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空袭发生后,哈马斯指责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与以色列合谋,希望借助以色列的力量回归巴勒斯坦的执政地位。阿拉伯民众也认为,以色列、埃及和巴民族权力机构对哈马斯的一场“绞杀”。专家对此表示,这场战争,可以看作是阿拉伯世界通过以色列在借刀杀人,哈马斯正在被众多力量算计。

《广州日报》报道,民意测验表明,阿拉伯世界普遍认为或相信存在加沙“慕尼黑之谋”(英德二战前夕曾在慕尼黑共谋出卖奥地利),以色列、埃及和巴民族权力机构等认同和谈解决争端的几方在合击哈马斯这块和谈的绊脚石。阿拉伯民众确信这是一场以加沙为猎场,以哈马斯为目标的围猎行动,以色列是操刀手,埃及是旁观、助阵者,巴民族权力机构等着猎杀结束后收回并独占这个牧场。

哈马斯被自己人“阴”了?

中国中东学会理事、曾任新华社加沙分社首席记者的马晓霖认为,哈马斯与法塔赫虽然是“一娘(巴勒斯坦民族)两胎”,但是,性格、气质、志向迥异。哈马斯是个宗教基因十分突出的抵抗运动组织,主张用武装斗争或暴力手段收回巴勒斯坦历史上的全部土地,最终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权。法塔赫是世俗民族主义派别,同意通过谈判方式收回巴勒斯坦大约22%的历史领土,并最终建立现代民主宪政国家。

在掺杂了伊朗、叙利亚等外部因素后,哈马斯和法塔赫之间的关系更加复杂化。哈马斯视法塔赫与以色列达成的和平协议为“丧权辱国”条约,视民族权力机构为“傀儡统治”。亚辛在世时,哈马斯尚能臣服于巴民族权力机构。阿拉法特死后,双方的争夺日益白热化,以至刀兵相向,形成割据。

如以色列《国土报》说,被炸死的哈马斯军事首领纳扎尔?拉扬实际上是以色列政府和阿巴斯共同的敌人。在2007年,正是拉扬调动哈马斯武装将法塔赫驱逐出加沙。

阿拉伯世界借刀杀人

袭击发生后,哈马斯指责埃及在关键时刻袖手旁观,也有部分阿拉伯国家指责埃及与以色列狼狈为奸。

对此,中国中东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殷罡认为,没有一个阿拉伯国家愿意看到哈马斯站稳脚跟取代阿巴斯。哈马斯本质是泛***世界的穆斯林兄弟会在加沙的分支机构,中东国家内部都存在着极端势力,这些国家最害怕看到的就是极端势力上台。他们当然希望实现“借刀杀人”的目的。

舆论普遍猜测:1982年的黎巴嫩战争让遭受以军重创的阿拉法特被迫率领法塔赫远走高飞,从此走上温和道路。如今的哈马斯是否会改变自己不承认以色列的强硬路线?

马晓霖分析,哈马斯到了生死抉择的历史关头必须作战略决断:是玉石俱焚,还是和平共存?它既然认可和平协议框架下的立法会选举和自治政府选举并积极参与,就说明已经在事实上接受了巴以奥斯陆和平精神和原则,但是它拒绝承认以色列,拒绝通过和谈方式解决巴以冲突的政策又是和奥斯陆精神相抵触的,这种表现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马晓霖认为,根本的原因是哈马斯被国际社会主和力量孤立;一旦被孤立,不选择妥协,就选择硬拼,结果愈加孤立。所以,解决巴以问题,必须标本兼治。既要推动巴以和谈,更要全面启动推进整个中东地区的和解。

至于哈马斯能否重走1982年法塔赫的老路,马晓霖认为可能性是有的。在亚辛和兰提斯相继被以色列炸死后,哈马斯缺少一个像阿拉法特一样一言九鼎的领袖,他们处在群龙无首的状态。

哈马斯主动引火烧身

殷罡表示,哈马斯不是在反抗以色列的占领,而是近似于“邀请”以色列的占领。20世纪90年代,阿拉法特和以色列开展以土地换和平的政治解决进程之后,哈马斯以恐怖活动对和平实施颠覆。在以后的岁月里,只要政治解决方案有一丝希望的时候,他们总会跳出来故伎重演。

殷罡认为,哈马斯这次的“表演”是再充分不过的了;以色列已经完全撤出了加沙,加沙土地上已经没有一个犹太人,加沙是完全由哈马斯控制的一片巴勒斯坦领土,他们从这片土地上向以色列发起挑衅,近似于“邀请”以色列的轰炸,“邀请”以色列进行再次入侵,这样的组织是巴勒斯坦人民的敌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