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闪电战 引子:银河战争 第二章:三名来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

元首经过铺着红地毯的楼梯下到一楼,来到位于总理府正后方的著名的兴登堡客厅,罗森堡博士已经被引了进来。元首示意这是场秘密会晤,所有人员包括记录员都退了出去。

罗森堡是纳粹党的首席思想理论家,与战后那位被称为“灰衣主教”的苏斯洛夫大概是同一类人,思想信仰无比狂热,对权力十分热衷,但对物质生活要求极为简朴,对腐败堕落现象深恶痛绝,总之企图建立一个完美、纯粹的乌托邦。这类人干不了什么实事,但有些方面却是元首需要的。

元首盯着眼前这个矮胖的中年人,慢慢地说道:“我们党执政已经四年,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但遗憾的是,部分党的领导人逐渐放弃了当初纯洁的思想,开始了腐化堕落的过程,贪污了大量本应属于国家的财富,从而使我们至关重要的军备生产和‘四年计划’遇到严重的资金困难。我们对这种堕落行为绝不能放任自流,而是必须大力整肃!”

罗森堡一听,完全符合自己的想法,不禁心中大赞元首英明,于是问道:“那元首的意思是……”

元首把手一挥:“为纯洁党的领导队伍,对这些蛀虫必须彻底清除!弗兰克的内政部这方面帮不上什么忙,我打算在党的中央总部建立一个风纪委员会,由你担任书记,亲自负责这件事。至于人员配置嘛,博尔曼会从党总部为你调配一批,主要靠的是党卫队的盖世太保和风纪警察。”

罗森堡原本高兴,听到这里一惊:“我的元首,党卫队那里是全国领袖的禁脔,我怕到时调动不了,影响工作。”

元首道:“希姆莱那里我去跟他说,你直属于我的领导,可以直接向海德里希和达吕格下命令。关键是要干出成绩,贪污犯无论级别多高,都要将他铲除出去!”

罗森堡原以为元首反腐败是心血来潮,吹一阵风应付舆论。自己本打算拿几个中下层党的官员开刀,最多查处一两个大区领导人交差,哪知听元首口气,却是要来真格的!

元首又强调:“你不必有顾虑,自我以下的官员,你都有权调查、处置!”

罗森堡这时浑身直冒冷汗。自元首以下,那不是明指戈林吗?难道帝国元首要对帝国元帅下手了?这可是自清洗罗姆冲锋队以来一场更大的风暴啊!不过罗森堡紧张之余更显兴奋,谁不知道帝国元帅是最大的贪污犯,不查处他根本无法服众。对纳粹党的核心领导层来说,戈林因为与元首的特殊关系,成为横亘在他们权力之路上的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如今居然有机会把帝国的二号人物扳倒,自己无疑可以大大前进一步,至少与希姆莱平起平坐!

带着满心的兴奋,罗森堡兴致勃勃地去搭建他的风纪委员会草台班子了,宽阔的兴登堡大客厅,只剩下元首一人在心中冷笑。

随后走进客厅的是外交部长牛赖特,不过这次元首要记录员作陪。元首对牛赖特说道:“你去年11月和意大利的外交部长齐亚诺签订了德意协定,改善了我国的战略态势,但这远远不够。现在我们的秃鹰军团与意大利的远征军都在西班牙与赤色瘟疫作战,两国和两军都需要更密切的协同。我们要和意大利建立军事同盟,条约的具体条款我叫军事部协助你制定,至于名称吗,就按意大利领袖所称的轴心好了。还有,要准备好意大利加入《反国产国际协定》的有关事项。我要邀请意大利领袖访问我国,时间就在新年招待会后,有关事宜你去操办,我和意大利领袖会晤时,就要当场签订这两份协定。”

牛赖特目瞪口呆,他知道与意大利打交道的困难,一下签两份协定简直是天方夜谭!正要说话,元首一摆手说:“昨晚我和意大利领袖通了电话,原则性问题已经谈好了,具体的事你去和齐亚诺协商,总之越快越好。”

打发走牛赖特,元首才算松了一口气。苏联和美英法四大对手已经被穿越者掌控了,自己也得加快速度才行,必须提前建立徳意轴心国集团与之对抗。至于昨晚与意大利领袖通话纯属胡编,但元首深信意大利领袖会毫不犹豫同意所有条款。因为,他也是一位穿越者,命运与自己是捆绑在一起了。

这可是有8人参与的众穿越啊!以前看的穿越小说,多是一个人的,用未来的知识对付古人。现在交战双方的领导人都是穿越者,历史又会怎样演化呢?

元首觉得越来越有趣了。

中午接见完罗森堡、牛赖特之后,已是下午2点,元首没有按惯例去一楼的餐厅与秘书、副官一起用餐,而是回到书房,叫人把午餐送到书房来。大家觉得比较奇怪,但想想从去年底以来元首饱受病痛的困扰,看来新来的莫勒尔医生也没能治好元首的病,所以元首行为怪异也可以理解。大家都小心翼翼,生怕触了元首的霉头,这对我们的猪脚来说倒是省却了不必要的麻烦。

午餐后,元首在自己房间的私人客厅会见了党卫队秘密警察的头子海德里希。

海德里希拥有一副典型的日耳曼人外表,他身材高大瘦削,相貌冷俊,个性坚毅。由于行事残酷,而被称为“金发的野兽”与“纳粹的斩首官”。尽管他的家族带有犹太血统,但是凭着1932年6月22日一封“人种出身鉴定”使海德里希得以混迹于党卫队中。历史上的海德里希在纳粹高层中,年龄最轻但以其冷酷的性格和突出的才能深得元首赏识,如果不是38岁就被捷克爱国者击毙,将是元首接班人的有力竞争者。

元首和海德里希在总理府的私人会客室里喝着咖啡,吃着点心。海德里希有点受宠若惊,在谈了一阵党卫队的内部事务后,突然元首故做神秘地说道:“海德里希同志,听说你前几年搞来一份‘人种出身鉴定’”?

海德里希一听神色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平静的回答道:“是这样的,尊敬的元首阁下,党内有一些阴谋家诬陷我的家族带有犹太血统。为了证明我出身的高贵,不得已我才去弄了一份可以证明我的血统的鉴定。”

元首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道:“是这样吗?可是根据我所掌握的资料,你的确具有犹太血统。你的外祖母可是个地地道道的犹太人,根据帝国的标准,只要有八分之一犹太血统就算犹太人,你可是正在此列呢!”

海德里希吓得把手中的杯子跌落在地上,此时的他觉得元首在他心中异常的可怕。要知道,他已经把自己能找得到的祖母是犹太人的所有证据都给毁掉了,元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想到这里,海德里希不禁全身瑟瑟发抖,半天说不出话来。

元首和气地说道:“不要紧张,我不会因为这些事情把你怎么样的,我之所以重用你是因为你的能力我相当欣赏。我其实不是个唯血统论的人,关键是要为帝国办好事情。空军副司令兼总监米尔希的父亲是犹太人,但我一样将重建空军的重任交给了他。”

海德里希这才把心里的石头落地,他稍微有些发白的脸色开始出现一丝红晕。这时,海德里希不失时机的说道:“谢谢元首的信任,我将牢记我的誓言:MeineEhreheißtTreue(吾之荣誉即忠诚)。”

元首这时说道:“很好。为了纯洁党的队伍,消除贪污腐化现象,我已叫罗森堡博士组建一个党的风纪委员会,直接对我负责。你的盖世太保和达吕格的风纪警察在肃贪方面要听从风纪委员会的调动,一句话,自我以下的官员皆在调查之列。比如,我听说帝国元帅于1934年4月曾利用职权,制止了一件控告一个犹太企业家的刑事诉讼。传闻这个被告送了帝国元帅300万帝国马克的贿赂。在柏林著名的律师格哈德.F.克拉默那里有这方面的材料,你可通过他了解有关的证据情况,如果不属实,就可还帝国元帅一个清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精明的海德里希哪有不明白的。当初在清洗罗姆的冲锋队时他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才有了日后的飞黄腾达,现在又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于是他立即表态:“是!我会迅速查明事件的真相,把证据提供给罗森堡博士!”

元首满意地点点头;“对你的忠诚我是放心的,当然还包括你的妻子:丽娜。帝国保安处刚成立的时候,经费紧张,丽娜承担了很多保安处的日常杂务,并为大家做饭。每月经费除去交房租以后所剩无几,丽娜买不起肉类,就每周三做一次土豆沙拉,已经算是改善生活了。正是由于这种我们党在执政初期阶段的艰苦奋斗精神,才有了今天我们国家巨大的成就。对帝国元帅的这次调查,我会叫博尔曼批给你10万帝国马克的特别机要费。另外,我私人拨给你2万帝国马克,算是对你们夫妇为党卫队作出卓越贡献的补偿。”

海德里希的眼睛湿润了,他没有想到元首居然是这样一个感情丰富,通情达理的人。顿时,元首在他心中的形象更加完美起来,也越发坚定了他誓死追随元首的决心。

元首接着又问了几个与党卫队有关的问题,问海德里希怎样看待党卫队将来的前景和改革的方向。

受宠若惊的海德里希答道:“我的元首,我们党已经执政了四年,我觉得应该完成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现在主要任务是巩固权力,而不是继续无休止的革命。要吸取冲锋队的教训,党卫队应该变成一支警察力量,担当保卫政权的责任。”

元首赞许地说道:“这完全符合我的想法!亲爱的海德里希,你真是天才!我有个初步设想,把党卫队分成两大部分:武装党卫队和普通党卫队。武装党卫队是军事组织,先不去管他;普通党卫队就是把除武装党卫队以外的所有警察部门都统一起来,组成一个帝国中央保安总局,由你担任总局长。下面设立三大部门:一是盖世太保,包括原来的秘密警察、刑事警察、政治警察、宪兵以及特别行动队,由卡尔登勃鲁纳担任局长;二是情报局,以原保安处为班底组建,再将国防军的军事情报局划过来,这个部门由舒伦堡(又译舍伦堡、舒伦贝格)负责;三是风纪警察局,包括治安警察、交通警察和税警,由达吕格任局长,他也接受罗森堡博士的风纪委员会的双重领导。这是大概框架,你回去后再深入考虑细节,等帝国元帅的案子一查清,就可以成立了。”

海德里希大喜,这样的话,他的帝国中央保安总局就完全掌控了实权,架空了他一向看不起的希姆莱(海德里希私下称他为小学校长)和内政部长弗兰克。达吕格是与元首私人关系非常好的人,也是海德里希在党卫队中的有力竞争者,如今其职务却置于自己之下;更特别的是,居然把国防军的情报间谍机构也并了过来,更说明了元首对自己的信任。当然,这一切要以尽快了结帝国元帅的案子为前提……

海德里希走后,元首才稍微舒缓了一口气。要独掌大权,必先掌控忠于自己的情报机构,这是古今中外的不二法门,戴笠的军统如此,捷尔任斯基的契卡也是如此。国防军的军事情报局效率低下,在二战中根本没有突出的表现,其头子卡纳里斯海军上将更是反元首的头面人物之一,这个机构干脆并入效率极高的党卫队情报机关好了。作为穿越者,当然明白哪些人是历史上反元首的阴谋人物,哪些人是外国的间谍。前者调去偏远地方担任次要职务好了,后者则暗示所在国招回,所以什么“春天的十七个瞬间”、“红色乐队”之类的事以后就不会发生了。当然作为对等条件,其他大国对德国的间谍也会同样作出如此安排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