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地球上曾经存在着这样一支军队,他们犯下过滔天罪行,也立下过赫赫战功。在无辜的百姓面前他们是刽子手,嗜杀成性。在战场上他们是英勇的战士,视死如归。有人把他们比作是“黑色的枪骑兵”,也有人把他们比作是高傲的“黑天鹅”。上帝说过: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他们也许就是上帝为消灭人类的罪恶而用特殊材料做成的疯狂之人。笔者抛开政治和宗教信仰,试图从纯军事的角度来揭示这些疯狂人类在面临上帝审判时最后挣扎的日子----上尉的橄榄绿。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在隆隆硝烟中进入第六个年头。曾经不可一世的德意志第三帝国,如今已是四面楚歌,江河日下。东线战场上,德军为解救被围困于匈牙利布达佩斯的重兵集团而进行的战斗行动遭到彻底失败,布达佩斯被苏军攻占。此时的苏联红军已经兵临奥德河,四个方面军像四把巨大的铁锤正从南、北两个方向砸向柏林。穷途末路的希特勒为缓解正面苏军的强大压力,决定在匈牙利西部发动一次大反攻。当希特勒让德军统帅部拟定这个疯狂反攻计划的时候,包括总参谋长古德里安在内的大多数国防军将领都感到非常的惊讶。现在苏联几百万大军已经打到了柏林大门口,先头部队距柏林只有65公里,保卫首都才是最紧迫的任务。德军在各条战线上的兵力已经濒临枯竭,客观上根本不可能支持一场大规模的战略反攻。而希特勒之所以置柏林的危险于不顾,执意要在遥远的南线发动反攻,主要的原因恐怕有以下几点:一、想保住德国的最后一块油田---匈牙利西部的瑙吉考尼饶油田,如果有可能再顺势夺回罗马尼亚产油区。二、歼灭所谓的苏军“二流”部队--乌克兰第3方面军,通过南线的作战吸引和牵制苏军南下,从而减轻柏林的压力。三、恢复多瑙河战线,消除对奥地利工业区和德国南部工业区构成的威胁,保住帝国最后一点战争资源。平心而论,希特勒的这个反攻计划在当时条件下具有一定可行性,况且希特勒认为他手里还有一张最精锐也是最后的一张王牌---党卫军,他还有最后一搏的资本。

希特勒不顾国防军的强烈反对,决定一意孤行。在战争后期,他对国防军将领已经失去了信任,要完成这个“伟大”的计划,看来只有依靠他最可信赖的老战士---党卫军大将瑟普.迪特里希和他的SS第6装甲集团军了。SS第6装甲集团军虽然在年初的阿登反击战中遭到失败,正撤往德国南方休整,但元气并未大伤。希特勒决定让这只最精锐的党卫军装甲部队在匈牙利南线大反攻中唱主角。于是,SS第6装甲集团军率先得到了补充,很快就恢复到齐装满员的状态,同时还得到了最新式的虎王坦克和一大批先进的武器装备。

迪特里希本来也是跟古德里安的想法一样,想要将部队部署在柏林保卫首都,但在希特勒的说服下很快改变了初衷。为此古德里安大为光火,声称:“谁也不能说服我将部队调离柏林”。虽然古德里安对党卫军没有什么好感,但他毕竟是德国装甲部队的创建人,对装甲部队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在他看来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德国的精锐被投入到毫无取胜希望的战斗中白白送命。尽管古德里安据理力争,希特勒毕竟是国家元首,拥有对国家所有武装力量的指挥权。SS第6装甲集团军被送往匈牙利已经不可改变,德国开始了二战历史上罕见的兵力大转运。为了把这只拥有上千辆重型机械化装备和几十万名兵员的庞然大物转运到匈牙利,德国后勤部门和铁路运输局组织了290辆以上的车皮日夜不停地抢运。同时德国情报部门也使出浑身解数欺骗和转移盟军的视线。在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英美盟军对于SS第六装甲集团军调离西线的情况都还被蒙在鼓里。

经过连续十天紧张而秘密的抢运,德国人又一次出色地把瞒天过海之计演绎得淋漓尽致。当SS第6装甲集团军的一辆辆崭新的虎式坦克驶进德军集结地的时候,那些原先在南线作战的德军士兵被惊的目瞪口呆。整齐的军服,高昂的斗志,与刚刚从布达佩斯溃退下来的残兵败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虎式坦克壮观的集结场面无形中也给南线德军部队的士气以极大的鼓舞。当时德军中的许多官兵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一切,一个师接一个师的装甲部队不断的围绕着自己,而且越来越多,源源不断,仿佛看不到尽头,原先笼罩在头上的悲观失望的气氛一下就被强烈的战斗欲望所取代。因为每一个德军士兵都坚信,只要他们强大的装甲部队一出击,必将以雷霆万钧之势压垮前面的所有敌人,德意志必将会迎来新的希望。

参加这次战略大反攻的德军高级指挥官们也对目前的战局流露出乐观的情绪:“战争进入第六个年头,元首还能在次要方向上投入如此之多的精锐部队,可见目前的情况还不算太遭。”SS第六装甲集团军司令——迪特里希更是信心百倍,志在必得:“如果不出所料,我们只需要10—12天的时间就可以重新夺回布达佩斯,然后回师柏林”。的确,当时的SS第六装甲集团军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武器装备水平也超过德军的任何一支部队,在他麾下有党卫军最精锐的四个装甲师:第一SS装甲师(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师) 、第二SS装甲师(帝国师) 、第十二SS志愿装甲师(希特勒青年师)、 第九SS装甲师(霍亨施道芬装甲师),再加上原先配属在南线的两个党卫军装甲师(“骷髅”师和“维京”师),德国武装党卫军的七个装甲师,有六个都集中到了匈牙利。希特勒将自己的最后赌注全部压在了南线,这一次,他真的是不惜血本,孤注一掷了。

由于德国情报部门的出色工作,英美盟军对SS第六装甲集团军调离西线的情况至今还一无所知,苏联眼下正紧锣密鼓的准备强渡奥德河,为进攻柏林调兵遣将,对南线德军情况的了解也处于相对滞后状态。仿佛一切都在按德国人的意志顺利地发展着。但命运却在此时跟德国人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德军统帅部原本将南线进攻的日期定在三月初,主要是考虑到,此时匈牙利西部正处在冻霜季节,这样巴拉顿湖地区原本松软的道路就会变成冻土而有利于装甲部队的机动。可是人算不如天算,1945年南欧的解冻期偏偏比往年来得更早,2月下旬,气候就开始变得反复无常,昼间的气温在日照下急剧上升。解冻的泥土混杂着消融的雪水使整个巴拉顿湖地区变成了一个大泥潭。由于出于保密的考虑,希特勒严令部队禁止在2月底之前进入作战地域方圆20公里的范围。德军部队几乎无法对该地区进行任何有效的侦察。德军从将领到士兵对战前巴拉顿湖地区的地形情况完全是一无所知。后来战事的发展说明,希特勒的这一命令对德军的战斗行动造成了致命的危害。

尽管如此,德军还是在1945年2月底,全部完成了作战准备。不可否认德国人的计划创造能力和组织执行能力都是出类拔萃的。希特勒随即下达了南线战略大反攻的命令,总的意图是:南方集团军群以SS第六装甲集团军、第六集团军和匈牙利第八集团军在巴拉顿湖和韦伦采湖之间地域出击,迅速推进至多瑙河。同时第二装甲集团军和E集团军群在巴拉顿湖以南向东发动钳形攻势,围歼当面的苏联乌克兰第三方面军,然后SS第六装甲集团军向北纵深穿插,切断多瑙河沿岸的苏军联系,配合第六集团军重新攻占布达佩斯。

德国最精锐的党卫军装甲部队将在战前的一片寂静之中悄然登场,开始它在历史舞台上的最后一次华丽演出。“空气布满紧张的气氛,大战即将来临。闪电撕破了远处承重的黑幕,是SS部队在前进,我们的坦克轰鸣向前,为了我们光荣的军队而战!为德意志的至高荣誉而战!”。

(未完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