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1.html


“报告!”

“进来。”

“首长们好。”

蔺志扬举手还礼,“是小钟啊。”

“师长,我想借个人。”钟涛开门见山。

“不借。”蔺志扬答得也干脆。

钟涛被蔺志扬的干脆搞得一愣,随即转身欲走。

“等等。”蔺志扬喊住了钟涛,“除了程参谋,别人都行。”

“这事非程参谋不可。”钟涛像泄了气的皮球。

“借多久?”

钟涛心中一喜:“一个月。”

“不行。”

“半个月。”钟涛开始讨价还价。

“说好喽,就半个月。”

“一言为定。”钟涛敬礼后转身就跑,生怕蔺志扬变卦。

看着钟涛一溜烟离去,蔺志扬哭笑不得。

“这小钟最近没去蓝翎吧?”金丝边眼镜的政委一本正经道。

蔺志扬和参谋长一愣,随即三人大笑起来。

时光如水,三个月时间眨眼就过去了,钟涛的二营也迎来了G师全师上下的考核。三天时间,轮战八场。

第一场演习,蓝军一个连防守阵地,红军营兵分三路,气势汹汹压向了蓝军。蓝军的外围阵地纵横交错,轻重火器搭配合理,红军的第一轮冲锋很快被压下去了。这次的试探性进攻,红军基本摸清了蓝军的外围兵力。于是红军的指挥官开始集结部队,兵合一处,以期一举在蓝军外围阵地上打开口子。

就在红军集结兵力的过程中,变故突起:一排排迫击炮弹尖利的破空声传来,随后狠狠的砸向红军阵地。导演部的通告随着最后一缕散去的硝烟同时到达――该营连以上指挥机构全部瘫痪,被判退出演习,蓝军获胜。

“小钟啊,你的兵很不够意思嘛。”蔺志扬转向身边的钟涛,言语间听不出是喜是怒,“我们专程来看你的蓝军营亮相,这才不到半个钟头,你的兵倒好,把仗打完了?”

“我的兵要被群殴,总得省省力气。”钟涛笑答。

“说吧,刚才怎么回事?你们的炮火也太准了吧。”

“这是通信连的功劳。这次蓝军营加强了一个通信班,通过无线电定位了红军的指挥机构。”钟涛解释道。

蔺志扬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接下来,几场近乎一边倒的战斗,都毫无悬念的结束了。一支又一支红军的部队被拉上战场,一支又一支的战败在蓝军手下!近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转眼间到了第三天的下午,又一支红军部队被拉出来了,这一次是一个连对蓝军二个班。蓝军的炮兵和通信部队被剥夺了。

“小钟,城市攻防兵力投入是一比四,这次可到你蓝军的极限了。有把握没?”蔺志扬饶有兴致的问向钟涛。

“您就瞧好吧。”钟涛笑得很自信。

这一次,红军学聪明了。红军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先由通信部门很有效率的架设起野战电话线,待准备妥当后,红军的进攻终于开始了。

红军这次没有分兵,直接展开散兵线压了上来。接近蓝军阵地二百米时,红军开始施放烟幕,借着烟雾的掩护,红军付出了不大的损失后,突入了蓝军阵地。

许飞这小子有二下子,钟涛心里默默赞赏道。

但接下来,红军真正的苦难开始了。“城市”到处是诡雷爆炸的声响,一片片绚丽的焰火在“城市”各处闪现,每一片焰火过后,都会有几缕红色的烟雾升起。越来越多的红军退出了演习,孔庆的一营长急得直跺脚。蓝军部队神出鬼没,一个个蓝军士兵嘴角挂着邪恶的微笑不时的按下手中的起爆器,随即一个个定向雷在红军的前后左右炸响。

“都给我回来!”三连长大吼道。

吃了个闷亏后,红军迅速收拢了部队,各部交替掩护前进,蓝军一时也下不了重口。同时,红军电子战设备被拉到了前沿,切断了蓝军的无线电通信,当然也包括蓝军无线遥控的定向雷。

蓝军几次小规模的袭扰,很快被红军打退了。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城市”的中心地带。决战,开始了!

这一片林立的建筑上,到处是火舌,到处是死神的镰刀。红军兵力迅速散开,压制着蓝军的火力。同时一队队的红军在猛烈的火力掩护下冲进了这些建筑,几名红军战士迅速的把手榴弹扔向了敞开的窗口,却随即被窗口上的铁丝网弹了回来。蓝军很狡猾,室内射击的蓝军没有为追求视野而将身体靠近窗口,甚至连枪口焰都没有外漏。红军郁闷的同蓝军逐寸的争夺着阵地,战斗瞬间进入了白热化。

“一队掩护,二队跟我上去!都给我跟紧了!手榴弹,给我上!”一名红军班长看着自己的班被压在一幢建筑的门口,却怎么也接近不了楼梯口,不由怒火攻心。

五名红军战士跟在班长身后,投弹手甩出了几枚手榴弹后,迅速的冲上了楼梯。冲在最前面的红军战士刚过楼梯的拐角,头顶上就冒起了代表阵亡的红烟。随即蓝军几名战士摆出一个地狱火阵型,从建筑的东侧穿越楼梯口向西侧奔去。不间断的火力把红军逼了回去,同时一枚手榴弹撞在墙壁上反弹一下,划过一道弧线落到了红军班长脚边。

“我日!”一句经典的国骂从红军班长口中脱口而出。

付出了一个排的代价后,另一队红军攻入了“城市”中最高的建筑。尖兵一脚踹向了摇摇欲坠的大门,那扇大门终于支撑不住这一脚的力量,咣当一声倒下了。红军没有马上冲进去,而是相互掩护着守在门口。直到大门的位置上轰然响起一声惊雷。带队的红军一挥手,剩下的红军这才鱼贯而入。

远处的一幢建筑上突然人影一闪,三连长瞳孔瞬间缩成了针状,不待他做出动作,一声清脆的枪响已冲进了所有人的耳朵。这一枪是如此的矛盾,透过嘈杂的战场清晰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红军连长看着自己身上冒起的红烟,无奈的摇了摇头:还好不是实战。

随即,红军队伍里闪出几名军官接管了指挥。

当红军伤亡比例接近三分之二时,终于在城市里站稳了脚跟。蓝军却没有付出相应的损失,依旧鬼魅一样神出鬼没。

“既然来了,就全给我留在这!”蓝军指挥官狰狞的笑笑。仗打到这份上,红军已经把他惹毛了,“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王牌!城市战,我们才是老大!!!”

几十条蓝军的汉子发出了低吼,吼声卷过了战场上空,所有人都不由得心中一颤。

“团长说过,想让敌人胆寒,那就从正面,撕掉他们的尊严!!!”蓝军指挥官眼中露出一丝杀气,“弟兄们,跟我上!”

“杀!”又是一阵惊雷般的咆哮。

远处观战的蔺志扬,不由赞许的点了点头。

演习到了这时,已充满了戏剧性:进攻的一方摇身一变,已成为了防守方。兵力并不占优的蓝军,此时却向红军发起了冲锋!

一枚枚枪榴弹准确的飞向远处的一个个窗口,每一声爆炸过后,屋里都会飘出几缕红烟。同时,蓝军的机枪猛烈压制着建筑里红军的火力,为冲锋的战友开辟出前进的通道。远处的蓝军狙击手分成几个小队,不急不慢的对着建筑点名。就这样,一队队蓝军冲进了红军最后盘踞的建筑,激烈的战斗在每一处红军盘踞的建筑里爆发了!

二个小时后,枪声停了,战场上安静了下来。静!静的出奇!主席台上所有观战的人都屏息静气,望向了“城市”的方向。唯有钟涛,带着二营长,缓缓向那片“城市”走去。

终于,第一名胳膊上缠着蓝袖章的战士出现在了枪声最后消失的建筑前,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幢建筑吸引了,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第四名战士的身影却没有出现。是的,只有三名战士!这是这场战斗仅有的幸存者。

蓝军的指挥官踉跄的闪出建筑,第一眼便看到了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钢铁一样的轮廓,高大的身影,那一幕,在他的心中打下了永恒的烙印。

钟涛没有说话,只是肃穆的望着那名蓝军的指挥官。连续的高强度战斗,已经透支了他的体力。那名指挥官大口的穿着粗气,似乎一阵风吹过,就能吹倒那摇摇晃晃的身体。硝烟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块块黑色的烙印,然而就是这样令人忍俊不已的形象,却矛盾的令时间定格在了这肃穆的瞬间。

那名指挥官撅强的用步枪撑起了身体,顽强的挺直了脊梁――那个顶天立地的,属于军人的脊梁!他走到了钟涛身前,一个踉跄,险些站立不稳。二营长伸手扶住了这名脸庞被硝烟熏成黑色的指挥官,随即被这名指挥官倔强的推开。指挥官站直了身体,缓缓的举起了右手,向着二营长和钟涛庄严的献上了自己的军礼。钟涛缓缓的将手抬向了额际。夕阳下,几个被拉长的身影,随风飘摆的衣寐,在所有人的灵魂深处打下了印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