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数据说话:资助巴勒斯坦人 愚蠢的想法?

作者 Daniel Pipes

耶路撒冷邮报

给与穆罕默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 阿巴斯和巴勒斯坦政权大量的金钱资助来换得和平一直是西方的,包括以色列的主流政策,自从六月哈马斯占领了加沙。但是一旦打开这一局势,将产生适得其反的后果,并且我们必须立即停止这一趋势继续发展。

背景介绍:议会研究中心的Paul Morro在年所报道的欧盟和它的成员国给巴勒斯坦81500万美元钱,而美国给了46800万美元。再加上其它的捐助,整个的收入已经达到了大约15亿美元。

巴勒斯坦所发的这笔横财仍在继续增长。总统要求在今年年初所捐助的7700万美元的基础上,在10月再增加41000万美元。在“它为一个新的巴勒斯坦政权(PA)提供了关键的和及时的资助,这个新的政权被美国和以色列认为是走向和平的真正盟友”的基础上证明这一惊人数目的捐助是正当的。在最近的一次听证会上,议院中东和南亚小组委员会的主席支持追加的捐助。

国务卿赖斯不满足于花纳税人的钱,她在12月3日发动了一个“其中有金融界重量级的人物的参加,如Sandy Weill和,如所说的他们是要资助“一些直接关涉巴勒斯坦年轻人的项目,以准备他们承担起公民的责任和领袖的责任,这将带来巨大的和积极的影响。”

一份报告暗示到在今年已经为巴勒斯坦提供了接近25亿美元的捐助。

继续往前看,阿巴斯在“巴勒斯坦政权捐助人会议上”宣布了一个目标,就是要在2008-2010三年的时间内筹集。这次会议有超过90个国家参加,于星期一在巴黎召开。(使用最优秀的人口评估,即,那么就得出了一个惊人的数目的金钱:人均每年超过1400美元,或者类似于一个一年的收入。),阿巴斯在捐助人会议上赢得了惊人的74亿美元的保证金(每年人均超过1800美元)。

当然如果这个奏效的话,就是讨价还价的结果,不是吗?几十亿美元结束一场危险的,一个世纪的冲突——实际这是一次盗窃。

但是美国中东报道准确性委员会(CAMERA)的研究分析家的革新的研究中发现,历史上大量流入巴勒斯坦的金钱已经产生了负面的影响。依靠世界银行,国际基金组织和其它官方的数据,他对比了从1999年以来的两组数据:就是每年为巴勒斯坦政权提供的预算的经济支持(图表中的Palestinian homicides)和每年巴勒斯坦的杀人的数目(图标中的Donor aid)(包括刑事犯罪的和恐怖活动中的,不仅包括以色列的受难者也包括巴勒斯坦的受害人)。用图表把两者表示出来,两组数据展现了离奇的一致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经济资助和一年以后的杀人数目相比较起来,这种相关性甚至更加的清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简言之,每125万美元的资助或者预算的支持就等于一年内一人的死亡。正如Stotsky 所说的,“这些数据统计并不意味着外国的经济援助导致了暴力活动;而是他们的确为使用外国经济援助来提高现代化和对抗恐怖主义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

正如Jean-Paul Azam和Alexandra Delacroix 在2005年的一篇《》的文章中所说的,巴勒斯坦的数据统计符合一个更加广泛的模式。他们发现“一个相当活跃的经验主义结果显示出任何国家为恐怖主义分子的资助都与外国的经济资助的数额和整个国家收的资助有极大的相关性”即,越多的外国经济援助,将有越多的恐怖主义。

如果这些研究恰恰与传统的假设相违背,即传统的假设认为贫穷、失业、镇压、“占领”和不舒服导致了巴勒斯坦的致命的暴力活动,那么他们也的确确认了我长期的论点,就是正是问题所在。巴勒斯坦得到越好的经济资助,他们就变得越加强庄,并且就越有动力拿起武器。

战争经济学的颠倒性的理解自从1993年开始的奥斯陆谈判就已经在以色列盛行。他们不是断绝他们巴勒斯坦敌人的财力,而一直跟随着Shimon Peres的,尤其他1993年的大作,这使得他们经济上能够强壮起来。正如我说的,这“就等于在和敌人打仗的时候,给敌人送去钱财——是极为不明智的决定。”

西方的国家,从以色列开始,不能继续为巴勒斯坦的好战提供经济援助,而应当剪断对巴勒斯坦政权所有的经济资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