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华网-国际先驱导报[大 中 小] [打印]

朱锋(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中国周边外交中最主要的问题是,如何在中国崛起过程中,将“政经分离”变成“政经合一”。中日、中韩、中印关系都有这样的苗头,经贸合作发展迅速、欣欣繁荣,但政治关系却要复杂得多。

现在中国周边外交最根本的是要与周边国家确实建立起政治上的互信、战略上的互惠。未来迫切要解决的问题是战略定位。我们一向对周边国家实行睦邻政策。但这里存在的问题是,周边国家很多,种类不同,与中国的利益紧密度有差别。

中国的周边外交要“深耕细作”。不能只有一些概念性的原则。我们要根据国家大小不同、情况各异、与中国利益关系的差别,对不同国家确立基本的战略目标。现在虽然有一些定位,但还是口号性的。比如,战略伙伴、战略协作、战略合作,这些定位到底有什么不同?周边外交应该有短、中、长期的战略定位。落实到具体方面包括,定位说明到底是什么关系,大的方面怎么去实现,细节问题如何去做。中国外交缺乏个性,比较平稳、灵活,但缺乏实际战略运作能力。

在当前金融危机形势下,更要着眼本地区来共同应对危机。中国一直坚持睦邻、善邻、富邻政策,现在应该在区域经济合作面前,进一步推动实质性合作。

蓝建学(中国社科院亚太所学者):

今后应该着手培植中国周边利益共同体,包括经济互惠互赖,地区安全共享开放,政治上互不干涉,但要强调发展中国家的声音。

类似中日、中韩之间形成的情感隔阂不是一朝一夕能消除的。在国际体系中,每当出现一个新的力量中心,就必然要面对别国的民族情感。我们要以中国的发展,带动其他国家发展,使他们受益,这样感情就会变化。

另外,中国走向世界过程中,国力成长过程中,注定要面对这些问题,只能也必须坦然面对。不能因为别人恐惧,自己的发展就束手束脚,同时要承认自己在成长,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本报记者 熊争艳/采访整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