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传销表妹,我千里走单骑

鸭子的洄游,青蛙的跃跳,狮子的群掠,对我们如何摆脱困境,给予了许多的启示。一次千里单骑的往事告诉我们:做人做事不仅要有“狭路相逢勇者胜”胆识,更要有“上兵伐谋,其次伐交”的良策。


(一)


“表哥,我想在四川这边开个手机店,你能先借我五万元吗?我的的银行卡是:4367 XXXX XXXX XXX;户名:李XX。”发短信的是一远房表妹,家在农村,前年高中毕业后到广东打工,一直与我少有联系。


我记得今年春节去她家做客时,她说过她在广东一家电子厂做主管,混的还行。怎么现在又跑到四川去了呢?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联系竟然是借钱,这不禁让我顿生狐疑。


我给她哥打个电话,简单地说了表妹借款的事,顺便问了下她是什么时候去的四川。她哥说:“这段时间二妹经常发短信回来要钱,至于什么时候去的四川,我们也不清楚”。“她打过电话回来吗?电话号码多少”?我问。“没有,一直没有,都是短信联系”。


难道是传销吗?脑海里闪过的念头,让我感觉不寒而泣。


(二)


我把我的狐疑告诉表妹一家,一家人象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了起来。我安慰了一下两位家长,交代他们一家不要声张,一切等我安排,并许诺亲自到四川把表妹带回来。


安顿好外围工作后,我给表妹回了个短信,告诉她我正在筹钱,等过几天就会给她汇去。第二天我通过在银行运行中心上班的朋友,得知表妹所持的银行卡,开户行为四川省成都市XX支行。于是,向单位请了三天公休,买了张飞成都的机票,出发了。


(三)


出了机场,我叫了一辆出租车,说送到成都市公安局。


车上,我跟开车的师傅说了我的来意。出租车师傅一听,神色凝重地说:“我们这里上半年开始吧,传销人员特别多,较大团伙来自东北和湖南,做事特别狠,时常出现一些治安问题”。话毕,师傅叮嘱我千万要小心些,并把他的手机给我,说有什么以外就给他电话,他会过来拉我走的。


我微微点了点头说:“我会的,到时就麻烦你了,谢谢啊”。那时心想,如果这点小事能难倒我,政法大学的四年我就真的白呆了。


我在市公安局旁边的一家宾馆住下了。


冲完凉后给重庆的同学去了电话,问问他在成都这边有没有干公安的朋友。同学很抱歉地告诉我说,认识的几个死党都呆在法院,干公安的还真找不出来。看来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四)


看了下表,还没有到下班时间,我便穿上衣服,准备到市公安局一趟。


接待我的是一位30来岁的干警,姓杨。


他从我的话里似乎听不出是报案的味道。我接着告诉他,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表妹具体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成都。我此来也不是为了报案的,而是让他们布控我的手机,在我拨通电话后的五分钟内,能赶到现场安全护送我们离开就可以了。


他听后颇觉不可思议,便说:“这个我先记录下来,你先回广西吧,有什么情况我们再通知你”。我说:“不行。我这次来就是要把人带回去,你们协助我一下就可以了”。或许是我的坚持,他答应了。随后他跟110那边做了安排。


一切准备就绪,“战争”就要开始了。



(五)


我用手机拨通了表妹的电话说:“表妹,我现在马上到四川看你,顺便把钱给你带去,你给我一个详细的地址,好吗?”“表哥不用破费了,你给我汇来就可以了。”电话那边说着,背景的声音有些闹哄。“我已经买好票了,正好出差成都呢,你在成都还是那呀?”


电话那边突然安静下来,我估计是表妹用手按住了话筒。这时,我完全确认表妹正是身陷传销骗局。“我在市一中附近这边租房住,你到成都后给我电话,我去接你”。“不用了,我过去后那边有人接待我,到时候我让他们送我到你那就好,你详细地址是什么呢?”我继续追问。“等会我发短信告诉给你吧。”我说声好后就挂了电话。


确认表妹就在成都,我心里也看了希望。暗暗鼓励自己:一定要把人带走。


“嘀嘀”。短信来了,内容是:成都市XX街XX号XX公寓。我电话告诉杨警官后,拦下一部出租车,按照短信的地址火速赶去。


(六)


成都市XX街XX号不是什么公寓,而是一间极其简陋的旅店。五十米开外是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


“请问这里有长租房吗”?“没有,我们这里是住店的,一晚上45块,押金50块。”老板答道。“好狠好狡猾啊”!我心里不得不佩服营销团伙的组织能力。“我不住了,等晚点再来吧”。我抱歉地说道。


我在旅店附近周了一遍,找不到有长租房的地方。这时我已知道表妹在说假话,但人就是那么奇怪,明知是假的却还要给自己找点希望,不断地欺骗自己。我在旅店十五米外的一棵小树旁,静静地等待表妹身影的出现。事实上并不可能。等待的一个小时里,我想到了另外一个计划。


“临时有点事处理,我改乘晚上十点五分航班,十一点一刻到成都机场。”我再次拨通表妹的电话。表妹说:“没有关系,到时再联系,我等你”。“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在市一医院上班,如果你急用钱,我先让她给你送去,明天我还给她就是了”。“好的,我听你的”。一听说可以拿钱,表妹口气有些兴奋起来。


一切依计划行事。


(七)


我快步走向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旁边的报刊亭,里面是一个21岁左右的女孩,亭子旁边没有什么人。这样年纪的女孩,我相信还是心怀正义感的。我掏出100元钱,假意买一份《成都晚报》和一张联通卡,借机和她搭讪聊起了家常。


聊开后,我和她说了我来四川的目的,请她帮助我打两个电话。她很坚决地答应了,仿佛要投身到一场正义的斗争一般。我告诉她谈话的要点后,她便麻利地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表妹的电话。


“我是你表哥白先生的朋友,现在在市一医院上班。......你一个人来成都也挺不容易的,有什么可以找我,或许我可以关照你什么呢。这样,我五点半下班,等会请你吃饭,你有空吗”?“恩,好的,好好,等会见”。她挂了电话后,转过来和我说:“她等会就到,你先躲一旁吧”。我会意地点了下头,走向对面一家面馆。


在面馆里,我换上成都的手机卡,并将情况通报了杨警官。随后,又找到出租车师傅的电话,告诉他大概八点在火车站旁边等我。


(八)


五点四十分左右,我终于看到了表妹的身影,后面跟着两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我快步地走向了她们。我的突然出现,让表妹一下子就怔着了。


“走吧,我们吃饭去”。我用力拉着她的手臂说。表妹象没有灵魂的人一般,任我拉着在街上游走;两位中年妇女紧随后面跟着。报刊亭的小女孩在看着我们笑,我示意她等我的电话。


进了一家饭馆,我问表妹,守在门外的两位中年妇女是什么人,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们。表妹说是自己的同事,但没有让我招呼他们进来吃饭。


菜上来了,表妹竟象饿了几天一般,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我趁机给报刊亭的女孩发个短信,让她打电话给杨警官在周围布控,约一个小时后到现场接我们到成都火车站。


我们边吃边聊,问她在这边住什么地方,吃的怎么样等等。她说几人住一起,吃饭不是怎么准时,平日也要学习和营销,云云。


“走吧,回去收拾行旅跟我回家”。吃完后,我用命令的口吻对表妹说。“不,人各有志,你不愿帮我就算了”。我告诉她,我已经报警了,周边也已布控。“如果你不想出什么麻烦,你就必须听我的”。


(九)


出了饭馆的正门,我对猫在附近的两位中年妇女说:“我是警察,今天一定要把人带走,你们胆敢乱来,有你们好看的”。其中一名妇女拿起手机,咿咿呀呀地说了一通,大概是湖南方言,内容我听不清楚。


到了表妹住宿的地方,离市一医院不远的私人楼房,陈旧阴暗,“曲径通幽”。在这里我看到了两张破床,床旁边是一台电饭锅和电磁炉,上面的几个盆子,装着发黄的白菜、麻辣豆腐和肥猪肉。我心疼的说:“表妹,你看你们吃的这些东西,恐怕在比咱乡下喂猪的还差呀”。表妹没有答理我,眼里的泪珠在打转。


收拾好行旅,我拉着她走向门外。门外只剩下一名中年妇女,另外一名不知到那里去了。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在火车站或汽车站等我们。


(十)


“我们就在你附近,车停在一医院路口,车牌是川AO9XXX”。是杨警官发来的短信。我知道成功就在眼前,但心里的弦还是绷得紧,不敢有一丝闪失。我和表妹一出医院路口,就看见了杨警官所说的警车。我招了招手,示意他们把车开过来。跟在身后的中年妇女,见此情景惊慌地闪回去了。


“我见过很多来找人的,从来没有人能把人带走的,还是你们广西人聪明啊!”坐在前排的杨警官佩服地说道。我说,“没什么,都是你们的鼎力帮助,我才有这样的底气啊”。随后,我摸了张名片,双手递给杨警官,真诚地邀请他们到广西来玩,以表示我的谢意。


大概用了半个小时,杨警官一行将我们送到了成都火车站。此时,出租车师傅已早早等在火车站门前。


(十一)


和杨警官道别后,我们跳上了出租车,吩咐师傅立马朝简阳的方向开去。车在成都转了二十公里左右,确认没有人追来后,师傅问:“要不要到附近的车站坐快班过去?”我说:“不用了,先回宾馆拿行旅,然后送我们到简阳汽车站就可以了”。


到了简阳汽车站,我付了1000元给师傅,顺便把报刊亭那位女孩的电话给他,让他代我捎去200元的心意。进站口我买了两张正赶发宜宾的快班车票。


由于表妹的身份证被传销团伙扣押的原因,到了宜宾后我们只好先坐往昆明的火车,再从昆明坐回北海,最后在北海把人交给表妹家人。


一次千里单骑的营救总算结束了。想起这茬的点点滴滴,用手摸了摸背心,手里感觉到的是一片冰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