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79年149师单挑316A的血战中,赢得了军委领导的好评:"东有55,西有149"的赞誉,说的就是军一级打的最好的是55军,师一级打的最好的就是149师.149的每一场战斗都是血战,含金量在79年各战区里都是最高的.但在荣誉的背后,其中有打的最惨烈和惊心动魄的有两场战斗,一场是446团和445团(-2营)的"四号桥反伏击战"另外一场是447团的"新寨北山垭口争夺战",相比之下"四号桥反伏击战"更惊心动魄些,而"新寨北山垭口争夺战"更惨烈些.这两常战斗前面都已经有文章续写了,我这里在根据当年参战老兵的回忆重新对"新寨北山垭口争夺战"的相关问题做个补充,希望老兵们参与和指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9年149师PK316A最经典的两场战斗:447团“黄连山新寨北山垭口争夺战”的战地指挥员徐治武同志(左)和446团“四号桥反伏击战”战地指挥员柯志祥同志(右)相逢在重庆歌乐山的合影。

(二)关于红二连"新寨北山垭口争夺战"的具体细节回顾

1)第一枪是怎么打响的?

我以前听说过很多不同的说法,

A):一个在149师部大院长大的"军人后代"说:到了第五天清晨,黄连山垭口涌起一阵浓雾,能见度很差,付师长一看机会来了,立即命令一个加强连趁机偷摸过山口,当连长(上一节提过的后来的付参谋长)带领的一百多号人正过山口,大雾突然散去,两个山头的越军赫然发现山脚下的解放军战士,炸弹、子弹瞬间全部倾泻在一百多号人的身上,伤亡惨重,但却分散了越军的战斗力,给山口这边主力提供了一个绝好的进攻机会,很快便实施强行突破,占领了黄连山垭口。

B):447炮团直属100迫击炮连指导员苏老兵回忆道:"3月3日这天凌晨3点,一营红军二连上去了,这是447团决战的时刻到了,不到关键时期团领导是不轻易使用这个连的。这次更加激烈:半夜,枪声稀落了,我团的红二连(郑家才)从山垭口悄悄挖出20多米刚好能爬过一个人的小坑道,准备偷袭穿过,噗!噗!噗!噗!10几名战士被敌人的火焰喷射器当场烧焦,原来被敌人发现了!连长郑家才火冒三丈,当即和严指导员带领大家一起发起代价极大的强攻

-----------------------------------------------------------------------------------------

那么,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我专门询问过还健在的红二连当年参战老兵马成渝,游道洲,曹树元等,据他们回忆:

因为黄连山上是没有水源的,部队连续穿插已经是四天了,补给不上,饥饿口渴困扰着官兵,因此很多战士的军用水壶都是空的,恰恰就是这些空水壶最后惹了大祸!

新寨北山垭口是一条两米宽,10米长的狭窄小道,就象一条干枯的小河沟,两面的山坡上越军(316A的两个加强营)构筑了大量的永久性工事和即设工事来封锁防御,要打到10号公路,切断越军退路必须穿过这条垭口天险,就到了后面1公里多长的弯曲长形走廊,相对就宽阔些,当然走廊两边仍是密布了越军大量的火力点封锁,穿过长形走廊后就到了10号公路.白天3营的强攻就是因为地形限制进展缓慢,形成了对峙局面.对于这样的地形和越军的密集防御,只有夜间偷袭加强攻的打法.3营被换防下去了,这也给越军一个错觉,似乎解放军知难而退了,也放松了警觉.

于是,团首长决定动用一营来执行这个任务,红2连是尖刀连,首发阵容.在3日凌晨3点,我英雄的447团再次向越王牌316A亮剑:

红二连开始趁夜色掩护秘密接敌,在穿越垭口时,前卫排的中间小组在匍匐前进时,战士的空水壶碰着了地面石块,发出了"哐铛哐铛"的声响,遂引起越军守备部队的警觉,立刻朝发出声响的地方打来密集的重机子弹,也正好把我军一个7.5公斤固体汽油火焰喷射器击中打爆,于是燃起熊熊烈火,把垭口照的通天亮,执行秘密偷袭的红二尖刀排就完全暴露在火光中,这还得了?侍侯红2尖刀排的就只有从四面射来越军密集的各种轻重火力,在军事术语上就是被包了饺子,情况万分危机的时刻,是连长带后续部队救应上来发起了强攻,,,,,在强行穿越过程中,很多战士被烧伤烧死,,,,

2)战后,对新寨北山垭口的地形到底怎么样?

参战老兵的说法也不一样,因为白天和夜间的视觉不同.

垭口的真实地形,根据夜间偷袭,最后转为强攻的红二老兵回忆估计是有偏差的,因为是夜间作战,眼睛判断难免.但据447炮团直属100迫击炮连指导员苏老兵的回忆就比较准确了,苏指导员的连队是全团唯一没有伤亡的连队,于是被派去一个排的人力帮助打扫战场收殓烈士遗体,他自己就在白天穿越过垭口,根据他的回忆:

垭口地形是在左面山半腰上的一条小路,大慨20---30米长,1米宽的羊肠小道,小道的右边是7--8米深的沟,再右边又是山,越军就是在这山上用机枪平射封锁唯一通路的小道,穿过垭口就进入相对宽阔的弯曲长型走廊,大楷1公里多长,走完就到了10号公路.团的任务就是要突破垭口天险,和长型走廊,最后控制10号公路制高点,切断从沙巴方向越军的退路,并合力歼灭316A

3)垭口的战场惨状

根据参战老兵常政委的回忆:黄连山本来的土壤是黄色的,但激战后的垭口地带的土壤基本变成红色的了,在这10多米长的垭口,敌我绞叠在一起的尸体足足堆了三层,流出的血把地面土壤燃红,脚踩下去都打滑,是真正的代价极大的血战!在这1000多米的长形走廊上,敌我双方的尸体也摆下了1000多具,惨不忍睹!

烈士的遗体在作战中被不断的抬下来,到最后我军胜利,再次打扫战场时,是苏指导员和战友执行的,他回忆到,上级派来7,8辆军车运送遗体,他和战士们把烈士收集起来用蓝条袋装殓,抬上车放好.少的一辆装20来具,多的一辆装40多具,尤其看见红二连严指导员(一等功臣)的遗体,真惨烈不忍睹:腿炸断了,头部中了好多枪,已经面目全飞,,,这个身体都被打烂了,牺牲的很壮烈!

非常遗憾的是只到现在军事历史上都没有447团血战黄连山新寨垭口的影像记录,,,,

4)447团血战黄连山新寨垭口到底牺牲了多少人?

这也是个未解的秘,有好几个数据出入都太大,包括他们部队自己的资料也是矛盾的数据.根据老苏回忆:夜间担负强攻的一营,最后胜利的代价是红二连只剩下21人了,1连也只有43人了,一机连的伤亡也大,他们都是加强连,你说该多少战友牺牲了?还不算其他的连队伤亡.

在战后,弥勒县政府大礼堂举行的447团连以上干部的总结会上,刘广桐副军长就说了:447牺牲672人,伤678人,,,我一直不太相信,是不是苏老兵的笔记记错了?那的打垮多少连队才能凑够那些数据?应该是他记错了,是不是把全师的数据记成了447的了,我想.可事实是多少?谁知道.

但以尖刀红二连的伤亡为例:连长郑家才(战斗英雄)身负39处枪伤,5处是重伤,其中一处在头部,昏迷苏醒反复几次,但仍然坚持指挥部队到最后胜利;指导员严真道(一等功臣),身负多处重伤,尤其腿被打断,还坚持指挥战斗,在掩护战士穿过公路向连长会合的时候头部中弹牺牲;陈副连长在长形走廊穿插攻击的时候重伤昏迷;三个排长龙正文,余顺利,还有一个名字不记得了,牺牲;7个班长骨干牺牲;战士***牺牲.18名火力组成员也伤亡了15人,在这伤亡率高达90%以上,我红二连还是竭尽全力地去完成了任务.让大家见识了什么才叫真正的"不抛弃!不放弃!"的英雄气概,,,

在3日11点多,我447团红二连最终完成任务,当吹响集结号的时候,二连三排的7班只有身负多处枪弹伤的马成渝同志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队列里,他是一穿上军装就写遗书上前线的那批新兵,全班除他以外8人全部牺牲!当他走下战场,被老团长王庆才抱住相拥痛哭一场.据王团长的遗孀李宝珍阿姨的回忆,王团长是43年参加八路军的老同志了,可以说身经百战,打仗让他痛哭过的战斗只有两次,一次是淮海战役,一次就是这里提到的黄连山血战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923075和陆军149S-447团79年血战黄连山“尖刀英雄红二连”重庆籍幸存老兵在歌乐山的合影。

左一:红二连一排老兵游道洲同志,(集体一等功)该同志荣立个人三等功三次;

左二:红二连三排7班老兵马成渝同志(集体一等功,个人三等功),该班除马老兵以外,全部牺牲。

左三:红二连四排排长曹树元同志(集体一等功,个人三等功),该连四个排长除曹以外,其余三个全部牺牲。

左四:447团一营教导员徐治武同志(集体二等功,个人二等功),是"黄连山新寨垭口"争夺战的实际战地指挥员

左五:一营一机连重机枪手王泽伟同志(集体三等功),该连配属步兵连,付出极大牺牲,为战斗的胜利做出重大贡献

左六:8923075(川军总司令)

所以,我说447团的"血战黄连山"惨烈程度应该超过了446团的"四号桥反伏击战",主要原因是447作为穿插部队,得不到军师重炮的有效支持,步兵面对有坚固防御体系据险而守的越军主力两个营强攻,自然伤亡就大的多.但被越军号称的"永远攻不破的天险"在我447团付出重大伤亡的代价下,仅两天时间就被拿下了.战后,越军316A的当家人曾经感叹:至建师以来,从没有过败绩的316A,这次终于遇见比自己战斗力还要强悍的中国军队了,,,,

在被149师各兄弟团亮剑打击下,316A在布置强敌顽强防御抵抗的同时,师部加速向黄连山垭口逃串溃退,这次较量没有逮住316A师部(就象447团在62对印没有逮住考儿中将一样)是件比较遗憾的事情.



本文内容于 2009-3-17 12:54:23 被8923075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