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7年3月19日深夜,国民政府海军的一艘刚从英国接回的“伏波”号炮舰,在厦门外海训练时,被一艘货轮撞沉,除轮机长一人幸免于难外,其余100多名官兵全部葬身海底,同船遇难的还有海军学校见习士官生18人。此事立即引发了一场“地震”。其中的内幕究竟如何呢?这先得从抗战后期说起。


蒋介石设海军处


由于在抗战中中国海军几乎全军覆没,蒋介石在1938年就下令撤销了海军部,降格为军政部下属的海军总司令部(简称“海总”)。当时中国的海军可谓是无舰可开,无兵可用,领水领海早已成了日本人的内河,“海总”困在重庆的一个小山沟里,成天无所事事。蒋介石决心一步步地“改造”海军。


第一步,蒋介石命令军委会在海军中抽调了一批校尉级军官到中央训练团受训,其中有后来担任海军参谋长的周宪章。后来,军委会干脆抛开了海军总司令陈绍宽,直接从海军中选派人员到英国深造,其中有刘广凯、宋长志、柳鹤图等人,周宪章则担任领队全权负责。第二步,军政部又直接在海军中选拔军官赴美国接舰回国,其中有汪希苓、黎玉玺、马纪壮、梁序昭等人,有不少人在国民党逃台后的海军中担任了重要职务。


1945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于9月1日又施了一个“高招”,命令在军政部之下另设一个海军处,军政部部长陈诚兼任处长,而掌实权的副处长人选着实让将介石头痛了好一阵。蒋介石急于成立新机构,决定先拉起班子来再说,后来物色了远在英国留学的周宪章上校,遂急电召他回国充任海军处少将副处长。等周回国时,这个处已经运转了一个多月。


海军处的工作,就是专门审批“海总”的全部公文,办理海军的一切有关事宜。一个处,居然凌驾于“总司令部”之上。成立海军处用意何在?况且此时中国海军并没有一艘军舰,为什么要设两个海军部门?圈内人士不言自明,说穿了,就是蒋介石要牵制海军的上将总司令陈绍宽。


陈绍宽抗命


对于陈绍宽,蒋介石表面上做得还是蛮漂亮的。在庆祝抗战胜利的大典上,陈绍宽代表海军出席;中国政府在南京接受日军的投降,陈绍宽全副海军戎装,代表的仍是中国海军;联合国在旧金山成立,陈绍宽更是以中国海军的代表出席。此时的陈绍宽,俨然成了一名中国海军的礼仪官了。


日本海军的一艘巡洋舰在战后被中国海军接管,被命名为“长治”号。蒋介石在一次军事会议上,命令陈绍宽率该舰前往渤海湾阻击中共军队“偷渡”东北。陈绍宽心想,海军被搞到这般地步,我几乎成了狐家寡人,还要我去打内战,这不是要我去送这条老命吗!于是,蕴积在胸中的怨气发了出来。第二天,他率“长治”舰启程了,只是没有北上,而是违抗了蒋介石的命令,南下台湾去视察新接收的左营军去了。蒋介石得知后气愤至极,立即急电将他召回,当面训斥了他。


海军处刚刚成立,陈诚又趁陈绍宽出国访问之际,将海军陆战队第一独立旅划为陆军建制,原海军官兵会部遣散回家。陈绍宽回国后得知了这个情况,又听了官兵们的哭诉,极为愤慨。但实在是无可奈何,兵符已经稳稳地操在了人家的手中。更有甚者,美军海军顾问团来华访问,陈绍宽以中国海军的东道主身份,准备设宴欢迎。陈诚居然从中作梗,以军政部的名义唆使美方人员不出席海军总司令部的宴会。


1945年12月,蒋介石正式下达手令,撤销海军总司令部;同时,将军政部海军处扩大为海军署,由军政部长陈诚兼任署长。


12月28日,蒋介石把陈绍宽找到黄埔路官邸谈话。蒋介石一见面就说:“厚甫(陈绍宽的字)啊,近来身体如何?晚辈们都上来了,你看他们干得都不错嘛,我就放手让他们去干了,你以为如何?岁数大了,该休息休息了。”其时,陈绍宽才五十出头。


陈绍宽默默无语,没有回答蒋介石的话。生性秉直孤傲的陈绍宽,也不想再作什么抗争了,他清楚地知道大势已去。


在蒋介石找陈绍宽谈话的同时,周宪章也接到了一份由军政部次长林蔚为蒋介石起草的一份手令,其内容如下:


周副处长:海军总部撤销由海军处接收并限年底前接收完毕……初步接收以敏捷顺利为主,对于各单位之次级人员务安其心使照常服务并使一切物资文卷不致散失……发布海总部撤销、海军处接收之通令。接收负责人如左:海总部周宪章,舰队魏济民,训练机关林祥光,青岛区唐静海,闽台区高如锋,京沪区魏济民,港越区海南岛杨元忠……

陆军“接管”海总


周宪章在接到蒋介石手令的同时,立即率领一个连的陆军部队,突然包围了位于南京挹江门内的海军总司令部,四周的制高点立即就被占领,并架起了机枪。接着,荷枪实弹、头戴钢盔的土兵,冲进了“海总”的大门,将海军警卫连强行缴械。周宪章立即召集海军大院里的官兵训话,说已奉委员长的手令,接管“海总”,全国江河湖海上的海军舰只一律熄火停驶,违者以抗拒命令论处。训话完毕,周宪章把校尉级军官全部隔离软禁。


当陈绍宽乘车回到“海总”时,往日高大的门楼,整洁的院落,早已面目全非。制高点上的机枪手虎视眈眈,大院的四周岗哨林立,海军将校们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排成了长龙蹲在地上等着上车,不知要开赴一个什么地方。


当周宪章见到这位昔日的老长官时,也不敢造次,只是毕恭毕敬地向陈绍宽问候了一句:“总司令回来了。”陈绍宽愤然无语,没有答话,只是在几名老随从的陪同下,到办公室兼卧室整理了行装,然后搬出了“海总”,来到挹江门城墙根的一家名叫“扬子旅馆”的饭店住下了,在寂寞和寒风中,度过了1946年的元旦。


几天后,陈绍宽又接到了移交的命令。在稍事准备后,他迈着沉重的双腿,步行到了原“海总”交接了事务。


海军被接管之事,在国民党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表面上看,是军政部海军处的周宪章接管了海军。其实不然。如果接管海军叫一个陆军将领去,那会在海军中引起巨大的骚动,弄不好还会引发兵变,海军岂不又要伤元气,蒋介石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因此,蒋介石考虑再三,特意下了手令给周宪章,给人造成这样的印象:海军被接收是海军内部的事。


就在海军被接管的同时,一个被蒋介石内定为海军掌门人的人,此时正在英伦静观中国海军的动静哩!他就是与海军素无渊源的黄埔军校一期生、陆军中将桂永清。


令人诧异的是,在5个月之后的6月1日,国防部成立后,蒋介石又下令重新成立了独立军种的海军总司令部,其名称竟与几个月前的“海总”一字不差。陈诚以参谋总长名义挂名海军总司令,副总司令自然是桂永清莫属了。桂永清主持海军,使人想起了当年电雷学校成立时的情景:学校的学员,全部送中央军校,由军校的教导总队长桂永清负责集训。这不正是蒋介石为桂永清接掌海军埋下的伏笔吗!所以有人说,是陆军“接管”了海军。桂副总司令,不久就成了代总司令、总司令。


桂永清“整肃”海军


1946年10月16日,国民政府正式发表中国驻英国军事代表团团长桂永清为海军副总司令,代理总司令职。


桂永清,字率真,江西贵溪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步兵队毕业,后又被陈诚保送到陆军大学第九期深造。桂永清在国民政府发布任命之前,就已到海军任职。他带进了一大批陆军官佐,分别安插在政工、人事、财务、后勤、行政等各个要害部门,准备大刀阔斧地整治海军。由桂永清带进的这批海军新贵,多为陆军少将军衔。而在过去的海军中,将官只是凤毛麟角,这批海军新贵一到,顿时少将爆棚,黄澄澄的一大片,充斥了海军总司令部。


这些陆军将领来到海军后还是过去的老作风,走到哪,岗哨布到哪,还喜欢带着私人卫队到处耀武扬威,这在海军中是从未有过的事。因此,海军官兵对此极为反感,但也没有办法,人家来当家了,只得听人家的摆布。


桂永清到海军履新后,仍穿着陆军中将的军服。按国民政府《陆海空军军官服制条例》的规定,兵科未变者只能着原来军种的服装,故在一些外事活动中,桂永清仍然穿着陆军将官服。当时,南京下关的江面上,常泊有英、美、法等外国兵舰,多是抗战胜利后来中国访问的舰队司令级的旗舰,由于相互之间的应酬往来频繁,外军将领对于中方老是由这位陆军中将出面表示不解和不满,认为这位二星中将对海军一窍不通,是不是中国海军无人?因此,在一些场合常常对桂永清很不客气,令桂永清下不了台。


此时,桂永清的一肚子气就撒向了海军的官兵们。桂永清上任后第一次到上海海军基地,就给海军官兵们来了一个下马威。他召集海军官兵在上海江南造船厂训话,有意将时间拖了将近4个小时。在这次疲劳式的训话中,上千名海军官兵在烈日下暴晒几个小时,有身体弱者,经受不住桂永清的“黄埔精神”式的训话,竟虚脱栽倒在地上。等桂永清训话完毕,操场上已倒下了一片人。桂永清看到这个情景,越发得意起来。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桂永桂入主海军后,海军最大的变化,就是经费比陈绍宽时代整整增加了10倍,海军的经费从此不再有捉襟见肘的窘况了。


因整治海军有功,1948年,蒋介石正式任命桂永清为海军总司令。


“伏波”号惨案终于发生


由于海军被陆军“接管”,终于酿成了一起重大海难。


1947年3月19日的深夜,海军刚从英国接回的炮舰“伏波”号,在厦门外海被招商局的一艘货轮“海闽”号拦腰撞沉。“伏波”号军舰只有轮机长焦德孝上尉一人获救幸免,其余100多名官兵全部葬身海底。同时遇难的还有海军学校派舰见习的士官生18人。


这一海难,立即引发了一场“大地震”。“伏波”号军舰的官兵有不少是刚刚从英国接受严格训练的海军精英,回国才几个月。肇此巨祸后,英国海军顿觉颜面丢尽,好端端的一艘军舰给中国弄沉了,训练出来的官兵几乎一个不剩……由此对中国当局极为反感,并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向中国政府及海军当局进行交涉,要求弄清失事原因。


上海各大报纸数天来竞相报道这一事件,其他报纸的记者也都蜂拥而至。上海海军基地司令部门前人声鼎沸,幸存者焦德孝上尉和基地司令方莹少将成了新闻人物。


方莹是福建闽侯人,与陈绍宽是同乡,毕业于海军系统的吴淞商船学校,是闽系遭到“整肃”后硕果仅存的闽侯籍将领之一,当时被视为闽系的台柱子,陈绍宽在海军的影子。在新闻记者的一再追问下,方莹对陆军及桂永清的不满进发了出来,并道出了一些惊人的内幕。


“伏波”号军舰舰长原为柳鹤图,率舰回国后即被桂永清解职。解职原因,大家心里都有数,那就是柳是福建人,马尾海军学校毕业,是正宗的闽系“余孽”,当然在必须清除之列。“伏波”号全舰官兵也被调换将近三分之二。新任舰长叫姜瑜,电雷学校第一期毕业生,就是从中央军校第八期中选拔出来的18名学生之一,正宗的桂永清嫡系。柳调走后,姜一下就由副舰长升任了“一把手”的舰长。


陆军与海军不同。陆军的团长阵亡或调任,副团长马上就能接上来,副营长升正营长、副团长升正团长,是陆军中的规矩,也是很正常的事。而海军的舰长与副舰长之间有一大段的距离,按海军惯例,一船新手,再加上个没有经验的舰长,焉有不出事的道理!在出航前,海军中多位将领曾向桂永清提出此行恐会发生不测,但桂永清以陆军中的一贯做法根本就不听劝说,照例我行我素,以致造成这次遭到国际耻笑的海难事故。


国内各报对方少将的这番话,一字不漏地予以刊登。方少将图一时痛快,一吐胸中闷气,没想到这一说,竟将闽侯籍海军的最后一点“骨血”给葬送殆尽了。原来陈绍宽在海军中经营多年,闽侯籍官兵不是一下就能清洗干净的,但这一次桂永清下了决心。


身材魁梧但心胸狭窄的桂永清,在此次事件以后的数月中,来了个斩草除根,将海军中闽侯籍将校一一整肃干净,该冻结的冻结,该拉下的拉下,可谓片甲不留。对闽系海军的人,也一一予以甄别,搞得海军全军人心惶惶,怨声载道。


但这一“恶果”,最后还是被桂永清吞下了。国民党在大陆“失守”之前,海军精英们纷纷众叛亲离,几千海军官兵连同几十艘先进的战舰一起投向了中共:“重庆”号出走青岛、第二舰长南京江面倒戈、第一舰队旗舰“长治”号在吴淞口起义……桂永清只好以杀人、甚至是诛连九族满门抄斩,来向蒋介石交差。


桂永清先将陈绍宽时的闽系“降将”、自己的准亲信将领魏济民捉进大牢,又诛杀了“昆仑”号舰长沈彝懋,就连沈在海军学校读书的儿子沈白,也一块儿给解决了。继之,桂永清又迁怒马尾海军学校最后两届毕业生。这两届共三个班,两个航海班,一个轮机班,全部士官都被投进了监狱。在厦门撤退时,不少人在禾山海滩被“倒栽葱”,即将人插入海滩上的淤泥中,这是桂永清在海军中发明的一种处决犯人的新招;又在台湾海峡将一批人装袋沉人海底;其余活口都被带到台湾岛上,长年关在当年日军在凤山留下的专关犯人的山洞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