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6.html


从障碍训练场上回来,方小梅靠着床边坐下,累的一动也不想动了。张月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只了几大口之后也瘫坐在了地上。只有蒙古兵其其格,依然看书读报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看来这蒙古兵的身体就是好。张月坐了半天后,象是刚刚苏醒过来一样,抬手拍打着发酸的腿,用鼻子长长的哼了一声。

其其格问:“张月,你没有事吧?”

张月闭着眼说:“唉,目前看来是死不了的。”她说完了沉思了一下儿,然后又说:“方小梅呀,成天拿我们这群女兵,象训驴一样,不,象训练骡子,这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这可怎么办呀。不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是不想干了,想起老兵们身上的那些伤疤,这浑身上下就觉着难受,我要是成了他们那样,我这白嫩的肌肤那就全白保养了。”说着她从地上爬起来往外走。

方小梅忙转过头来问:“哎,张月你去哪里呀?”

张月站在口门回头来说:“我现去给家里打电话,赶紧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我看你们也都是累傻了,怎么就都想不起来离开呢,唉……”张月说完走了。

让张月这样一说,屋里的所有新兵都纷纷议论起来。而方小梅的心里也有些松动,是呀,部队那么多的岗位,为什么非要在这里工作呢,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活动一下脑筋,早一点儿离开这个成天把体能达到极限的地方呢。方小梅想到这里也从地上爬起来,走出宿舍追上了张月。

张月回头看到跟来的方小梅,问:“你现在也回过味儿来了?”

方小梅叹了口气说:“唉,是呀,成天象劳动改造一样,要救的就是体能,太累了。”

她们俩个走到走廊磁卡电话前停下,张月拿出磁卡塞进去,说:“你先来吧。”

方小梅犹豫了一下儿,说:“嗯……还是你先来吧,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和家里说呢。”

“呵……那好,你先编一下词儿,那我先打了,小梅呀,你可以记住,说这事儿呀一定要煽情,家里心疼我们了,自然也就给我们办调动了,记着,一定要煽情,你先看我的。”张月说着拿起电话按下了号码,当她听到话筒里有人接时,张月马上捂着鼻子装哭,然后用四川话大声说:“我的妈妈呀,我是小月呀,你的小月在这里受苦喽……”

方小梅看张月这没有眼泪的伤心,差一点笑出声来,忙伸手把嘴捂上了。张月的电话打完,忽然楼下又响起了急促的集合哨声。张月忙把电话挂上,慌忙和方小梅往楼下跑。

特战队全体集合完毕之后,队长罗浩黑着脸走到了队伍前,他闪烁着凶狠寒光的眼睛,依次在战士们的身上扫过。每次看到队长目光的时候,方小梅都会感觉到,队长象一只大灰狼在审视羊群,成天变着花样儿的折磨她们。

沉默了片刻的罗浩,火气十足的大声说:“就在刚才,队伍集合前的一分钟!有人哭鼻子,并且给千里之外的妈妈打电话,说她在这里受苦了,说在这里受不了了,还说要让家里找找关系,调到隔壁的长话连去,说那边比咱这里舒服!”

张月的脑袋翁的一声,她忙悄悄用手碰了一下旁边的方小梅。

“动!再动我让你出来站着!不许在队列里搞小动作!”罗浩又大声说。

方小梅倒吸了一口冷气,现在感觉到眼前的这个队长真的很可怕,他怎么象刚才在现场看到张月打电话一样。

罗浩接着说:“你们来特战队,是组织上经过精挑细选之后,才选定你们的,这个大门不是谁都可以进来,同时,这个大门也不是说来就来,想走你就拍屁股走人的!只有特战队感觉到你们不适合而淘汰你们,而不可能你们选择放弃特战队,你们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特战队自从建队以来,还从没有出现过逃兵,我更不希望逃兵,这两个代表着军人耻辱的字,出现在你们这批新兵的身上!”

现在方小梅虽然看不到张月的表情,但是她能感觉到,张月的心情现在已经失望到了极点,更不明白为什么队长会在这么短的时候里,会发现她们刚刚有的想法。

“下午的体能训练科目不变,同时再增加一个攀岩训练,解散!”罗浩说完了转身离去,女兵们也在唉声叹气中都散开了。

张月呆愣在了原地,她现在很不明白队长是怎么知道?难道有人悄悄的向队长告密?自己的电话正在打的过程中,这怎么可能呢?那就是说走廊里的磁卡电话,队长已经给窃听了,这实在是太可怕了。方小梅拉了她一把,意思是让她回楼里。张月猛的抬起头来,说:“小梅呀,这太可怕了,我们看来要报废在这里了,我们可怎么办呢……”

方小梅看到张月无助的样子,忙拉住了她的手,说:“还是回屋里说吧。”说着拉着张月往宿舍楼里走。

刘燕儿解下腰上的武装带,看了一眼走进楼里的方小梅和张月,她转身紧走了几步追上了队长罗浩。罗浩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他也停下了脚步。

“队长,你在我们女兵宿舍的磁卡电话上,按放了窃听设备是吗?”刘燕儿跑到罗浩的面前问。

罗浩用鼻子哼了一声,说:“对付这些小新兵,还用得着动用我们先进设备吗,在走廊里打电话,说话的声音那么大,我在我二楼办公室里都听的清清楚楚的,这批新兵的思想都很活跃,你们这些当班长的都要给我注意点儿。”

“是,我明白了队长。”刘燕儿说完向罗浩敬礼。

罗浩又叫住了刚要离开的刘燕儿,说:“你回去顺便通知各排一声,所有新兵从今天晚上开始,轮流到战备通信值班室学习通信技术。”罗浩说完了转身走进了炊事班。

罗浩刚才说的战备通信值班室,是只针对特战队而所设立的一个通信值班室,这里有着各种通信器材可供队员们学习,同时也担负着尖端情报的收发。这所没有任何名称的值班室,设在指挥中心大楼的最顶层,这里除了特战队员以外,任何人不允许进入。

刘燕儿听罗浩这样讲,她感觉队长没有按训练大纲而进行有序的训练,他这是又擅自做主,扩大了训练内容。这些新兵初入军营,就遇上了高强度训练,现在正是她们最艰难的时候。由于刘燕儿也是从这个时期过来的,所以她现在特别理解这些新兵的感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