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转到新的班级时,他是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可是他被我杀死了,可想而知我给他家带来的恶果。亲人骨肉分离是多么惨烈啊!我现在每天都在监狱里忏悔……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我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悔过。”贵州省贵阳市第六中学原高三学生孟超在狱中含泪忏悔。


2007年9月27日,孟超18岁生日的第二天,他用匕首杀死了同班同学何小厉(化名)。起因是他们的原班主任,45岁的语文教师王永丽,和这两名年轻学生同时保持着不正当关系。此事被披露后,舆论震惊。


2008年11月7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孟超作出了死刑的终审裁定,孟超正在等待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而王永丽被学校“双开”后迅速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2008年11月19日,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中心联合贵州大学法学院社会服务中心,在京召开了“孟超案件与未成年人保护”座谈会。一些专家学者认为,孟超案件“事出有因、案件侦破和判决过程中有疑”,呼吁最高法枪下留人。


师生三角畸形关系引发血案


座谈会上,孟超的姑姑和孟超二审的辩护律师、贵州甲秀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洁的讲述勾勒出了孟超、何小厉和王永丽之间的过往。


2006年底,文理科分班后,孟超从贵阳六中高二14班分到了王永丽当班主任的15班。2007年3月,在经过王永丽送他小礼物、一起吃饭、购买情侣戒指等接触后,孟超和王永丽开始“谈恋爱”。在单亲家庭长大、从小缺少母爱的孟超很快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但他发现,王永丽还有另外一个“男朋友”,就是他的同学何小厉。


根据王永丽后来在公安机关的笔录,她与何小厉2006年5月发生关系,与孟超一样,这个涉世未深的男孩迷恋着他的女老师,并逐渐不能忍受王永丽与别的男人在一起。


根据孟超后来的供述,王永丽“把何小厉在我面前形容得像一个精神病人一样,天天纠缠她”,“不止一次地把何小厉叫做‘烫手的山芋’”,“给我留下了何小厉很坏的印象”,“到后来,我与何小厉基本上都不讲话了”。


“我相信王永丽在何小厉面前也讲了我的坏话。”孟超后来回忆说。“何小厉同我一样也只是一个孩子……所以他会烦、会发脾气、会纠缠王永丽。”


但是,两个初尝禁果的年轻学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正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他们为自己的情人受到“折磨”和“委屈”而忿忿不平。


根据孟超的供述,2007年9月26日自己18周岁生日这天,王永丽和他亲热以后,再次倾诉何小厉的纠缠让她十分心烦,并说“算了,等何小厉离开我后,我们就可以好好在一起了”。此后,王永丽很伤心地哭了,向孟超描述何小厉中午到她家拿着菜刀乱砍,威胁说他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这些对孟超触动很大,他回去一夜未睡。


第二天一早,王永丽发手机短信给孟超,叫孟超不要给她打电话,因为何小厉会来找她。中午,孟超在街头看见王永丽和何小厉二人在一起,正想过去打招呼,王永丽却向孟超招手阻止了他,并隔着马路用电话向他诉说何小厉如何纠缠自己。


下午,孟超来到何小厉的家中,原本想好好谈一谈,“劝他离开王永丽”,但是何的言语和态度激怒了他。作案之后,孟超将何家翻乱后逃离了现场。


她的行为玷污了教师的称号


“这出悲剧的始作俑者就是王永丽。没有她,两个孩子不会到这一步。”孟超的父亲孟日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难掩悲愤。


他告诉记者,出事之前,孟家人都因为孩子“遇上个好老师”而觉得这是“孟超的福气”。尤其,这位优秀教师还让孟超认她为“干妈”,并“义务给孟超补课”。“我们心里非常感激,感谢都来不及。”孟超的父亲说。


仔细回想起来,孟父说,出事之前是有一些苗头的,但自己竟粗心大意忽略了。“孩子变得很消瘦,萎靡不振,晚上不睡觉,半夜一两点钟手机还在响,还在打电话。有一天在家里哭,说干妈不认他了,叫他以后不要再到她办公室,还说班上有个‘疯子’天天去闹老师。我很奇怪,问他什么意思,他就回避了。第二天又突然兴高采烈回来,说老师又认他做干儿子了,过两天又反复。”


“但是我没往深里想,还跟他谈了一次做人处事的道理,叫他多尊重和体恤老师。现在才知道,她这样一冷一热地把孩子的感情全部控制了。”孟日光说,“王永丽利用教师的特殊身份,利用孩子对她的依附心理,在孟超18岁以前半年多的时间里,以性的引诱和心理暗示一步步将我的儿子引上犯罪的道路。”


检察官在一审时指出了王永丽应该背负的道德谴责:“相信在道德的耻辱柱上将永远镌刻一个名字,那就是本案的始作俑者王永丽,她的行为玷污了‘老师’这个令人尊敬的称号。”


孟超常以“补课”为名留宿在王永丽家,孟日光没有起过疑心。“如果是个女儿,老师是男的,我们就会提高一些警惕。但是谁会想到女老师会对男学生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孟超的父亲承认自己有疏忽之责:出事前,孟超的爷爷生病住院,他奔波于医院和单位之间,无暇顾及孟超。但他同时认为,学校对师生之间长达半年的不正当关系缺乏监督,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根据案发后贵阳六中多名学生的证词,班上许多学生早就知道了班主任与两名男生的关系。王永丽经常与孟超或何小厉单独吃饭,并带他们到家里“补习功课”,甚至篡改二人的成绩单、纵容他们逃课,学校为什么不闻不问?


2008年2月27日,王永丽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贵阳市也在全市中小学(幼儿园)教师中开展了为期一年的“师德专项教育年”活动。


2008年11月28日,本报记者致电贵阳市六中。办公室主任说,有关孟超案的一切采访需经贵阳市教育局安排,但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贵阳市教育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