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作为一个强势国家,其航空科技水平是无庸置疑的,而美国的F-117、F-22以及F-35战机更是享誉全球。不过,中国国内仅有的几位国际试飞员之一徐勇凌日前刊文称,美国航空武器装备发展已经是世界尖端,但受到多方的牵制说到“忽悠”也就不足为奇了,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F-117、F-22以及F-35战机。


新华网消息,徐勇凌认为,美国无疑是一个强势国家,他既把握着发动空中战争的执行权,又控制着媒体舆论的话语权。当大多数国家为如何在战争中检验装备效能而困惑的时候,美国人已经在总结战争中暴露的装备问题和教训了;当有些国家还在为一款装备的保密而绞尽脑汁的时候,美国人已经收放有度地开展新装备的宣传造势了。在世界军事媒体上存在着一种奇怪的“单向透明”现象,美国人让世人了解美制武器的所谓“超然威力”,同时又让你对其新武器的核心机密充满好奇,因此,说到“忽悠”也就不足为奇了。适度的宣传不仅在政治上对其他国家形成强大的心理压力,也无形中让那些国家的军迷甚至“军事专家”,在思维方式上形成了一种定势,那就是用美国人的语言和思维导向来思考武器装备问题。


回顾美国二战以后航空武器装备发展的历史,不难解读出以下这些信息:其一,具有强烈的忧患意识。超前其他国家20年是美国人的一贯追求,他们几乎一刻也没有停止在装备技术上的研发,始终害怕被对手赶上或超越。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人的这种追求遇到了最强大的挑战,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随着美国综合国力的飞速发展,才逐渐拉开与对手的距离。


其二,始终在瞄准下一场战争。美国人始终主导着世界空中作战,他们设计战争的样式,研发适应下一场战争的武器,并不断在实战中检验武器的效能。其三,贯彻实用主义的原则。他们可以为实现高空侦察设计出像RS-71这样充满灵感的飞机,也可以为了满足对地攻击的效能,研制出看似技术含量很低的A-10攻击机,美国人不会为装备的“花哨”多化一分钱。


其四,武器装备发展战略受多方牵制。作为航空武器大国,美国不仅要为保护其战略利益不断发展新装备,还要为几十万航空产业从业人员谋求尽可能多的利益,由于美国独揽世界航空武器装备市场的最大份额,这份蛋糕出奇地大,甚至影响了美国的国民经济。美国军方并不是装备发展的唯一决策者,开发商、军界、政界都在装备发展上有各自的利益,并具有各自的话语权。了解了这些特点,我们就不会在解读美国航空武器装备发展战略时,下意识地堕入思维陷阱,成为“唯美国为准则”的盲目思维定势之中。


为此,通过分析美军近年来的三款隐身战机——F-117、F-22、F-35的研发,吸取他们在航空武器装备发展中的经验,作为中国发展空军装备的借鉴,同时,真正读懂他们在装备研发中遇到的困惑和失误,引以为戒,使中国在未来的装备研发中少走弯路。文章摘录如下:

美国空军F-117战机为隐身性不惜牺牲性能


形同鬼怪的F-117对于其他国家而言始终是一个迷,它隐约若现总是躲在迷雾的背后。1999年3月27日晚,这个被美国人称作“夜鹰“的神秘战机,第一次在世人面前露出了它的真容。当晚20时许,北约对南联盟空袭进人第4轮,一架尾翼上编号为AF-82-806的美国空军F-117隐形战斗机,在结束投弹后返航途中被击落。据成功逃逸的飞行员事后回忆,在飞过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以西60公里的布加诺维奇小村时,被不知什么东西击中了, F-117像挨了一记闷棍一样,突然间机身一抖,失去平衡,难以控制。飞行员一面控制飞机向西飞,在靠近北约驻意大利基地的方向坠落,以便于逃生和营救,一面向美空军特种部队的EC-130电子指挥机发出遇险信号,当他看到警告跳伞的红灯频频闪烁,并发出了刺耳的警报声后才弃机逃生。


开始北约方面拒绝证实F-117被击落的消息,因为他们甚至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事后中情局终于查明F-117是被旧式的“萨姆-3型“导弹击落的,而发现F-117的居然是捷克人研制的“维拉“雷达。美国人的解释是:F-117隐形涂料对长波雷达并不具有完全的隐身能力。说得更确切些,F-117并不像美国人吹嘘的那样,是一架无法发现的飞机,作为第一代隐身飞机,F-117完全是一辆“概念车“,是美国人为赢得战略优势仓促研制出来的产物。


80年代初期,随着F-117隐身飞机的装备,美国军方就提出了21世界下一代战机的概念。对于诸多美国军机开发商而言,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为此,洛克西德.马丁公司和诺斯罗普公司开展了激烈的竞争,1991年,“洛马“公司成为最后的赢家。与F-117的单一隐身性能要求不同,F-22的最初方案就是要研制一款综合性能优越的一代名机,为此军方对它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该机要采用全隐身与气动综合布局、持续的超音速巡航能力、过失速机动、短距起降、先进的机载设备和火控系统与综合航空电子系统。


高成本的F-22A猛禽战机忽悠了美国空军


1991年,随着苏联的解体,如此成本高昂的F-22飞机失去竞争对手,它的存在价值也遭到质疑。飞机的设计方案一改再该,随之而来的是飞机的订单被一再缩减,从800多架减少到600多架,后来到了276架,最终只有区区的179架,导致F-22订单一减再减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F-22的高性能远非制造商吹嘘的那样诱人。尽管美国人在飞机的设计和研制中几乎做到了精益求精,为了实现隐身效果与高机动性能的完美统一,在气动外形和局部构造设计上绞尽脑汁,在表面涂层的用料上几乎达到了不计成本的地步。为了达到高机动性能的目的,在发动机性能、矢量喷口设计、复合材料运用、翼身融合设计等方面下足了功夫,使飞机既能满足超音速巡航的要求,同时具备优良的大迎角机动性能。然而,要真正做到同时满足隐身和高机动两方面的要求谈何容易,如为了达到隐身性能,F-22同时设计了全埋式隐身挂架和外置武器接口,这必然会增加飞机的结构重量,从而牺牲飞机的超音速和高机动性能。


其二,为了满足高机动性和飞行品质的要求,F-22的飞控系统设计过于复杂。飞发一体化(飞控和发动机交联)控制技术要求很高,这给飞控系统设计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尤其是飞控软件设计极其复杂,如此复杂的系统发生故障的概率也大大增加。1992年4月25日,YF-22试验机在低空通场复飞时,发生了人机耦合振荡,飞机坠毁在跑道上,原因就是飞控软件的设计缺陷。在生产型F-22的试飞中又出现两起由于飞控系统故障导致的飞行事故,尤其是2004年12月20日的事故更是令人匪夷所思,在起飞过程中,飞机出现了飞行员预料之外的俯仰振荡现象,并迅速触地坠毁,事后技术人员依然把事故的原因归结为软件设计缺陷。


其三,F-22飞机的信价比不高。一架为战术打击而设计的飞机,每架飞机的研制和使用成本超过了2个亿,如此高昂的价格是否值得令人怀疑。可以说F-22如果大面积装备部队,最大的赢家不是美国空军,而是洛·马公司。


至此,美国空军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F-22设计方案一改再改,因性能不尽如人意而饱受争议;另一方面,采购计划一再缩减,为了说服五角大楼和国会,美国空军费尽口舌。最终,美国空军和制造商都没有看到他们想要的结果。


低成本的F-35联合攻击机忽悠了美国国会


知道专家怎样评价F-35吗——“丑陋不堪”,很难想象一架如此丑陋的飞机会成为一架战无不胜的飞机。但是“丑陋”的F-35还是赢得了美国及其盟国下一代战机的最大订单,将近3000架飞机的数量简直令人难以想象。当洛·马公司赢得这份将近2000多亿的订单时,他们的喜形于色的表情难以掩饰,洛·马公司在F-35飞机上实现了他们在F-22没有实现的所有梦想。


从已经获得的资料分析,F-35至少存在以下一些缺陷。


其一,推重比较小,性能受限制。单发飞机要获得较大的推重比是比较困难的,加之气动外形和结构设计上的限制,飞机的系统不可能设计的很复杂,很难像F-22那样实现隐身与高性能的统一,从飞行动态我们可以看出,F-35横侧操纵的敏捷性和俯仰操纵的精确性都不能令人满意,例如在超密集编队时飞行员反应,要保持精确队形操纵难度较大,在着陆阶段由于操纵精度不易把握,飞机大都以较大的垂直速度接地。


其二,受空间和重量限制,F-35载弹量有限。在这一点上F-35遇到了F-117同样的问题,载弹量不足将严重制约其作战效能,而由于飞机结构设计上的先天不足,要解决这个问题困难极大。


其三,整体作战效能不佳。作为美国和欧洲的下一代通用战机,F-35飞机被寄予很高希望的,仅有像F-117那样的隐身性能是远远不够的,它必须能够在未来的空战中与对手搏杀,然而,最近的模拟试验表明,F-35空战格斗的综合效能甚至不如传统的三代机,难怪“F-16战机之父”皮埃尔·斯普瑞将F-35形容成一条笨拙的“狗”。


尽管围绕F-35的争议纷扰不断,但其短距起降型飞机还是显示出了超乎寻常的性能。短距起降飞机的技术难点有两个:一是垂直升力(动力)的产生,二是状态转换过程中的操纵技术。F-35短距起降型飞机的转向喷口和飞发一体化控制系统很好地解决了这两个问题。在英国的“鹞式”垂直起降飞机上,要实现从垂直起飞到常规飞行,飞行员的操作极为复杂,发动机喷管和操纵舵面的控制完全要靠飞行员凭借高超的技术来完成;而在F-35飞机上这些工作完全由计算机自动完成,这就大大简化了飞行员的操纵,从而提高了飞机的操纵品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