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非首发]也来谈谈巴以冲突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今天看了篇关于《可保“巴以”双方500年不再起冲突的最好方法》的文章,其文章大致意思是:1,由联合国出面,接管耶路撒冷地区,主权属于全人类 ;2,以色列迁出耶路撒冷地区,建国地点设在美国境内; 3,阿拉伯国家出面,劝说巴勒斯坦将国家迁出耶路撒冷地区,在阿拉伯人聚集地区买块土地生活; 4,圣城不再是单独属于某一方,犹太人或者阿拉伯人仍然可以返回该地区进行朝拜活动,甚至观光旅游;

我个人很不认同这种提法和做法,暂且不说这种做法有没有道理,就是真的实现了,也不可能包500年不起冲突,毕竟现在的巴以已经不是简单的冲突问题,而且已经转换为巴以民族之间的仇恨。对此我也把我个人的一些认识来谈谈,欢迎大家讨论。

一、巴以问题的由来及为何演变为巴以冲突

要谈巴以冲突首先要搞清楚巴以问题的由来,只有对症下药才能根除毒瘤。

1、巴以问题的由来

巴以问题,与犹太历史有关,是个传说与史实交新的问题。犹太人认为亚伯拉罕是受上帝的启示,在纪元前1700多年,他带领人民从两河流域到了巴勒斯坦地区。这是上帝所赐,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但所居地区方圆仅两万多平方公里,一半是沙漠,生态环境恶劣。约500多年后,不少犹太人分散到各地,如埃及,后摩西带领一些人返回巴勒斯坦为上帝创建圣殿。公元60-70年,古罗马帝国征服巴勒斯坦,把耶路撒冷再次毁掉,进入了犹太人大流散时期。公元20年左右,东边来的阿拉伯人和当地的犹太人共处在巴勒斯坦这块土地上。

而分散在外地的犹太人不会从事农工业,只能经商。但犹太人凝聚力强,后在欧洲很有钱。中世纪引起过多次反犹太Z義的活动,欧洲的***最早也用犹太教得圣教(即旧约),后修改为新约。排犹的浪潮在二战中达到顶峰,犹太人的历次流放,促使犹太复国Z義的产生,想要重建以色列国。后在超极大国的支持下,设想成为事实。二战后全世界人多同情犹太人,但美英对犹太复国Z義意见不一,犹太人力量渐强,搞恐怖,残杀,曾把英军司令部炸掉。英国只能将这问题交给联合国。1947年,联合国通过巴以分治,将所占地域56%给犹太国以色列,44%给巴勒斯坦。这就埋下了巴以冲突的祸根。

2、巴以冲突

1968年,以色列以坦克、装甲车大举入侵约旦,领土扩充,占领了加沙地带和埃及的西奈半岛。联合国要求以色列撤出埃及。冲突的根源在于阿拉法特组织的地下武装"法塔赫",目的是以收复巴勒斯坦(1959年正式成立)。1964年开罗13国会议,纳赛尔提议成立一个专门对抗以色列的组织,由"巴勒斯坦JF组织"和"巴勒斯坦JF军"一起组成。数年后,法塔赫全面掌握了巴解组织。1965、66、67年间,巴以双方对抗不断增加。1968年3月以色列大举入侵约旦,原来也要摧毁法塔赫的基地卡拉梅。但卡拉梅大捷,数千巴人参加了法塔赫游击队,壮大了阿拉法特的实力。但1970年,法塔赫游击队与约旦政F军发生冲突。另外,巴勒斯坦还有哈巴斯组织的***抵抗运动,目的是消灭以色列,它深受巴勒斯坦人的欢迎。巴内部政见不一,增加了问题的复杂性。期间共发生了5次中东战争。

到了1991年3月,美国和当时的苏联共同主持的马德里中东和会,巴勒斯坦与约旦一起参加了。1993年又有在OSLO(奥赛罗,挪威首都)秘密谈判协议,规定巴以和平进程分五个阶段。94年以色列撤离统治了27年之久的加沙和杰里利地带,5月间在开罗签约,承认在该地区的自治地位。95年以方拉宾政F上台后不久,11月以总理拉宾遇刺。临时总理佩雷斯宣布96年大选,但以色列的阿拉伯人不选取他。后工党巴拉克上台,96年到99 年6月,巴以双方的冲突处于停顿状态。2000年7月25日美国总统克林顿邀请巴拉克和阿拉法特在戴维营会谈,巴拉克认为当时环境对以色列有利,提出方案:"1、撤出约旦两岸95%的领土,成立巴勒斯坦国。2、巴以双方均定都耶路撒冷。巴在东,以保持西部。难民及水资源问题都可解决。 但以色列国内分裂,巴拉克的方案不受支持,巴方阿拉法特也拒绝签字,(因阿拉伯世界的倾向他无法控制。)戴维营的谈判实际上是奥赛罗协议的最后冲刺。这次的结果说明两会都失败和巴拉克政策的破产。"

同时巴靳斯坦难民问题也是在解决巴以冲突的一个重要问题之一,从1948年开始,难民涉及到许多阿拉伯国家,人数至少300万。他们流落到各地,如约旦、黎马嫩等。难民理应返回家园,但以不容许在加沙地带接收过多的难民。这也使得双方谈判进入僵局的一个重要问题之一。

二、近几年的一些相关历史事件

其实说到这里巴以冲突的根源已经很清楚了,但现在的巴以冲突不乏与近些年的一些事件相关,我也简单的列举一下:

1、阿克薩群眾起義

2000年9月28日,以色列反对党领袖沙龙拜访了圣地-圣殿山( 也被称为Haram Ash-Sharif),这是全球宗教争夺最激烈的地点之一。这一地点对犹太人,穆斯林和基督徒维持宗教的重要性是相似的。沙龙的行动被许多巴勒斯坦人团体认为是故意的挑衅的行为并且在那里引起了暴乱。虽然双方对此后事件的动机有争论,这个事件即 阿克薩群眾起義。根据2004年5月18日中东政策政务会资料,超过3,867人在2000年9月29日以后的衝突中被杀。892个以色列人(非战斗者公民和以色列防卫军人)被巴勒斯坦战斗者或自殺炸彈客杀死,2975个巴勒斯坦人(所有的巴勒斯坦人除了自殺炸彈客和被以色列暗杀的目标)被以色列军队或以色列人杀死。

2、美总统布什的中东新计划

美总统布什2002年6月24日公布了美方的中东和平新计划:1、巴勒斯坦现在的当局支持恐怖Z義,应在年前进行民Z选举。2、以色列应停止修建安居点,能允许巴勒斯坦人自由行动。沙龙表示欢迎,巴勒斯坦也表示欢迎,希望与美国会谈,联合国表示审慎地欢迎。一般对此事的反应是美国在外交上有收获。阿拉法特的地位削弱,他已不能有效地控制法塔赫,阿拉伯世界也不支持他,以色列人要逐他出巴政坛。

总之,对布什的新政策达成了几点共识:1、召开新中东问题1会议;2、建立巴勒斯坦国;3、巴勒斯坦的行政机构腐败、应改革。虽然他给巴勒斯坦以建国的“许诺”,但在许许多多阿拉伯和巴勒斯坦十分关切的具体问题上,比如领土、边界、首都及耶路撒冷归属、难民、犹太定居点等问题的处置上均是未知数。许多问题及细节不明确。

3、以军士兵绑架事件

2006年6月25日凌晨,8名巴武装人员通过地下通道潜入位于加沙地带南部附近的以军哨所,向坦克和碉堡发射火箭弹,并炸毁一辆装甲车。以军發言人证实,2名士兵被炸身亡,4名士兵受伤。遭绑架的以军士兵是19岁的吉拉德·沙利特(Gilad Shalit)。当晚,以色列内阁举行特别会议,决定同意国防军着手营救这名士兵。6月26日,以军在加沙地带南部边境附近大规模集结。哈马斯下属军事派别卡桑旅、人民抵抗委员会和***军当天发表的声明,要求将其所劫持的以色列士兵交换在以色列监狱内关押的所有巴勒斯坦女囚犯和未满18岁的少年囚犯。

6月28日,以色列开始对加沙发动代号为“夏雨”的军事袭击行动。6月29日,以色列军队在约旦河西岸城市展开大规模抓捕行动,逮捕了64名哈马斯官员,其中包括自治政F副总理纳赛尔丁·沙伊尔、7名自治政F部长、20多名立法委员会委员。6月30日,以色列军队出动战机,袭击了巴勒斯坦政F位于加沙的内政部大楼。7月2日,以色列武装直升机向位于加沙城的巴勒斯坦自治政F总理府发射导弹,造成大楼部分受损。8月6日,巴立法委员会主席杜韦克在约旦河西岸的家中被以色列安全部队抓走。

4 、以色列封鎖加沙地帶

2007年6月,哈馬斯控制了加沙地帶,並使用火箭彈對以色列進行攻擊。以色列除了以軍事行動還擊哈馬斯之外,同時也對加沙進行經濟封鎖。 而從2008年1月18日開始,以色列更完全關閉了加沙邊界,使加沙地區150萬人民立刻陷入缺乏食物,飲水,燃料,電力的人道危機。哈馬斯在1月23日爆破了與埃及間的拉法邊界圍牆,數十萬加沙居民湧入埃及搶購民生物資。在聯合國安理會上,利比亞代表形容被封鎖的加沙地區如同集中營。

三、此次巴以冲突背后的政治因素

12月27日,在本年度的最后几天内,以色列对加沙发动大规模的袭击以色列150架战机在24小时内发动250次空袭,大规模轰炸加沙地带哈马斯目标,造成了近1700人伤亡。从以色列政F的声明中得知,其军事行动的主要原因是哈马斯控制下的加沙不断发生针对以色列目标的火箭和导弹袭击事件。但是,这种事件已经持续多年,以色列也因此关闭了与加沙地带之间的一些过境点,并不能成为这次大规模袭击合适借口。

为此我也看过一些评论和介绍,我比较倾向于以下集中看法:

1、在以色列国内,更重要的议程是明年2月提前举行的大选。但执政的前进党却遭受奥尔默特形象危机、利夫尼能力危机等重重质疑。如若现在举行大选,前进党势必落后利库德集团12个席位。因此,即便是代表左翼温和理智的前进党主席、女外交部长利夫尼也不得不选择“动武”,以抗衡代表右翼的利库德集团领导人内塔尼亚胡。

2、不可忽视巴以冲突背后美国的分量。“9·11”之后,以反恐为名,美国调整了中东政策,试图推行“中东民Z化”进程,“践行”了伊拉克战争。在巴以问题上,美国努力扮演和平调停者的角色,具体做法是放弃阿拉法特,推进巴勒斯坦的民选。却不想由此让激进的恐怖Z義组织哈马斯在大选中获胜,取得合法的地位。

3、以色列选择这种时机打击加沙地带的哈马斯武装,与美国即将出现的政权交接及其可能的中东政策有着密切的关系。与坚定支持以色列的布什当局相比,虽然奥巴马也表示会延续美国与以色列之间的传统友谊,但是也表示要同时与“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合作以实现和平与安全”。这意味着奥巴马当局未来的中东政策,与布什当局无条件支持以色列的现政策相比,将会出现不利于以色列的变化。在这种顾虑之下,以色列选择布什总统的最后一个月中发动袭击,是要最大程度地发挥其余热,并给奥巴马设置下一个不得不面对的既成事实。

时至今日,巴以冲突已经从领土和宗教问题演进成更复杂的政治问题。 可见,巴以冲突的直接起源在于犹太人的复国运动,建国后又屡次把巴勒斯坦人赶出故土,就像当年别人对他们所做的一样,而且越演越烈,终于酿成了民族矛盾。而更为深刻的原因是,两个民族都曾是这块土地的主人,两个民族都视同一个城市为宗教胜地,从而冲突就有了更为坚实的感情和宗教力量,而解决也变得更加困难。犹太人的建国和驱逐可以看作为几千年来来怨恨的释放,虽然可以理解,但他们表现出来的过分強硬和蛮横却为本来可以更好解决的问题留下了祸根.巴以冲突,说到底是为了争利益。他们争的东西最要命,因为关系到巴勒斯坦这块土地的归属,它的主人是阿拉伯人还是犹太人。这种斗争,谁都不会妥协。

以色列虽然强大,却无法扑灭巴勒斯坦斗争的烈火。巴勒斯坦青年无法跟以军在战场上对垒,便不顾牺牲搞人体炸彈。周围的阿拉伯国家一直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正义斗争。几十年来,巴以都认识到,谁也无法消灭谁。武装冲突还会持续,谁来调停也不会带来和平。今后的走向仍难以预料,中东和解的路还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