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一部 抗日小流氓 第13章 狙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清田雄夫听说夫人被杀、宝刀失踪,看到夫人床上一片狼籍,感到头上的帽子颜色像是变绿了,极为震怒,立即派兵四面出击。

西一欧七人刚跑出窑洞,就被鬼子骑兵远远发现,寒冬腊月,遍地枯草,视觉极好,再者光天化日之下哪有百姓敢结队出行,不是昨晚的逃兵是谁?于是,一排枪就问候过来。

“快到前面的草窝去!”西一欧狂喊,关键时候这个当大哥的不能乱,不然以后怎么带小弟。

几人连滚带爬直扑草堆。

“哎哟!”王小波跪到地上,大腿中了一枪。

西一欧大急,王小波看着不大,肥墩墩的,背是背不动的,只好架了王小波就走,土可拉也回过来帮忙,两人拖死狗一样把王小波拖到草坑里。

“大哥,都是我不好,拖累弟兄们了。”王小波又惊又怕,眼见自己是走不了了,但是刚磕过头,不能把弟兄们都连累到这里,绝望的说,“大哥,你带弟兄们走吧,俺掩护你们撤退!”

“扯淡!有大哥在,就有你在!”

牛叉看到鬼子的影子远来越清,不由分说,抓起王小波的胳膊:“六哥,俺背你走。”

王小波一看弟兄们挺仗义,自己也不能服软,推开牛叉,梗着脖子吼起来:“蹶一边去,咱们两条腿跑过不四条腿,大哥,你就带弟兄们走吧,能跑一个是一个,明年的今天给俺烧张纸就行了!”

山南眼尖,叫了起来:“十五个鬼子,有十五个鬼子!”

大家心一沉,知道意味着什么,他们年纪小,要么刚当兵、要么干的是杂差,多数没打过仗,但经常听吃败仗的老兵说过,当时和鬼子交战,平均下来死20个弟兄才能拼掉一个鬼子,所以说一个班鬼子拿着歪把子机枪撵一个县几万人满山跑也不是啥新鲜事。

西一欧和福海对视一下,发号施令:“老三,你带他们顺着草窝向北爬,那边有大片芦苇,能藏人。我和老二把鬼子引开!”

“大哥!”“大哥!别去!”杨养几人拉住了西一欧两个,这种以一两个人引开鬼子大队,保存实力的办法在与鬼子交战时经常使用,但是面对数量优势、枪法极好、还骑着马的日军,摆明了是死路一条。

“都他娘的是啥时候了,还娘们唧唧的,都给老子闪开。”西一欧被他们几个拽的火起,知道兄弟们是为了自己好,但是如果自己不去,这个大哥不是白叫了?

“还是我去吧!”土可拉一撸袖子,“俺命贱,打小就没爹娘,死了算了!”

“操!”西一欧怒不可遏,一脚把土可拉踹到地上,“谁他娘的命贱?都是一个脑袋两条腿。你们跟老子一天,就是老子的兄弟,只要有我西一欧一口气在,就没人能动你们!都给老子闪开!”

西一欧甩开杨养的手,和福海一前一后向南跑去。杨养、山南五个跪倒在地:“大哥!二哥!”已泣不成声,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面!

西一欧和福海与鬼子打过不少次,已养成了默契的配合。刚跑了十几步,福海向正南、西一欧向西南分开狂奔。半人高的杂草遮掩着两个人,子弹在身前身后不停的跳动。西一欧一声唿哨,两人同时翻滚,各找土堆趴下,等再一声唿哨响起,两枪齐发,四枪,马上掉下三个鬼子,西一欧只命中一发,这就是业余和狙击手的区别。

剩下十二个鬼子反应极是迅速,马术精湛,两个蹬里藏身,十个已滚到草窝,借此一顿,西一欧、福海又跑出几十米。

十支三八大盖一分两半各自招呼目标,压得西一欧两个只能爬地而行,没有还手之力,两匹马载着日兵丝毫不停仍是快速奔来,眼看只有两百多米的距离。

西一欧仰面朝天,把枪举起,朝天鸣枪,呯,呯,呯,立刻引来了日军的十发子弹。这一瞬间,对于福海就足够了,一枪射出,“唏溜溜”马嘶,一匹马前腿跪地,借马掩护的三个鬼子没了屏障,一下子暴露出来,福海又一枪击出,一个鬼子倒地。

几个鬼子连忙扑倒,西一欧趁机干掉了另一匹马,打人准头欠佳,二百米内打马没有问题。

那边福海已向西一欧靠拢,鬼子越来越近,再分开就要吃大亏。

鬼子没了依靠,不甘示弱,十一个人交替掩护在草窝里迂回进攻。

“福海,看你的了!”西一欧大叫,脱下上衣,拿枪顶着,仍是仰面朝天,把枪高举,黄色的军衣立时多了几个透明窟隆,福海又是两枪击出,两个鬼子倒地。

但是两方的距离不到百米了。西一欧恨恨的道,要是老海在,干死你个兔孙。

鬼子的枪法绝对不是吹出来的,子弹嗖嗖的从两人头上飞过,西一欧两个赶忙滚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是死了多少国军兄弟总结出来的救命良方。

轰隆,轰隆,两颗手雷在鬼子前方炸开,飞起的烟尘挡住了两人的视线:“靠他大爷,龟孙真能!”福海也佩服起鬼子的应战能力。

“福海,再来一次,看我的!”西一欧摸了三块石头,鬼子的手雷给了他启发,用日语喊道:“手雷来了!手雷来了!”三块石头迎面扔了过去,没有一点准头。

还是把九个鬼子吓了一跳,纷纷卧倒,一个鬼子躲的慢了,被福海一枪撂倒。

几个鬼子见上了当,嗷嗷怪叫,连续扔了五个手雷过来,炸得西一欧抱头不动。耳听得鬼子的喊叫近在咫尺,大吼道,“福海,上刺刀。”

两个人拿出刺刀,一磕一撞,就要站起,北边响起了杨养的声音:“小鬼子,爷爷在这,来抓老子啊!”

八个鬼子对视一下,两个直奔杨养,六个仍然追击西一欧、福海。

西一欧骂出声来:“狗日的,老子让你们跑,咋几巴不听话。”刚一出口,鬼子身边枪声大作,全部是手枪的声音,忙抬头察看。

五个黑衣人各拿双枪,在鬼子侧后接连开火,八个鬼子不及回身,已然死光。

西一欧、福海喜出旺外,命不该绝呀,这下遇到救星了。忙起身跑过去道谢,到了跟前,才发现是三男二女,两个女人蒙着脸,但身材都是高大,远看上去极为悦眼。

“小兄弟,好本事啊!”领头的女人一双美目打量着西一欧两个。

“呵呵,俺弟兄运气好,才干掉七个鬼子,不如各位好汉有本事,一下就干掉八个。”西一欧脑子里转着,马屁不知不觉的拍上。

那五个人非常兴奋,一个精壮汉子说道:“靠啊!打了半年也没今天舒坦!八个,干掉八个啊,大嫂!”

那个大嫂不以为然,心道,要不是趁势偷袭,别说八个,一个也干不掉。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仍是眼笑如花:“哎哟哟,说哪去了!两位小兄弟是哪条道上的?贵姓大名啊?”声音极是豪爽。

西一欧、福海一怔,敢情这是土匪:“我们兄弟昨夜从鬼子的牢房里逃出来,小小逃兵,没什么大名!各位好汉就叫我西一欧吧。”

“喔!”几个人同时对望,大嫂笑道,“原来昨晚是你们几个闹的啊?可把我们害苦喽!”笑声清脆干净,西一欧听了很有好感。

“大嫂,那边有人来了,动不动手。”

“别!别!那是我兄弟,中枪了。”

杨养几个架了王小波过来,大嫂毫不避嫌,撕开王小波的裤子,看了看:“没事,三八大盖打的,刮破点皮,没伤着骨头,涂上药就好了。”伸手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扔给西一欧:“内服外敷,一天两次,养个半个月就没事了。”

西一欧摸有带体温的小瓶,闻着一缕幽香,心旷神怡,盯着大嫂一双美目:“大嫂救命之恩,我们兄弟当涌泉相报,请教大嫂芳名,来日必当厚报。”

“靠!说你咳嗽你还喘呢!也不撒泡尿照照啥球样?大嫂的名字也是你配问的。”精壮汉子对这几个半大孩子满是不屑,脸上的横肉直动。

福海、牛叉两个就挂不住了,就要发作,被西一欧挥手拦下:“哈哈哈哈!各位好汉,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我们几个无名小卒,没啥本事,只会搞点小动作,三天两头打打小日本。以后有用得兄弟的地方,请吱一声。兄弟还要赶路,告辞!”话不投机,西一欧准备走人。

大嫂脸上挂不住了,别看西一欧年纪小,说的话远远超出了他的年龄,这几句话柔中带刚,日本鬼子那是好打的?还三天两头打,这不摆明了是抗日英雄吗?现在全国都在抗日,瞧不起抗日英雄就是瞧不起全国民众。

没好气的骂道:“老二,三天不打,你上房揭瓦。尽他娘的满嘴喷屎花子,蹶一边去。”

被称做老二的对大嫂又敬又畏,看到身旁的两个手下偷偷窃笑,两只飞脚甩了出去:“滚!把枪和马都收收!王八驴球球嘀。”

大嫂哈哈大笑,抢先说道:“老二,做的对,把枪和马收好都送给这些小英雄。算我们赔个不是!”

老二腮帮子都鼓起来,两个手下也是莫名其妙,好枪好马谁不爱啊!却被大嫂狠狠一瞪,想疑问的立即闭了嘴,他们知道大嫂的手段。

福海、杨养听了满是欢喜,觉得这大嫂很会事、很仗义。西一欧听了觉得不妥:“无功不受禄,这枪留下七支,剩下的和马都送给各位好汉吧!”

话说的老二很舒服,自己打家劫舍干了多少年,哪有空手回去的道理?

大嫂面色沉下来:“小兄弟是看不起俺们了!”

“不敢!不敢!”

“鬼子的援兵就要到了!你们有枪有马好打鬼子。你们收拾战场吧,咱们走,后会有期!”大嫂抱拳,踢了老二一脚,老二才极不愿意的走开。不一会,他们从草窝里拿出几个包袱,三个男匪一人两个,两个女人一人一个,背在背上,看着甚是沉重。

西一欧看着两个女人远去的身影,这个大嫂真不简单啊,瞧背影,定是个好看的女人,旁边的小姑娘走路一步三摇,婀娜多姿,说不出的悦目,暗骂,真他娘的天底下的男人都死绝了,好女人都嫁给土匪了。

等走的远了,大嫂把面罩摘了下来,露出花儿样的面容:“靠!这鬼东西戴着真他娘碍事!”

小姑娘也扯下了黑布,同样娇美,却没大嫂的豪爽,多的是丫环的气息:“大姐,啥时候能过黄河呀?”

老二气咻咻地嘟囔:“大嫂,俺没啥话说。”嘴努着其他手下:“他们几个弟兄跟你出生入死,一点好处都没落着,咱当老大的可没法交待!”两个手下小心翼翼的支应,不敢得罪老二,更不敢得罪大嫂,甚为尴尬,脸上显着不忿儿。

“哈哈哈哈!”大嫂很高兴,根本不理会几人的表情:“说的好。这样吧,咱这就拐回去,那边有十五杆枪,你们能拿几支就拿几支!反正老娘是拿不动。”

“天爷啊,俺的姑奶奶,一根三八大盖八斤二两,拿上三杆枪,加上背上的包袱,俺还走不走路了?再者说,要是碰上鬼子,俺还得保护大嫂,是吧?”老二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那也好说,把马骑上,货和枪都放马上!只要你能把一匹马弄到河对岸,老娘就送给你两坛三十年女儿红。”

老二听到有酒喝,巴嗒巴嗒嘴,爱酒如命的他仍是满脸苦相:“姑奶奶啊!别折腾俺的胃口啦!鬼子封锁的这么严,连条破船都木有,如果能送一匹马过去,谁还在这撂天地(即荒天野地)忍饥挨饿冻三天啊?

“着啊!你一不愿拿枪、二不愿送马,那你那不娘货(方言,骂人话)瞎吵吵啥?”

说的老二语塞,论口才、论智力,自己和大嫂差了十万八千里,看到大嫂喜不自胜的样子,心里一动:“大嫂,是不是想到啥损招了?不、是高招?”

饶是老二改口很快,仍是挨了大嫂一脚:“去你大那蛋!”大嫂骂人从不口软,只是狡猾的一笑。这一笑,三个土匪精神大振,他们倒不敢打这个蛇蝎美人的主意,但是经验告诉他们,凡是大嫂这种笑一出现,定有高招出来,高肯定是高,但也很损!

“我问你,老二!半年前,你杀了一个鬼子,日本兵追了你多久?”

老二嘴角开始抽动,靠,大嫂莫不是打上了自己的主意?想想大嫂以前的损招,不寒而栗!看着两个手下急急低下头,只好硬着头皮道:“你说上回啊!俺带了二十多个兄弟,瞅冷子杀了一个调戏妇女的鬼子,木想到被十几个鬼子追的满山遍野跑!唉,老丢人啦!”

“谁让你说这个?”大嫂撇撇嘴。

“当时也不敢往咱寨子里跑,怕露了山寨的行踪,只好在山里跑了五六天,死了八个兄弟,连累三个村的乡亲遭了殃。后来大嫂调虎离山,才保住俺这条命!”

大嫂又恢复了豪爽的笑容:“算你小子有良心!记得大嫂的好!”

老二陪着笑脸,虽然他比大嫂年纪大的多,仍是恭敬的说:“那是!那是!”

“你想啊!你杀了一个鬼子,日本兵就追了你五六天,如果这几个小子杀了十五个鬼子!那日本兵会不会----”

老二一拍脑袋,“哎呀!俺这个糊涂虫!大嫂,你是说----”

大嫂双眼笑如弯月:“对!咱们过河就着落到这几个毛头小子身上!给他们枪、给他们马,闹的越欢实,老娘越高兴,就怕他们闹不出来动静来!哈哈哈哈!”

“高!高!实在是高!”三个土匪马屁大法又拍将上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