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却说罗尚得知李流已死,李雄继任,即召将佐商议,想趁流民大丧之际袭取郫城。正议间,忽报有徐舆心腹军士求见。罗尚即令唤入来问。军士道:“李流已死,李雄继任,并不信任徐舆,处处提防,徐舆自悔明珠暗投,有心反正,因此已说服范长生及武都朴泰,愿同为内应,只待将军攻城,便里应外合,共取郫城,将功赎罪。”

罗尚问道:“可有徐舆书信?”

军士答道:“恐被李雄察觉,甚为不便,故以口传,愿将军勿疑。”

罗尚大喜,令军士回报徐舆,约在今夜三更时劫城,举火为号。军士即回郫城,回报李雄。李雄于是即命李骧、李始、李国,各率一军出城南,埋伏去了。当夜,罗尚率军正要出城,忽觉不妥,临时改以隗伯为将,率军去袭郫城。心想,徐舆若是有诈,便让隗伯作个替死鬼;隗伯若能成功,我也不失统帅之功。

三更时分,隗伯率军已到郫城之外,遂令军士举火:城外举火一圈,城内也举火一圈;城外举火三圈,城内也举火三圈。——号火完全对上。隗伯大喜,便率其军直到城下。立时,城上又有许多绳梯放下。隗伯更是不疑,即率其众缘梯登城。正在攀缘,城上忽然发喊,火把齐明,军士大起,砍断绳梯,矢下如雨。官军落梯中箭而死者不计其数。

隗伯大惊,知已中计,急要退时,城外伏军又起,左面李始,正南李骧,右面李国,三路军马一齐杀来。官军大乱。隗伯左冲右挡,奋力突围不出,被朴泰一枪刺下马来,于是被擒。官军见隗伯被擒,也都乞降。李雄皆赦而不杀,唯斩隗伯一人,悬首城头。随即便令流民换上官军衣甲、旗号,又使数百流民装成俘虏,连夜来取成都,沿途高呼:“官军大胜,已经取得郫城!”

及至成都少城下,李雄就从流民中选出一个面貌极似隗伯的人,走在最前,大喊开门,诈言道:“我等大胜,已攻破郫城,擒得流贼而回!”城上官兵不疑,即将城门打开,放下吊桥。徐舆、朴泰驰马向前,一人一刀,砍断吊绳;李雄、李骧在后,催动军马,蜂拥而入。城内大乱,惊慌四窜。罗尚从梦中惊醒,即弃少城而出,退保太城。

李雄便令李骧攻取犍为,切断罗尚粮道。罗尚无粮,又怕李雄围城,遂使牙门将张罗留守太城,自与任睿等数十随从,趁夜偷出东门,由牛鞞水逃向江阳去了。

张罗见罗尚身为主帅尚且脱逃,才不愿做那冤大头呢,等罗尚一走,即大开城门,向李雄请降。李雄遂入太城,全取成都。众流民于是皆请李雄称王。

李雄道:“范处士有名有德,为蜀人所重,今日之胜,原本范处士所赐,当迎以为君,我宁愿为臣。”

范长生大惊,固言不可。诸将也都固请李雄称王。李雄于是自称为成都王,大赦境内,建年号为建兴元年,拜范长生为丞相,尊称“范贤”;以李骧为太傅,李始为太保,李离为太尉,李云为司徒,李璜为司空,李国为太宰,阎式为尚书令,杨褒为仆射;尊其母罗氏为王太后,追尊其父李特为成都景王。又令革除晋之弊制,约法七章。于是,蜀民欢悦,四面来附,百姓安居乐业。

——李雄称王之时,正值西晋建武元年(公元304年)十月,与刘渊称汉王,正好同月。一南一北,叛晋独立。而此时晋朝王室间的权力争斗,却并没因为刘渊、李雄的独立有丝毫的收敛,反倒有了愈演愈烈之势!

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分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