谁也乐不起来。

西一欧把自己的主意一说,引来了大家的坚决反对,石头第一个不愿意:“那不行,大当家太危险。”

史大牛性子直:“不如咱不要两座山寨,躲起来。”立刻引来一群狂揍。

格格发起火:“屁灯(方言,放屁的意思)!听丫说的,猪都会上墙。家有千口,主事一人,还是大当家说的算。”格格一锤定音,几十个男人马上闭了口,比西一欧说的还有份量,西一欧匝匝舌,母老虎真治事。

西一欧把张青山的头交给史大牛:“这是你老丈人的人头,你自己看着办吧!”史大牛接过放入布囊,啥时候了,回头再说吧。

“我想派一个人回冥王岭报信,谁敢回去?”西一欧问。

“不用。派人回去打草惊蛇,会引起波浪王的怀疑。”格格说,“波浪王利用李大麻子攻打望天岭引咱们去救,他自己好偷袭冥王岭,不如将计就计,一个人也不派。我有报信的东西。”她从宽大的棉衣里掏出一只鸽子,西一欧看到古老的通信工具,真想跳起来亲大老婆一口,有心没胆。

“柳大哥,借你的洋水笔使使。”西一欧用柳天罡开处方的笔和纸写了封短信,交给格格,扑啦啦,鸽子小小的黑影在雪花中轻轻消失了。

“柳大哥,我们打仗要死很多人嘀!不如你回家吧!”西一欧不想让柳天罡出事。

柳天罡血气方刚,来到中条山,三大山寨两大土匪头子会晤看的清清楚楚,神经处在极度的亢奋状态,听到今晚的大战将是决定中条山命运的一战,那要是错过,能后悔一辈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打仗肯定要伤人,有我在,保证兄弟们打着绷带跑的比兔子还快。”

众流氓觉得柳天罡很够意思,有的鼓起掌来。

西一欧叹口气:“柳大哥盛情难却,过后定当厚报。时间赶人,分头出发。”

山谷里,赵师爷禀报:“大掌柜,李大麻子派人捎信说已经准备好了。姓西那小子带人去救望天岭啦。您这招声东击西、引蛇出洞太高啦。哈哈哈哈----”

波浪王淡淡一笑:“但愿李大麻子他们别死那么快,都死绝了,老子找谁去守地盘呢?呵呵呵呵!”

“等李大麻子打下望天岭,咱们再灭了他接收他的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哈哈哈哈!”

波浪王把手一挥,山谷两侧、大树背后呼地冒出两百多灰衣人。

赵师爷谨慎的问:“大掌柜,寨里留三十个兄弟够不够?”

“足够了,咱的坑道鬼斧神工,神仙来了也要拔根毛,谁不想活了来试试。董四海用三百人马打张青山的一百五,咱们二百七十人打他们不到百人,够他吃一壶咧。唉,可惜咱那七十个兄弟了。出发。”

“好!”赵师爷开始排兵点将。

西一欧带着格格、柳天罡十个人风风火火赶到望天岭,已是晚上十点,听到没有枪声,稍稍放下心。两个放哨的流氓看到大当家、大夫人的暗号,不敢怠慢,上来打招呼。

西一欧把情况大致说一下,让一个流氓跑去通知马黑子,自己带了十几个人在山间布置起来。

“大掌柜,战马咋办?”

西一欧咬咬牙:“放了,不要了。”命最重要,马先扔了。

晚上十二点,山谷口踩踏积雪的咯吱声蔓延过来。

“李大哥,波浪王那老小子真能啊,真把冥王岭大当家忽悠来了,你看马都在山里扔着。”

“才三十几匹马?可惜来的人太少了,不然咱们一网打尽!先别急着抢马,打胜了再骑!”李大麻子有些不悦,“王老弟,波浪王那兔孙靠不住,事成之后,咱们一鼓作气,把飞云渡、冥王岭打下来,咱们十二个山寨,平分中条山。”

“成!”“行!”“干了。”

进山十里,居然没有一丝阻拦,李大麻子心里发毛:“王老弟,不对呀,望天岭咋球跟坟地一样,连个鸟毛都不见。”

王老弟嘿嘿笑了:“董四海打张青山把陷井、埋伏都破坏了,手下伤兵败将都在养伤呢,哪有功夫整治外头。”

“嗯,有理!”李大麻子对王老弟的答案很满意,“弟兄们,过了一线天,再有十里就到望天岭主寨了,都打起精神,打上望天岭,有钱有女人。”几百个人默默的走着,双眼放光,雪踢的乱飞。

又走了五里,轰隆巨响,七八个人惨叫:“李大哥,咱们中埋伏了。”王老弟怕起来。

“扯淡!不就是土雷嘛?”李大麻子想了想,“不对,土雷哪有这么大劲?听说张青山武器不错,没听说他有地雷啊?不用怕,都给老子冲,第一个冲上望天岭,赏大洋一百。”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队伍加快速度摸黑前行。

爆炸声此起彼伏,王老弟痛心疾首:“李大哥,俺手下的兄弟都伤亡一半了。俺不打算再走了。”

“什嘛?”李大麻子瞪起大眼,挥着手枪:“靠你大爷!眼看就要成功,你小子打退堂鼓,敢再动摇军心,老子崩了你?”

王老弟硬着头皮拐身前进。

又是十几声爆炸,惨叫声越来越多,在山谷中来回震荡,前面的土匪精神崩溃、顶不住了,有十几个往回跑。

“站住,站住!”李大麻子见没有人听,啪啪,两枪打死两个逃回来的土匪,王老弟苦苦哀求:“李大哥,中条山俺不要了,给兄弟留条活路吧!”李大麻子发起威,一脚把王老弟踹个跟头,王老弟脚下打滑,掉下山涧,“救命”的叫声在谷中传来极为渗人,吓得众土匪胆战心惊。

“中间有炸弹,贴着边起走!”李大麻子吼叫。

仍然是爆炸不断,有的头领按捺不住,自个乘黑爬到山壁上不下来,背后虽有李大麻子的枪口顶着,越来越多的土匪选择了逃避,看似往前走,找个拐弯就爬到山壁上、岩石上、树上。

李大麻子火气冲天:“人呢,人呢?奶奶的,望天岭一个人都看不到,你们他娘的都躲的高高的。快滚下来!”任他再喊,怕死的喽罗死活不下。

突然前面机枪嗵嗵声大响,喊杀声一片:“活捉李大麻子!”“杀啊!”“李大麻子不得好死、点他的天灯!”

呼----土匪在密集的枪弹中,一触即退,凌乱的脚步声夹杂着“快跑啊!”“董四海还魂啦!”

兵败如山倒,各怀心思的几百个土匪玩命的后撤,道路有宽有窄,窄的地方挤满了你推我搡的人,摔下山涧的接二连三。王老弟的两个手下对李大麻子怀恨在心,趁他不注意,一屁股把他撞到了山下。

轰轰,来路上传来爆炸,“见鬼啦!后面也有地雷!”

来路上五声巨响,被炸毛的土匪如惊弓之鸟,往回跑的呆住了,停腿不跑,“哥!咋办呀!再跑就被炸死了。”“弟,这地处真邪!俺也不知道啊!”“是不是闹鬼啦?”一说到鬼,土匪们毛骨悚然,脖子后头发凉。

步枪、手枪声在一线天清脆的响起。

一线天传来了公鸭嗓子的喊叫:“你们的退路被切断了,前后都有地雷,站着别动,放下武器,饶你们活命。”

……

波浪王双手偎在怀里,在冥王岭进山五里的地方闭目养神,二十多个手下站在两旁,静静地听着。前方不断传来的爆炸声让他揪心,每声爆炸都可能会死人,他不敢想像杀到冥王岭寨墙下还有几个兄弟能活着,攻还是不攻,骑虎难下呀。随着爆炸声越来越远,他寄希望赵师爷能带给他好消息。

前面打来飞云渡的口令,有人迎上去:“谁?”

一个土匪跌跌撞撞过来:“回大当家,小人于得水,奉赵师爷之命来报信。”

“废话少说,有屁快放!地雷伤了多少兄弟?”波浪王沉不住气。

“回大当家,死了八十多,受伤三十多。不是地雷,全是手榴弹?”

波浪王心里发冷,路才走一半,快损了一半,心疼不已,“球毛!手榴弹能扔十几里?”

“是手榴弹,大掌柜,您请看。”于得水拿过一个手榴弹木头弹柄。

旁边一个土匪问道:“手榴弹会自个儿爆炸?”

“信球!手榴弹拉环绑上绳子藏到雪里,比地雷还好埋!”波浪王见多识广,立刻猜出了真相,他老家在河北,那里八路游击队地道战、地雷站闻名全国,“怪不得一下四响,靠他大爷,居然一次捆了四颗手榴弹。”

于得水道:“俺以前见过手榴弹,不知为啥今天遇到的手榴弹威力比以前的手榴弹炸的高、炸的面儿大?”

“是不是埋雷的地方雪很瓷实?”

“对啊,大当家,您咋知道?”

“奶奶的!老子打上冥王岭非扒了球娃子的皮,他敢把手榴弹倒着放,弹头朝上,木头柄朝下用雪拍实。埋地雷不过是一个坑,一脚踩不住还能擦肩而过,但这绳子横起来面大,从哪里过都能绊上。狗日的够毒了。”波浪王牙根直痒痒,手下的土匪可不这么想,他们可没见冥王岭派一个人回去送信。

“请大当家放心,赵师爷发现了他们用手榴弹当地雷,已叫人用挠钩探路。损伤已很小了。”

波浪王叹口气:“有赵兄弟在,我放心多了,可惜老子腿不带劲,不然非杀到冥王岭上。用挠钩是不错,但大多地方路窄,手榴弹藏在雪中,看不到火花,引信延时四秒,凌空爆炸,受伤的只多不少。唉,天一亮更不好打了。”说完猛然惊觉手下人士气低落,忙打个哈哈,“赵师爷的本事大家都知道,放心吧,明天晚上,我保证各位兄弟在中条山上摆庆功酒,你们都要官升三级,要钱给钱、要女人给女人。”

一句话,使二十多个土匪燃起了希望,一个土匪拿着弹柄问起来:“大掌柜,您看,这是啥手榴弹?俺咋没见过。”

波浪王正想转移话题,接过话:“这是阎老西仿造的德国手榴弹。说起手榴弹,讲究多喽。你才入伙,不知道不算啥稀奇事。在咱中国大体分为国军造、边区造、日造三种,国军的手榴弹有很多,但是不常见,为啥呢?国军弹药充足,善于打远战,喜欢打炮、放枪,平常光打败仗很少打胜仗,打胜的时候靠的是大炮、机枪集团作战,手榴弹没机会用;打败的时候、敌人还没来早就跑远了,手榴弹更不用。八路的手榴弹叫边区造,一炸两半,效果并不好,由于八路穷,子弹少,打起仗来通常不到100步内不开火,往往在敌人到二三十公尺的距离一顿边区造加排枪,端上刺刀就冲,出奇不意才能打胜仗,但八路战后往往把弹片收集起来回炉再用,所以八路的手榴弹市面上也不常见。鬼子用的手雷威力大,使用时要磕一下才能炸,不过要延时七秒,挺费时的,一爆炸能炸出四十八块,所以叫四十八瓣雷……”听着波浪王如数家珍,二十多个人频频点头:“大当家厉害,比诸葛亮还亮。”都开始小声嘀咕起来打下冥王岭分钱、分女人,有人念念不忘要分该死的手榴弹。

波浪王心中难受,球孩子从哪弄这么多手榴弹?老子算计了几天:陷井本来就被破坏的差不多了,可以用挠钩对付;路虽险,前两天逃回来的人已经顺路画了草图;人数嘛,老子以三倍的兵力打他们,算了各种利弊,可以说是万无一失。谁知还是不如意,唉,人算不如天算,竟然被雪算计了。他始终不知道可恶的西小鬼用掷弹筒攻下了望天岭,并非完全靠人多。

正在难受,久经江湖的他隐隐觉得身后轻响,大喝一声:“谁在后面?”

“哈哈!中条山首席流氓大石头!”话到枪响,二十多支中正步枪加杂着捷克机枪,激荡在山中。

……

西一欧解下斗蓬乖巧地铺在岩石上,格格冷冷的看看自己的准丈夫:“你也坐吧。”

两人坐在石上,听马黑子汇报。

马黑子抱了三只猎枪,满脸不快:“大掌柜,听着十二路人马像是多大的人物,真干上了,都他娘的是一群废物、拿一大堆废铜烂铁跟咱的中正步枪比,死都不知道咋死嘀。真快啊,俺的枪还没暖热呼,就打完了?关公温酒斩华雄不过如此吧!”

西一欧点点头:“人嘛,看跟谁了,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格格听到西一欧吹牛,嘴角撇的老高,娇态可鞠。

马黑子、包一牛马屁立刻拍上来,包一牛嘴巧:“马老弟,你是不知道啊,俺和大掌柜这边悬着哪!当时大掌柜让俺们把山口布的陷井都拆了,俺还不愿意,格格说这是诱敌深入,俺才动手。后来俺们藏到一线天上,眼看着土匪从俺的裤裆下过,吓得差点尿了裤。再后来在他们撤退的路上布手榴弹,俺们十二个人身上都搜遍了才能布六组,这些土匪再往后退,俺们真个顶不住了。谁知他们就投降了。哈哈。命啊,这叫命啊,人的命、天注定,跟着大掌柜木错!”

包一牛的话引来大伙更多的吹捧,格格把脸转到里面不想听。

西一欧洋洋自得,继续吹:“对!这就叫命!老天看咱命硬,也要帮咱一把。剩下二百三十六个土匪,老包、老马,你们问问,他们谁想跟咱们干,都留下,不想干,轰走。我得赶快去救冥王岭。”

“对!”“对!”马黑子赶紧布置。

来偷山的十二路人马在三大山寨的夹缝中生存,过的极不如意,经常断粮,领头闹事的李大麻子、王老弟短短半个小时就死了,四百多土匪死了一半,吓得魂飞天外,被俘后,以为不被卸掉胳膊也得掉条腿,哪想到最后听说可以入伙,当流氓能吃饱肚子、每月发五块大洋,而且瞧目前的架势,望天岭人家早有准备,打冥王岭的波浪王境况好不到哪里去。如果波浪王也完了,那中条山不就一家独大了吗?思来想去,冥王岭新任的大当家隐隐有统一中条山的味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哪有不干的?一呼百应。

西一欧心花怒放,让柳天罡留下给受伤的兄弟医治,自己带50个望天岭的流氓和新收的土匪紧急援驰冥王岭。柳天罡刚看了出比电影还好看的经典好戏,腰上别着王八盒子,手里抱着中正步枪,眼珠子都要从眼镜里伸出来,正酝酿着再看一出大战,听后干匝着嘴实在是找不出理由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