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1979年对越反击战30周年纪念文集之

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加农炮最适宜直接瞄准射击,打敌点状目标最有效。我149师炮兵团加农炮营当时使用的是76.2毫米口径加农炮,它具有两种射击方式——间接瞄准射击和直接瞄准射击。间接瞄准射击又分两种装药形式——全装药和减装药,全装药最大射程为15620米,减装药最大射程为13650米。直接瞄准射击最佳射程为600米—1000米,最大不能超过2000米。

战场上,尤其是进攻战斗中,为了更好地发挥加农炮的“尖刀”作用,通常靠前配置加农炮分队,使用直接瞄准射击,以最有效的火力消灭对我冲击步兵威胁最大的目标。

1979年对越反击战中,我149师炮兵团加农炮3连被确定为配属主攻团战斗的直瞄炮兵分队。该连建制为3个排,炮兵排分别为1排和2排,每排3门加农炮;另外就是指挥排。

炮1排配属给第一梯队主攻团——446团,炮2排配属给第二梯队主攻团——445团。3月2日,四号桥战斗结束后,我师当前任务完成,炮1排随之归建休整;炮2排随445团向沙巴县城发展进攻。

3月2日下午,步兵进攻至十号公路七号桥时,遭到敌人的火力封锁,要求该排上前消灭敌人火力点。在山高路窄,地形十分不利的情况下,排长谢天华组织展开战斗队形,以猛烈的火力压制敌人,为步兵扫清了进攻障碍。

3月3日,沙巴县城被攻克后,我步兵在追歼逃敌途中受阻。为了夺取战斗最后胜利,该排在连长刘忠武和指导员张学湘带领下,连夜向新寨地区奔袭。在能见度差、地形复杂、敌人不断袭扰的情况下,他们在距离预选阵地1000米外推炮前进,隐蔽地占领了阵地。

3月4日凌晨,根据上级提供的敌情,他们迅速潜入前沿,观察敌人的工事构筑和火力配置情况,接着以猛烈、准确的火力一举摧毁了敌人2个工事、1个观察所和1个暗堡,有效地压制了敌人火力。敌人不甘心失败,利用丛林、山洞继续顽抗。利用战斗间隙,刘连长和谢排长及三个班长一起通过认真观察敌情,针对敌人工事面宽、线长、点多、兵散等特点,决定火炮轮流射击,又敲掉了敌人1个指挥所和3个机枪火力点,消灭了部分敌人。下午3时许,该排受到敌人榴弹炮的疯狂压制,全排奋力还击。在激烈的战斗中,连长、排长和6位同志相继牺牲。在我强大炮火打击下,敌人阵地终于被彻底摧毁。

该排在配属步兵战斗中,先后摧毁敌工事2个、暗堡3个、火力点3个、观察所和指挥所各1个,荣立集体一等功。

这次战斗,加农炮3连2排基本损失完。我3月5日上午看见该排3门炮从前面拉下来,都被炮火熏得黑黢黢的,其中2门炮已经只剩下钢铁部分,有1门炮管都弯了,可见战斗多么惨烈。至于人员损失的惨景,上一篇——《刘忠武连长,您在天堂可好?!》已经交代。

据我了解,当时有团里和营里的工作组现场指导,成员一个是团司令部的张副参谋长,一个是营里的蔡副营长。当敌人榴弹炮对2排阵地试射时,第一发落在阵地后方100多米,有人发现告诉了刘连长;紧接着,第二发落在阵地的前面50来米,刘连长发现了。他知道这是被夹叉住了,接下来即是两发检验射,跟着就是效力射。我们炮兵射击修正法则最简便的就是“夹叉法”,有句口诀是:远一发,近一发,夹叉折半打两发。在此危急时刻,刘连长赶快请示工作组,是否人员暂时撤离阵地,等敌人效力射后再视情重新战斗。

令人遗憾的是,工作组两位领导认为这是大事,得请示团领导。在当时通信质量不是很好的情况下,这样的请示要消耗许多时间,而敌人的炮火迫不及待的要覆盖我们的阵地。就这样,还没等来上级的回应,炮2排就被敌炮火覆盖了。

回顾这个战例,至少有以下教训值得吸取:

一、没有尽早采取减员操炮方法。炮兵的各级指挥员,包括政工干部,都应该熟练掌握炮兵射击及其修正法则。在实战中既要很好地指挥和运用我炮火消灭敌人,又要根据当时当地的情况,准确判断敌人炮火使用的方法,及时有效地使用兵力和火力。在当时情况下,完全可以采用减员操作方法,每个班分批上炮操作,每批上一两个人即可。如此,不会一次全被覆盖在里面。

二、危急时刻逐级请示。应随机应变,采取果断措施,最大限度保存己方有生力量。当时,在阵地被敌人炮火夹叉住的时候,应该迅速将人员撤离阵地,因为他们只要撤离一、二十米就是一个很好的掩蔽处。只要暂时躲过敌人炮火,仍然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作用,总比全排覆灭好得多。可惜的是,他们把时间浪费在逐级请示上,失去了最好的规避时间。

三、工作组领导没有当机立断。工作组的作用,不仅是督战,还应该为基层指挥员拿主意,危急时刻要果断行事。当敌人炮火夹叉住阵地时,他们也看见了,刘连长也请示他们是否暂时避一下。但是,他们不敢自作主张,坚持要逐级请示,宝贵的规避时间就这么耽误了。

……

我在此并不想责怪哪个,毕竟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大家又都是第一次参加实战,有些失误也在所难免。重要的是,我们都要从中吸取教训,以便在今后的演习和实战中更好地“消灭敌人,保存自己”。

加农炮2排的烈士永垂不朽!

向英雄的加农炮2排战友们致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尤其是所谓的政工干部 有事就拉稀 事后就抖威风

看这样的文章。才是学习了

我们也嚐过挨夹叉法炮袭的知味。


那是79年2月22日黄昏,在越南地名好像是叫班菲(晒),我们连刚离开公路下到小河边,就听嗖嗖的声音从头顶上飞过接着在公路那边接连传来了几个爆炸声,啊,是越军炮袭大家连忙沿着河沟边卧倒,都搞不清楚炮弹从哪来,过了一会又听到嗖的声响这时我班战前从山东支援来的老班长一把补在我身上,一句‘你是独子,可不能出啥事’掏自肺腑的话让我终身难忘。就这时几发炮弹落在我们前面100—200米外开花,我从老班长怀抱里钻出头来看了看说刚才打了我们后面现在又打在我们前面接下来该打我们现在中间了吧那叫夹叉法射击。听我这么一说有道理,排长急忙向连长报告炮班说这是敌人的夹叉射击,再不走要吃炮弹了。连长当即下令:按1、2排,连部、饮事班,3、4排的顺序一路纵队向200多米外的石山脚跑步迅速转移,我当时走在队伍最后,还没跑多远只听‘嗖刷刷’的声响,赶紧卧倒,这时一颗炮弹就在不远处爆炸,身上落了一背的小土块,爬起来跑了几步又听到‘嗖刷刷’又是赶忙卧倒,爆炸过后这回落在背后的土块变大了,我的妈呀不得了,提起60炮连滚带爬拼命跑向山脚去。


当我们跑到山脚回头望去原来呆过的地方时可怕的一幕展现在眼前,因为我们离开小河沟后团直属队跟着就到了那里,这时敌人的炮弹就开始左一发、右一发的都落在了那里。民工队被炮弹炸得人员乱跑,左边落炮弹、人就峰拥着往右边跑,右边落炮弹、人就往左边跑。我们也看着团长的坐骑(从我们连调去的骡子)被炸飞了起来。听声音好像敌人只有两门炮共打了2—30发炮弹。我们团牺牲最大的官、后勤管理员就是在次炮袭中牺牲的。


当天晚上团司令部就安在我们炮班呆的岩石下方,周围都是特务连的人,我们全班哈哈命真好不用站岗放哨,大家还能放心睡觉。这也是我们在越南28天唯一不用被叫起来换岗的一夜。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2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ls_zouxj 在第14楼的发言:
团司令部的张副参谋长、营里的蔡副营长被炸死没有?

他俩活着下战场的。但是,由于你所知道的原因,他俩虽然吃了很多苦,却没有立功受奖,反而受到了严肃批评。1981年,他俩相继转业了。

刘老你好,你说的这个蔡副营长(他是不是怕死 并且不学无术啊,以前看过一片文章好像是你写得) 是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里面那个蔡包子吗?菜包子在转业的时候 不是还头伏过类目消息给你,叫你好好干 别浮躁吗?并且说他一直器重你。 如果是的话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懂得提拔 珍惜人才啊 ?

90楼shf197

一句话,教条主义害死人,向英雄的战士致敬!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