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1.html


“有心事?”

“没有。”程敬鑫舒缓了下皱着的眉头。

“我只能借你二个星期,有什么话直说。”

“只是一些感性的认识。具体的等数据出来再说吧。”程敬鑫调整下心情,“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我喜欢用数字说话。”

钟涛不再说话了,只是陪着程敬鑫默默的走着。

另一边,孔庆和许飞也是愁眉不展。

“要我说,你还是抓紧时间去钟涛那取经吧。城市战方面,他的蓝军营才是行家。”孔庆劝诱道。

“团长,你让我怎么去啊。”许飞愁眉不展,“老营长演习前就说了,我的三连拼不掉他一个排就别去见他。这回倒好,二个班,愣是把我的三连给灭了。你让我怎么有脸去见他。”

孔庆点了点头,也不说话了。

“报告!”

“进来。”

“教员好!”一个阳光般的大男孩站在门口敬礼道。

“呵呵,小张啊。”白发的教授推了推眼镜,急忙招呼小张进屋。

“我来介绍下。这是你的师弟,张胜舰。”教授又转向“小张”,“这是你师兄,严俊。”

“师兄好。”大男孩脸上挂着阳光般的笑容,大方的伸出了手。

面对这个颇有亲和力的师弟,严俊心中陡生好感:“现在正是最严峻的时候,胜舰的潜艇是我们必须的保障。”

屋里众人一阵大笑,大男孩很真诚的看着严俊:“看来我和师兄的名字堪称绝配。”

“希望我们二人绝配的不仅是名字。”严俊以同样的真诚望着自己的师弟。

“我坚信。”大男孩脸上依旧挂着阳光般的微笑,只是,目光中多了几许期待和自信。

走在潜艇学院被挂满紫藤的林荫路上,严俊突然道:“我不清楚教员这次的课题是什么。但我能感觉到它的意义。电脑这东西,我不擅长。”

“在这个课题里,我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将你们的想法付诸电脑进行实现。指挥和数学,我还太嫩。”张胜舰回道。

“这次的课题,我们每个人都是一颗螺丝钉。谁也离不开谁。”

“师兄,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哦?”

“一位艇长,中国最好的艇长。”大男孩笑了。

“谢谢你。”严俊微微一笑,内心深处的那根弦,却再一次被拨动了,“我很想认识他。愿意引荐我吗?”

大男孩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黯然:“天妒英才。他,走了。”

二个人都沉默了。

由于是晚自习时间,学院里游动的人并不多。严俊一个人坐在操场上,任冷风一点点浸透自己的骨髓。作为一个潜艇部队的老兵,自己已隐约猜到了师弟口中的那人。那是怎样的一条汉子呵。自己至今也无法忘记那个伟岸的身影,那个寒风萧瑟中,立于码头的男人。曾经像一座大山一样存在于自己的内心深处,一座不可企及的宏伟山峰。忘不了,夕阳下,那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般的背影,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一个仅仅与自己见过几面的男人,那种与生惧来的领袖魅力,曾让自己深深为之折服。然而,就在那一年冬天,似乎一夜之间,那个背影消失了,带着祖国守海人心中的神话,永远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老艇长,您在那边,过得还好吗?

巡逻的二名纠察远远的看到操场上闪动的红点,疾步赶了过来。

“同志,您的姓名,系别。”纠察严肃的问道。

严俊没有说话。

“同志,您的姓名,系别。学院操场严禁吸烟!”有些动了微怒的纠察提高了声音。

严俊没有回头,只是默默递上了自己的军官证。

“同……”此时,已有些恼怒的纠察绕到了严俊面前,正准备给这位“蛮横”的学员一个警告,却突然愣住了。月光下,他惊讶的看到了那个刚毅的,却挂满泪水的脸庞。

望着严俊的臂章,望着那条出水的蛟龙,纠察似乎明白了什么。

“班长,怎么办?”一名年轻的纠察为难的望向了身后的老兵。

那名老兵没有说话,只是肃穆的望着严俊,庄重的敬了一礼:“老兵,请节哀。”

“谢谢。”严俊看着远方,泪水却像决堤的洪水,不争气的汹涌漫过了眼眶……

“统计结果出来了。”程敬鑫握着几张纸片,出现在钟涛桌前。

“哦?有什么发现?”钟涛有些期待的看着程敬鑫。

“火力配系基本合理。所不足者,迫击炮的效能被浪费了。”

“哦?”钟涛向前倾了倾身子,一幅洗耳恭听的样子。

“有茶没?”程敬鑫接下来的话让钟涛有了想打人的冲动。

“碧螺春。”钟涛强压住火,起身给程大军师递上一杯茶。

“好茶。”程大军师啜饮着茶叶,惬意的翘起了二郎腿。

“我说,我说。”看着钟涛挽起袖子一副要打人的架势,程敬鑫终于告饶道,“迫击炮在营一级,不利于火力支援。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各连远离营指,迫击炮的效果要大打折扣。而且我们营一级单位已经加强了重炮,迫击炮分队还是下放的好。”

钟涛接过程敬鑫手中的纸片,不由被上面复杂的计算公式搞得大皱眉头。最后他冲程敬鑫摊摊手:“看不懂。”

“你要能看懂,那我干啥去?”程敬鑫狡猾一笑,转身就跑。

爱情,真的是个奇怪的东西。明知道不会有结果,明知道自己不该选择一个真正喜欢的人,但几天没见白倩,陈仲楠心里还是空荡荡的。熟悉的人群,熟悉的酒吧,却不一样的我。一样的位子,一样的曲子。坐在陈仲楠对面的,却不再是白倩。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美丽琴师,陈仲楠的心却飘到了远方。

“又走神了。”琴师不满的嘟起了嘴。

陈仲楠如梦方醒,歉意的笑笑,把杯中的伏特加猛得灌进了自己的食道。

“你总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琴师抗议道。

“最近工作太累了。”陈仲楠敷衍道。

“你该多休息些。”年轻的琴师妩媚的一笑。

“夏丹,谢谢你。”

“叫我丹丹好了。”夏丹颇有深意的望了眼陈仲楠,“我快下班了。等我换下衣服。”

陈仲楠木然的点了点头。

望着夏丹远去的深影,陈仲楠使劲摇了摇头,想把脑海中那个影子淡忘。对于一个花花公子,陈仲楠竟第一次有了对不起一个女人的感觉。可即使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自己,难道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吗?二年,自己所剩的时间不多了。既然自己给不了白倩安定的生活,那还是不要她跟着自己担惊受累的好。既然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那就不要剥夺她选择的权力。自己即将选择的道路,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太过残忍了。是的,她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那,自己还遗憾什么呢?

“仲楠,我好了。”夏丹妩媚的一笑,“愿意送我回家吗?”

“哦。好的。”陈仲楠强行拉回了自己飘飞的思绪。

“要喝点什么?”夏丹顽皮的朝陈仲楠眨眨眼睛。

“伏特加。”

“我这里只有冰冻火焰。”夏丹边说边从精致的酒柜下拿出自己的藏酒,“你喜欢加什么?”

“纯的。”陈仲楠边说,边起身像夏丹家中面积不小的凉台走去。

“景色还不错吧?”夏丹轻巧的托着二个酒杯,出现在陈仲楠身后。

陈仲楠默默的望着窗外霓虹映衬下睡却的城市,伸手托住夏丹递过的酒杯时,却无意间托住了夏丹柔软温润的小手。

陈仲楠歉意的看看夏丹,夏丹却没有生气,脸上依旧是那一抹妩媚而略带几分成熟的微笑。夏丹白皙的面庞在城市霓虹的映衬下,那双娇媚动人的眼睛,那面庞上悄然生出的淡淡红晕,竟是如此的楚楚动人。陈仲楠很绅士的举起手中的酒杯,和夏丹的杯沿轻轻碰下,随后一饮而尽。

夏丹看着陈仲楠静静的望着夜色中的城市出神,悄悄回屋找出一件外套,轻轻的披到陈仲楠的身上。陈仲楠回头看看夏丹,轻轻的握住了夏丹放到自己肩膀上的小手。夏丹没有拒绝,只是轻轻挽起陈仲楠的胳膊,轻轻的依偎在陈仲楠身旁……

天亮了,陈仲楠缓缓睁开了眼睛,随即发现了睡在自己怀中的夏丹。陈仲楠默默点燃一支烟,大口的吸了起来。

这样的感情,从一开始就不需要负责,这原本就是一场游戏一样的感情,和自己过去与其它女人间的交往一样。双方仅仅是各取所需,从一开始就是逢场作戏的挑情。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快餐爱情吧,或者说根本就不是爱情的奇特感情。

夏丹是一个不错的女人,她有许多女人所没有的优点。但她终归代替不了白倩。感情这东西,真的是很玄妙啊。即使一个女人有再优越的条件,但却无法代替一个女人在自己心中的位置,这也许就是感性的感情和理性感情的区别吧。

天国的阶梯,呵呵,我这样的人,真的是不可能踏上天国的阶梯吧。感情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一种奢望呵。既然终归摆脱不了被诅咒的命运,既然今后的日子,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对二个人都是一种折磨,那就不要开始一份真正的感情。既然逃脱不了属于自己的命运,那就不要拉上自己心爱的人一同接受那种残酷的命运。尽管有些对不起夏丹这些女孩,但女孩子都不在乎,自己又何需在意呢?

想到这,陈仲楠低头看向怀中的夏丹,已经醒来的夏丹也正看着陈仲楠。陈仲楠微微一笑:“我该上班了。”

“恩。”夏丹嘴上答应着,却依旧搂着陈仲楠的脖子。

“我该走了。”陈仲楠低下头,在夏丹的嘴上吻了一下,做起上班前的准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