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5.html


血战澎湖(十二)

“狭路相逢,勇者胜!F连把侧击的敌人给我压回去,其余的跟着我继续冲击!”鲁尔迅速的观察了一下战场态势,发现侧击的只是解放军的一个排,想到自己急调过来的一个营马上要到了,只有继续冲击,才能把解放军的进攻打败,然后回头合击这个侧击的解放军排。于是他又跃起来大声命令大家继续冲击。

曾兵原先预计的美军阻拦炮火并没有到来。不是曾兵预计的不准,而是因为鲁尔冲的太快,美军炮火不敢对着自己的师长开火。

原先在鲁尔的反冲锋下迅速溃退下来的两个排的解放军,看到追兵已经逐渐与阵地拉开了距离,因此也反身与冲击的美军混战在一处。

“呯!”一声92手枪的射击声传来,准确的击中了鲁尔的手腕,将鲁尔抽出的防身手枪打掉了。那个在鲁尔枪口下逃过一劫的解放军小战士,从一个美军士兵的尸体上抽出了95步枪,对着鲁尔就要开火。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鲁尔的意识停顿了,他抚着受伤的右手,呆在那里,直到那个解放军战士发现他是一个美国将军时,没有射击,而是冲过来一脚把他踹倒地上,腹部剧烈的疼痛,才使他恢复了意识。求生的本能让鲁尔迅速的来了一个就地十八滚,躲开了对方逼过来的另一脚。

当鲁尔再次站起来的时候,一支92手枪顶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把枪放下,鲁尔将军,本人的枪法还不错吧?”曾兵命令鲁尔把从地上捡起的95步枪放下。

鲁尔对这个声音并不陌生!最早听到这个声音是在6年前,当时这个声音的主人还是一名上校团长。自己提出跟他比试枪法时,这个团长输了。记得自己当时也讲过这样的话:“曾上校,我的枪法还不错吧?不知你的中国功夫怎么样?”

“你赢了!”鲁尔已经放弃了反抗的打算!一来战场上的拼杀已经结束,一直注重拼刺刀的解放军很容易的就打败了牛高马大的美军,而来自己根本无法在这个曾兵手下过完一个汇合(六年来他们曾经切磋过几回了,曾兵的中国功夫实用而简单!)。

“那就命令你的部下放弃抵抗吧!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鲁尔将军。”曾兵说着,解除了鲁尔的武装。

“不!我不能!我本人失败了,不代表我的部队就失败了!也许此刻你们的指挥官也遭遇了我这样的处境。”

“你放心吧,你的那点小聪明,我们早就料到了!请吧!”曾兵淡淡的摆了摆头。

“爬下!”

随着曾兵的喊声,鲁尔被扑倒在地。

美军因为没有了估计,又开始了炮击。

震晕的鲁尔醒过来时,曾兵的身体依然压在他的身上,鲁尔意识到是曾兵就了自己。

“曾兵大校,你这么样了?”鲁尔趴在地上,死劲的摇着仰躺着一动不动的曾兵。

“医护兵,这里有人受伤了!医护兵!”德州口音的英语响在炮击声中,是那么的渺小。

“曾大校,你醒醒,你不能死!啊!”带着哭音的鲁尔被炮弹爆炸炸飞过来的一段残肢给再次击晕了。

“曾兵先生,我们终于在天堂相会了,希望这里没有战争?”鲁尔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了曾兵微笑的脸上焦急依然没有消失。

“这里不是天堂,是地狱!”曾兵虽然因为炮击而暂时失聪,可他还是猜出了鲁尔的意思,忍着背部的剧痛说。

“WHY?”同样听不到曾兵讲话的鲁尔问着,用手在地上划了个问号。

曾兵随即在地上也用英文划起来。

“鲁尔将军,记得6年前,你说过你曾经到过澎湖,那时你说:外婆的澎湖湾真的很美,希望以后可以在那里渡过晚年。你看看现在的澎湖还美吗?”伤愈后的曾兵站在澎湖野战医院附近的一处废墟的高处对身边的鲁尔说。

“是呀,以前确实这里很美,就是你们占领这里,哦,对不起,应该说解放这里时,依然没有这么破坏这里的美!是我们破坏了这一切!对不起!在我即将返回美国的时候,我只能这样说。但我不会忘记这里的一切!不会!曾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重返这里,与你们一道把这里建设的更加美丽!我知道你们的政府有这个能力。”

听了曾兵的发问,许久即将回国的鲁尔默默的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后,才回答起曾兵的提问。话匣子已经打开的鲁尔也对曾兵提了一个问题:

“曾,你没有觉得这里还有与以前不一样的地方吗?”

“哦……鲁尔,你指的是什么?”曾兵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战争爆发以前,这里虽然美丽,可这里的人们有的这是忙碌的声音,就是笑也是勉强的!记得一次我问一个老人家:‘请问歌中唱的外婆的澎湖湾在哪里?哪里美吗?’,那位老人家笑着说:‘对于我在大陆做生意的外孙来说,就是这里了!这里虽然很美,可我的外婆家比这里更美!’,于是我产生了好奇心,追问道:‘你的外婆家住哪里?这么美的地方我一定要看看。’那位老人家没有了笑容:‘你是可以去的,不过你要转道才可以去,哪里是西双版纳的一个小村庄。就是那个蝴蝶泉附近。看来我要等很久了,因为我要等到两岸大三通以后才过去,这是我的心愿。’而我第一次看到澎湖人正在的笑容是我被你们俘虏以后,那次在去码头的路上,一个当地的中年妇女,哦,她的手臂上戴着黑布套的,当时她还在哭泣中,可她看到我这个美国将军被解放军押解着时,忽然笑了:‘里们卜课以西的美军椰油今天?’。我知道她的笑容是真心的!她从身上提着的篮子里拿出鸡蛋砸我,却给押解我的解放军战士吃。”

对于鲁尔学的那句中文,曾兵还是听明白了,那是:‘你们不可一世的美军也有今天?’的意思。

因为终于想通了鲁尔被带到老何的指挥部时,他主动通过电台联系上部下,命令他们停止了抵抗,所以血战了数天的澎湖保卫战,终于噫我军胜利而告终。美军也知道了我军包围澎湖的决心,因此他们彻底的放弃了占领澎湖的打算,至此回到人民手中的澎湖再没有让一个侵略者的铁蹄践踏过。而鲁尔将军在他75岁那年也思想了他的诺言,带着他的建筑公司定居澎湖。然而此时的澎湖已经被共和国的建设者们建设成一个人间天堂,因此鲁尔的建筑公司第一个建设项目就是建造一个寺庙。寺庙建成以后,鲁尔出家当了一名洋和尚,他天天在这里为澎湖死于这次战火的平民念经。

有一天,鲁尔遇到了一位白人老人要求他也为自己落发,鲁尔起先没有认出来人,直到来人说出了过去在美军中的职位和姓名,鲁尔才认出了来人。

“将军,不是听说你自杀了吗?这么……”

“鲁尔,哦,不,释惠民禅师,因为我的原因,澎湖才有这么多遇难者,我这么敢去天堂,哦,我这样的人是进不了天堂的,只能是十八层地狱。去地狱面对他们?我要渎罪。”

此后庙里又多了老年洋和尚。当地有好奇心的人曾经向惠民禅师(鲁尔)打听那个白人老和尚的过去,鲁尔一直没有愿意说。而知道一点当年战事的人曾经怀疑他就是当年传闻自杀了的美第七舰队司令官基廷中将,也就是下令使用次声弹的那个澎湖惨案的元凶。但当地人也没有再追究,佛家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