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闪电战 引子:银河战争 引子:银河战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


在银河系的中心,一场延续了2万光时(注:银河系时间单位)的星际战争已接近尾声(注:本文有关银河战争的背景,均来自于刘慈欣的《乡村教师》、《三体》这两部科幻小说)。

太空中渐渐隐现出一个方形区域,仿佛灿烂的群星的背景被剪出一个方口,这个区域的边长约10万公里,区域的内部是一种比周围太空更黑的黑暗,让人感到一种虚空中的虚空。从这黑色的正方形中,开始浮现出一些实体,它们形状各异,都有月球大小,呈耀眼的银色。这些物体越来越多,并组成一个整齐的立方体方阵。这银色的方阵庄严地驶出黑色正方形,两者构成了一幅挂在宇宙永恒墙壁上的镶嵌画,这幅画以绝对黑体的正方形天鹅绒为衬底,由纯净的银光耀眼的白银小构件整齐地镶嵌而成。这又仿佛是一首宇宙交响乐的固化。渐渐地,黑色的正方形消溶在星空中,群星填补了它的位置,银色的方阵庄严地悬浮在群星之间。

银河系硅基帝国的星际舰队,完成了本次巡航的第一次时空跃迁。

在舰队的旗舰上,硅基帝国的皇帝看着眼前银色的金属大地,大地上布满了错综复杂的纹路,象一块无限广阔的银色蚀刻电路板,不时有几个闪光的水滴状的小艇出现在大地上,沿着纹路以令人目眩的速度行驶几秒钟,然后无声地消失在一口突然出现的深井中。时空跃迁带过来的太空尘埃被电离,成为一团团发着暗红色光的云,庞罩在银色大地的上空。

皇帝以冷静著称,他周围那似乎永远波澜不惊的淡蓝色智能场就是他人格的象征。但现在,象周围的人一样,他的智能场也微微泛出黄光。

“就要结束了吗?”皇帝的智能场振动了一下,把这个信息传送给站在他两旁的首相和舰队统帅。

“也许……”首相和统帅不敢回答。

这时,舰队开始了亚光速巡航,它们的亚光速发动机同时启动,旗舰周围突然出现了几千个蓝色的太阳,银色的金属大地象一面无限广阔的镜子,把蓝太阳的数量又复制了一倍。

远古的记忆似乎被点燃了。这记忆虽然遗传了几百代,但在硅基帝国的万亿公民的脑海中,它仍然那么鲜活,那么铭心刻骨。

2万光时前的那一时刻,硅基帝国从银河系外围对碳基联邦发动全面进攻。在长达一万光年的战线上,硅基帝国的500多万艘星际战舰同时开始恒星蛙跳。每艘战舰首先借助一颗恒星的能量打开一个时空蛀洞,然后从这个蛀洞时空跃迁至另一个恒星,再用这颗恒星的能量打开第二个蛀洞继续跃迁……由于打开蛀洞消耗了恒星大量的能量,使得恒星的光谱暂时向红端移动,当飞船从这颗恒星完成跃迁后,它的光谱渐渐恢复原状。当几百万艘战舰同时进行恒星蛙跳时,所产生的这种效应是十分恐怖的:

银河系的边缘出现一条长达一万光年的红色光带,这条光带向银河系的中心移过来。这个景象在光速视界是看不到的,但在超空间监视器上显示出来。那条由变色恒星组成的红带,如同一道一万光年长的血潮,向碳基联邦的疆域涌来。

这是一场几乎波及整个银河系的星际大战,是银河系中碳基和硅基文明之间惨烈的生存竞争,但双方谁都没有料到战争会持续2万光时!

现在,除了历史学家,谁也记不清有百万艘以上战舰参加的大战役有多少次了。规模最大的一次超级战役是第二旋臂战役,战役在银河系第二旋臂中部进行,双方投入了上千万艘星际战舰。

据历史记载,在那广漠的战场上,被引爆的超新星就达2000多颗,那些超新星像第二旋臂中部黑暗太空中怒放的焰火,使那里变成超强辐射的海洋,只有一群群幽灵似的黑洞漂行于其间。战役的最后,双方的星际舰队几乎同归于尽。1.5万光时过去了,第二旋臂战役现在听起来就像上古时代飘渺的神话,只有那仍然存在的古战场证明它确实发生过。但很少有飞船真正进入过古战场,那里是银河系中最恐怖的区域,这并不仅仅是因为辐射和黑洞。

当时,双方数量多的难以想象的战舰群为了进行战术机动,进行了大量的超短距离时空跃迁,据说当时的一些星际歼击机,在空间格斗时,时空跃迁的距离竟短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几千公里!这样就把古战场的时空结构搞得千疮百孔,象一块内部被老鼠钻了无数长洞的大乳酪。飞船一旦误入这个区域,可能在一瞬间被畸变的空间扭成一根细长的金属绳,或压成一张面积有几亿平方公里但厚度只有几个原子的薄膜,立刻被辐射狂风撕得粉碎。但更为常见的是飞船变为建造它们时的一块块钢板,或者立刻老得只剩下一个破旧的外壳,内部的一切都变成古老灰尘;人在这里也可能瞬间回到胚胎状态或变成一堆白骨……

但最后的决战不是神话。在银河系第一和第二旋臂之间的荒凉太空中,硅基帝国集结了最后的力量,这支由150万艘星际战舰组成的舰队在自己周围构筑了半径1000光年的反物质云屏障。碳基联邦投入攻击的第一个战舰群刚完成时空跃迁就陷入了反物质云中。反物质云十分稀薄,但对战舰具有极大的杀伤力,碳基联邦的战舰立刻变成一个个剌目的火球,但它们仍向奋勇冲向目标。每艘战舰都拖着长长的火尾,在后面留着一条发着荧光的航迹,这由30多万个火流星组成的阵列形成了碳硅战争中最为壮观最为惨烈的画面。在反物质云中,这些火流星渐渐缩小,最后在距硅基帝国战舰阵列很近的地方消失了,但它们用自己的牺牲,在为后续的攻击舰队在反物质云中打开了一条通道。

一条通道终于被打开了,无数碳基联邦的星际战舰涌了进来。但,这是一个可怕的陷阱。

硅基帝国的星际舰队向通道前方的一颗恒星发射了“奇点炸弹”。

奇点炸弹实际上是没有大小的,它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几何点,一个原子同它相比都是无穷大,虽然最大的奇点炸弹质量有上百亿吨,最小的也有几千万吨。但当一颗奇点炸弹沿着长长的导轨从星际战舰的武器舱中滑出时,却可以看到一个直径达几百米的发着幽幽荧光的球体,这荧光是周围的太空尘埃被吸入这个微型黑洞时产生的辐射。同那些恒星引力坍缩形成的黑洞不同,这些小黑洞在宇宙创世之初就形成了,它们是大爆炸前的奇点宇宙的微缩模型。碳基联邦和硅基帝国都有庞大的船队,游弋在银河系银道面外的黑暗荒漠搜集这些微型黑洞,一些海洋行星上的种群把它们戏称为“远洋捕鱼船队”,而这些船队带回的东西,是银河系中最具威慑力的武器之一,是迄今为止唯一能够摧毁恒星的武器。

奇点炸弹脱离导轨后,沿一条由母舰发出的力场束加速,直奔目标恒星。过了不长的一段时间,这颗灰尘似的黑洞高速射入了恒星表面火的海洋(想象在太平洋的中部突然出现一个半径100公里的深井,就可以大概把握这时的情形)。巨量的恒星物质开始被吸入黑洞,那汹涌的物质洪流从所有方向会聚到一点并消失在那里,物质吸入时产生的辐射在恒星表面产生一团剌目的光球,仿佛恒星戴上了一个光彩夺目的钻石戒指。随着黑洞向恒星内部沉下去,光团暗淡下来,可以看到它处于一个直径达几百万公里的大旋涡正中,那巨大的旋涡散射着光团的强光,缓缓转动着,呈现出飞速变幻的色彩,使恒星从这个方向看去仿佛是一张狰狞的巨脸。很快,光团消失了,旋涡渐渐消失,恒星表面似乎又恢复了它原来的色彩和光度。但这只是毁灭前最后的平静,随着黑洞向恒星中心下沉,这个贪婪的饕餐者更疯狂地吞食周围密度急剧增高的物质,它在1秒钟内吸入的恒星物质总量可能有上百个中等行星。黑洞巨量吸入时产生的超强辐射向恒星表面漫延,由于恒星物质的阻滞,只有一小部分到达了表面,但其余的辐射把它们的能量留在了恒星内部,这能量快速破坏着恒星的每一个细胞,从整体上把它飞快地拉离平衡态。从外部看,恒星的色彩在缓缓变化,由浅红色变为明黄色,从明黄色变为鲜艳的绿色,从绿色变为如洗的碧蓝,从碧蓝变为恐怖的紫色。这时,在恒星中心的黑洞产生的辐射能已远远大于恒星本身辐射的能量,随着更多的能量以非可见光形式溢出恒星,这紫色在加深加深,这颗恒星看上去象太空中一个在忍受着超级痛苦的灵魂,这痛苦在急剧增大,紫色已深到了极限,这颗恒星用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走完了它未来几十亿年的旅程。

一团似乎吞没整个宇宙的强光闪起,然后慢慢消失,在原来恒星所在的位置上,可以看到一个急剧膨涨的薄球层,象一个被吹大的气球,这是被炸飞的恒星表面。随着薄球层体积的增大,它变得透明了,可以看到它内部的第二个膨涨的薄球层,然后又可以看到更深处的第三个薄球层……这个爆炸中的恒星,就象宇宙中突然显现的一个套一个的一组玲珑剔透的缕花玻璃球,其中最深处的一个薄球层的体积也是恒星原来体积的几十万倍。

当爆炸的恒星的第一层膨涨外壳穿过碳基联邦的星际舰队时,它们立刻被汽化了。其实在这整个爆炸的壮丽场景中根本就看不到它们,同那膨涨的恒星外壳相比,它们只是粒微不足道的灰尘。

但这样又能坚持多久呢?硅基帝国的最后时刻似乎不可避免地就要来到了。

“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首相和统帅先生?”皇帝问道。

首相心中暗想:以为凭借物质和武器的优势就能统一银河系,当初的帝王才轻率地选择了战争。但历史似乎再一次证明:战争的发动者,往往就是战争的失败者。不过,在皇帝的威严面前,首相没有作声。

舰队统帅则有着军人的直言不讳:“陛下,与碳基生命相比,我们硅基生命对信息的存贮和处理能力大大高于他们,这使我们文明和知识的传承、积累远远优于对方,而碳基生命却将大量的时间花在华而不实的哲学、文学、艺术方面,故而无论物质基础和武器性能均大大落后于我们。所以当初先帝开战时有着必胜的信念,也取得初战的大捷。但是随着战争的深入,碳基生命的谋略优势逐渐显现出来,使帝国军队一次次掉入陷阱中,被对方优势兵力逐一击破,终于落到今天这个田地。”

皇帝意外地没有斥责,而是点点头:“也就是说,技术比不上智慧。也许在碳基生命眼中,我们硅基生命无非是由蛋白质包着的芯片,比机器人先进不了多少。”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语,要是其他人只怕早就人头落地了。不过,已到覆没的边缘,高傲的帝王也只有面对残酷的现实了。

皇帝随即询问首相:“我们的补天计划进行得怎样?”

首相解释说:“虽然我们与碳基生命打交道几万光时,但一直未能了解其思维方式和结构,我们也曾试图在碳基人俘虏中植入芯片,为我所用,但碳基生命自我意识十分强烈,植入芯片后反而产生意识反噬,个别逃跑的试验碳基人利用我们的芯片信息,大大提高了碳基联邦的战斗力,令我们自食其果。经专家们研究,碳基人已进化得非常高级,难以为我所用,不过,在银河系的荒凉地带,也许还有未纳入碳基联邦的星球上有低等级的碳基生命,或许可以兼容我们的芯片,从而为我们对付碳基联邦提供参照。经过数光时努力,我们终于有所收获,请看……”

首相的智能场振动了一下,用全息图隐去了脚下的旗舰和上方的星空,使他、舰队统帅和皇帝悬浮于无际的黑色虚空中。眼前出现了银河系最荒凉的区域:第一旋臂的全息图像。

望着稀疏的星系,皇帝感叹道:“第一旋臂真是个荒凉的地方啊!”

虚空出现了一个发着红光的火球,首相的智能场产生了一个白色的方框,那方框调整大小,圈住了这颗恒星和它的行星。图象的焦距开始大幅度调整,行星的图象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推向前来,很快占满了半个虚空。

“目标编号:500921473,绝对目视星等:4.71,演化阶段:主星序正中,带有8颗行星。”

“一个精致完美的行星系。”皇帝赞叹。

舰队统帅很有同感:“是的,它的固态小体积行星和气液态大体积行星的配置很有韵律感,小行星带的位置恰到好处,象一条美妙的间歇符。还有最外侧那几颗小小的甲烷冰矮行星,似乎是这首音乐最后几个余音未尽的音符,暗示着某种新周期的开始。”

首相说道:“请看第三颗蓝色行星,该行星有中等密度的大气,表面大部为海洋覆盖……经检测,上面有碳水化合物的智能生命,属于碳基生命的初级形式。”

城市的摩天大楼群的影像在旗舰上方的太空中显现。

“这颗行星上的文明是5B级,他们已经开始使用核能,并用化学推进方式进入太空,甚至已登上了他们所在行星的卫星。”

“真是不可思议,在这么荒凉的地方竟会存在5B级文明!”皇帝说。

首相感叹说:“是啊,无论是碳基联邦,还是硅基帝国,文明扩展和培植计划都不包括这一区域,如果这是一个自己进化的文明,那可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

舰队统帅说:“如果没有高级文明的培植,他们还要在亚光速和三维时空中被禁锢2000光时,至少还需1000光时时间才能掌握和使用湮灭能量,2000光时后才能通过多维时空进行通讯,至于通过超空间跃迁进行宇宙航行,可能是5000光时后的事了,至少要1万光时,他们才具备银河系文明的起码条件。”

首相道:“这就为我们研究碳基文明提供了初级样品。经对这个星球上的所谓成功人士的秘密实验,遗憾的是,他们的自主意识不弱,都产生了反噬效应。看来意志坚定,是他们成功的重要因素。”

“那找到适合的样品了吗?”皇帝最关心这个。

“经实验,专家们终于发现,这个星球上的智能生命,有一类不排斥我们的芯片,且比较适合我们的需要。”

“哪一类?”舰队统帅问。

“按这个星球的说法叫作网民。与所谓成功人士比,他们可算懒惰;但与其他普通人相比,他们又有丰富的知识面,且天马行空不受拘束,常有奇思异想。总的来说,属于懒惰而聪明的那类,看来可为我所用。”

皇帝问:“对他们的实验开始了吗?”

首相回答:“通过分析他们在网上的帖子,以及他们在《突袭》、《抗日》、《轴心国与同盟国》、《大海战》、《猎杀潜航》、《装甲战争》、《轰炸德意志》和《使命召唤》等网络对战游戏中的表现,专家圈定了30名对象。奇怪的是,他们都来自中华共和国,看来这个国家的网民对军事有着特殊的热度,而且有着十分明显的倾向,他们在“祖国情节”上是一致的,但是对外国军队的态度,就大致分为“哈德派”、“哈苏派”和“哈美派”。按照统帅的要求,从中重点挑选那些对海军‘大舰巨炮主义’有特殊爱好和心得的对象,加上语言的限制,这样对象的选择范围就比较窄了。我对此并不是完全理解。我们需要借助这些碳基人的智慧为我们谋划太空战,似乎应该重点挑选空军战略方面的才对……”

皇帝罕见地笑道:“这点你可以请教统帅。”

统帅解释道:“首相你要清楚,这个星球上的文明还处于宇航的最初级阶段,对太空战的理解可谓肤浅,要他们一下进入银河战争的角色会很困难。而这个星球上最接近太空战环境的,不是空军而是海军。这个星球上的航空母舰、战列舰最类似太空战舰,舰上人员也同样多。太空战争是以这样的大吨位长续航的作战平台为基础,对这个星球上的碳基人而言,这种战争方式更像海战而不是空战,只是战场由海战的二维变成了太空的三维。所以,挑选银河太空战的参谋人员,应以这个星球上熟悉海军、特别是大型军舰作战的人员为基础。而银河战争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是巨型太空战舰,以粒子炮、反物质炮和激光防盾为主要打击和防御武器,所以更接近这个星球上的战列舰。这就是我决定重点挑选候选者中‘大舰巨炮主义’的信奉者的道理,这些人在他们的网络上通常被称为BB派。而且首相你注意到没有,这个星球上的人将科幻中的太空战舰称为宇宙飞船而不是宇宙飞机,称太空舰队而不是太空机群,所以在这个星球上人们的思想中,太空和海洋早就有联系了。”

首相这才恍然大悟,也许是受了皇帝认错的鼓舞,于是继续说道:“数万年的竞争证明,我们硅基生命与碳基生命相比,最缺乏的是模糊逻辑思维能力。由于我们的生存环境远远比碳基生命恶劣,所以导致硅基生命的生活和精神中除了为生存而战就没有其他来西了。陛下,请看看我们的生活:一切都是为了文明的生存。为了整个文明的生存,对个体的尊重几乎不存在,个人不能工作就得死;社会处于极端的专制之中,法律只有两档:有罪和无罪,有罪处死,无罪释放。最无法忍受的是精神生活的单—和枯竭,一切可能导致脆弱的精神都是邪恶的。我们没有文学没有艺术,没有对美的追求和享受,甚至连爱情也不能倾诉……”

皇帝打断了首相的话:“你向往的那种文明在硅基世界也存在过,它们有过民主自由的社会,也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你能看到的只是极小一部分,大部分都被封存禁阅了。但在所有硅基文明的轮回中,这类文明是最脆弱最短命的,一次不大的乱世纪灾难就足以使其灭绝。再看你面前的这个星球文明,这个美丽温室中娇生惯养的社会,如果放到硅基世界,绝对生存不了100万个光时。”

首相倔强地答道:“这花朵虽然娇弱但是绚丽无比,她在天堂闲适中感受着自由和美。”

皇帝道:“如果硅基文明最后战胜了碳基文明,我们也可以创造那样的生活。”

“陛下,我怀疑。金属般的精神已经凝固到我们的每一个细胞中,您真的认为它还能融化吗?”

统帅见势不妙,为了缓和气氛,于是说道:“好了,首相你的意思我明白,也部分同意你的观点,我们硅基生命习惯于机械地执行命令,缺乏独立的创见和灵光闪现,这方面我们确实需要借助碳基生命的思考方式和智慧哲学。我们查过了这个星球的历史,这个星球最波澜壮阔的时代在80光时前,他们称之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充分展示了人类的智慧、荣誉和勇气,被称为人类最后的英雄时代。之后,人类就逐渐退化了,他们畏缩在地下控制室中战战兢兢地按下电钮,视觉要靠几十万米高空的卫星维持,已经缺乏了二战先辈们展现出来的那种活力、智慧创造和大胆的冒险精神,而这些才是我们需要的。所以我们对候选人的挑选,就是放到类似二战的背景中进行考验。”

首相点头说:“虽然我们目前的科技不能做到时光倒流,但通过对低维时空的观察,还是能发现类似二战的历史环境。我们的物理学家们已经能够观察和简单操控粒子微观世界十一维结构中的九维,这是另外一个无比庞大的世界。从一维视角看微观粒子,就是一个点而已;从二维和三维的视角看,粒子开始呈现出内部结构;四维视角的基本粒子已经是一个宏大的世界了。在更高维度上,粒子内部的复杂程度和结构数量急剧上升,我在下面的类比不准确,只是个形象的描述而已:七维视角的基本粒子,其复杂程度可能已经与太阳系相当;八维视角下,粒子是一个与银河系一样宏大浩渺的存在;当视角达到九维后,一个基本粒子内部结构的数量和复杂程度,已经相当于整个宇宙。在这样复杂宏大的微观宇宙中,存在着无数文明和智慧生命。我们为了发现类似于二战历史背景而进行的观察实验中,用粒子加速器不知已经毁灭了多少文明和智慧生命……”

统帅说道:“首相大人,在漫长的科学发展史上,物理学家们用加速器撞击过多少质子?又撞击过多少中子和电子?可能不下一亿次吧。每一次撞击,对那个微宇宙中的智慧或文明都可能是毁灭性的。其实,即使在大自然中,微宇宙的毁灭也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比如质子和中子的衰变,还有,进入大气的一束高能宇宙射线就可能毁灭成千上万个微宇宙……您不会为此多愁善感起来吧?”

首相不理会继续说道:“经过无数次实验和观察,物理学家们终于在九维空间某处找到类似于这个星球二战的历史环境,只有细微的差别。物理学家们对这个文明还不能完全操控,只可以微调。我们的候选人也不能以生命体的形式穿越进去,但数字思维却可以进去这个时空灵魂附体。我们最后选取了8人进行试验,全部来自中华共和国,让他们在异时空的二战背景中锻炼、淘汰,最后选出3名加入我们的参谋部。由于军情紧迫,对他们的异时空试验以13光时为限。因事关重大,请陛下亲自挑选。”

皇帝“嗯”了一声:“开始吧!”

“开始四维扫描!”首相命令道。

来自太空的8道生命检测波束中,有一道落到了亚洲大陆东端的一点上,波束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约5000米的圆形。如果是在白天,用肉眼有可能觉察到波束的存在,因为当波束到达时,在它的覆盖范围内,一切无生命的物体都将变成透明状态。但这效应只持续半秒钟,这期间检测波束完成初始化,之后一切恢复原状。观察者肯定会认为自己产生了一瞬间的幻觉。

而现在,这里正是深夜,自然难以觉察到什么。

中华共和国东方明珠市旦复大学的一幢学生宿舍内,正在熟睡的德语系三年级本科生欧天宇正好位于生命检测波束圆形覆盖区的圆心上。

一束极细的波束开始从上至下飞快地扫描欧天宇的全身。这束波只有几个原子粗细,但它的波管内的空间维度比地球外部宇宙多一维。

扫描数据传回硅基帝国的旗舰上,在主计算机的内存中,欧天宇被切成了几亿亿个薄片,每个薄片的厚度只有一个原子的尺度,在这个薄片上,每个夸克的状态都被精确地记录下来。

“开始数据镜像组合!”

主计算机的内存中,那几亿亿个薄片按原有顺序叠加起来,很快组合成一个虚拟人,在计算机内部的数字宇宙中,地球上的欧天宇有了精确的复制品。

“开始测试!”

在数字宇宙中,计算机敏锐地定位了欧天宇的思维器官,瞬间分析了这个大脑的结构,并越过所有低级感官,直接同它建立了高速的信息接口。

欧天宇(准确说是数字复制品)悬浮在一个无际的空间里,那空间呈一种无法形容的色彩,实际上那不是色彩,虚无是没有色彩的,虚无是透明中的透明。他感到了难以形容的恐惧。计算机觉察到了这一点,它认为这些生命体需要一些熟悉的东西,于是在自己的内存宇宙的这一部分模拟这个行星天空的颜色。欧天宇立刻看到了蓝天,没有太阳没有云更没有浮尘,只有蓝色,那么纯净,那么深邃。但他的脚下没有大地,也是与头顶一样的蓝色虚空,他似乎置身于一个无限的蓝色宇宙中,而他是这宇宙中唯一的实体。计算机感觉到,这些数字生命体仍然处于惊恐中,它用了亿分之一秒想了想,终于明白了:银河系中大多数生命体并不惧怕悬浮于虚空之中,但这个星球上的智能生命体不同,他们是黄色土地上的生物。于是它给了欧天宇一个大地,并给了他重力感。欧天宇惊奇地看着脚下突然出现的大地,它是黄色的,上面有黑线划出的整齐方格,自己仿佛站在一个无限广阔的围棋盘上。

有一个声音,空灵而悠扬,在这数字宇宙中回荡:

“开始测试:请问,决定战争胜负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第一是军人的荣誉和斗志,第二是战略和技战术,第三是金钱!”

“合格。”

统帅点头道:“这是第二个合格者,就这样吧。”

首相查看有关资料说:“此人比较特别,除精通历史外,哲学、艺术、文学都有涉猎,与碳基人的特性差不多,确实是一个好的研究对象。统帅把他安排去担任哪一个角色好呢?”

统帅说:“他是学德语的,就穿越去德国的元首那里吧。”

皇帝观察了一会全息图像点头道:“就这样定了,让我和他谈谈。”

“欧天宇,你知道自己的任务么?”

大脑已输入了芯片信息、意识部分被控制的欧天宇(数字复制品)茫然地答道:“任务?”

“就是去X时空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成为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元首,具体要求是打赢第二次世界大战,十年之内统一欧洲,建立以其为主体的欧洲联盟。”

“什么?!”欧天宇惊道。统一欧洲?那就是要占领苏联和英国、法国,还要击败前来支援的美国,当真是ImpossibleMission!不过,欧天宇已经无数次幻想过穿越,所以现在梦想成真也很高兴。

欧天宇想了想,为难地说:“能不能派我去中国?”

“胡闹,那是你想去就去的么?是按成绩排列的,你排第二,去中国担任领导人的人成绩排第一。”

怪不得。谁叫自己测试成绩不好呢。欧天宇心服口服,于是问道:“有什么具体安排吗?”

统帅说道:“你并不是唯一的穿越者,这次穿越去的有8个人,所以你并不具有什么优势,而是要和其他穿越者竞争,展示你的能力。穿越者中,你和意大利的墨索里尼、日本的石原莞尔3人为轴心国一方,另外5人,中国的蒋经国、苏联的斯大林、美国的罗斯福、英国的丘吉尔、法国的戴高乐为反法西斯同盟国一方,看谁取得最后的胜利、表现最好,就会被选为我们的参谋人员。”

欧天宇奇怪道:“蒋经国?不是MZD么?还有,失败者会怎样?”

统帅答道:“我们试验过,这个低维时空中的人类意志比你们要差一些,我们还可以利用。但也有例外,就是其中中国的GCD人意志无比坚定,对我们的实验产生排斥反应,所以只好舍弃作为附体对象了。至于失败者嘛,失败者只有永远消失,就象删去一个程序。”

欧天宇不寒而栗,也许为了安慰他,首相说:“不过你放心,开始的时候,我们会为你创造一些有利的条件,但注意,只是开始!之后就全靠你自己了,你要是不成功,那是你自己活该。用你们地球人牛顿的话来说,我们只为你提供‘上帝的第一次推动’,之后撒手不管。我们这次战争实验,不是为了研发什么先进武器,主要是检验你们的战略和智慧,所以事先已设定程序,你们不能研究出什么原子弹、导弹,也不能使用化学武器。打的就是一场传统的枪炮战争,只能有蒸气机、内燃机动力的军舰而不是核动力、活塞式飞机而不是喷气式、各种传统重型、中型坦克而不是主战坦克,大概相当于你们时空20世纪40、50年代常规战争的水平。所以你要注意,不要去开发什么第三帝国的末日科技武器,包括什么瀑布、莱茵女儿、蝴蝶之类……总之导弹都不行,否则立即删除程序。但为了平衡,我们会对你略微补偿,以满足守恒定律。还有,二战中设计过的成熟大型军舰要全部造出来,这里面我们也事先预设了程序,到时你执行就是了。另外,X时空中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现实与你所在时空发生的略有不同,你自己当心,不要盲目照搬。”

“是……”无奈之下,欧天宇勉强答道。他是第三帝国末日武器的狂热爱好者,早就幻想穿越过去、全部开发出来打一场星球大战,不想计划破灭。打常规战争?不说其他,苏联的装甲坦克洪流和数以万计的重炮、火箭炮,美国雄厚的物质力量和上万架空中霸王、上百艘航空母舰,想想都恐怖。德国没有末日科技,靠什么打赢战争?自己的军事思维真能超越其他的穿越者吗?

不说欧天宇浮想联翩,这时欧天宇的数字思维芯片,通过四维波束在四维太空中以接近无限的速度到达九维时空中的某个类似地球的文明,占据了某个人的大脑成为宿主,而某个人只剩下自己的躯体而已。

无垠的太空中,硅基帝国的星际舰队开始了第二次时空跃迁,以近乎无限的速度退向银河系的第一旋臂。

地球上的旦复大学宿舍,作为碳水化合物的地球人欧天宇正在呼呼大睡。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宇宙中射来的四维光束,而且自己被当作试验品,大脑思维已被投放到另一时空,搅得那边的世界天翻地覆!

此时他梦中出现的,是旦复大学校花的模糊倩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