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5.html


老掌柜走过来一看,这绿黄的铁筒,看起来只是一根管子,也从来没见过此等物体,估摸着说不上话,旁边一个伙计道:“莫不是旱烟杆子吧!”

“哈哈,谁家用这么大的旱烟杆子啊!你可真有想象力啊!”别的伙计取笑他。

“莫笑莫笑,看来这些家伙都是武器,有到是物以稀为贵,这也许是炮弹,还是拿去给主子瞧瞧就知道了。”老掌柜说完,嘱咐伙计快点打理,把所有住客全都绑起来。

五人麻利的把刘山他们绑完,一个个都照旧来到别的房间,捆小猪仔似的绑了剩下的土匪,许是白天赶路太累的缘故,各土匪困得死猪一样,连挣扎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当来到马天宝和韦春花住的房间时,马天宝朦朦胧胧也进入了梦乡,因为床外睡的是韦春花,所以得先捆韦春花,然后再捆马天宝。

马天宝闻到一股香味,那味道有点甜腻,可是什么味道又说不上来,他开始以为是韦春花身上抹了香粉的味道,可吸了一会后,身子骨软绵绵的,浑身没了力气,接着等他微睁开眼时,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起来,他真想喊几句,发现韦春花比他狼狈的更厉害,简直如死人一样被扔在地上。

二十多个土匪一一被抬到客栈大堂里,每人脸上梦上了一块块黑布,当然包括所有钱财和物资。半个时辰过后,来了十辆大的马车,下来二十多人,和客上来的伙计们招呼了几句后,把所有人和所有财物全搬上了马车。

说搬,其实是扔上马车的,掉到马车木板上的一顺间,马天宝浑身冒汗,感觉力气正一点点向心胸聚集。那绳子勒得他喘不过气来,嘴里又塞着一团发臭的布团,他是又气又可笑,真是衰到家了,土匪反被强盗抓了。

马天宝挣扎着坐起来,暗运了一下力,没想到身上的绳子如破烂绳子一般当即撕断,马天宝那个楞啊,自己这是第二次发现这般神力了?莫非这股神力像金庸写的小说《天龙八部》里的段誉那样只有在危难之际才能发挥出来。

马天宝撕掉脸上那块布,取出嘴巴里的那块布团一看,真是傻了眼,娘的,马天宝真想骂狗日的,原来这块臭布团是一双臭袜子。

幸运的马车上除了赶车的是对方外,并没有按插人看守,回过有看看身边的韦春花,只见韦春花手上打了个死结,没有像身旁其它土匪一样五花大绑,看来强盗对女人还是有点可怜之心的。

马天宝跟随着一路颠簸的马车,在进入一个山谷后,他巧妙的藏到了马车的底盘下面,牢牢抓住两根木档,他想看看这伙强盗想带他们去那里。

山路越来越曲折,经过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后,马车群停了下来,灯光也比先前亮多了,马天宝抬起头看了看,一个山洞豁然出现在面前,山洞前挂了两个红色的大灯笼,山洞口还写着几个歪扭的大字:盘龙洞。

有一批人出来迎接,个个都和二郎山的土匪差不多,模样奇异,为首的是一个满脸胡须,而且相貌臭恶无比。马车上的强盗下了车,一个为首的人向他报告:“主子,人全都带到了。”

“兄弟们辛苦了,把人都安顿好,晚上每人奖一个妞玩玩。”强盗嘱咐说道。

“谢谢主子……”强盗们一通大声高呼。

强盗们把马车拉到一个小洞前,打开铁栅栏,把马车上熟睡的土匪一个个关了进去,马天宝趁着夜黑,望里看了几眼,吓了他一条。

妈的,里面关押着四五十人呢!男男女女的两边分开关押,年龄上看都是年轻后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