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5.html


马天宝知道陈家堡从今天起将成为刺儿头,自己与县唱算是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再呆下去已无意义,为了能让自己少担惊受怕,吃饭饭不香,于是当夜就撤离了陈家堡,离得县城远远的,并遵守诺言把县长的二老婆和他儿子送了回去,当然那些银圆、武器一概不还,这些家伙以后做山大王还得全靠它们打江山呢!

离开陈家堡,又成了没妈的孩子,一时没了着落,马天宝和韦春花思来想去,趁着自己手里还有大把大把的钱,拉着队伍装扮成商人模样,思忖着白天做空头生意,晚上吃两张,日子也回过的不错,连夜赶了几十里的路,来到一个叫南庄的小镇,在当地找了一家客栈就住。这家客栈叫客上来,看上去规模不小,可给人却是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大概这兵慌马乱之年,一般人是住不起这店吧!

等一群人涌进客栈后,小二还在桌子上打呼噜呢!

小黄子走上前很礼貌地叫醒了他,那小二醒来后大吃了一惊,但不是害怕那种,连声高叫:“掌柜的,有客倒。”

很快从楼上跑下一个老头来,那老头看了看马天宝一群人,面上立刻堆积笑容,谦和地问道:“客官这是要住店还是要吃些东西。”

天都黑了,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李铁虎上前想说话,被马天宝用手拦住。

韦春花上前接过话去:“想必你就是掌柜的了,我们是来南方做生意的,不巧有事拖到晚上,路经过此地,只好在贵地住上一晚了。”

马天宝真佩服韦春花,说话有礼有文,以前当妓女真是埋没人才了。

“这位姑娘真是抬高本店了,所谓商家都是开门做生意,小三,快去叫人烧些开水,上些好菜,招呼这些贵客们。”老头高叫着吩咐了一句,小二贼溜似的跑后院去了。

老头招呼众人坐下,细致地打量了每一个人的面貌特征。

出门在外,万事都得小心,出发前,马天宝特别交待手下人不管说话还是做事都先礼后兵,所以众土匪进店后安稳得像只兔子那么乖。

“客官们要几间房呢!”老头问道。

“上房两间,其它五间,还有烧些热水来,我们都累了。”韦春花安排道。

“好嘞,那客官先喝点茶,驱除一下疲劳,待我去安排一下就来。”老头兴高采烈的走了。

土匪们一路急赶,真是累了,桌上的茶水一下子都喝光了。半小时后,小二才端了菜上来上,菜肴不是很丰盛。马天宝站起来和客栈的算帐人唠了几句嗑,问了店里为什么这么冷清,算帐人告诉马天宝,客栈近半个月来客源稀少,生意一落千丈,店里伙计是减了又减,平常几分钟的菜现在是一个厨子掌厨,手艺又不精,做出的菜难免不合人胃口。

不过众土匪一路赶程,肚子饥饿,再难吃的饭菜也变得香喷喷了。

“众位大爷,要不要上些酒啊!”小二看着狼吞虎咽的土匪,时机提醒道。

“好……”众土匪刚说出一个字,被韦春花挥手打断。

马天宝想要说为什么,韦春花伏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马天宝也认识到这店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看那掌柜的和众伙计贼眉鼠眼,绝不是好人,自从转世来后,隔几天麻烦不断,当下小心为上,步步为营。

吃完饭,小二来告诉马天宝,店已备好了热水,就等人过去洗澡了。

马天宝命人先把一箱箱子弹和武器搬上客房去,留几个人看守,安排妥当,马天宝和韦春花才先去洗澡,留李铁虎安排活计。

店里的小二和两个伙计出来要帮忙,刚接触到一箱子,手特别重,两人对了对眼,努了努嘴,手同时一放,箱子哗啦一声掉在地上,砸出个缺口来,一摞银圆从缺口处滚了出来,撒了一地。

“你们找死啊!这么不小心。”小黄子过来骂了一声,飞快拣起把地上掉落的银圆塞了回去。

两伙计连声说对不起,可内心疯狂博跳还是暴露出来了,他们断定其它人抬的也必定是银圆。

马天宝和韦春花来到浴房,整屋的潮气让人感到特别舒坦,韦春花关上门,两人脱光衣服双双坐在一个木桶内,舒适的热水一泡,白天的累劲很快就过了,两人相互擦了擦身子,韦春花忽然蛇一样的身子粘了上来,富有弹性的海绵物体顶在后背上。

“这里做那事不好吧!”马天宝呢喃的说道,不过手捂住了两只兔子。

“我好想……”韦春花手扶了一下,马天宝一下子进入了韦春花的身体。

水一下高一下低,配合着两人的动作,当马天宝想拿块抹布查身体时,瞢然看见窗口有个黑影在闪,顿觉不妙,叫了一声:“谁?”

窗外黑影呼的一闪,没影了。

“快,别乱动,我马上要到了。”韦春花搂着马天宝的脖子又掐又咬,哭似的呻呤一声后不动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