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国”之难:义和团、李鸿章、蒋介石、汪精卫、秦桧、列宁

题目里的几个专有名词看起来关系不大,放在一起是为了请说一下“爱国”这玩意儿说起来容易,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行了,但做起来是多么的难啊!

提起义和团,我想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反帝爱国”。这是没错的,包括我也在内。我们这么多年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样的。其实一直到现在,我也认为这个定性没有错,只是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

比如说,如果1900年春天会下一场大雨,那么团民“反帝爱国”的热情就会小很多,因为在直隶相当一部分参加义和团的人,动机其实和同一时期他们那些信封天主教的老乡没什么两样——“为什么,信洋教?为了六块北洋造。”而当刚毅去保定视察了义和团的情况,上奏慈禧太后说可以用来打洋人之后,清政府开始拨款给义和团,这就是的参加义和团更具吸引力了。

在山东,德国为修筑铁路拆毁民房,甚至平掉了很多人的祖坟,但却丝毫不给补偿,也激化了双方的矛盾。当时即有地方官上奏说如果德方适当给以补偿的话,矛盾会减少很多。其实,矛盾还远不止于此,更为主要的一点是铁路建成后,依靠漕运和陆路运输生活的人们就会受到直接和严重的影响。

说这么多,不是在位侵略者辩解,也不是在往义和团脸上抹黑,只是想把一些中学教科书里没有的东西(虽然这些东西一样是很肤浅的)介绍给大家,告诉大家,很多事情不是仅仅用“爱国”就可以都解释清楚的。

北京城为八国联军攻破的前夕,忽然下起了大雨,很多团民感叹:要是这场雨早来几个月,又何必跑到北京来呢……

刚才说过,毫无疑问,义和团运动带有合理性,而且合理性是主要的方面——帝国主义侵略瓜分中国不会因为没有义和团而停止,甚至连减慢也不会!

但是,义和团的反帝爱国运动起到了什么作用呢?很遗憾,什么也没有,反而进一步把中国拖入了深渊。很多人喜欢引用联军司令瓦德西的话“中国民众尚含有无限蓬勃生机……无论欧美日本各国,接无此脑力兵力可以统治此天下生灵四分之一也。……故瓜分一事,实为下策”,来说明义和团如何沉重的教训了侵略者。我的看法有所不同,倒以为是侵略者着实教训了义和团。至于不能瓜分,那就不瓜分好了,找个代理人不也行吗,而且多找几个代理人,中国人自己就把自己瓜分了!

其实在义和团兴起之初,像李鸿章、张之洞这些长期在南方工作,接触外国人和近代科学技术较多的官僚,一眼就看穿了义和团的不可靠。其实就连慈禧太后也未必就全信义和团玩的那一套跳大神的花活儿,但是她却说“法术不可恃,民气难道也不可恃吗?!”这句话,就连已经被囚禁在瀛台的光绪皇帝也听不下去了,居然敢呛着说“民气是靠不住的”。结果事实证明了光绪的观点——在机关枪和大炮面前,民气被打得粉碎:廊坊阻击战,英军在落垡临时修起一个炮台,留下30人驻守,结果义和团2000余人进攻,死伤上千也没攻下,而英军仅一死一伤!对比一下同期在南非发生的战争,就可以知道在有“代差”的武器面前,民气是最不管用的。

倒是李鸿章、张之洞这些人,同时搞起了“东南互保”,只会列强驻上海领事,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为朝廷保留下了转圜之地——这也是李鸿章是“卖国贼”的罪证之一。

那么这么说来,义和团是不爱国的,而李鸿章反而是爱国的吗?

不是,义和团是爱国的,无论其行为如何愚昧落后,其参与者和动机多么复杂,“反帝爱国”的性质都是一样的,是不会改变的。

但最大的悲剧也恰恰就在于此:一群最爱国的人给自己的祖国带来的最大的伤害!

李鸿章呢?我认为他也是爱国的,因为他没有理由不爱自己的国——他比那些团民从这个国家得到的好处更多,他受的教育和他的经历都是让他在为这个国家贡献。但是,他为什么会成为“卖国贼”的代名词呢?

因为他引入了西方近代科技和军事制度,主持参与了许多国际谈判,签署了很多丧权辱国的条约!

但是,不这样又能如何呢?像义和团那样赤膊上阵吗?就以这一次来说吧,义和团打了仗,谁去善后?义和团大师兄吗?于是,在和约上签了字的李鸿章就成了罪人,因为丧权辱国呀,中国完全陷入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深渊呀;而义和团则成了最坚定的爱国者,因为反帝爱国!

不过问题又来了,你说义和团做得不对,难道李鸿章做得对吗?!

的确,如果照我上面的逻辑,很多人会发出这样的疑问,也可以说是质问。我自己就遇到过张口闭口拿蒋介石和汪精卫说事的,指责蒋的“攘外必先安内”,汪的“曲线救国”是实质上的卖国。

首先我要说明的是,蒋和汪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不过这就扯远了,我们就事论事说说他们面对日本入侵的态度。

先看蒋的“攘外必先内内”,如果要去掉其中的“必”,那就可以说是非常完美的战略了。实际上,这是所有领袖都会做出的一个选择,只有少数人不会这样选择,而不这样选择的人除了傻瓜,就是天才,这个我们后面还会再说到。

但是一加了这个“必”,性质就变了,一个完美的国家战略就变成了不可能的任务,简单地说,这就是蒋介石不如毛泽东,或者说前期蒋介石不如前期毛泽东的地方——抓不住主要矛盾,更抓不住矛盾的主要方面。而毛泽东能抓住,知道民族矛盾在当时成了压倒一切的矛盾,于是选择了跟国民党合作,牺牲了自己的一些利益,最后换取了大好河山。——当然,这只是简单地说,至于毛的个人态度,共产国际的影响等等,不是我们在这里关心的问题。

如果说蒋的“攘外必先安内”还有其合理成分,那么汪的“曲线救国”就完全是盲人瞎马,暗夜临池了——时机完全不对。

这里我们要提提别人骂汪派的一个祖宗,这个人也是汪派自己的一个疑惑——秦桧。汪精卫的行为很容易让人和秦桧联系起来,汪派中自己也有人觉得秦桧不是不爱国,而是选择了他认为的更符合实际的爱国方式。

但是,为秦桧翻案的人忽略了一个问题,即牺牲自己的一部分眼前利益,目的是为了换取最终的全部长远利益,而不是苟且偷安。宋朝的外交胜利一个接着一个,却没有利用谈判桌上获得的时间来巩固国防,这就等于把利益白送给对手了。结果是一次次肥了敌人,废了自己,等着屠刀一步步逼近。

再看汪派,投敌叛国的一个基本认识,也是当时中国绝不是日本的对手,而硬拼的损失更大。这个考虑其实是有道理的,但是忘了两个基本的方面:

第一,能打才有能和的本钱,要牺牲眼前利益也必须要让对方知道打下去没什么好处。更何况,如果不硬拼,而是巧拼(比如持久战、游击战——但实际战果需要审慎观察),那么牺牲的利益还会更小些。

第二,牺牲眼前的利益,为的是换取时间,积极准备。而如果对手不给你这个时间,或者你自己不努力准备,那么就要重蹈南宋的覆辙。

我们说蒋介石北伐之后的建设成就绝没所谓“黄金十年”吹的那么邪乎,但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训政时期的框架基本上是搭起来了。之所以成就不大,一是因为“攘外”“安内”关系没处理好,再一个就是派系林立。但即使如此,在例如改革币值这些问题上,蒋政权还是取得了一些进展,不仅有助于发展经济,巩固政权,也是为迫在眉睫的中日大战做了一些基础性的准备。

总而言之,要在自己处于弱势的情况下“爱国”,就既不能操之过急,恨不能“一夜之间尽扫洋人”,也不能一味妥协退让却又苟且偷安。

再说回义和团和李鸿章。义和团的路是走不同的,李鸿章呢?我们只能说大厦将倾了。

但是,李鸿章走不通的路,别人未必也走不通。当时孙中山不就在四处奔走吗?1894年中日开战之时,孙中山却在广州联系日本领事准备在南方插清政府一刀,他不也是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吗 。

可见,要积极寻找,机会还是有的,包括向你的敌人。例如革命导师列宁同志,在十月革命前返回俄罗斯,是靠了谁的力量呢?德国——当时俄罗斯在一战中的敌人!德国当然有德国的打算,而列宁也没有让德国的算盘落空,革命伊始就签订了单独对德媾和的条约。

怎么样,列宁是不是有点儿不爱国啊?可是他把自己的国家从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的战争中解脱了出来,集中精力干自己的事。至于暂时牺牲掉的利益,以后再拿回来就是了。

那么,列宁的布尔什维克和资产阶级分子,哪一个更爱国呢。

总结一句吧,“爱国”当然是好的,但判断怎样才是真正的爱国,却是复杂的。

爱之不以其道,适足以害之误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