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走过几个欧洲国家,对当地的急救部门效率个人评价很高。救护中心有属于国家,也有属于红十字组织,医院,急救中心或地方组织,部门不同,服装,标识也不同。但遇见急救险情,那目标很明确,分工很明细,一句话,无论哪个角落,无论伤者是何身份,第一时间送任何一家最近的救护急救中心。


在我去过的几个国家,救护车在急救路中,其行驶特权往往高过警察执法。当地人对礼让救护车行为很是让人敬佩,遇见救护车无论从哪个地方开来,无论警笛声离自己有多远,都很自觉的靠在路旁边,让出中心通道,方便救护车通过,试问,还有什么比让伤者争取时间到达更重要?


每逢节假日,庆祝日,罢工,集会,演唱会,欧洲足球联赛。除了警察维持治安,消防车预防火情,更多的是那些红十字,绿十字,国家救护中心等五花八门的救护队的身影。


就救护生命此事而言,谈国家,人家条件并不比我们好多少。谈经济,现在我们都超过他们。人家超越我们的是对救护的理念,是救护基本设施完善,是对预防险情的认识,是全民的一种素质。


并不是我一味的夸奖国外的什么设施优秀,做人就应该取长补短,经常拿什么自己国家还处于发展阶段,什么慢慢进步等空话安慰自己国民那不是虚心的态度。


前段时间,老家浙江瑞安发生一起婴儿被杀案件,从奄奄一息时呼叫的救护车从当地最大的一家医院出发到返回,用了多少时间已经无从考究。我相信救护车司机和车上救护人员是尽责的,但救护道路是艰难的,因为首先要穿过当地最繁华的商业街,因为那是必经之路。在那车流,人流,人力三轮车交汇在一起的路口,真正感受到车不让人,人不让车,人行道,交通灯,道口几个协警成为一种摆设,让人感到这样的一段救护道路真是汗颜。


车,不错,动力强劲,虽然警笛声比起公安执法车稍微让人感到软弱无力外,但不至于让人感到它的不存在。


人,不错,司机年轻小伙,满头大汗,心急如焚,救护人员个个经验老道。


路,不长,从医院大门出来全程最繁忙的虹桥路也就4,5百米。相信救护车是有特权闯一下红灯!


但婴儿最终送入医院马上就停止呼吸了,也许在案发后,也许在医院,也许只是在途中。


事已至此,医护人员,救护车司机,婴儿家长都已经尽了力。在谴责凶案事件肇事者的同时,我们是否可以这样假设,如果道路能宽一点,预留一条紧急通道。如果大家修养都能高一点,让出一条通道,供救护车通过。如果道口那几个协警能帮一把手,用摩托车开一下道,而不是整天站在那里聊天,调侃。已经没有假设,那条小生命已经没有了,留下过多的只是感叹,希望国人们能吸取点什么,学习点什么。


2004年8月,武汉火车站,站内候车乘客心脏病发,急救中心救护车20分钟赶到火车站。但车站保安不开启停车场通道栅栏让车通过,致使病者逾期死亡。


2006年3月,河南开封,救护车行驶途中与一辆机关小车发生磨镲,小车纠集人员围困救护车,致使车内孕妇逾期死亡,一尸2命。


这样的事件还有很多很多,这种不应该发生,完全可以挽留住的生命却都是因为道路,人为的种种原因而失去,也许这就是当今社会救护行业的一种无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