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


攻克松山,使整个怒江战役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周四海他们师团在龙陵方向跟增援松山的敌人浴血奋战用血肉之躯无数次的挡住了敌人的冲锋,功不可磨,就在松山上我军伤亡过大李弥将军还没有找到攻山之策一筹莫展时,周四海他们师团猛打猛冲把敌人逼进了龙陵县城,敌人凭借龙陵县城的防御工事进行还击, 师团随后接到上级攻击龙陵命令,师长决定乘两次战斗取得胜利士气旺盛的周四海所在先遣团回师西进,担任主攻任务,其它团在左右两翼进行佯攻,师司令部亦由茅草坝向推进到距龙陵仅8华里公路边上的一个瓦窑里。攻城之战于当晚黄昏开始,在重炮对前方敌人阵地轰炸过后,先遣团发起第一轮攻击,遭到敌人顽强抵抗。由于黑夜难辨龙陵城区地形,加之战前对龙陵侦察工作不细致,激战6小时后,敌人抵挡不住强大的攻势退出阵地,攻击部队进入城区街道,其它团随后相继到达,战士们欢欣鼓舞庆祝攻城的胜利,由于些时已到深夜,部队没有继续追击敌人在城里进行防御以防止敌人乘黑夜进行反击,翌日拂晓,攻城部队这才发现占领的城区是龙陵老城,而主要新城区仍在敌人手中,为此师长命令中午过后对驻守龙陵新城敌人进行攻击,全师团在老城区利用攻击前的早上那一小段时间进行了短暂休整,战士们胡乱吃了些干粮,中午过后便对驻守新城的敌军发起攻击,激烈的战斗打到第三天,眼看就要突破敌人防线占领新城,恰在这时,师部突然接到电文:驻守腾冲的敌军一个步炮联队6000余人穿插迂回前来增援龙陵敌军,兄弟部队在龙陵城西北外围进行阻击,但增援的敌军攻势猛烈,让阻击的兄弟部队损失惨重,增援敌军已突破阻击防线向龙陵猛扑过来,命令周四海所在师团赶紧撤退,要不然全师就有可能被敌人前后包围一举被消灭的危险。师长万不得已赶紧组织全师东撤,龙陵新城敌寇冲出城池紧追不舍,算好我方援军从后面赶来增援,双方经过激战都有了伤亡,过后敌人停止攻击。双方一下子又僵峙下来。

周四海所在师团在一周后得到了兵力和弹药及给养的补充,反攻龙陵的战斗又继续开始了,敌人这时扩大了防守区域,踞守城区外围,主要控制着龙陵之东南、西南、西北方的各个制高点,当时友军88师、荣誉第1师均已投入到攻打龙陵的战役中来,正向龙陵东南的老东坡和西南的回龙山驻守的敌军发起猛烈攻势,战斗异常激烈,周四海所在师团还是攻城主力军,向敌人阵地发起多次冲锋后伤亡很大,仅先遣团在一天中牺牲了3个营长,有的连队打得只剩下十多人;全团编制逐渐缩小,龙陵城东乱坟岗高地,敌人修筑的工事极其坚固,踞守该处之敌约一个大队,加之回龙山上敌人炮兵直接支援这个高地,乱坟岗高地前沿形成了密集交叉的火力网,这里是城区交通要道,攻克龙陵,必须先攻占乱坟岗高地。当时攻击部队的战斗程序总是按着在飞机轰炸,大炮轰击后发起冲锋,形成了规律,这样周而复始地向乱坟岗高地冲锋不下20余次,死伤无数,乱坟岗高地前沿倒下了好多的战士,放眼望去惨不忍睹,这样久攻不下,师长大发雷霆,一时又找不到攻克敌军阵地的破绽,敌人极其狡猾,他们掌握了我方的攻击规律,在我方飞机大炮猛烈炸轰炸时,他们撤离阵地稳蔽,待我步兵冲锋过来时,敌人也迅速进入了阵地,凭坚强工事与密集火力,居高临下,顽强抵抗,因而我方的攻击,屡次受挫,伤亡极大,师部组织了敢死队冲锋,第一次也失败了,第二次组成的敢死王永存连长勇挑重担,周四海率他们排全体战士也紧跟着站了出来加入到敢死队的行列,师部经过仔细考虑也决定由王永存连长担任敢死队队长之职,敢死队员出了周四海他们排外,又从其他连队挑选了一批有战斗经验,独立作战能力强的老班长,老兵来加入。当时李本一左手臂已在先前的战斗中挂了花被他用毛巾扎住,王永存和周四海商量过后决定不让他参加敢死队,李本一一下子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大声对他俩说:“不行,我就是要参加,我的伤并不重嘛,只是被子弹打掉一小块肉,我就是要参加敢死队!”站在他旁边的陆有福对他说:“班长,你受伤啦,就不要参加啦,再说你是一个大学生,是我们师的宝贝,你活着的用处大着呢。”周四海也对他说道:“本一,算啦,听我们的,你就不参加啦……”李本一并没有让他把话说完,鼻子哼了声,打断周四海有话说:“四海,自从在北平读书跟你认识到现在,我们俩做什么事都没有分开过,我们俩亲如兄弟,我不希望这次敢死队的名单里只有你而没有我,打虎不离亲兄弟,我一定要跟你参加这次战斗。”

“本一,”周四海说,“我孤身一人,没有有牵挂,死了无所为,可你还有……”李本一又再次打断他的话说:“四海,你看看前面倒下去的那些战士,他们谁没有自己的父母?谁没有亲人?他们为国家而战,英勇在牺牲了,他们死得,我为什么要……”

“李本一,参加敢死队的人大多有去无回,你真的就不怕死吗?”王永存连长见他胡搅蛮缠的,没好气大声地打断他的话问了他一句。

“怕死就不来当兵。”李本一脸不变色,大声地回答。

“好!我带的兵就没有一个是怕死的,全都是汉子一条,”王永存脸上带着笑容,用欣赏的目光看着他,“我答应你的请求,让你加入敢死队的行列。”他紧接着转过头来对全体敢死队员说:“兄弟们,今天跟小鬼子决于死战的时候到啦,全师官兵把希望寄托在我们的身上,我们一定要誓死拿下敌人的阵地,兄弟们有信心没有?”

“有!”全体敢死队员异口同声响亮地回答。

随后,敢死队员各自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枪弹,师长又从其他团调集了十几挺轻机枪过来给敢死队增加火力。过后正副师长及师部参谋跟王永存和周四海商量攻击时间,李本一这时走过来对师长说:“师长,这次敢死队的攻击战术要改变一下,不能按照先前那样的猛冲猛打,敌人已把我方进攻的套路摸得清清楚楚的了,我们利用空中飞机的支援,这次让飞机在敌人阵地上空盘旋既不投弹也不扫射,,阵地上的敌人就会像先前一样的跑下阵地躲藏,敢死队乘敌人慌着一团跑下阵地躲飞机之时,就悄悄摸进了敌人阵地严阵以待,而敌人仍按以往规律等待轰炸的飞机离去后才进入阵地,这样就叫他们有来无回,打他个措手不及,战斗一定能取得胜利。”

“哎呀!”师长听了他的话高声大叫起来,惊喜地看着李本一,过了片刻这才拍着他的肩膀高兴地说道:“李本一呀李本一,你真不愧是我师才子,你是一个当参谋的料啊,我们先前怎么没有想到用这个战术呢?你应该早说嘛。”

李本一得到了师长的表扬,脸一下子也红了起来,过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也是观察了好一阵子才想出的办法,不知道行不行。”

“行!”周四海跟着说道,“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兵不厌诈,让敌人防不胜防。”

“反其道而行之,”王永存也高兴地说,“攻克敌人的这个阵地,还非得采用这个战术不可。”

李本一想出的这个攻击战术大家一致赞成,大家在一起又商量了攻击时间,最后决定黄昏5时采取攻击,随后师长叫电台发报通知后方飞机在黄昏5时到来时对敌人阵地进行佯攻。

黄昏5时,天色微微地暗了些,山野有了些雾罩子,天空有飞机的轰鸣声,美国盟军的飞机从周四海他们头顶上空飞过时,王永成腰间捆满了手榴弹,手提一挺轻机枪,大声地说了声:“出发!”

天估神兵,山里渐渐升起的雾罩掩护了整个敢死队,敢死队全体战士一下子在全师战士的视野里消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