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强人爆贴:可恨的农村人.

某企业招聘一名员工,应聘者有两人,他们的能力不相上下,于是就出现了竞争。而竞争的结果毫无悬念。因为,他们的户口不同,一个是城里的,一个是农村的。

城里人要求2000元的工资;农村人只要1000元。做为老板,当然是想降低用人成本了。

为啥同一职位,他们会提出不同的工资要求?

农村的生活成本远低于城市,这是一个原因。另外,农村人把耕地承包出去,而后进城打工,拿着工资、赚着地租,同时享有三险一金。国家的政策是,取消农业税,耕地有补贴。就是说,种地非但不交税,国家还给农民钱,就是把地承包出去,也有耕地补贴金。这样算起来,农民就拿了三份工资——城里的工资;地租;耕地补贴金。除三份工资外,农民子女入学还可减免学费。

而城里人呢?城里人没有耕地,他没有额外收入!这些工资,就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他要生存,他不能失去这点可怜的工资!


我表达清楚了吗?没有!我前面的举例不是很恰当。因为,农村的人口高于城市,应聘者中,农村与城市的比例不可能是1:1,他们在数量占绝对优势。

为了进一步说明这种现象的可怕,我再举例:

当你乘坐公交车,你会发现车内很拥挤、人很多,你找不到空座位。

你注意观察和思考,车上一半以上都是外来务工人员,是他们占据了本属于你的座位。你是本地人、城里人,座位就应该是你的。而这些寄生虫赖在城里不走,吸食着城市的资源,令你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座位。

他们以惊人的速度繁衍后代,数量越来越多,想尽办法,最终落上城市户口。而他们不会感激你,对于寄生虫来说,你只是他们的寄生体和食物,为了生存他们会吃掉你,然后把你残缺不全的尸体从公交车上扔出去。

公交上的每一个人都享有乘车的权利,而当这个空间饱和后,有一些人不顾及超载所带来的安全隐患,硬是要往车里挤。他们自私自利,丝毫不为乘客着想,如果乘客反过来为他们鸣冤叫屈,这种狭义的善良和包容就是犯罪。车的空间已经饱和,硬是挤进去一些人,必然会挤死踩死很多乘客,而后整个车被挤爆,还会死更多的人。

身处车外的农民,不能因为其身体强壮和数量优势,就把弱小乘客挤下车或踩死。所以说,这不是优胜劣汰的问题,而是道德层面的问题。

城市的资源,就好比一块面包。农村人多吃,城里人就得少吃,农村人都吃了,城里人就得饿死!然而,这是一块城里人的面包,农村人的面包在老家!


为什么说城市资源是城里人的?

啥叫城里人?!

如果说,某人是城里人。那么,城里人怎么界定?

有城市户口,在城市有住房,常年在城市居住,我们可以说他是城里人。

你在城里打工,不是城里户口,能说你是城里人吗?有人这样称呼你是吗?

我不禁要问,城市发展要听取哪些人的建议?一个探讨城市发展的听证会,所出席的代表当然是有本地户口的市民了,难道是外来务工人员?

什么叫市民?就是城市的居民。只有城市居民,才有权利为他所居住的城市发表意见和建议。外来民工有这个权力,在别人家的地方说三道四吗?

我们暂且不考虑户籍上的竞争优劣,我们首先要弄明白一点,我们的竞争对手是谁!城市资源的所有权是谁的?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



你也许会说:楼主的言论很残忍。

我不得不提及一个词——立场。

任何一场战争,都没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日本侵华是正义的吗?为什么至今还有很多日本人去参拜靖国神社?

当时的日本,人口膨胀,土地贫瘠,资源匮乏。必须通过军事扩张来满足国民的物质需求。

啥叫战犯?在我们的角度看,他是双手沾满鲜血的魔鬼;在日本人的角度看,他是民族英雄。为什么?立场不同!

城里人的切身利益,一直是我关系和关注的。因为,我是一个城里人。

我们有成千上万的下岗工人,我们有成千上万的低保家庭,我们渴望有更多就业机会,我们渴望高品质的生活。我们的城市容不下那么多人,请你们走吧!我的农民兄弟!(也别全走。为啥不能全走,详见后文。)


农民兄弟会走吗?不会!

我前面说,他们的面包在农村。那么,什么是农村的面包?

农村的面包——包括耕地在内的一切农村资源。

然而,他们并不珍惜这份资源。在有些农村,撂荒的耕地随处可见。他们放弃耕地,进城务工,想尽一切办法,最终落户城市。

落户城市的途径:

1、个人能力。你认识的农村大学生,有几个想离开城市,回去建设自己的家乡?

2、超生。养活农民的孩子,比养活城里的孩子,成本要低很多。他们有这种思想:一个孩子(独生),长大以后的发展前景很难说,可三个五个甚至更多的后代,总有一个会出人头地的。只要他在城里落户,就会把一家人的户口都迁到城里。

3、婚姻。通过与城里人结婚,将户口落在城市。一个有目的的婚姻,能长久吗?结果往往是,“母鸡”刚变“凤凰”,就迫不及待地飞走了。这种现象,屡见不鲜。

4、暴力手段。他们一方面向往城市的生活,一方面又对城里人带有无边的仇恨。他们偷盗、抢劫、杀人,无恶不作。据统计,城市的黑社会成员,95%以上都由外来务工人员。他们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怕吃苦受累,不想通过劳动致富,又羡慕城里人的生活。于是,他们将黑手伸向可怜的城里人,他们的贪婪和欲望,摧毁了多少幸福的家庭?


成千上万的农民,通过种种途径落户城市,这一现象非常可怕。

还拿“公交车”说事。我就不说车上有多少座位了,把座全拆了,这车能装多少人?能不能装100人?能不能200人?!能不能装500人?!!……

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记住,是总有一天,这辆车会,“嘭”!被挤爆了。


可是,我的祖先也是农民,按照时间顺序,是他们先挤上车,而后我才变为乘客身份的。我反对农民落户城市,不是很矛盾吗?

好的!再举例:

受全球气温变暖影响,南北极冰层完全融化,地球一片汪洋。

幸存的1000多个人类在水上挣扎。这时,由远处飘过来两艘船,分别是:一艘渔船和一艘小游艇。

选择登上渔船的人占多数,因为它比游艇要大很多,也更安全。而且,船上有捕鱼工具,可以通过捕鱼来解决吃饭问题。选择游艇的人占少数,他们依靠游艇上的少量食物艰难度日。

有一天,形势发生了变化。渔船的人,在食物充裕的情况下,感觉不到自然条件对生存的威胁,所以他们的性生活十分丰富,疯狂的繁衍后代。由于人数猛增,导致食物紧缺。而此时,游艇的人艰苦奋斗,想尽一切办法获取食物,并且计划生育,最终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

这时候,渔船的一部分人扑向游艇,去争抢食物。游艇的人接纳他们,并向他们提供居住的地方。接着,所有渔船上的人都扑奔游艇。而游艇的空间已经饱和,无法容纳更多的人,所以渔船户口被拒绝入境,拒绝他们的人,也包括来自渔船的居民。

渔船的人很气愤,对游艇的人说:“凭什么不让我们上船?你们当中的有些人,最早不也是渔船上的吗?”

身为游艇居民,我想说:

我的祖先是“游艇”,还是“渔船”,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如果我的祖先是“游艇”,我荣幸;如果我的祖先是“渔船”,我庆幸,他早些上“船”的抉择是非常英明的!他原来是哪条“船”上的不重要,关键是我的户口在哪条“船”上。“游艇”的空间已经饱和,我生活在“游艇”上,当然要站在“游艇”人的立场说话。

那些没有及时上“游艇”的人,他们的后代有什么不平衡的?既然你把祖先看得那么重要,你就该为他当年的选择承担后果!


必须强调一点,我不否定农民的价值。

农民不仅是一种身份,它还是一种职业。他的职业是生产粮食,人不吃粮行吗?所以说,不能没有这种职业。我对那些勤劳朴实的农民非常尊敬。

本帖并非针对农民,而是针对非城市户口的外来务工人员。

农民——在农村范围内,生产农产品或农副产品的农村居民。

民工——在城市范围内,以农民身份,从事体力或重体力劳动的人。

非城市户口外来务工人员——持有非城市口户,在城市范围内,从事任何职业和工作的人。


好,这几个概念说完了,我再说观点:

1、农民值得尊敬。

2、非城市户口外来务工人员,是一数量庞大的群体。在比例上,这一群体的犯罪率高于城市本地居民。

3、这一群体对城市的发展有利,也有弊。

4、当城市居民可以满足就业缺口时,这一群体的大量涌入,视为有弊。

5、当城市居民不能满足就业缺口时,这一群体适当的、小规模的、遵纪守法的、有针对性的进城就业,视为有利。

6、当城市的教育资源处于饱和状态,农村生源大量涌入城市,视为有弊。(他们学成本事后,不去建设自己的家乡,而是在城里口户。)

7、计划生育政策,从落实的情况看,农村不及城市。

8、要想从根本上解决社会矛盾,必需摆平城乡差距问题,或者说贫富差距问题。


对摆平这个问题,我提出若干建议(一个对城里人和农村人都有利的政策):

1、城市企业,招农村口户的员工,国家要对该企业加收重税。这样的话,企业无论雇佣哪个户籍的员工,它的用人成本都是一样的了,两者的竞争力将处于持平状态。

2、农村企业,招城市口户的员工,国家也要对该企业加收重税。这就公平合理了,谁也没占谁的便宜。

3、城里人去农村创办企业,国家要对该企业加收重税,以鼓励城里人在城里发展。

4、农村人去城里创办企业,国家也要对该企业加收重税,以鼓励农村人在农村发展。(公平合理)

5、城市户口的人才去农村工作,国家要加收他的个人所得税,以鼓励他在城市发展,不去争抢农村本地人的饭碗。

6、农村户口的人才去城市工作,国家也要加收他的个人所得税,以鼓励他在农村发展,建设自己的家乡。(公平合理)

7、《婚姻法》上加一条。夫妻生育的子女,其户口必需落在父母户口的所在地。夫妻双方,凡一方为农村户口的,双方均转为农村户口。

8、对农民实行无偿贷款、减免税率等优惠政策,以鼓励他们发展地方经济,建设美丽的家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