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74.html


铁晓乐获奖而归,生活回复平静。每天就是上学、练拳,大舅召立儒对他的功课抓得更紧,大舅要把他参加比赛这段时间的学学习补上。功课从初中升级到了高中。聂震也没有因为铁晓乐获得全国少年散打冠军而放松练习。聂老怪反而在这次比赛中找到了许多铁晓乐的不足,有针对性进行训练。这针对性训练是在完成每天基础训练后进行的。

看似平静的生活,可是对铁晓乐来说每天都是大脑和身体挑战。学习在按照大舅召立儒的计划进行,可是召立儒好像要存心和他过不去。学习内容是以前强度的两倍,几乎天天都有测试。通不过就会有重罚,还好铁晓乐还没有被重罚过。因为他每次都通过测试。召立儒可以说是挖空心思的想尽一起办法来开发铁晓乐的潜力。因为他发现这个孩子心理素质特别好。学习压力越大他的心思就谨密,而其会自己调整使用不同的学习办法。特别的是这孩子记忆力比较好。召立儒为了提高这个孩子的记忆力还特别找了为记忆高手来教他速记法。可这个老师来了没有多久就自己走了,这并并是孩子淘气没有办法教,而是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教孩子。无论他教孩子什么,铁晓乐总是一听就明白,什么数字记忆法、想象记忆法、抽象记忆法。铁晓乐没有花多久就能熟练地运用到学习生活中。一次记忆力测试:一副扑克牌54张牌洗牌之后摊开后让他看三遍就能从头到尾一张不错的说出来。召立儒见这孩子一脸的骄傲,心里虽然非常高兴,但看到这孩子的骄傲决定找个办法教育一下孩子让他学会谦虚。

召立儒的办法十分简单找了本现代词典来让铁晓乐来记忆先是记忆一页上的内容,十分简单铁晓乐没有花多少时间就记住了,召立儒又让他记忆两页铁晓乐花了一个小时才完全记对,召立儒又让他记忆三页、四页、五页、铁晓乐终于败下阵来。召立儒看着一点散气的晓乐说了句:“学无止境。”就走了,他知道通过这件事聪明的晓乐会明白一些道理的。看着垂头散气的铁晓乐,一切看在眼里的外公召铭走过来拍了拍晓乐的头语重心长的说:“孩子一副牌你看三遍就记住了,你知道吗你很优秀,为什么你大舅要你记忆现代词典。他是想告诉你满招损,谦受益,人要谦虚才会有进步。”铁晓乐想了一会好像终于想明白了,“外公我知道了该怎么做了。”

召铭看着晓乐幸福的笑了,可他哪里知道危险再一次逼近了这个可爱的外孙,差点失去了这个聪明可爱的外孙。

时间过的很快,眼看就要到期末考试了。

铁晓乐还是和往常一样,放学后到体育馆练拳。

一辆黑色的丰田车停在一个十字路口,一双恶毒的眼睛透过墨镜和黑色的车窗,恶狠狠的盯着从远处慢慢走近的铁晓乐,最后看着铁晓乐消失在体育馆大门口。他狠狠把嘴里的香烟取下来在自己的手里抳得粉碎扔出窗外。他旁边的驾驶员看见这人的人的动作,他知道戴墨镜的人起了杀心,可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对一个孩子这样恨之入骨。自从他三天前见到这个孩子的出现就失去了理智,每天都跟踪这个孩子。连老板的安排都几乎听不进去了。

“三哥,我们该走了。和大佬见面的时间就快到了。”

“哼”戴墨镜的人鼻子里哼哼算是答应。丰田车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在一个偏僻的农家乐里戴墨镜的人和一个穿花衬衫的人见面。

“三哥我查过了,那小孩叫铁晓乐,是铁振华的儿子。”

“恩,我一看见小兔崽子就知道他一定是铁振华的儿子。”

“三哥,你想?”

“那还用想,斩草除根!我要让铁家绝后。”

“大哥说了叫我们不要节外生枝。”

“屁话,我做什么还要你教,滚!”

“站住,记住这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大哥。”

花衬衫刚走出农家乐,就被开丰田车的驾驶员截住。

“土狗,站住我有话问你。”

“四哥,什么事?”

“马老三昨天叫你出干什么?”

“没有什么。”

“怎么,还和我打哈哈。嗯!”

“四哥,真的没有什么。”

土狗话刚说完,就感觉脖子一凉,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脖子上。

“四哥,你别生气。三哥叫我去查个孩子。”

“说那小孩子是谁?”

“铁振华的儿子。三哥想斩草除根!”

“嗯,知道了。滚,以后在瞒我什么事我一定宰了你。”


叫四哥的立刻拿出电话,给境外的老大打电话报告情况。


戴墨镜的马老三正在和一个妖艳的女人喝酒,电话突然响了。

马老三一看电话号码,立刻向那个妖艳的女人挥了挥,示意她走开。

“大哥,有什么事?”

“马勋,我叫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大哥一切顺利,过两天就可出货了。”

“那就好,这趟货不容有失。这可是我们花了几年时间才打通的通道,而且是第一次走货。”

“知道了大哥。”

“马勋,你记住了,不要在去碰姓铁的。”

“可……”

“可是什么,就是因为铁振华和他老婆的死。召家这些年来搞的我们只有走海路,好不容易打通一条陆路,你在招惹他们,他们一定会找我们拼命。召家我们惹不起!”

“大哥,你听我说。我们制造场意外就可以斩草除根了。”

“意外!就是你制造的意外让姓铁的老婆死了,给我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你在造个意外让召家的外孙死了,我想我们以后就没有地方可以安身了。”

“马勋,记住了我们要的是生意要赚钱。你可别搞砸了!”


马勋狠狠的把电话摔在地上,咬牙切齿的:“他妈的,我就是要把姓铁的给灭了!”


老四打电话给老大。

“大哥。”

“什么事?说吧。”

“三哥,遇见铁振华的儿子了,我看他是想对这个小孩子斩草除根。我看我们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我们做生意还是不要接仇的好。召家我们惹不起。”

“我知道了,等我想想在给你电话。”


房间里老四的电话响了。

“大哥。”

“啊四,我们计划有变。你通知大佬走货时间提前今天就交易,时间地点我联系好了通知你。”

“知道了。”

“还有马老三,疯了。妈的老给我惹事,当年做了铁振华和他老婆,给我无路可退。现在还想斩草除根灭铁振华的儿子。这简直是把我们往死路上推。”

“那我该怎么办?”

“你找人放话出去,就告诉当年做了铁振华和他老婆的人就是马老三,现在马老三又想做了铁振华的儿子。让召家找他报仇。记住你要沉住气,千万不要让马老三得逞。”

“不说你也知道召家我们惹不起,要在少了外孙,我们就真的没法混了。”

“大哥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啊四,我现在就叫老二把货送过去,这事不要让马老三知道。细节等我想想在告诉你。”

“好大哥我等你电话。”

老四接完电话,到马勋房间一看,马勋没有站在。

“服务员,我大哥去哪里了知道吗?”

“先生和你一起来的人开车出去了。”

老四一听,完了。


铁晓乐在体育馆里正在挥汗如雨的练习,聂震在旁边大声指点着。

“师傅,你电话。”林大山跑了过来。

“急什么,谁打来的。”

“小武,打来的说找你有急事。”

“晓乐今天到此为止,回去多想想动作要领啊。”


聂老怪穿过篮球场,走向办公室接电话。

“小武,这么急找我什么事。”

“师傅,我给你说个事。我们公安局刚得到情报杀铁大哥的人就是马勋。”

“这个狗日的我就看他不是个东西。”

“师傅你别急,我们的情报说马勋已经回来了,更重要的是他现在要对晓乐下手。你叫晓乐在那等着我们立刻就过去.....”

聂震摔了电话就冲了出去


“大山,晓乐呢?”

“刚走”

“快,把他给我追回来。”

“哦”大山想也没想就冲了出去。

聂老怪也冲了出去

练习的师兄弟见了跟这冲了出去

大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关于晓乐的事大家都关心。


晓乐刚走出体育馆门口,准备到马路对面做公交车回家。绿灯闪了,晓乐开始横穿马路。他脑子里还在想今天的动作要领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周围的情况。

“晓乐小心车子!!!!”

刚冲出体育馆大门的大山见一辆黑色的丰田车冲向晓乐,急得他拉开嗓门大叫起来。

铁晓乐听到大山的喊声想也没有想向前一跨一个前滚翻,滚上了人行道上。

“嘭”一声,黑色的丰田车狠狠的撞在人行道边上。车子倒了下车子,先前一窜加大油门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大家穿过马路赶到铁晓乐身边,晓乐傻傻的站在人行道上。聂震帮铁晓乐拷去身上的灰尘“孩子没事了。”他看到晓乐安然无恙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他知道要晓乐听到大山喊声后稍有犹豫后果就不堪设想。

聂震和林大山还有后来赶上来的小武一路无语,默默的把铁晓乐送回家。

召铭看大家送晓乐回来,心里奇怪。

大家坐定后公安局禁毒大队的小武才个大家讲今天的事。

“马勋,师傅和师兄都知道他,就是他杀害了晓乐的父母。”

对于马勋,聂震和林大山当然不陌生。他曾经是聂震的徒弟很有天赋,可是他心术不正被聂老赶走。后来屡屡犯案公安部门几次抓捕,都被他仗着一身功夫了得多次逃脱,后来局里成立专案组由铁振华负责抓捕。在一次抓捕中被铁振华打成重伤后劫持人质逃跑后在以没有露面。

后来马勋处心积虑的报复铁振华先是开车撞死了晓乐的母亲,后来又设局炸死了晓乐的父亲。


马勋一个人在屋子里喝闷酒,心里盘算着怎样斩草除根。


阿四在和老大通电话。

“大哥,马老三刚才就去动手了。”

“什么刚才就去动手了?”

“大哥你别急铁家那小子命大没有被撞到。”

“哦,吓我一身冷汗,这个狗日的。这个狗日的还是老把戏。”

“阿四把明天交易的地点和时间放出去,整点货让大佬配合下让警察把这个狗日的办了,他要是在乱来我们就没有办法做生意了。”

“记住了今晚就和大佬交易了。明天就等着看好戏。”

“好的知道了大哥。”

“叫土狗他们给我把马老三看紧了。有什么立刻给我电话,不能出差错。”


“三哥,你有什么吩咐?”

“狗日的说是不是你向老大告的密嗯?”

“没有..没有”

“我想谅你你没有那个胆,肯定是老四告的。这小子老跟我过不去。”

土狗看着马勋眼里闪过的一道寒光,心里一凉:“这个狗日的煞心太重了。”

“土狗,你狗日的给老子去弄点炸药来。”

“三哥你要那玩意干什么,不是有枪吗?”

“叫你去弄就去弄哪来的这么多废话,狗日的要是明天早上弄不来个二十来斤,老子就弄死你狗日的。”


“四哥,马老三叫我给他弄二十来斤炸药。不知道这个狗日的要干什么?”

“知道了。”

“四哥你说给不给他狗日的弄?”

“弄给他狗日的,要不然他会怀疑我们的。叫小平头去弄,晚上你过来有事。”

“知道了。”


“大哥马老三叫土狗给他弄二十来斤炸药,不知道狗日的想搞什么。”

“狗日的马老三他想故伎重演炸死那个姓铁的小孩。车撞不成就用炸药狗日的。”

“阿四,今晚先出货。马老三明天住准去绑那个孩子,机灵点把孩子放了。让狗日的炸空气。注意不要引起他的注意,留着给警察收拾他。”

“知道了。”


铁晓乐在小武的陪同下来到学校,小武还把马勋的照片给门卫说见到这个人,不要给他进学校,立刻给公安局和自己电话,并交待晓乐放学后等他来接。

放学时间还没有到一个警察来到晓乐的教室门口,叫老师出来。

“老师你好我是市公安局的,局里安排我来带晓乐回家。”

“孩子就快放学了你能等等吗?”

“哦,对不起,有急事我现在就带孩子走。”

“那好我帮你叫孩子。”


“叔叔,我还没有放学呢,你能等等我放学在走吗?”

“有要紧事,叔叔带你去看看你杀你爸爸妈妈的凶手。”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要不然怎么没有放学就带你走。”

铁晓乐一听出看杀爸爸妈妈的凶手,心里十分兴奋,跟着警察叔叔下了楼。

“警察叔叔,小武叔叔怎么不来接我。”

“你小武叔叔有事来不了叫我来接你。”


放学的铃声响过一会。

一辆警察“嘎”的一声停在学校门口,小武从警车里钻了出来。

在学校门口等了一会,门卫见是中午来的警察。

“同志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来接孩子。”

“孩子不是被你们警察接走了吗?”

什么警察接走了?”

“十多分钟前。”

小武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在一个昏暗的仓库里铁晓乐醒来过来,他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板凳上。晓乐的头昏沉沉的,他只记得警察叔叔给了他一罐可乐,他刚喝了几口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他用力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点。

慢慢清醒过来的晓乐发现身边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接自己的警察叔叔;另外一个身材高大,左眼角有条疤、下巴上有个大包的人正凶神恶煞的看着自己。晓乐知道糟了自己被绑架了,和电影里一样。

铁晓乐一点都不怕,抬起头看着那个假警察:“你骗我来这里干什么?坏蛋。”装警察的土狗一脸的坏笑:“小兔崽子,我是坏蛋。可我没有骗你,他就是杀你父母的人。”说完看了旁边的人一眼。铁晓乐一听说那人就是杀自己父母的人转过头盯着那个下巴有包的人。眼光中除了仇恨还是仇恨,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那么下巴有包的人早被杀了几次了。

“小兔崽子昨天没有把你撞死算你命大,不过还是没有撞死的好。要不然怎么会有今天的好戏。看什么看!”

下巴有个包的人抬手抽了晓乐一个耳光,“告诉你我就是撞死你母亲炸死你父亲的人,我叫马勋记住了,等会我还要炸死你,让你去地府里和你父母团圆。”

说完又抽了晓乐一耳光,鲜血从晓乐的嘴里冒了出来。铁晓乐没有哼一声,本来昏沉沉的头在两记耳光后反而清醒了。铁晓乐还是用仇恨的目光盯着马勋不同的是他双眼在冒火。

“小杂种,我叫你看!”晓乐的脸上又添了两耳光。鲜血从晓乐的嘴里、鼻子里流出来,可是晓乐还是咬着牙没有吱声。

“哦,还挺硬气和你老爸一样又臭又硬啊”“啪”抬手又是一记耳光。


马勋第二记耳光突然打空了,接着大腿内侧被重重的踢了一脚,钻心的疼痛让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半天回不过气来。原来晓乐发现自己的手虽然绑在板凳上,可脚却没有被绑。马勋打他得他清醒的时候他就算计着距离和运足了劲,马勋每打他一次就拉近一点距离。当距离足够的时候晓乐用力把头向后扬,脚底发力直奔马勋命根子就是一脚。可惜后扬的力太大板凳受不住力倒了。要不然马勋准没有命在。

土狗见马老三半天起不来,赶忙跑过去扶起马勋。心里想:“你狗日的活该,这孩子怎么不一脚踹死你狗日的。”他实在看不下去一个大人这样欺负一个孩子,可他不敢出声。他也没有见过这么屁大的孩子怎么这么倔强。打了半天楞没有出声更别说哭。

马老三脸色像猪肝一样,不知道是痛的还是气的。他想过去揍晓乐可腿钻心的痛抬不起来。“土狗你狗日的过去给我往死里揍这小杂种去。”

“三哥,我可下不了手打这孩子。我扶你歇会,等你精神了你自来。”

土狗把马老三撂在一个椅子上休息,自己看不下去走开了。

马老三揉着被踢到的地方,好险啊再高一寸命根子就废了。他心里气的就骂骂咧咧起来:“小兔崽子,你爹把老子眼眶打裂了留了个疤;把老子下巴打断了留了包。你小杂种比你爹还狠踢我命根子,想要老子的命。”

“等老子休息会,老子就剥了你的皮。”

马老三骂归骂,他还是痛的没法站起来。他需要休息。

铁晓乐趟在地上,心里后悔啊,刚才后仰干嘛要花那么大的力气。要不然父母的仇就给报了。他有信心要是踢中了马老三的命根子,准让它像大锤打鸡蛋一样开花。想起父母的大仇,刚才被打的鲜血直流都没有流泪的孩子流泪了,可嘴里还是没有声音。泪花冲洗着脸上的鲜血流淌到地上。“爸妈我就来陪你们了。”孩子心里默默念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