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极好吃鱼,大概跟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幼年在河边长大,唯一可以打牙祭的东西就是鱼。所以以后给儿子买零食,也最爱买鱼排、鱼片之类的。连我在网上最爱用的个性图片也是一具鱼骨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好吃鱼,却未必会吃鱼。我吃饭患了个“快”的毛病,每每吃起饭来,如疯抢一般,原因无怪乎吃完了好去做事,大好时光浪费在吃饭上实在不值。所以胃总是不好,药吃了很多也不见效果。小时候吃饭快,妈妈会说:“没人抢你的!”大了爱人说:“吃了急着去会谁啊!”


我说:“我改!”


话是这样说,却不肯改——不是不肯,是改不掉了。我又自嘲说:“即便死了,吃供品最快的那个鬼一定是我。”


快却并不适合吃鱼。因为鱼有刺。常识告诉我,凡有刺的东西,比如鱼,比如玫瑰,一定要慢慢来。但我吃饭快的毛病还是改不了。喜欢吃,有刺,又要快,结果就可想而知了。数次我被鱼刺卡住,每次都要劳动医生处置,过后说给朋友们,他们一致骂我:“笨!”


新年第二天,又笨、吃饭又快的我,收到的第一份礼物,就是一根鱼刺在我喉咙里又一次制造了一幢血案。在京城吃水煮鱼,又烫又辣的水煮鱼,又被我囫囵吞枣。其结果就是我连跑了三家医院——


三家医院的医生都说看不到鱼刺的,甚至有家医院的男医生用拔河的力气把我的舌头扯出了血。我害怕极了,说不定鱼刺真像个流窜的惯犯,扎到喉咙里就躲到肉里,不见踪影了。


写这文章的时候,吞咽动作还会导致喉咙里刺啦啦的疼。医生说三五天如果还不好,就来下喉镜观察一下。那是一种可伸进喉咙里四处显微探查的仪器----我纳闷他们为什么现在不用这仪器,非要等到三五天之后?


“大概是为了让我吃饭慢些!”我做这样的想法。于是我又要提醒自己:但凡有刺的东西,一定要慢慢来,鱼如此,玫瑰也如此。


自我提醒的结果我自己已经知道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