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昨天,平凡和华卫来给我提前过生日了(我的生日是十二月十二,还是本命年的生日哦,她们趁着元旦放假给我提前过了),谢谢她们。


就在前一天,在2009年的第一天里,我还独自一个人窝在办公室,孤独的我在网上像个孤魂野鬼似地晃荡,晃到后来觉得连上网也很无聊了,上网上到都没事可干了。忽然就想起早上起床的时候,看着窗玻璃上的水汽,自己就控制不住调皮地写下一串字符,就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写这样的东西,恍然间这才发现原来在2009年到来的这一刻我竟然觉得寂寞了,仿佛就在那一刻自己被世界给抛弃了。其实最感清冷的还是31号下班的那一瞬,部长问我,元旦去哪里耍,我却无言以对,只能说来办公室上上网呗。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很冷清的,孤身一人跑来西部当了志愿者,还被调到了市里,离开了原本能在一起的名山的那几个同学,就愈发冷清了。每次一到周末就会发现自己就跟被世界抛弃了一样,难怪有时候自己会无奈地背着相机,扛着三脚架跑出去写生。


因为平凡她们说要来看我,早上稍微早点起床了,把屋里稍微收拾了下,然后去买了菜,买菜回来都快11点了,等我把菜洗好,她们也到了,拎着蛋糕、红酒进来了,情理之中却又意料之外,华卫她们早就说要给我来过生日的(我们几个出来做志愿者都不容易,谁过生日我们都会给他热闹热闹),不过也没说元旦放假过来给我过,以至于她们前一天跟我说要过来的时候我只是以为她们过来逛逛的。当看到她们拎着蛋糕、红酒进来时,心里真的还是挺高兴的。


几个菜很快就炒好了,端上桌,华卫她们已经把蛋糕摆好了(这俩丫头给我的蛋糕上写的是“祝大师兄爱情甜蜜”,呵呵),红酒也早已开好、倒好了,点燃了蜡烛,当平凡她们唱起《生日》歌的时候,我还是被感动了,这是我在异乡过的生日,而陪在我身边只有这些一起出来做志愿者的朋友,感谢她们。


许愿的时间到了,心里默默地念着希望能跟她有个美好的未来,希望志愿服务期满后有份满意的工作(来做志愿者前把已找好的工作给辞了),也希望父母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事后想起来,自己还真混,许愿的时候竟然把父母放在最后了),吹灭了蜡烛切蛋糕,发现我们三个人的战斗力还是挺强悍的,把菜全消灭了,然后干了一瓶红酒,还把一个蛋糕基本上给扫荡了。


吃完饭,休息了一会,我们三个人就去逛街了,先去廊桥买了点藏茶,准备带回家孝敬父母的,虽然我已经从藏族同胞哪里买了一个香猪腿了,但还是买了几罐藏茶,给爸妈尝尝藏茶的味道,虽说老家也是茶文化之乡,是日本茶道的起源地。逛了一会街,送她们上车回名山后,我也回住的地方了(我不喜欢把那称之为家,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根本不像是个家,也不喜欢称之为宿舍,也不像,姑且就称之为住的地方吧)。


看看时间也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不过中午吃的比较多,一点都不饿,于是又跟孤魂野鬼似地飘进了办公室,开始了网上的游荡,就像平凡她们说的那样,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也就只能窝办公室了,又无聊又冷清,也难怪我要去报驾校了,好让周末难耐的时间有个打发的方式,现在就等着考理论考了,等考过了就可以去上车了。


08年就这样过去了,在平平淡淡、冷冷清清中迎来了09年,也迎来了我即将到来的本命年生日。08年我来到了四川,开始了我的西部志愿者生涯,自从选择了志愿者,我就预料到了我将面临着独在异乡的那份孤独,那时候也曾对自己说要耐得住寂寞,因为知道最难受的就是冷清和孤独,所以,来的时候就有了心理准备,那时候就在想,当夜深人静之时,独自一个人难耐那份冷清和寂寞时该怎么办?幸好,单位给我安排住的地方离单位还比较近,晚上还能过来上上网,还能当当网络中的孤魂野鬼。


不过,既然来做志愿者了,该做的还是得做,该坚持的还是得坚持的,我只是平淡而已,谈不上艰苦,比起那些在重灾区的志愿者而言,我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虽然我也强烈要求上重灾区,却无果)。所以,我也不止一次地告诫自己,坚守平淡,守望心灵。就像《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一样,他平淡地守营房,而我则平淡地坚守着这志愿服务的每一分每一秒。


于我而言,这种平淡的日子对我也是一种不小的锻炼,可以磨心境,明心志。




向蓝水进军

2009-1-3于雅安

本文内容于 2009-1-3 21:26:46 被向蓝水进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