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5年3月6日,匈牙利西部下着小雪,正好给已经在战场上成战斗队形展开的上千辆坦克披上一层薄薄的白色伪装。寒冷的雪天也有利于道路的冰冻,这一切对蓄势待发的德军来说都是好兆头。4时30分,德军野战炮兵开始对巴拉顿湖和韦伦采湖之间地域上的苏军防御阵地展开猛烈炮击,德国空军第四航空队的斯图卡战机也蜂拥而至向巴拉顿湖地区狂轰滥炸。经过半个小时的炮火准备之后,德军在凌晨5时发起了他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后的一次大反攻,德国SS第六装甲集团军和第六集团军在宽达35公里的攻击正面上齐头并进,党卫军装甲部队的坦克像一只只张开血盆大口的脱缰猛兽咆哮着杀向苏军乌克兰第三方面军的阵地。但很快德国人就发现,自己正被匈牙利西部深达两英尺厚的大泥潭死死地拽住,寸步难行。而当面苏军的反击火力也比预想的要猛烈许多。冲在最前面的SS第一装甲师501重型装甲营的35辆虎式坦克最先尝到苦头。党卫军的官兵一边咒骂一边猛踩油门试图驱赶着庞大而又笨重的老虎挣扎出泥潭。随后跟进的豹式和Ⅳ号坦克由于其相对轻便的车身而逐渐超过了虎式,但立即遭到苏军反坦克炮的猛烈反击,密集如雨的反坦克炮弹撞击在坦克的前装甲上,迸发出耀眼的火花,像是节日的焰火,照亮了整个巴拉顿湖地区。但对于德军来说,这焰火却是恐怖的死光,无数的豹子和老虎也因此而永远地瘫倒在了原地。所有这一切都像是匈牙利吸血女巫事先所下的魔咒,巴拉顿湖的泥潭注定要成为德国人的坟场。

其实命运最悲惨应该是那些随坦克跟进的步兵。苏军的阵地是一个严密的纵深防御体系。当防线被德军装甲部队突破以后,并不是立即向后收缩,而是利用精心布置的交叉火力网对二线跟进的步兵进行大量杀伤。党卫军的投弹兵们在没及膝盖的泥地中前进,慢如蜗牛爬行。简直就是苏军重机枪和迫击炮的活靶子。随SS第一装甲师跟进的希特勒青年师的投弹兵遭受的伤亡简直是惨不忍睹,许多士兵根本来不及隐蔽,就被扑面而来的机枪子弹打成漏筛子,或者被迫击炮弹炸得尸骨无存。许多没有击中坦克的炮弹反而给后面的步兵造成了巨大杀伤。很快德国人又将面临比泥潭更可怕的敌人---反坦克雷区。要命的是,在前面进行火线排雷的工兵,已经在第一波攻击中被苏军屠杀光了,掷弹兵们只能使用简易的器材和自己的血肉之躯来为坦克开出一条通道,所有的一切完全出乎德国人的预料。

面对如此惨重的损失,党卫军毕竟是久经沙场的精锐部队。SS第一装甲师的官兵最先稳定住阵脚,并很快找到了突破口。他们从熟悉地形的匈牙利士兵口中打听到一条萨尔维兹运河西岸被苏军忽略的适合装甲部队行进的道路。然后果断改变进攻路线,迅速形成了突破,在苏军第68近卫步兵师和第233步兵师之间打开了一个缺口,向纵深推进了4公里。而其他的进攻部队直到3月6日下午,才逐渐从混乱和惊慌失措中稳定下来。整个3月6日的进攻,德军的进展非常不顺利,各个方向上的德军部队平均推进距离不到2-3公里。非但没有突破苏军乌克兰第三方面军的任何一条防线,而且还遭受了惨重的伤亡。更为不利的是,第一天的进攻完全暴露了德军的意图,苏军随即大大加强了在匈牙利西部的防御力量。源源不断的援军正从四面八方赶来。这场被希特勒看做是完全出乎俄国人意料之外的闪电突袭最终演变成了一场挽回面子的阵地强攻。

3月7日,战场上的气温升至零度以上,地面上的冻土越发松软,道路状况比3月6日更为糟糕,战斗开始进入最艰难的时期。凌晨时分,错过第一天战斗的党卫军帝国师第一个投入战场,在缺乏足够的炮火支援下,向沙罗什德方向展开强攻。帝国第44掷弹兵师从奥包向东北挺进。党卫军的坦克再次不顾一切的冲击苏军阵地。坦克引擎的轰鸣声震撼着整个战场。而SS第一装甲军的首要任务就是继续扩大第233步兵师和第68步兵师之间的突破口,但是苏军的反应速度却大大出乎德国人的预料,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就不可思议地调集了大量预备队投入到该地段进行反击。SS第一装甲师进攻的势头锐减。鉴于敌情的变化,德军立即改变战术,由相邻的SS希特勒青年师接替SS第一装甲师担任主攻,英勇的掷弹兵立即摆开散兵队形,向苏军炮兵阵地发起攻击,这些掷弹兵见缝插针,战术熟练地逐个拔除前进道路上的苏军反坦克火力点。位于后方的装甲部队则提供远距离的炮火支援。在SS第一装甲师和SS希特勒青年师的相互配合下,终于彻底突破了第233师的防线,大量德军坦克碾过苏军阵地迅速向纵深推进。接下来的战事,进展还算顺利,道路状况也有所好转。但到了3月10日,德国人的运气就到头了。气温再次升至零度以上,原本开始干燥的路面又变成一片沼泽。连续进攻多日的党卫军立即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油料和弹药都出现紧张。为了援助动弹不得的装甲部队,迪特里希立即调来集团军预备队—陆军第23装甲师,从萨波尼奥增援。增援的第23装甲师不仅解决了SS第一装甲师的油料和弹药问题,而且还使主攻方向上的装甲兵力大大加强,于是两个装甲师联手立即对西蒙托尼奥和沙尔-埃格莱什桥头堡发起攻击,并试图越过希奥渠。由于此前恶劣的道路严重阻滞了德军的推进速度,苏军借助难得的喘息之机明显加强了防御的力量,炮兵火力几乎增加了两倍,结果两个德国装甲师遭到了开战以来最为猛烈的炮火轰击,苏联空军也不间断地对进攻中的德国坦克进行空袭。德军推进最远的装甲集群被彻底挡住了前进的道路。为了以最快速度打通通往多瑙河的路线,切断红军26、27集团军之间的联系,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强令SS第一装甲师和第23装甲师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攻克希奥渠和萨尔维兹运河桥头堡。

眼见白天的正面强攻损失巨大,德军在11日至12日连续两天采取了大规模夜间攻势,迪特里希从SS帝国装甲师抽出一部分精锐组成战斗群,直接支援SS第一装甲师的战斗。由SS第一装甲掷弹兵团、SS第一装甲侦察营和SS第26装甲掷弹兵团组成的突击战斗群从伊高尔以南地段强渡30米宽的希奥渠,掷弹兵带上大量渡河器材乘坐突击艇,顶着枪林弹雨奋力向对岸游去,对岸苏军的炮火立即封锁了整个河面,许多突击艇在苏军密集弹幕下连人带艇被炸得粉碎,河面上到处都漂浮着德军的尸体和残肢,还有党卫队军服的残片,河水也被染成了血红色,但掷弹兵仍然不顾损失继续一波接一波地实施强渡,最后终于由SS第26装甲掷弹兵团的突击队首先在河对岸建立起了第一个100米宽,300深的桥头堡。强渡过希奥渠的第26掷弹兵团在自身遭受惨重损失的情况下,又重新打起精神,随即开始猛攻希蒙托尼奥以南的高地,以保障整个桥头堡阵地的安全。党卫军和苏军残余部队在220高地上展开残忍的白刃战,双方在这个狭窄的高地上反复争夺,兵力消耗也达到了极点。这种你死我活的搏杀进行到最后,通常是只会剩下一种颜色的军服出现在阵地上。这一次黑色军服成了最后剩下的颜色。但SS第26掷弹兵团的官兵们还没缓过劲来,苏军第33步兵军就在攻击机的掩护下,杀气腾腾地猛扑过来。随着桥头堡阵地的不断扩大,SS第一装甲师主力增援上来了,SS希特勒青年师也增援上来了。不同颜色的军服又一次混杂在一起。顽强的德国人再一次赢得了胜利。

3月15日,气温上升到9摄氏度,地面已经相当干燥,SS第一装甲师的官兵们提起最后一丝精神,继续不屈不挠地向萨尔维兹运河前进,SS希特勒青年师也使出浑身解数向希奥渠以南冲锋,但这一次,俄国人再也不后退了,他们以前所未有的勇气和牺牲精神牢牢控制着自己的阵地。这一天,德国人所有向东强渡萨尔维兹运河的努力均告失败,战至3月15日夜,战线就僵持在加尔多尼—谢尔盖耶什—沙罗什德—希蒙托尼奥—巴拉顿湖一线。德军再未向前推进一步。东线噩梦又一次降临。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