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港媒:形势危急 中国国防当务之急是西部安全

更新时间:2009-1-5 9:22:49 点击数: 501 论坛交流 文字大小:大 中 小

米尔军情网:

2008年的中国可谓多事,虽然奥运会这一百年盛事得以成功举办,国内却是种种天灾人祸纷至沓来。令国人感叹的是,北京奥运会举办前和进行期间遇到的最大威胁,竟是远在数千里之外的“东突”和“藏独”分子。

特别是那些新疆恐怖分子受外部极端宗教势力的影响,也学会了美国“九.一一”袭击的那一套,一再试图搞自杀式攻击。最近印度孟买发生的恐怖袭击,也从反面提醒中国人不可小视***极端势力的能量。

过去中国长期把东部沿海地区看成国防前沿,西部则视为相对安定的后方,如今西部的安全问题却日益受到重视。除了治标外,中国想解决来自西面的威胁还必须治本,认清种种不安全因素的来源更是治本的前提。

开发西部前提确保当地稳定

提到中国西部,人们头脑中往往会出现沙漠戈壁、雪山高原的景象。自西汉、东汉时关中地区衰败后,中国的经济重心转向东部,经济东富西贫、人口东多西少就成为千年定势。成都、兰州以西国土面积差不多占全国一半,人口却只占百分之四,而且多为少数民族聚居区。当地宗教势力根基深厚,还有国外背景,如藏传佛教原发源地在印度(当地佛教虽被印度教消灭大部却还有影响),而***教又与中亚、西亚的各教派密切相关;新疆的一些人在民族源头方面又认同土耳其。

这类复杂情况在历史上就激起过许多民族冲突和仇杀,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回乱”曾造成上千万人死亡,仅甘肃人口就减少了三分之二以上,新疆又几乎分裂出去,幸得湘军统帅左宗棠西征才将当地平定。

新中国成立后,西部地区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建设,并依靠发动少数民族下层群众平定了叛乱和暴动,内地移民数百万建立的生产兵团又成为稳定新疆的重要力量,出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民族关系和谐稳定。

不过,改革开放后东西部发展出现了不平衡,加上国际上一些反华势力的策动,新疆、西藏的不稳定因素日益增长。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央政府提出了西部大开发战略,这不仅是经济建设的需要,在政治上、军事上也具有重大意义。

从整个经济布局看,中国东部沿海区域虽是经济最发达地区,能源短缺、矿产不足的矛盾却日益突出,西部能源储藏丰富而开发很差。西藏在2006年铁路修通之前难以进行大规模勘探,至今地下储藏尚不十分清楚,广阔的新疆和青海等地却被探明是“聚宝盆”。塔里木盆地内石油储量估计有二百亿吨,因交通不便影响了勘测和开采。新疆已探明的煤储量更超过千亿吨,占全国总储量百分之四十,也是碍于运输问题而未大规模建矿。目前国家正实施空前规模的铁路路网建设,除兰新铁路建修复线外,从内蒙古河套通向哈密的北线入疆铁路也预定动工,天然气和输油管道也在加紧铺设。当年左宗棠收复新疆时曾有言:“国家兴盛时无不掩有西北”,如今中华全面振兴也要以开发西北为前提。

宗教极端势力内外勾结为祸

纵观世界范围内的民族分裂情况,若民族问题与宗教狂热煽动相结合,动乱必成气候。像英国北爱尔兰独立运动正是与天主教与新教的冲突联系在一起,俄罗斯车臣的分离势力也是***教极端势力的煽动为精神支柱,中国的“藏独”、“东突”同样是以宗教狂热与民族分裂二者结合才得以喧闹起来。

目前国内铲除民族分裂势力最棘手的问题,是其根源还在境外。西藏分裂势力的“精神领袖”达赖流亡印度并长期由西方豢养和支持,这早为世人所共知。再如新疆的一批恐怖分子当年就由设在阿富汗的塔利班营地训练,至今还经常跨境活动。此外,世界范围内的泛***主义的存在,以及中亚地区极端宗教势力的猖獗,都为新疆分裂势力提供了外部基地。

中国新疆猖獗活动的“东突”分裂势力,就是在外来势力支持下形成和发展起来。追溯源头,是上世纪二十世纪初英国为控制中亚而支持一批想恢复中世纪“大突厥”的穆斯林发起,解放前在南疆虽有一定发展却不成气候,全国解放后基本被扫荡。

冷战结束后,西方支持的民族分裂潮流冲垮苏联后又把黑手伸向中国,新疆分裂活动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现了高峰。如今新疆的“东突”组织有五十多个,其指挥机构和宣传中心差不多都设在国外,如“流亡政府”在美国,“维吾尔文化中心”在德国。

一些西方国家出于分裂削弱中国的目的,对恐怖主义从来奉行双重标准。他们虽然受国际反恐的制约,在公开场合还只表示支持主张“和平独立”的东突“温和派”,然而这一支持在事实上也鼓励了搞暴力的“圣战派”。新疆地区对分裂势力总是斩而不尽,就是因为还有境外人员渗入发展新组织。

维护南亚中亚安宁创好环境

综上所述,中国在西部的国防任务,除了防范民族分裂的“内忧”,还有境外局势恶化的“外患”。印度近来发生穆斯林极端势力制造的孟买恐怖袭击,由此又引发同巴基斯坦的军事紧张关系,毗邻新疆、西藏边境的克什米尔长期暴力冲突也有升级之势。中国作为一个有影响力、负责任的大国,努力维护西部境外地区的稳定既是义不容辞,也是事关自己的安全。

震惊世界的孟买恐怖袭击,其实是南亚次大陆长期宗教、种族冲突的一个爆发点。几百年来,印度教、***教、锡克教的流血对抗就在当地持续不断,1947年英国结束在印度的殖民统治时实行“印巴分治”,马上引发了死人上百万的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的大仇杀,印度和巴基斯坦也成为持续达六十年的宿敌,克什米尔归属至今也未解决。

在印度国内,占人口14%的穆斯林自认为长期受占人口80%的印度教徒压迫,相互仇杀和捣毁庙宇的事件连年不断。最近在孟买实行恐怖袭击者,据称就是总部在巴控克什米尔北部的***教“虔诚军”成员。此举不仅使印度政府加紧防范国内穆斯林,印巴关系又陷入新一轮紧张。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对印巴两国一视同仁,但支持穆斯林占七成多的克什米尔实行民族自决。1962年中印边境军事冲突发生后,鉴于印度政府对华的敌对态度,中国同巴基斯坦结成准战略同盟关系,在1965年第二次印巴战争中站到支持巴基斯坦的一边。1971年印度发起第三次印巴战争,中国因处于“文革”期间,除了声援外无法对巴给予有效的军事支持。此战使孟加拉国建国独立,印度对巴基斯坦居于绝对军事优势,巴方为求自保只好提出“就是吃草也要搞出核武器”。

1998年印巴两国都进行了核试验,南亚次大陆上的军事对峙升级为核对峙,更增加了发生军事冲突的危险性。对于处于弱势的巴基斯坦,中国一向给予多方面的支持,如近来在金融危机出现时予以财政援助。巴军方还称,中国所产最新型歼-10战斗机也将以贷款方式售给三十六架,并合资生产二百架成都飞机公司研制的FC-1枭龙战斗机,这样就能确保对印的空中力量平衡。

当然,中国近些年来也努力同印度改善关系。中国采取这种力争和解以避免对抗的态度,再以现有实力发挥作用,还能够有效制止印巴再发生新战争。

由于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国际恐怖势力对中国、俄罗斯和中亚五国共同构成威胁,早在1996年中俄和中亚五国就建立了旨在反对三股势力的上海合作组织,2001年又签署了《上海公约》,在反恐方面建立起密切的合作。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在新疆出现过几次零星恐怖袭击,这恰恰说明“东突”恐怖主义日暮途穷,这股恶风只是在新疆的荒滩戈壁上卷起些许沙尘,形不成大气候。尽管中国的反恐国际合作取得了重大成就,却还不能斩断西部“东突”势力的外部源头。

面对中亚国家面临的经济困难,中国给予了力所能及的帮助,2008年北京奥运会刚结束,国家主席胡锦涛就访问塔吉克等国,议定加强进一步经济合作。维护这些邻国的稳定,对中国西部安宁也会有重要作用,纵然付出些经援费用,这也是大多数国家加强防务不可免的代价。

如今世界形势的变化,像恐怖主义、民族分裂主义这类非传统威胁大大增加,国防的范畴也从传统的阵兵布岗发展到政治、经济、外交多领域的综合努力。中国西部因面临的内外威胁错综复杂,自然也需要跳出传统的思维方式,从“大国防”的观念看待这一战略方向的安全问题。

能够成功地稳定西部,中国通过开发西部以实行新一轮发展也会有可靠保障,在国际金融风暴的冲击下才能岿然不动并实现可持续发展。

(责任编辑:米尔)

最新热点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