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元:下一个世界硬通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周刊2009年第1期封面图

华元:下一个硬通货?

人民币的版图正在扩张。

世界对中国的信心指数和实力认同,支撑着人民币的世界旅行。

欧元之外,美元疲软,亚洲勃兴,世人期待下一个硬通货,它足够强大、稳定和被认同。

它的名字也许是“中元”、“亚元”或“人民币”,也许是“华元”(人民币+新台币+港元+澳门元)。

大国需要强币——中国也期待华元。

人民币是民生,华元是国计。人民币是现状,华元是愿景。

华元的背后,是世界上人口最多、地域最广、GDP总量仅次于美国和日本、在全球经济中位置日益重要的大中华经济体。华元的崛起,必然会连带行销汉语、中国文化和中华文明,甚至会变成中华文明的24小时广告。

当然,国强民富,华元才具备可能性和存在意义。

从现在起,世界和中国都在预测:华元时代的到来,还要多久?

货币的世界战争

大国需要强币

人民币应该做的是,走美元的路,让美元无路可走。让人民币体面地走出去,而不是抱着美元在家里坐以待毙。

文/邝新华

美元来了,这是美国史上最强大的一次货币炮弹。美国时间2008年12月16日,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0~0.25%,美元基准利率达到历史最低水平。评论家们形象地说,美国的印钞机要加班了。

钞票多多益善。是这样的吗?五年前,房价涨了,广告多了,我们的工资也高了,幸福指数攀升。一年前,房价太高了,赚到的钱再也买不起房子,幸福指数下滑。五年前是发行的钞票多了,一年前是发行的钞票太多了。

假设北京某高官拿着人民银行刚印出来的一张百元大钞到你家买30斤鸡蛋,你会给他吗?会的,你还会很高兴,这是刚印出来的新钱,而且连验钞机都省了。同样,美联储主席伯克南拿着百元美钞到你家买200斤鸡蛋,你犹豫一下怎么兑换之后也会爽快地给他,因为你正打算趁经济危机去欧洲度假。

这两个交易,你都不会考虑到,对于两个买家而言,这只是一张刚从印钞机里出来的质量较好的纸。不过,对于你后一个行为,中国的官员是不会高兴的。因为美国人用他们的纸在换我国的资产。如果鸡蛋变成石油、稀土什么的,那就是资源了。

如果每个国家都可以无休止地让印钞机加班,最后,我们不得不像津巴布韦的师奶们那样拿着几百万的纸币去超市买面包,甚至小孩的学费涨到一亿。

特别地,当别人的钞票多多,那我们就更不能益善了。美国前财长约翰·康纳利(John Connally)说了:“our currency, but your problem。”(我们的钱,你们的麻烦)

自力更生,华元免谈

中国人的财富受到美元的威胁,由来已久。早在这一轮经济周期的开始,人们就在喊外国游资及热钱对我国财富的冲击。

2004在11月27日,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一篇文章,首次公开承认境外游资在内地的大量存在:“今年上半年外债增长16%,达到2000多亿美元,其中接近50%属于游资性质的短期债务。”这些资金进入的方式包括贸易渠道、外企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地下钱庄等。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些游资在等待人民币升值后,再以各种方式抽离大陆。

当然,固定资产及企业股权,也是主要的冲击对象。大摩跑到上海,写字楼一幢一幢地买,更不用说直接参股百度、分众等一个个公司。

相对于外国热钱,中国巨额的外汇储备却没有成为美国的热钱。你不理财,财不理你。这句话在国家层面也有效。虽然舆论普遍都认为华尔街危机还没到底,但根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2008年10月份中国增持了659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为什么?

还记得2007年夏天吗?那个时候,国家外汇投资公司刚刚成立,意气风发。斥资30亿美元购入黑石集团1.01亿股,约占后者总股本的9.9%,购入价是黑石招股价31美元的95.5%,约为29.605美元。这是国家外汇投资公司的首笔境外股权投资。不久,黑石的股价连续下挫而跌破中国国家外汇投资公司的入股价,后者一度出现账面亏损约3383.5万美元(约合2.58亿元人民币)。我们无法计算这是多少个珠三角民工三班倒倒出来的钱。那个时候,华尔街还没有风暴。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指出:“中国的外汇储备还持有约3700亿美元的两房债券”(新京报,2008年12月17日,B03版)。金融风暴告诉我们,跟房地美和房利美相比,美国政府更靠谱一些。

2008年10月,我国贸易顺差突破350亿美元,11月是另一个新高401亿美元。是的,当你手上拿着将近2万亿美元时,你会坐立不安。在这种形势之下,尽快把手中的美元转换成有稳定利息的债券,而且是全球“最有钱的”美国政府的债券,是最稳健的办法。

即使美国金融风暴再怎么吹,我们也只能增加他的国债,因为我们几乎别无选择。统治世界经济的美元,绑架了整个世界。我们要在国外买点石油、赚点小钱,都要看着林肯和富兰克林的脸色。

根据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的研究,截止到2006年,美国在国际市场上发行了8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券,其中一半左右由美联储自己持有。也就是说,美联储通过印钞票的方式获得了4万亿美元的资产,而这部分资产随时可以用来换取国际社会上的其他金融资产。

有政协委员提出华元的提案,希望以此振兴我国货币的战斗力。那么,人民币在国际上的地位如何?没错,像李稻葵说的那样,外国央行的外汇储备中人民币基本为零。而流通也仅局限于东南亚等地。国内还有人喊出石油人民币的话,就更不靠谱了——伊拉克还提过石油欧元呢。

抗美援韩,亚元空喊

经济学家把这种在全球发行货币的好处叫做“铸币税”,用李稻葵教授的话就是:“中国人民银行可以凭空采取印钞票的方式来获取国际资产,获得在国际范围内的购买力。”

掌管美联储的伯南克曾经说过,罗斯福的美元贬值政策是应对大萧条的有力武器。他还引用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话,如果经济陷入通缩,就从直升机上撒钱下来。现在,伯克南打算把美钞通过大炮轰向全球。

直到现在,山姆大叔印出来的钞票还要日复一日地换取我们的玩具、衣服和电话、电脑。美元印得越多,他们换得就越多。温家宝就曾经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对美元贬值的担忧。

每当美元贬值,就会有一大批持有巨额美元储备或大量美元债务的国家感到麻烦,比如说中国。对于中国来说,美元不仅仅是一个问题,而且是一个大问题。目前我国外汇储备接近2万亿美元,保守按一半是美元相关资产来算,美元每贬值10%,中国的这笔财富就损失1000亿美元,相当于10艘航空母舰,3000多架F16战斗机。而对于美国而言,可以避过大约680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

要是你掌握了美元的印钞机,当华尔街出现经济危机,大家都喊没钱时,你会印吗?伯克南会。其实这已经是所有人的预期,但没想到伯克南做得这么绝。

韩国是此次金融危机受打击最大的亚洲国家之一。韩元兑美元今年贬值约60%,外汇储备也迅速下降,跌至四年来的新低2005亿美元,仅11月就流出117亿美元。不久前,因为韩元贬值,很多韩国学生不得不搬出北京的望京富人区,转而到租金低的区域。不少韩国学生还因支付不起在中国的学费、生活费而打道回韩。

李稻葵认为,当代国际金融危机发生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发展中国家的现金流大部分是以本国货币计价的,而负债却是外币计价的。“发生货币贬值时,这些发行国际债券的发展中国家和企业就面临着支付危机。其本质就是金融市场先进的发达国家把汇率风险完全推给了金融市场落后的发展中国家。”

为了摆脱美元的“侵略”,韩国决定与亚洲两大强国结盟。12月上旬,韩国分别与中国与日本达成货币互换协议。其中与中国交换的货币达1800亿元人民币(38万亿韩元)。

发行货币是一种战争手段,如果你能把钱发行到全球去,跟你把军队派遣到全球去效果会很相似。兵临城下,弱国只好结盟。2003年6月的清迈会议,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金融合作就有在“10+3”范围内的双边货币互换协定。

区域货币一体化是很多地区都有的口号。在亚洲,日本和韩国就一直鼓吹亚元。为什么用“鼓吹”,而不是提倡?我们听听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的梅新育博士的判断:“亚元永远都不可能存在。永远不会,我认为。”

对此,李稻葵教授在其《大国发展战略——探寻中国经济崛起之路》一书中有详细的解释:“人民币还不是国际货币,以人民币计价的国际金融资产数量仍然为零,所以,目前关于‘亚元’的计划,都必然是以日元甚至于韩元和印度卢比作为储值后盾的,这样显然对中国十分不利。”没有了中国的支持,亚元的出现就比较困难了。

比东亚国家走得更快的是欧洲的贵族们。他们早在1999年就把货币统一,以对抗强势的美国印钞机。

兵戎相见,欧元实干

发行权的争夺是这场战争的重要内容,世界各国官方外汇储备中的资产组成成分是战争胜负的标志。

我们可以从中国的外汇储备资产分布情况来了解目前各货币的战果。旅美金融专家李振勤等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数据推测,2003年6月中国外汇储备的近似组合大体为:美元70%、欧元15%、日元10%、英镑5%。到2004年9月底,美元比例降低至60%,依据上边的权重,估计欧元、日元、英镑的比例分别上升为20%、13%和7%。

对于弱势的人民币,在几年以前基本上没有国家用作外汇储备。例外发生在2006年,菲律宾签署总统令,宣布将人民币作为正式外汇储备。第二年10月,白俄罗斯国家银行也将人民币列为国家新的外汇储备之一。而不久前与韩国的货币互换,其实就是变相地让人民币成为韩国的官方储备。

这些,与欧元的规模作战一比,就像游击战一样。2002年,伊拉克将其美元储备转换为欧元,几个月之后,美国决定对伊拉克开战并随后侵入其领土。

货币之间的世界战争只发生在几个有强大实力的国家之间。美国和欧洲是两个主要对战集团。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货币霸权主义的也是欧元。1999年1月1日欧元出来之前,人们对欧元寄予相当高的期望,希望欧元能结束美元的垄断。但伴随而来的却是失望。欧洲贵族们并没有得到全球居民的支持,而支持他的伊拉克却被美国人用真实的大炮攻下——当然还有没加入欧元区的英国绅士。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欧元也是很成功的。李稻葵就很看好欧元,他在接受采访某网站采访时说:欧元正在逐步取代美元,这是不争的事实。欧元的历史不过八九年,八九年前欧元在全球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中的比重是零,两年前22%,今天可能超过这个数字。美元在十年前大概是70%左右,今天降到55%左右,很明显,一升一降。再举一个例子,以欧元议价的债券市场的规模在两年前已经超过了美元固定收益的市场规模。

在华尔街金融风暴还没有跨越大西洋的时候,欧洲国家是最幸灾乐祸的。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对抗美元的世界货币之战还需要持续。还好的是,货币的战争至少是和平公约之下最阳光的战争。

现在,轮到让人民币国际化了

成为国际化货币有什么好处?当你拿着人民币出国时,随时可以买到面包。什么时候我们钱不够花了,就到人民银行印点到中东买石油,到美国买玉米。高层次一点的,外国人还把人民币当作金子那样存在银行里。别不信,我们就是这样把美元存在银行里当成金子的。

举美元的例子。在美国国外流通的3000亿美元就像是提供给美国政府的一笔无息贷款。美联储估计,美国每年因此可节约150亿至200亿美元的费用。否则,纳税人将必须替政府支付3000亿美元贷款的利息。

我们也希望有这样的无息贷款。

李稻葵用“妙不可言”来形容人民币国际化之后的好处。一个是铸币收入,就是我们可以印人民币到中东买石油。另一个是外贸企业的结算和成本以人民币计价,可以大大减少汇率风险。第三个是减少国际收支的波动。也就是说,美元再怎么贬值,我们的外汇储备也不会缩水了,因为那时我们的外汇储备就是人民币。李稻葵认为,第三点“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的货币如人民币国际化所能获得的最大好处”。

根据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钟伟的测算,如果人民币的国际购买力能够在较长的时段内保持稳定,并且逐步推进人民币的区域化,那么到2010年人民币区域化带来的国际铸币税收入可能为152.8亿美元,到2015年约为224.6亿美元,到2020年约为300.2亿美元。

人民币国际化的最终目标是什么——其实是中国人的一种自由——人民币在资本账户下的完全兑换,即允许中国居民和企业自由将人民币转换为其他货币,到国外投资。

李稻葵的研究表明,假如人民币今天实现资本项目下的完全可兑换,那么,人民币2007年在各央行外汇储备中的比重可达7%左右;假如2020年之前人民币完全可兑换,那么,届时人民币在各央行外储中的比重将大幅度上升,达到21%,而美元将从今天的65%降到28%。

如果李稻葵的假设成立,那么,十几年后,美国的外汇储备中将会有大量的人民币,当我们遇到经济危机了,就把利率降到零至0.25%的区间,让人民银行的印钞机加班加点。是的,人民币应该做的事情是,走美元的路,让美元无路可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