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141.html

阿姆斯特朗市在机场被炸后,已陷入混乱中。恐怖分子在市内的残留继续搞着破坏活动,从电视转播画面中,阿市几处建筑已经起火,几处商铺被抢,巨大的透明罩子内顶端已开始积聚浓烟。城市空气过滤系统已开始超负荷运转。

室内留守的少量警察部队根本无力顾及全市,疲于应付混乱的局面。阿市周边的普京格勒市和新芝加哥市的警察增援部队已开始兼程赶过来,少数先头部队已乘坐直升机到达。但是增援部队力量暂时无法控制局面,只能重点控制城市的生命保障系统等要害区域,防止恐怖分子的破坏。

在一片恐慌中,除了医院在继续收治受伤的人员外,很多人开始通过各种途径逃离这座城市。城市出口已停止检查,允许人们随意乘车离开。

联合国在中国的强烈提议下,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等国家迅速表决通过决议,增派联合国维和部队前往月球。

维和部队在拟派往月球的联合国警察部队基础上,增调了美国海豹突击队太空分队、俄罗斯桅旗特种部队员。中国作为牵头国,也同时为给闪电部队进行有力增援,从解放军的第15空降军紧急挑选了突击营的队员参与联合国行动。

这些特种部队中,只有联合国警察部队和美国海豹突击队太空分队的成员专门进行过系统的外太空训练。第15空降军的突击营曾经进行过太空适应训练,虽然不能完全达到闪电部队的外太空作战能力,但由于情况紧急,突击营将作为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后援分队,协助控制住城市局面。

增援部队和装备在休斯敦卡纳维拉尔角肯尼迪航天中心集合后,乘坐美国土星10号飞船向月球赶过来……

……

闪电部队的飞行编队被月球引力捕获后,调整飞行姿态,进入绕月轨道。

齐行航与作战参谋将宋涛的行动计划纳入作战方案,并完成行动模拟软件制作,传到每一名作战队员的手腕显示器上。队员们启动模拟软件,扮演起里面的作战角色,模拟行动方案,熟悉作战过程。

齐行航根据行动计划,要求每一名作战队员行动时特别注意调整武器功能,枪口不能对着基地的外墙壁射击。特别是带有电子瞄准镜的士兵将基地外壁设置为禁射区,当枪口对准外壁时,步枪会提示。持有激光步枪的队员,被要求将激光功率降低为中下等,防止激光击穿基地外壁。

按照行动方案,飞行编队被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由楚宏坤带领0515飞机上的特种队员组成尖刀分队,首先在基地外围降落,然后摸进基地,占领基地入口,保护人质。第二部分由0516和0518两架飞机上的特种队员组成突击分队,在尖刀分队控制住基地入口,隔离人质后,抢占基地,消灭恐怖分子。而齐行航带领方可怡所在的0517飞机作为后援分队,最后着陆,将基地人员转移到0518飞机,然后返航。

编队在轨道上成功变轨,按照计划0515与飞行编队脱离,提前进入着陆窗口。飞行数据显示,距离预定着陆区还有75分钟。

特种部队即将到达的消息通过S3传递给了宋涛。宋涛得到消息后,检查了钢笔枪,将枪交给邵卫东。

邵卫东握了握枪,确定没有问题后,看了看宋涛和陈世蕾,两人也做好战斗准备,邵卫东将枪藏在衣袖下。宋涛然后命令S3隐藏在门口天花板上, S3调整了激光器,做好攻击准备。

宋涛环顾了屋里的人,除了贾政轩还坐在沙发上,没什么表示外,其他人都已准备好。宋涛点点头,说道:“开始行动吧”。

宋涛躺在沙发上,口吐白沫,呻吟着,装作非常痛苦的样子。

陈世蕾则跑到会议室大门处,用手掌拼命击打贵宾室的门,叫喊着:“来人哪,有人不行了”。

听到叫声,贵宾室的大门被打开了,一名恐怖分子恶狠狠的嚷着句日语,端起枪指着正在哭喊的陈世蕾。陈世蕾则指着正在躺着的宋涛,用日语示意恐怖分子过去看看。邵卫东同时也站起身,示意恐怖分子查看一下宋涛。

那名恐怖分子看到躺在地上的宋涛,端着枪,走了进来。门口的恐怖分子则提着枪,警惕着注视着房间的情况,他并没注意到头顶上S3正在校准的激光器。

走进来的恐怖分子走到宋涛身前,宋涛闭着眼,口吐白沫,身体不停地抽动。

邵卫东则在恐怖分子查看宋涛情况的时候,悄悄地侧身在恐怖分子的身后,趁恐怖分子正要弯腰,进一步查看的时候,悄悄将钢笔枪从袖口中抽出,打开枪机,准备射击。

突然,“啊”的一声,紧张得额头已经出汗的贾政轩似乎紧张得不行,叫了一声。

弯腰的恐怖分子被叫声惊着,刚要抬头看贾政轩,邵卫东手抖了一下,“啪”一枪正中这名恐怖分子的后脑,喷出的血浆溅在邵卫东脸上和前身。这名恐怖分子扑倒在宋涛身边地板上。

就在邵卫东举枪射击的瞬间,门口的恐怖分子也惨痛的叫了一声,一只手摸枪,一只手捂住右眼,左眼也因为右眼疼痛闭上了。

S3准确地将激光射在恐怖分子的眼睛里,由于功率有限,只是将这名恐怖分子的右眼打碎了。

邵卫东不顾脸上的血腥味,立刻转身,扑向门口的那名恐怖分子。

那名恐怖分子不愧训练有素,在眼睛受伤下,迅速端起枪,打开保险,正要准备盲射。

邵卫东赶到恐怖分子身边,避开恐怖分子枪口,用手指弹出钢笔帽,将笔尖一端狠狠插进还没有恢复过来的左眼,恐怖分子又一声惨叫,一股血浆从恐怖分子左眼流出来。

邵卫东紧紧抓住恐怖分子正要扣动枪机的手,恐怖分子则拼命挣扎,准备射击。

陈世蕾也赶到,与邵卫东一起将恐怖分子按倒在地,邵卫东紧紧按着恐怖分子准备扣动扳机右手,恐怖分子不得不腾出左手,一把揪住邵卫东的头发,用力拉扯着。邵卫东头被拉起,仰着脖子,手有些使不上劲了。

陈世蕾看到邵卫东被恐怖分子揪得痛苦的样子,急中生智,一口咬住恐怖分子揪头发的手,咬下一块肉来,恐怖分子疼得叫了一声,松开手。

邵卫东重新占据优势,压在恐怖分子身上。但恐怖分子毕竟受过训练,虽然受重伤,但是邵卫东和陈世蕾一起使劲,也无法把枪夺下来。

宋涛艰难的站起身,蹒跚走过来准备帮忙。

刘怀远拿起烟灰缸,准备瞅准机会砸向恐怖分子的头,但是由于在几人的挣扎中,砸的力量不大。

唯独贾政轩看到恐怖分子准备盲射的时候,居然立刻趴在地上,害怕恐怖分子的子弹击中自己。

几个人就这样僵持着, S3从天花板上拉丝滑了下来,如同蜘蛛一般快速移动到正在扭打的几人。

S3智能系统自动作出判断,爬向恐怖分子。恐怖分子看不见他,而邵卫东和陈世蕾也正费劲的控制着恐怖分子的手,眼睁睁的看着S3爬在恐怖分子的脖子上。

S3爬上去后,调整激光器向着恐怖分子的脖子射出了激光,如同切割宋涛手铐那样,将恐怖分子脖子切出一条线,浓黑的血浆从恐怖分子脖子中流出来,撒在地上……

恐怖分子在挣扎中渐渐失去力气,停止呼吸,枪也终于被邵卫东夺了下来。

躲过武器后,邵卫东一咕噜爬起身,催促陈世蕾离开恐怖分子,举起枪对着恐怖分子就扣动扳机,但是枪没有响。

“这种枪应该是身份识别武器,没有使用者的指纹信息,其他人无法开火”。看着邵卫东无为的空扣扳机,宋涛制止邵卫东。

邵卫东听到宋涛的话,停止射击,而将枪托狠狠的砸在恐怖分子的尸体上。

宋涛拖着受伤的腿,蹒跚来到贵宾室门前,在轻轻虚掩房门的一刻,谨慎的看了看外面,确定没有被发现。

转身回来,房间里已经沉寂下来,邵卫东跪在恐怖分子的身边,眼睛直直盯着恐怖分子的尸体,正在喘着粗气,汗水和血水从脸上淌下来,正在为刚才的举动感到后怕。

旁边的陈世蕾也瘫到在一旁,呼吸急促。

宋涛努力控制住伤口疼痛,催促屋里的人:“快点把尸体处理掉,刘主任你带我们去取枪”。

刘怀远这才反应过来,机械的回答一声:“奥”。

宋涛确定房间里的人都没事后,轻轻打开房门一扇逢,看了看外面。

陈世蕾费劲站起身,来到另一名恐怖分子身边,摘下他的步枪,端起来。

邵卫东也稍稍回过神,起身拖动着那名恐怖分子尸体,将他拖到沙发后。陈世蕾显然不太敢碰被击中后脑的恐怖分子的尸体,站在那里无从下手。刘怀远走过去,将尸体拖走。

贵宾室门外走廊上的摄像头已被国家航空航天中心控制,在确认宋涛准备出来的时候,摄像头传递的图像已被转换成事前录制的图像片断,这样在长江基地控制中心的恐怖分子也不会通过监控察觉宋涛一行的行踪。

陈世蕾看着刘怀远将脑浆流淌的恐怖分子尸体拖走,就用枪托推了推还趴在地上贾政轩,催促道:“起来吧,快走”。

处理完毕后,宋涛打开房门,挥挥手,刘怀远最先走出房门,其他人跟上。陈世蕾将步枪递给宋涛,宋涛拄着步枪,召唤S3爬到自己的肩膀上,在陈世蕾搀扶下,将房门反锁上,也跟着出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