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头一遭,到了以色列,进不去加沙城。


特拉维夫抵达,意外发现出入境及海关人员对记者分外友善,大殊于从前,想来是记者云集之时,以色列深谙公关之要义。


傍晚时分,到达以色列南部城市阿什凯伦,跟前一拨记者交接。晚霞,浮云,红彤彤金灿灿,模糊了天与地的界限,一时想起从前在加沙办公室阳台,两年间无数次面对地中海落日,奢侈又孤独。


不容遐思,天上煞风景地响起直升机螺旋桨声。一架接一架,全部朝向加沙。


空袭已经持续8天。直升机盘旋原本并不稀奇,只是如此密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拨通加沙巴勒斯坦记者电话,他说,以色列坦克“憋”了几天之后,终于开腔,一气扔下30多枚炮弹。


抄起家伙扑现场。


比我们“超速”更加严重的是警车——赶在记者之前,封锁靠近加沙的任何通道,禁止对加沙“贴身拍摄".


在刚刚建立起来的封锁线背后, 一辆辆军车满载士兵,朝同一个方向——加沙,一辆车经过身边,车上士兵把头伸出敞开的车窗,忽然向我们高喊什么——难道是诅咒巴勒斯坦人之类?我在戈兰高地听过一次。


这时,以色列军方发言人终于证实,地面部队进入加沙,目的是占领哈马斯的火箭发射地。


接下来的整个晚上,炮声,火光不断。交火持续。站在大约3公里外,所谓记者能到达的最近地点,作隔岸观。每一次炮击响起,脚下分明感到震动。赖斯今天说,我们需要“长久的,可持续的和平”。据说,06年黎以冲突的大规模行动,也是从她这句话开始,甚至可以解读为一个信号。


子夜接近两点,以色列战机轰鸣声从窗外掠过——紧张了0.1秒,随即放松——这是在加沙边界之外,而非以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